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惶恐與不安的心靈

過去有很多次聽到傳道者在分享牧會甘苦談時,其中有一項普遍被認為最痛苦也是最甘甜的事,就是準備講道。有不少同工認為這項工作往往成為傳道者牧養工作中最吃力、也是壓力最大的事工,但準備講道稿完成之後,也是被傳道者認為是牧會生活中認為最甘甜的工作。以前我都不會有這樣的感覺,甚至會覺得怎麼會有這樣的感覺,真奇怪。但我都隱藏這樣的想法不敢說出來,深怕被同工誤會。直到一九九六年十二月廿九日準備要講出埃及記第廿五章時,我才深深體驗到同工們所說的「甘苦談」確實沒錯,準備講道確實是一件「很痛苦」的事,特別是當寫不出來講道稿時,那種痛苦簡直是無法言喻的。

我之所以從一九七四年八月畢業去牧會,直到一九九六年十二月底才體會講道對一個傳道者在牧會工作之「甘苦談」中有這樣關鍵性的影響,主要原因是我那時正在講出埃及記,也是一章章地講,而第廿五章開始直到最後,除了第三十二至三十四章談到有關以色列人背叛上帝去拜金牛,以及重新立約等事件外,其餘都是談到有關建造會幕的事,且談的很細。我當時就很懊惱而一直反問著:這樣的經文要講些甚麼信息給信徒聽?有意思嗎?雖然當時決定要講出埃及記之前就已經知道有這些問題存在,可是並不覺得很困難,在閱讀之時也不會覺得枯燥乏味。可是,當要開始準備講章時,才發現連要準備經文釋義的工作都會有困難。有了那次的經驗之後,我才體驗出準備講道的難處。也是在那次之後,每當準備好一篇講章稿,都會深深地體會到寫完稿子後那種喜悅和滿足的心靈,有時是整個晚上都會興奮的睡不著,甚至連作夢也會夢到自己站在講台上「佈道」了。

先講解經文的含意之後才給予信息,這是我自畢業牧會以來的講道方式,我不曾改變過這樣的講道型態,主要原因是在我的觀念中,如果一個傳道者沒有先把經文處理過,信徒根本不知道所讀的經文之意義。這樣,講道很容易陷入在講人生哲理,而不是講聖經信息的危險。設若講道會先處理經文,而會友有細心聽講,則不用等待傳道者提供信息,也會自己有所感動而看到經文所要傳遞的真理。因為處理經文會花很多時間,所以傳道者所能提供的信息也是相當有限,因此,讓信徒自己從經文中看到信息,這才是最重要的。因為他看到的、想到的、體會到的,都是他自己心靈的果實,也是最珍貴的信仰心得。

這本但以理書可說是我試著要講「啟示文學」作品的一個開始,聖經中有不少這類的作品都是我最害怕去接觸的,包括以西結書、啟示錄等。因為新約的部份只剩下使徒的書信尚未講完,預定在兩年內就會完成,屆時只剩下啟示錄這本經書就可以完成新約。因此,我試著先講但以理書其因在此。但在準備講這本經書時,特別是在第七至十一章幾乎都使我的心感到相當大的惶恐,因為一是「異象」實在太深奧,很難懂。二是自己也很懷疑當時作者這樣寫,他那時代的讀者真的看得懂嗎?因為心存這樣的懷疑,反而使自己在準備這本經書的講章時,心裡就一直想著要怎麼講?怎樣才能把這本經書的信息傳遞出來?我不停地祈禱著上帝幫助我能夠明白這些頻頻出現的「異象」信息。

真感謝上帝的帶領,我終於將這本屬於「啟示文學」的作品—但以理書—順利講完。要特別謝謝甘明哲兄弟的用心,我一直很喜歡請他幫忙看稿子,因為他不僅在修改時會解釋原因,還會幫我找出重複引用的經文,以及有語意不清楚的地方,他都會清楚標明出來,並且將他的意見寫在原稿上。因此,只要有他看過的稿子,我就會放心。尤其是他沒有在這裏參加禮拜,完全是透過看稿子來了解整本書的內容是否有銜接不起來的地方,或是矛盾之處。這六年來都是他幫忙看稿子,也因此他很清楚我在造句用詞上的習慣,以及語意表達的方式。也要感謝施家榮君的費心,每本書能夠順利出版,都是在他的手上完成編輯的工作,而我的助理陳惠卿姊妹總是在最後送廠印刷之前完成最後檢視的工作。我無法忘記台北東門教會兄姊,以及來參加查經班的兄姊們,他們當中有很多人為了要讓我所寫的書能順利出版,奉獻了許多經費,真感謝他們的愛和鼓勵。

這是我出版講道集的第廿三本,距離要完成新舊約六十六卷還有一段路要走。我會繼續努力朝向這目標前進。

真希望這本信息的書對您研讀聖經、明白聖經的信息有所幫助。我知道已經有不少教會團契是用我出版的講道集(信息)當作查經的參考書籍,也有不少兄姊用來當作靈修書籍用。如果您在閱讀這類的書籍有遇到困難或是疑惑時,請不用客氣,可隨時與我聯絡,我很願意與您分享我在研經上的心得。

願上帝賜福您,因閱讀聖經的話語,使您的靈命成長更茁壯。阿們。

寫於台北東門基督長老教會
主後二○○三年三月三十一日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3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