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何西阿書的信息」出版之前

有一次我將「馬太福音書的信息」(上下冊)拿去送給一位朋友,告訴他說:「生了雙胞胎,特地送這份禮物來給你。」他一聽,非常驚訝地問說:「你孩子甚麼時候結婚,我怎麼不知道?」我才知道他會錯了我所說的「生了雙胞胎」是指出書,而不是一般所說的生孩子。

確實是這樣,每次「出版一本書」,我都將之看成是生了「一個兒子」;懷胎的日子有不愉快、難過,如同女人懷孕「病子」一樣的不舒服,這種情形經常發生在準備講道的過程中。特別是當在思考要怎樣處理一些生澀的經文,或是思考經文所帶來的信息時,那滋味並不好受。女人生產前會有陣痛,有的人說孩子生多了,越生越不會有像生頭胎那樣陣痛,也聽說過有女人是在工作中突然臨盆的,連痛的感覺都沒有,因為已經生過了好幾個孩子。而我卻不是這樣,每次要出版一本信息書,不僅是懷胎過程有「病子」的不舒服,也會有分娩時的痛苦。原因是從整理、校稿,直到印刷成書出版,這當中都會遇到許多困境,特別是當發現引用不貼切的經文,或是引用重複的例子時,要怎麼修改才好?找甚麼例子來替代?有時都會使自己陷入苦思的狀態。例如「路得記的信息」,替我校稿該書的是一位姊妹,她就對我在書中所提出來的觀點相當有意見,特別在校稿後附上幾則她的觀點,為了她所提出的那些觀點,我幾乎陷入長考,一直在考慮該書是否要出版。但,後來我還是將之出版了。就像大多數的母親一樣,當聽到嬰兒出生的聲音時,那種喜悅之情,早已經蓋過了懷孕、分娩所有的一切痛苦。同樣的,每當一本信息書出版,我的心情也是這樣,即使有許多讀者來信、電話告訴我,書內有許多錯別字,我還是很高興,因為這表示有人在讀,且還注意到有錯誤。就像每個母親一樣,即使生下來的孩子有缺陷,在她的眼中都是寶貝。我就是這樣。

這本「何西阿書的信息」,是我講先知文獻的第二本,第一本是「阿摩司書的信息」。這兩位先知都是主前第八世紀的先知,我越講,越發現主前第八世紀北國以色列的社會景況,實在太像今天台灣的社會。因此,準備講章的過程,心裡的感受也特別深刻,有著相當矛盾的衝擊;一方面深深期盼台灣人民能覺醒,不要像主前北國以色列一樣,到最後淪亡在亞述帝國統治之下,成為奴隸被販賣到各地去。但我知道這樣的期盼是會落空的,因為大多數的台灣人並不是基督徒,他們連聖經是甚麼,寫些甚麼內容都不清楚,又怎能聽到先知阿摩司和何西阿的信息呢?於是,我轉而期待今天的基督徒,能真的醒悟過來,或許上帝會因為我們這些少數的基督徒,就像主前第七至第六世紀先知們一再提起的「殘存的餘民」一樣,有堅定的信心來影響今天台灣社會的大眾,並進而促使台灣社會有更新、改革向善的活力,或許能因此蒙上帝的憐憫,帶領台灣越過淪亡的門檻。可是我發覺自己越講這本經書,卻越發現自己是越來越孤單,有時夜深人靜時,越是感受到自己在獻身傳道之路上,是孤獨的。

從今年二月廿五日開始,我講這本「何西阿書的信息」,直到七月十五日止,共計十四講。這一本也是我出版信息書的第十七本。我最欣慰的是許多兄姊喜歡我寫的信息。最近剛將三年前出版的「創世記的信息」重新整理再版出書,也要再次整理「羅馬書的信息」,因為都已經沒有存書。有人喜歡這樣的書,帶給我很大的鼓勵,這告訴了我在準備講道上,必須更加用心、認真。
講完「何西阿書的信息」第十四講是七月十五日,從七月十六日起到八月廿一日,共計五個禮拜時間,我和淑英到英國去探望前台南神學院副院長安慕理牧師夫婦(Rev. Boris Anderson),然後轉往美國紐澤西、舊金山去訪問。在那些地方我有幾場的演講,都是與怎樣讀聖經、明白聖經信息有關的題目。最近一再被邀請演講有關這方面的題目,我也很高興有越來越多的教會注意到明白聖經信息的重要性。當我和淑英從國外回來後,也就是八月廿六日的那個禮拜天,我將把已經懸著三年久尚未完成的「耶利米書的信息」繼續講完。預定在今年年底可以完成這本經書的信息,則明年二月中就可以出書。

這本書能夠順利出版,我必須感謝台北東門教會,以及來參加查經班的兄姊們,他們都是鼓勵我出書的最好推手,就像「接生婆」、「助產士」一樣,有他們的支持、接納我這樣「一卷卷、一章章」的講道,這些信息書才能在講完後很短的時間內「生產」下來。他們不只是奉獻出版所需的費用,也一直在祈禱中為我代禱,真感謝他們的愛心。也要謝謝甘明哲君和施家榮君,校稿和編排在每一本書的出版都是他們兩位獻出了最大的心力。

我惟有的期待是你會喜歡這樣的講道集,希望不僅對你個人在明白聖經靈修功課上有幫助,也能幫助你帶領小組查經之用。如果你再閱讀這本書上有發現任何問題,非常盼望你會與我聯絡,我很願意與你交換意見。


主後二○○一年七月十二日
於台北東門基督長老教會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3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