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講:明白異象的但以理

經文:但以理書五:1—31

第五章開始又是另一個王朝的背景,不再是前面四章都是以尼布甲尼撒王時代為背景寫出來的故事,這一章是以尼布甲尼撒王的兒子伯沙撒繼承了王位之後的背景寫出來的。

我一開始講這本但以理書的時候,就曾說過這本經書主要並不是在撰寫歷史史料,而是藉著主前第六世紀巴比倫帝國時代為背景,描寫主前第二世紀,也就是在波斯帝國安提阿哥四世時代統治之下所發生在猶太人身上的事件。因此,歷史資料往往會有差誤,例如在第一章一至二節a句:「猶大王約雅敬在位的第三年,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進攻耶路撒冷,圍困都城。主准許他俘虜了約雅敬王,奪走聖殿器物的一部份。」我說過約雅敬王被巴比倫軍隊俘虜應該是在主前五九八年,這一年也不是約雅敬在位的第三年,而是他在位的第十一年才正確。再者,在歷代志的作者說約雅敬是被巴比倫俘虜的,但耶利米書的作者則說他是被人謀殺死亡,且屍體是被拋棄到耶路撒冷城外(參考耶利米書廿二:19)。

再者,我們知道尼布甲尼撒王並沒有一個兒子名叫伯沙撒,這位名叫伯沙撒的王,應該是尼布甲尼撒王的姪兒才比較正確。這是因為亞蘭文的「兒子」也可被當作是「孫子」或是「後裔」,也可當作是「財產繼承人」解釋。

因此,這位伯沙撒有可能是因為他的媽媽乃是尼布甲尼撒的女兒,若是這樣解釋,則伯沙撒乃是尼布甲尼撒王的孫子,這就符合這亞蘭文字「兒子」的意思了。而他的父親就是巴比倫帝國最後一任的國王名叫拿波尼度斯(Nabonidus)。在第五講我說過拿波尼度斯王曾患過所謂「狼狂病症」(Lycanotropia),依照第四章的記載,有長達七年的時間,他因為患有此症而離家出走,自己一個人到人煙稀少的地方居住,生活有如「野獸」一般(參考四:16、25、32)。很可能伯沙撒就是他父親掌權的時代,他是一位擁有極大權柄的將軍,並且在拿波尼度斯患有「狼狂病」時的這段時間取代了他父親的角色,有如「攝政王」一般號令全國吧。

不過,作者在歷史資料上如何述說歷史史蹟並不是這本經書的主要目的,作者最重要的乃是要說明以色列人長久以來貫有的思想:統治者的權柄來自上帝的賞賜(參考羅馬書十三:1—2),不是以慈愛來治理人民的君王,都不會是上帝所祝福與喜悅的對象;而設若一個君王只知道謀財奪利,卻對人民生活的苦難不聞不問,這樣的君王乃是上帝所厭惡的,必定被上帝所棄絕。

我們可以從這樣的背景來瞭解:作者想要告訴當時在波斯帝國安提阿哥四世統治下受苦的猶太人,不要擔心,上帝一定會很快就廢除施暴於猶太人的安提阿哥四世。因為真正有權威的君王都不是他自己有甚麼能力,而是上帝賞賜給他有機會代理管轄上帝的子民,若沒有上帝的允許,任何統治者都不會被上帝所祝福,因上帝才是我們生命的主、統治者。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所讀這章經文的內容:

第一至四節:
有一天晚上,伯沙撒王邀請一千名大臣來參加盛大的宴會,飲酒作樂。2正當大家暢飲的時候,伯沙撒下令把他父親尼布甲尼撒從耶路撒冷聖殿搶來的金杯銀碗搬出來,好讓他和他的大臣、妻妾、妃嬪用來喝酒。侍從立刻把那些金銀的杯碗搬出來,讓他們用來喝酒。4他們一面喝,一面歌頌那些用金、銀、銅、鐵、木、石頭製造的神明。

讀第一節很快就想起以斯帖記第一章所記載的有關當時的國王亞哈隨魯王時代的故事,有這樣的描述:

「下面的故事發生在亞哈隨魯王的時代。亞哈隨魯從首都書珊的寶座統治,版圖由印度到古實,共一百二十七個省份。
亞哈隨魯在位的第三年,他為所有的貴族和行政官員舉行了大宴會。波斯和米底亞的將領、各省的省長,以及貴族們都參加了。整整六個月,他向他們炫耀王國的富有、昌隆、威嚴。
接著,王又為首都書珊全城的男人,無論貧賤富貴,在王宮的花園裏舉行宴會,為期一週。這花園用藍色和白色的幕簾裝飾,用紫色的麻紗帶子把幕簾結在大理石柱子上的銀環。金銀製成的躺椅放在鋪著白色、紅色、綠色大理石和珍珠貝殼的地上。喝酒用的杯子是各式各樣不同花色的金杯。王慷慨地供應王家用酒,並且吩咐宮裏的僕人,讓每一個人隨意喝。」(以斯帖記一:1—8)

這段經文讓我們讀起來就很像但以理作者在這裏所描述的景況一樣;國王總是喜歡炫耀自己的武功才能,同時讓他所統治之下的人民看到國家的財富。炫耀財富,這是古代君王最喜歡表現的方式之一,但卻是為上帝所厭惡,希西家王的經驗就是最好的例子(參考以賽亞書第三十九章)。而大舉排場的宴會方式也是一種炫耀財富的方法,因為若是沒有財富,就沒有辦法舉辦大型的宴會。第一節提到宴請「一千名大臣來參加盛大的宴會」。我們並不清楚這次的宴會所為何來,但從第四節可以隱約看到那也是一次酬神的宴會,因為他們喝酒作樂的時候,也同時在歌頌他們的神—瑪爾杜克(Marduk),這是巴比倫人民的主神。
第二節說伯沙撒命令僕人把尼布甲尼撒王攻陷耶路撒冷城、燒毀聖殿時搜刮而來的金銀器物拿出來展示給這些參加宴會的賓客看。依照以斯拉記第一章九至十一節的記載,這些從耶路撒冷搶奪而來的聖殿器物共計五千四百件,全部都是用金與銀鑄造的器具。而他們是用這些金銀杯子當作喝酒的器具,一面飲酒,一面歌頌他們的神(四節)。

當他們用這樣的方式在敬拜他們的神瑪爾杜克時,同時也是在污衊以色列人的上帝,因為這些器物原本是專門用在耶路撒冷聖殿敬拜上帝的,現在他們卻當作飲酒作樂的器物,且是在歌頌他們的神時所用,他們用這種方式在表明:你們的上帝,是我們作樂的工具。
在「次經」馬加比書上卷第一章二十至廿四節有這樣記載:

「在一四三年,安提阿哥征服埃及以後,派重兵大舉進犯以色列地區和耶路撒冷。他不可一世地闖進了聖殿,掠走了金聖壇、燈臺及其全套附件、聖餐桌、杯碗、金火盆、帳幕和王冠。他還將聖殿前面的金子全部刮走,將貯存在那裏的一切金銀財寶洗劫一空。隨後他將所有這一切全部運回他自己的國家。他還屠殺了許多老百姓,並且以此大肆吹噓。」(參考天主教聖經「馬加比書上卷」)

「次經」馬加比書的這段經文也正好讓我們看到作者雖然在寫主前第六世紀巴比倫帝國時代的背景,其實是和主前第二世紀希臘帝國安提阿哥四世統治的時代有密切關係。

第五至九節:
5忽然間,有一隻人手出現,用指頭在王宮的粉牆上那燈光最亮的地方寫字。王看到那隻手在寫字,6立刻臉色變白,嚇得雙膝顫抖。7他大聲呼叫,命令人把巫師、術士、占星家召來。他們一到,王對他們說:「誰會讀牆上的字,解釋它的意思,我就賜他穿王的紫袍,戴榮譽的金項鍊,在王國中居第三高位。」8王室顧問都走上前去;但沒有人會讀那些字,也沒有人能解釋它的意思。9伯沙撒王非常驚慌,臉色變得更蒼白;眾大臣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要特別注意的是伯沙撒現在所經歷到的不是夢,而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親眼看見的實況,且出現在牆壁上的那些字是實在的文字,並不是夢境,這和先前尼布甲尼撒王所經歷完全不同。現在他看到的實況是有一隻手出現在牆壁上寫字。在大白天的日子裏,出現這樣的鏡頭,當然會令人害怕,尤其是出現在一個宴會的場合,而那次的宴會又是在炫耀國王的財富和國家的強盛之時,難怪伯沙撒會驚嚇得魂不附體。
第七節再次出現巴比倫這些有學問的人,包括了巫師、術士、占星家等等。在前幾次也都出現這些所謂博學之士,但他們都無法解開尼布甲尼撒王的夢意,更不可能找回他已經忘記的「惡夢」。

聖經的作者一再想要表達一個基本的理念:人生命中的特殊際遇,都有上帝特別的旨意在裏面,因此,除非有上帝特別恩賜的人,沒有人有能力可以解讀這些特殊的際遇所要表達的意義。能解開這些特殊際遇之奧秘者,都是有上帝所特別賞賜智慧的人。而智慧是來自上帝的賞賜,不是用金錢或其它的東西可以換取得到,這就是為甚麼伯沙撒雖然說要用非常高的賞金、權位作為報酬,也是枉然,因為這些巴比倫國內的有學問的專家們還是一樣無法解開上帝啟示的奧秘。

第七節提到「紫色袍」,這在聖經時代是只有權位很高的人才有能力穿的外袍,因為紫色在當時乃是很難取得到的染料,這必須雇用潛水夫下海底去撈深海貝螺,然後將這些撈起來的貝螺曝露在陽光之下曬,此時,貝螺會吐出唾液,將貝螺的唾液拌絲,經過了氧化作用後,就會變成紫色。但,誰願意潛到深海去下去撈貝螺呢?在沒有潛水器具與設備的聖經時代,這種工作帶來的死亡率相當高,這也是為什麼一般達官顯要若要穿戴這種衣帽,都必須雇用許多奴隸下海去撈貝螺。也因為這,就更凸顯出紫色袍的貴重,穿這種袍表明的就是貴重的身份,與一般人民不同。

「榮譽的金項鍊」,其重要性並不在於是否純金或是甚麼材質,而是國王所獎賞的才是貴重。因此,當時一般人喜歡將這樣的項鍊掛在胸前讓人看得到,可以顯示自己與國王或宮廷的關係很特別外,還可以聽到許多讚美的聲音,使人心裏有十足的滿足感。

「國中居第三高位」,這表示官位僅次於國王和王后。也有可能除了國王之外,第二高位的是伯沙撒自己,然後這個會解答牆壁上文字謎底的人就是第三高階官員了。
第九節,作了惡夢時,人會驚惶到不知所措(二:1)。同樣的,當看到從來沒有看過,且不明其意的異象時,也會使人感到驚恐,甚至嚴重到「臉色變得更蒼白」。會導致伯沙撒和眾百官大臣這樣驚恐不安的原因,就是沒有一個人看得懂那隻人手到底在牆壁上寫著甚麼字。

第十至十二節:
10太后聽見王和大臣呼喊的聲音,就進入宴會廳,對王說:「陛下萬歲!請不要驚惶失色。11在你國內有一個人,有至聖神明的靈與他同在。你父親在位時,這個人曾經表現超人的才智和神明一般的智慧。你父親尼布甲尼撒王委派他作所有占卜家、巫師、術士,和占星家的首長。12他有異常的能力,有智慧和特殊的才能,會解夢、解謎、解釋奧秘的事。所以,請派人召他來。他名叫但以理;王又給他起名叫伯提沙撒。他會為你解釋這些字的意思。」

第十節說「太后」,這個字的希伯來文指的是「皇后」。但整篇經文看起來是比較像「太后」,也就是母親與兒子對話。再者,如果是以「母親」(太后)的身份講話,則這裏的太后,指的就是尼布甲尼撒的妻子,要不就是尼布甲尼撒的女兒,或是拿波尼度斯的妻子。因此,她還記得發生在尼布甲尼撒身上的事件,趕緊提醒伯沙撒考慮邀請但以理入宮幫助他處理這件事。

第十一至十二節,我們不太清楚到底是發生甚麼事,導致但以理已經離開王宮,或是為甚麼這次的宴席中他沒有被邀請?有人說那時但以理已經年老退休,或是因為王朝更替,老臣舊官也被更換下來,這些都有可能。但我說過但以理書重點並不是在史實,而是藉著歷史故事在述說作者時代的事情。因此,在這本經書中,作者主要在表明上帝的選民比其他的民族要優秀很多,特別是上帝所揀選出來的僕人比任何民族的博學之士都要高明、有智慧。這就是為甚麼每當巴比倫全國所有的知識份子都束手無策的時候,唯有但以理有辦法,是因為但以理乃是上帝特別揀選的僕人。我們從第十一節特別介紹到但以理時,就說他乃是有上帝的靈同在的人,這句話也曾出現在尼布甲尼撒王的口中(四:9、18)。而每當提到巴比倫國內的那些占星家、占卜家、術士、巫師等,緊接著就會說他們都不能解釋國王所作的夢之意,也不明白所看到的異象。這些都可以幫助我們看出作者的用心。

第十三至十六節:
13但以理立刻被帶到王面前。王問他:「你是我父王從猶大擄來的猶太人但以理嗎?14我聽說有至聖神明的靈與你同在;你有才能、知識,和智慧。15我召這些顧問和巫師來,要他們讀這牆上的字,為我解釋字的意思;可是他們都不會。16我聽說你善於解釋奧秘,也會解答疑難。如果你能讀這些字,為我解釋字的意思,你可得獎賞,穿王室的紫袍,戴榮譽的金項鍊,在王國內居第三高位。」

第十三節的講法,似乎有點鄙視但以理的韻味在裏面,因為提起「擄來的猶太人」這句話,有強化伯沙撒是統治者角色的作用。意思是要但以理明白他原先的身份乃是奴隸,如今面對統治者,必須要遵照指示去行。

第十四節再次重述第四章九、十八節,以及第五章十一節所說過的,但以理乃是上帝特別揀選的僕人,在他的身上可以看的到有上帝的聖靈與他同在。

第十五節的「要他們讀這牆上的字,為我解釋字的意思;可是他們都不會」,這句話至少說明牆上的字對這些有學問的巴比倫人來說,並不是困難。主要的困難是他們不瞭解字句的意思,這才是問題。這就好像我們今天在唸古文寫出來的文章一樣,文字本身會唸,但整篇在寫些甚麼,卻不一定會明白。
第十六節,伯沙撒再次提起他將要給能解讀牆壁上文字意義的人貴重的獎賞,但對於上帝忠實僕人來說,無論這些東西是多麼地貴重,上帝忠實的僕人對這些並不重視,因為上帝真實的僕人會知道,能成為上帝的僕人就是一種極大的榮譽,其它的,都不是重要的了。這就像使徒保羅所強調的,在他的生命中,最重要的就是有耶穌基督,其它的甚至將之當作垃圾看待(參考腓立比書三:7—8)。他會有這樣的看法,原因是將一切榮耀放在屬天的層面來看,因為天上的獎賞才是永遠的(腓立比書三:12—15)。

第十七至廿三節:
17但以理回答:「請陛下保留獎賞,或者把它賜給別人。我要為陛下讀這些字,並解釋字的意思。
18「至高的上帝使你父親尼布甲尼撒成為偉大的君王,賜給他光榮威嚴;19因此,各國、各族、說各種語言的人都畏懼他。他操生殺大權,也可隨意提升或貶低人的地位。20但是,當他心驕氣傲、妄自尊大的時候,他的王位被革除,失去了光榮。21他從人群中被趕出去,不再有人的心志,只像野獸。他跟野驢一起生活,像牛一樣吃草,睡在野外,受露水浸濕。最後,他承認至高的上帝有權掌管人的國度,有權把國權賜給他所選擇的人。
22「伯沙撒王啊,你是尼布甲尼撒的兒子,你雖然知道這一切,卻不知道謙卑,23反而驕傲,敵對天上的主。你把他從聖殿搶來的杯碗搬出來,給你自己和你的大臣、妻妾、妃嬪飲用,並且歌頌那些用金、銀、銅、鐵、木、石頭製造的神明,就是那些不能看,不能聽,甚麼都不懂的偶像。你沒有尊崇那位決定你的生死、掌握你的行動的上帝。

第十七節可說是整章經文的中心,作者所要表達的就是在這裏:上帝的僕人對於來自人間的獎賞並不重視,會拒絕,因為這些來自人間的獎賞很快就會過去,甚至變質。但以理原本被納入王宮裏當差,且位居高層(二:48)。但當朝代一更替,這些原本在人看來是最美好的,也變成了最沒有保障的東西。但以理知道他身上有的才能並不是用來貪圖這些人間的利益,而是用來幫助需要的人,主要原因乃是要見證上帝的偉大和拯救的愛。我們看到因為但以理的才華,連尼布甲尼撒王也會歌頌上帝奇妙的作為(參考四:、37)。因此,當伯沙撒遇到問題時,但以理知道這就是他見證上帝榮耀的時刻,他並不拒絕為統治他的國王服務,但他同時拒絕了這種來自人間的獎賞,特別是在一個並不知道上帝的奇妙、偉大和榮耀的君王面前,他拒絕了這些在人看來似乎是人間最光榮的獎品,有時這樣的拒絕也會為自己帶來災難。

第十八至十九節,但以理先述說尼布甲尼撒王的歷史給伯沙撒知道,興旺與衰敗都是出自上帝的旨意。當一個人認識上帝是生命的主時,這樣的人必定會得到上帝賜福而興旺。相對的,如果一個人以為自己有甚麼偉大的成就,忘卻了上帝的祝福,這樣的人很快就會衰微。換句話說,一個人若是只知道自己的偉大而不知道有上帝帶領,這樣的人就算看起來很興旺,結果還是會敗壞的。

第二十至廿一節可以對照第四章三十一至三十三節、第三十六節等經文。但以理希望用這樣的話來警告、提醒伯沙撒,讓他知道發生在尼布甲尼撒王身上的前車之鑑的重要。
我經常說過,歷史是可以幫助我們清楚知道先前的人走過的道路,特別是失敗的歷史往往是我們這一代最好的教材。有人喜歡讀成功的歷史,也學習他人成功之道,這固然很好。但我卻發現以色列人比較特別的地方,就是他們喜歡知道失敗的歷史,因為知道先前的失敗,才會謹慎使之不再發生在今天、在自己的身上。

第廿二至廿三節,這兩節但以理清楚地指出伯沙撒的問題所在。他雖然不像尼布甲尼撒是被上帝揀選用來懲罰以色列人的僕人(參考耶利米書廿五:9),但他卻是擁有實權的一位統治者,應該要知道怎樣謙卑帶領人民。聖經給我們一個明確的信仰認知:我們身上的才能是用來幫助別人的,不是用來自己享受的,更不是用來炫耀自己的才能的。我們看到但以理很清楚地指出伯沙撒的問題,就是驕傲、不知道謙卑。更嚴重的,乃是他將聖殿敬拜上帝用的器皿當作玩具般,拿出來給他的臣僕、妻妾們觀賞、飲酒作樂之用。不但如此,連尼布甲尼撒王都會知道讚美創造萬物的上帝的偉大,而伯沙撒卻沒有這樣,反而利用酒宴的機會,歌頌那些偶像神明。

第廿四至三十一節:
24所以,上帝打發一隻手來寫這些字。
25「這些字是:『數算,數算,稱一稱,分裂。』26『數算』,意思是:上帝已經數算你國度的年日,使國運終止。27『稱一稱』,意思是:你被放在秤上稱了,稱出你分量不夠。28『分裂』,意思是:你的國要分裂,歸給米底亞人和波斯人。」
29於是,伯沙撒立刻命令侍從給但以理穿上王室的紫袍,戴上榮譽的項鍊,又宣佈任命他在王國內居第三高位。30當晚,巴比倫王伯沙撒被暗殺。31六十二歲的米底亞人大流士奪取了政權。

第廿四節非常清楚地,在牆壁上寫字的這隻手乃是受上帝差遣而來的,主要的目的是要告訴伯沙撒即將使巴比倫帝國淪亡,國家將被它國所消滅,人民將被他族的人統治(三十至三十一節)。

第廿五至廿八節是說明牆壁上所寫的是哪些字,以及那些字的意思。我們看到牆壁上的文字雖然有四字,但其實第一字和第二字都是相同的字—「數算」。這個字在亞蘭古文字稱之為「Mene」。第三字是「稱一稱」,亞蘭古文是字「tekel」。第四字是「分裂」,亞蘭古文字是「uparisin」。依照第一章四節的記載,但以理和其它三位猶太青年菁英被選入巴比倫王宮的主要功課,就是學習巴比倫文字和語言,為的是要利用他們的聰明智慧協助料理巴比倫帝國的國政事務,因此,這些古亞蘭文應該是所有巴比倫帝國境內所謂的飽學之士、有學問的、會看星象、占卜的人等等都會認識才對。於是在這裏,我們看到可能是認識這些字並不是問題,問題是這些字要代表的意義是甚麼?這才是真正的問題所在。另一種可能,乃是這些文字寫得很奇怪,很可能就像我們今天看到有人寫草書一樣,若不是很內行的人,根本就無法知道到底寫些什麼。

而但以理的智慧就是表現在這裏;他看得懂,更重要的,他知道這些文字所表達的意思和信息。他很坦白跟伯沙撒說,在他統治之下的巴比倫帝國將會滅亡、分裂。

在但以理的解釋中,他提到這三組文字的意思是和數字有關係,例如「數算」,這是非常清楚地指出跟數字有關的事情。因此,在第廿六節但以理解釋這是表示伯沙撒統治巴比倫的時間已經要截止了。
「稱一稱」,這是重量的用詞,表示伯沙撒並沒有甚麼重要性。人往往看自己很重要,但在上帝眼中並不見得就是這樣子。耶穌基督曾對他的門徒提起信仰團體應該有不同於一般社團的看法;耶穌基督說信仰團體是領導者應該以「僕人」的態度服事別人,而一般社團,特別是政治團體則是完全相反的做法,是領導者出命令由別人來做,甚至領導者被人服事。在信仰團契,我們會將一個小孩看得很重要;在民間社團中,幾乎很少會有小孩子講話發言的餘地,這就是信仰團體很不一樣的地方。擁有權勢的人往往自命很重要,但在上帝的眼中卻不是這樣。但以理就提醒伯沙撒,上帝並不認為他重要。

「分裂」,這也是數字上有關係的用語,例如分裂成二、三或是更多。這裏很清楚說巴比倫帝國將分裂,歸給米底亞和波斯人接管。依照以賽亞書第廿一章一至十節的記載,有關巴比倫淪陷滅亡的最後鏡頭是:宮廷裏正在舉辦宴席,大家正在飲酒吃喝作樂,突然間有命令傳進來喊著說:「軍官們,準備應戰!」然後就有人喊著說巴比倫傾覆了。

第廿九節讓我們看到伯沙撒並沒有因為但以理傳出的信息對他來說很不好,就生氣得將但以理給予處死,或是因此而生怒氣,沒有。他依然按照先前所說的,將三樣最美好的禮物贈送給但以理,這三項禮物包括了「王室的紫色袍」、「榮譽的項鍊」、「國內位居第三高位」的官職。

第三十至三十一節乃是許多聖經學者比較喜歡討論的問題,一者是沒有資料找到波斯帝國有一位國王名叫「米底亞人大流士」的。另一方面,也沒有資料可證明伯沙撒是怎樣去世的。且在歷史年表中也沒有「米底亞」這個朝代介於巴比倫和波斯之間。這也就是我一再提起的,有些作者只想用某段歷史來寫他想要暗示讀者知道他那時代的現況,並不是要寫史實。但以理的作者就是這樣,因為他主要目的是要說明在他的時代,希臘帝國的統治者安提阿哥四世將會被殺死,且他的國家必定會分裂。

現在讓我們來想想這章經文帶來的信息:

一、智慧是用來明白上帝的旨意,並且將上帝的旨意真實的傳達出來。

當一般人都看不懂發生在宮廷牆壁上出現的手,以及這隻手寫在牆壁上的文字時,我們看到但以理有上帝特別的恩賜,會明白這些呈現在大家眼前的異象。這是因為有上帝的靈與他同在,才使他有這樣的才能。而我們也看到但以理並沒有因為懷有這項奇特的才能,就炫耀自己的能力,或是四處讓人知道他會做甚麼。而是當有人需要他協助時,他會隨時出手幫忙,即使是統治他們的君王需要他,他也是一樣地給與協助。

而我們看到但以理最可貴的地方,乃是當他明白出現的這個異象所表達的意思時,他並沒有因為事關統治者的生死大事,而閉口不言。他深深地知道,自己能明白這些異象,乃是上帝要傳遞消息給伯沙撒和他的政府官員,才會將這樣的異象在重要官員和顯要貴族面前出現,因此,他有明白這異象的才能,就是要公開,不是用來隱藏,因為上帝就是要透過他來傳遞信息給這位驕傲的統治者伯沙撒。但以理考慮的並不是自己的安危、富貴得失等這些問題,一個真正有上帝智慧的人,第一個想到的事,就是怎樣將上帝要他傳達的信息顯明出來。

但以理這樣的態度很值得我們學習;無論我們身上有多少才能,這些才能都是上帝所賞賜的,為的是要幫助需要的人,而不是用來獨自享受用的。

再者,當我們擁有這些特殊才能時,請不要忘記,第一個要考慮的,不是自己的利益有多少,或是安危有多大,而是怎樣將上帝的信息傳遞出去,讓應該接受的對方真的明白上帝的旨意,這一點才是最重要的信仰功課。

二、不要受到人間獎賞的誘惑,而要注意盡心力完成上帝所交託的使命。

雖然伯沙撒曾表示要用「穿王室的紫袍,戴榮譽的金項鍊,在王國內居第三高位」這麼誘惑人的禮品相贈,但以理卻回答伯沙撒說:「請陛下保留獎賞,或者把它賜給別人。」這可不是隨便說得出口的一句話,因為眼前的這些實在是非常難得且貴重的禮物啊!

紫色的袍,這在當時的社會是相當尊貴的記號,只要穿上這紫色的袍,走在街上,就像王族的人出巡一樣,人人會稱讚、歌頌、奉迎,看,這是多麼誘惑人眼目的一種榮譽啊!怎麼可能拒絕呢?很困難,即使在今天也是一樣地困難。

「戴榮譽的金項鍊」,這也是一樣令人羨慕的裝飾品,這種裝飾品很像今天總統頒贈給對國家社會有大功勞的獎章一樣。例如在咱台灣最高榮譽的獎章就是「青天白日」獎章,聽說過有這種獎章的人,可用來抵免死刑。當時的巴比倫帝國給的這種「榮譽的金項鍊」就是有這種功用。

「王國內居第三高位」,看,這是多麼高的官位啊!以今天來說,就好像是行政院長了,這是多麼重要且顯眼的官職,有誰會說「不要」?

但是我們看到但以理很清楚地告訴伯沙撒,他說他不要這些,並且建議伯沙撒將這些留給別人,這剛好說出他很是清楚自己的使命和職責,是為了要傳遞上帝的信息,他同時也清楚若不是有上帝的恩典在他身上,他根本無法解答這些出現在王宮牆壁上的文字。如今他看得懂,就是因為上帝揀選他,要他傳遞上帝的信息,而不是用這些來謀取財利與地位。但以理將這些來自人的獎賞給排除了,這樣,他才有辦法很真實地將這些異象所要說明的信息傳達出來。

但以理所表現出來的信仰見證也是我們今天的教會最需要學習的功課,因為今天的基督教會就是上帝所揀選的僕人,教會存在最主要的任務就是要將上帝的信息傳遞給需要明白的人,而不為了要得到人間的任何獎賞。這一點也是今天所有的傳道者需要學習的功課,傳道者應該要知道怎樣排除來自人間各種獎賞的誘惑,如果傳道者無法學習這樣的功課,不僅很容易使自己的角色和使命喪失,也無法帶領教會和信徒免除來自人間獎賞的誘惑。

有很多次我受邀請去演講,主辦單位經常都會要求我提供介紹我的資料,我都只提供一條,說我就是「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牧師」。如果對方要求更多,我就說再增加一條,就是「現任台北東門基督長老教會駐堂牧師」。邀請我的人都會覺得很奇怪,怎麼那麼少?我說:這樣已經很多了。這也是我從周聯華牧師學來的。我印象很深刻的一次,是大專神學研究班邀請他演講,我們問他該怎樣介紹他,他用很嚴肅且簡單的口吻回答說:「就說,我是上帝的僕人,這樣就好。」我聽了很感動。我們也真的就這樣介紹他。也從那次以後,每當我受邀請去演講,尤其是到國中、小學或民間社團去演講時,若有人問我怎樣介紹我,我總是這樣回答:「我是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牧師。」因為我相信,當一個傳道者就是最棒、最美好的工作,因為這工作就是上帝呼召我來成為福音的僕人的稱呼—牧師、傳道者。
(講於二○○三年元月五日)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4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