序—寫在「阿摩司書的信息」出版之前

很早以前就喜歡讀先知阿摩司的作品,但是從頭到尾將它講完,這還是第一次。我想和我同樣經驗的兄姊一定不少。當我開始講阿摩司書的時候,就聽到許多兄姊,尤其是幾位長執對我說:「牧師,以前常聽到有一位先知名叫阿摩司,也偶爾會聽到其他牧師講先知阿摩司的信息,但從來都沒有像這次這樣很有系統地、認真地讀這本經書。」當我講完這位小先知的作品時,更有好幾位兄姊對我說:「牧師,像這樣的先知作品,應該多講一些,否則,我們都不知道原來先知的作品這樣精彩。」也有幾位兄姊特地告訴我說:「牧師,我來禮拜之前,都會先將你今天要講的經文讀過一次,這樣再來聽講道,就更明白先知為甚麼要講這些話。」三年前(一九九七),我曾在嘉義西門講耶利米書,但只講到第卅一章,還沒有講完我就結束在該教會的牧養工作。當時講先知耶利米的作品時,我就有著許多的感觸,總覺得先知的話,不是只針對他的時代,更是對我們今天的世代。而現在講先知阿摩司的作品時,我就發現他傳達的信息幾乎就是對咱台灣社會講的一樣,讀起來是那樣的貼切,看到先知阿摩司在指責主前七六○年代的北國以色列社會景況,就好像看到今天咱台灣社會的實況一般,幾乎一模一樣,心中所受到的衝擊相當大。這也就是我曾對幾位好友說過的:「每次準備講道,最先受到衝擊的總是自己。別以為我在講道時常譴責別人,在寫講道稿的時候,我已經先痛罵了自己!」也許這樣的心境很少信徒體會得出來吧。
從一九九三年開始,我這樣將聖經一卷卷、一章章地講,且在講完後出書,這五年來,已經講完且出過的書計有:馬太、馬可、路加、約翰等四福音書,使徒行傳、羅馬書、創世記、出埃及記,以及這本阿摩司書等共九本。目前正在講使徒保羅的書信—加拉太書,預定在七月中可以完成,然後在九月初可以出版。接下去要講舊約先知何西阿的作品、新約使徒保羅所寫的哥林多前、後書,以及舊約的約伯記。另一方面,我也正在整理耶利米書,希望能在今年底前完成。雖然距離自己的心願—講完新舊約聖經六十六卷—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努力,但我並不退卻,將排除一切困難,繼續朝這個目標前進。
很多人一再問我:「為甚麼要這樣講法?」我的回答都是一樣的:「這樣才能幫助信徒明白聖經的信息,是完整的信息,不是片段的。再者,這樣才能使自己回到聖經的信息裡,可以避免自己陷入一個危險:把聖經的經文用來套在自己想要講的內容。」其實,這幾年來準備講道,最大的感受就是越來越發現自己在聖經的了解上很貧乏,且也因為這樣的講道方式,發現自己過去對許多經文的了解並不正確,同時也深深感受到自己書實在讀得太少、太少!
這一年多來,每當站在講壇上看到兄姊們拿著筆在他們的聖經上做記號,或是隨著我提醒他們注意的經文字句在做筆記時,都會感覺到一股暖流迴盪在心中,我感受到大家好像在告訴我:「牧師,我有注意在聽喔!」每次看到兄姊們用心聽講的態度,和熱切的眼光在回應我偶爾提出的問題時,心中都會有一個聲音告訴我:「你要更認真、更用心。」
今年(一九九九)元月初一開始,我在台北東門教會推動「每日讀聖經」的事工,為了要幫助信徒們認真讀聖經,也明白聖經的經文意義,我在週報上開闢「聖經導讀」,這時才發現過去幾年來一卷卷、一章章的講道方式,幫助我在寫「聖經導讀」的功課上最大,也因此,我才有勇氣告訴台北東門教會的兄姊們,如果他們確實認真每天讀聖經,按照我給他們的讀經表持續讀,則每當他們讀完一卷,我就出版一本「導讀」的小書送給他們。預定三年後,會將新舊約聖經六十六卷讀完一次,那時,我應該也可以寫完全部的「導讀」送給他們。如今,四個月的時間,他們已經讀到約翰福音,我也依照進度出版了「馬太」、「馬可」、「路加」等三本導讀的小書了。
我要特別感謝台北東門教會的兄姊,允許我這樣的講道方式,也幫忙我將這些講道稿的文句修飾得更容易讀,並且持續不斷地為出版這些信息的書奉獻所需要的經費。從去年(一九九八)四月就任迄今,他們給我許多鼓勵和建議,使我在寫作上增添了許多信心。要感謝林信男兄和陳桂芳姊,他們夫婦為了此書的出版,在繁忙的工作和生活中,特別撥出時間做修稿的工作。要謝謝高雄的甘明哲君,每次都是麻煩他為我的書做最後的校正工作,他不但認真、仔細,且是為了要讓我的書及早出版,幾乎是加班趕工,真是感謝。也要謝謝台北大安教會的楊騰祥兄弟,因為他幫忙編輯,這本書才得以順利如期出版。
我衷心地祈求上帝,寬恕我在傳揚聖經信息時造成的疏忽,以及遺漏了重要的信息,我懇求祂赦免我這方面的軟弱。如果因為這本信息書對你在閱讀聖經和靈修上有幫助,但願你會將這份感謝都獻給愛我們的上帝。

主後一九九九年四月十一日
於台北東門基督長老教會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5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