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講:上帝的懲罰(二)

經文:但以理書十一:21—45

在前一講已經有提過但以理書第十一章可以分成兩個部份,其一就是第二至二十節,第二就是從第二十一節開始直到第四十五節。前段部份在介紹希臘統治者安提阿哥四世竄起的經過,後段部份在介紹他的政權會毀滅的原因。

歷史是一面鏡子,這句話是我們經常聽到的名言。自古以來,人類最殘酷的行為,就是想透過戰爭解決國家、民族之間的爭端,也想用武力的方式,讓對方降服。但我們知道,從來沒有一個國家、民族,是用武力可以讓對方心服口服,反而是只會增添仇恨而已,就像今天美國對伊拉克出兵,即使美國用最先進的科技武器打勝了這場戰爭(幾乎所有專家學者都這樣認為),並不表示以後就永遠安寧,不,發生在二○○一年的「九一一事件」,讓紐約世界貿易大樓的兩棟大樓被挾持的民航客機撞擊而瞬間成為瓦礫,死傷數千人,到今天這樣的傷痕依舊。

再看看從一九六○年打到一九七二年的「越南戰爭」,美國當時許多最先進的科技武器都拿去越南戰場當實驗品使用,炸得北越各地滿目瘡痍,但最後並沒有誰贏誰輸,是全世界都輸了,而輸得最慘重的乃是美國和越南雙方的人民。

同樣的事件也發生在一九八○年,蘇聯的軍隊入侵阿富汗,經過了十年的統治,結果是把蘇聯所率領的東歐共產世界在一九九○年瓦解,當年蘇聯內的許多國家紛紛離去各自獨立。緊接下來就是發生在前年(二○○一年)的「車臣獨立事件」,其中牽扯到種族之間許多仇恨的歷史因素在裏面,迄今尚且無法撫平,表面上看起來,蘇俄的軍隊贏了車臣,蘇俄的政府可以統治車臣人民,但我們都知道事實並不是這樣,去年發生由車臣敢死隊所犯下的「莫斯科歌劇院爆炸案」,造成死傷超過一百多人的慘劇,就是個值得注意的例子,沒有人敢保證這樣的案例以後不會再發生,即使情治人員查緝的再嚴也是一樣,就像頻頻發生在英國各地的爆炸案,其中牽扯到北愛爾蘭問題的比例最高。

強勢國家或是政權,若是對弱小民族、國家沒有悲憐的心,沒有尊重、疼惜的愛,只知道一味地予取予求,只知道出言恫嚇、榨壓,其結果所要付出的代價,恐怕要遠比它從統治或欺壓當中搜刮所得到的還要多出很多。

不論國際間的衝突多麼地嚴重,宗教信仰應該扮演先鋒的角色,就是讓彼此之間的衝突降到最低,而不是成為戰爭的背後支撐者。瑞士籍神學家漢斯‧昆(Hans Kun)曾說過這樣的話:「沒有宗教對話,就沒有社會和諧;沒有社會和諧,就不會有世界和平。」因此,宗教信仰應該促成敵對的雙方有對話的機會,不僅是宗教界需要先對話,更應該將宗教師擺在所有戰場的最前面,成為「人牆」,以化解雙方因仇恨所帶來武力恫嚇的氣焰,這樣的信仰才有生命的意義。因為不論是哪個宗教信仰,離開了愛,就沒有存在的價值。而愛,才是化解敵對雙方之干戈為玉帛最好的「武器」。

另一方面,我們也看到一個信仰事實:如果沒有上帝同意,人即使有萬全的準備,有細膩且經過深思熟慮之後才定案的計謀,也是枉然。因為我們深信上帝才是歷史的主宰。祂的話是改變歷史的力量,也是改變我們生命的催化劑。當我們在讀但以理書背後的歷史時,更需要把這樣的認識謹記在心,才不會只讀到希臘時代猶太人遭遇迫害的歷史,卻忘記我們今天應該注意的歷史走向,和我們應該有的信仰態度。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所讀這段經文的內容:

第廿一至廿四節:
21那天使繼續解釋說:「這以後,有一個邪惡的人要奪取敘利亞的王位。他無權繼位,卻乘人不備,以詭詐手段奪取政權。22他要徹底消滅所有反對的勢力,連上帝的大祭司在內。23他用締結條約欺騙別國;他統治的雖然是一個小國,卻越來越強大。24他要乘人不備進侵最富庶的省份,做他祖先從來沒有做過的事。他把戰利品分給部屬。他要策劃攻打堡壘,可是他的日子並不會長久。

我曾說過,但以理書第十一章乃是在說作者時代的歷史,且是比前面所寫的隱含式寫法還要清楚。對當代的人來說,第十一章這樣的寫法一看就知道到底作者在寫的對象是誰。
第廿一節一開始就說「有一個邪惡的人」,這個人就是指安提阿哥四世。他在聽到哥哥西流古四世(Seleucus IV Philiopator)被殺死後,趕緊從羅馬趕回來。安提阿哥四世原本是被他父親安提阿哥三世送去羅馬當人質的,因為他父親在對抗羅馬軍隊的戰役中失敗,不僅要賠上許多金錢,他也同時被羅馬押著當作人質以控制希臘帝國的軍事行動。但為了要賠償給羅馬戰爭的經費,西流古四世想到搜刮希臘與波斯廟宇的錢財,導致民怨甚囂。而為了使他這項「向廟宇借錢」的政策能成功,他把自己的長子底米特利斯(Demetrius Soter)送去羅馬替代弟弟安提阿哥四世回來。但他們沒有想到他的財政大臣希流多路(Heliodorus)為了深怕安提阿哥四世回來,於是夥同部下設計將之殺死,想要擁護西流古四世尚且年幼的兒子繼位,這樣他就可以輔佐國王的大臣掌控大權。但卻沒有想到此時安提阿哥四世正好從羅馬趕回來。他表示可以輔佐自己的姪兒,然後就殺死了姪兒,並且讓所有的大臣擁護他,這就是此節經文所提到的歷史背景。
第廿二至廿四節,讓我們看到安提阿哥四世是一個很有心思謀略的人,他想到殺死自己的姪兒必定會造成原本忠於哥哥西流古四世的舊臣不安與不滿,因此積極地佈局,進行個個擊破的方式,甚至包括了「上帝的大祭司在內」,這位大祭司就是指阿尼亞三世(Onias III),因為他並不聽從安提阿哥四世的指揮,堅持不配合推動巴勒斯坦地區希臘化政策而被廢除大祭司的職務,然後安提阿哥四世接受阿尼亞三世的兄弟耶孫(Jason)的賄賂繼承大祭司的職務(參考九:26)。另一方面,他也積極拉攏埃及,因為當時埃及王室的政權不穩,亟需與希臘修好,安提阿哥四世就利用這機會與埃及外交訂定的安全協防關係,巧妙地奪取了許多原本埃及擁有的巴勒斯坦地區,就是第廿四節所提到的「最富庶的省份」。也因為這樣,造成以色列人更大的傷害。

第廿五至廿八節:
25「他將奮勇地率領大軍攻打埃及王;埃及王也要用強大的軍隊應戰,可是不能成功,因為他將被叛徒謀害。26他最親信的人要毀滅他;他的軍隊將潰不成軍,許多人戰死沙場。27這以後的兩個王要同桌進餐,可是他們心中各懷惡意,彼此欺騙。他們不能達成心願,因為指定的日期還沒有到。28敘利亞王將滿載戰利品返國,決議消滅上帝子民的宗教信仰。他要恣意橫行,然後返回本土。

看吧,安提阿哥四世與埃及聯盟,用意甚為清楚,並不是甚麼安全聯盟,而是為了要養精蓄銳,以備埃及空檔時,有機可乘。現在他看到攻打埃及的時候來到,就出兵攻打。他在主前一七○年出兵埃及,以雄厚的軍隊入侵埃及,埃及軍隊死亡慘重,國王多利買六世逃亡。安提阿哥四世就這樣把埃及納入了他管轄的範圍。在一六九年,他帶著勝利的軍隊班師回朝路經耶路撒冷的時候,開進城裏到聖殿去搜刮了所有的財寶,掠奪了聖殿中所有的金器、銀器,並且屠殺了許多維護聖殿神聖的祭司、法利賽人(參考次經—馬加比傳上一:20—25)。

有人說安提阿哥四世會這樣對待以色列人之因,是和當時的大祭司門尼勞斯(Menelaus)有關,因為當時的大祭司以為安提阿哥四世出兵不利,會戰死沙場,就煽動人民起來獨立,這件事使安提阿哥四世相當不悅,也因此,當他帶軍隊入侵耶路撒冷,並且把聖殿財物搜刮殆盡,又殺死很多祭司與法利賽人時,他以不屑與誇耀的語句炫耀著,要將耶路撒冷全部希臘化,且是要徹底希臘化,絕對不給予寬容,也因此為巴勒斯坦的以色列人帶來極大的傷害。這就是第廿八節所說的,他「決議消滅上帝子民的宗教信仰」。

第廿九至三十五節:
29「時機成熟,他將再向埃及進軍;但這次跟以前不同。30基提人的艦隊要來攻打他,使他驚惶失措。
「敘利亞王將抱恨撤退,並以破壞上帝子民的信仰洩怒。他會聽取那些背叛信仰的人的建議。31他派來的部隊要褻瀆聖殿,要禁止每天該獻的祭,並且把那『毀滅性的可憎之物』安置在聖殿裏面。32他會用詭計騙取叛教者的支持;但是那些忠心跟從上帝的人要剛強,起來反抗。33民間明智的領袖們要教導平民,使他們明白;可是,還有一段時間,有些人會戰死,被火燒死,被搶奪,或被俘。34當屠殺進行時,上帝的子民會得到一點點幫助,雖然好些人來參加他們的行列是出於自私的目的。有些明智的領袖將被殺害,但是他們的犧牲將洗滌、鍛鍊人民,使他們純潔。這事將繼續,直到上帝所定的終局來到。

安提阿哥四世可說是一位窮兵黷武的國王,上次才把埃及打得落花流水,也搜刮了耶路撒冷聖殿所有的寶貴器物,如今又將再次出兵埃及,好像上次搜刮的不夠,或是對埃及臣服的態度不滿他的心意的樣子。
主前一六八年,他再次帶兵出征埃及。他以為這次去必定讓埃及人聞聲膽戰心驚,他沒有想到自己所盤算和上次的旨意相差很多。原因是上次出兵埃及的時候,埃及已經和羅馬有聯盟的關係,羅馬帝國看到安提阿哥四世如此不知節制,決定出兵幫助埃及。
第三十節提到「基提人的艦隊」指的就是羅馬人。也從這一節我們看到主前一六八年代,羅馬的海軍已經可以很有效率地運載大軍敵對希臘軍隊,並且開始進入歐洲的其它地區。也因為羅馬軍隊的協助,使得安提阿哥四世嚇壞了,因為他的父親就是在羅馬軍隊的協助之下,敗在埃及手中,並且還付出了一大筆賠償費。
當安提阿哥四世這次因害怕羅馬軍隊而折返時,在耶路撒冷則盛傳著他已經去世。許多反希臘化的猶太人遂利用機會大肆宣染傳言他去世的消息,這讓安提阿哥四世更為生氣。因此,他決定要徹底改變猶太人的宗教信仰,並且進而推行「種族淨化」政策,就是要讓猶太人和他族人完全混合。
「次經—馬加比傳上」第一章四十一至四十三節這樣記載著:

「當時安提阿哥發佈一道敕令,規定在其帝國之內的各國民族都要拋棄原來的風俗習慣,成為一體的人民。所有人民—不論是否以色列人—都要服從此命令。他們接受了官方的邪教,向偶像獻祭,不再守安息日。」

但我們知道,每個時代、每個地方都一樣,總是有些人喜歡與外來統治者搭線掛勾。在安提阿哥四世統治了巴勒斯坦之後,他也是在耶路撒冷找到了一群標榜「新時代、新社會、新文化」的猶太人,這群人就成為安提阿哥四世的幕僚,專門提供怎樣在巴勒斯坦地區推動希臘化政策的工作。這就像在今天的台灣,有不少人頻頻跑到中國北京去向那邊的政府獻計一樣。這些人就是第三十節所提到的「背叛信仰的人」。
我在第十三講提過,從聖經給我們的教訓,一個人若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而背叛自己的同胞、國家,這樣的人已經不單純的出賣國家、出賣人格尊嚴而已,這樣的人也是在出賣自己的信仰。因為基督教信仰讓我們知道要對自己的同胞忠實,也要對自己的國家盡忠,否則就無法跟人家說上帝愛我們,也愛我們國家,這樣的認識是非常重要的。
第三十一節,這裏提到「毀滅性的可憎之物」這句話,已經出現過在第八章十三至十四節、第九章廿七節,指的就是安提阿哥四世為了要使猶太人放棄信仰,他故意進入耶路撒冷聖殿,將豬在聖殿裏殺死,並且將豬血灑在至聖所的祭壇的四個角,然後將豬獻祭在祭壇上。不過更殘酷的行動乃是安提阿哥四世在主前一六七年派出一位名叫阿波羅紐斯(Apollonius)的指揮官帶兵到耶路撒冷去駐防。他的手段殘酷,他放縱部隊四處掠奪、強姦婦女等等。不但禁止猶太人進入聖殿獻祭,甚至還在聖殿的至聖所內豎立宙斯的神像,然後又強迫猶太人必須向宙斯神像獻祭,使他們的心靈受創甚重。
第三十二節,這裏提到有些猶太人堅持他們對上帝的信心,為了要維持信仰和聖殿的聖潔,他們起來反抗。而在第三十三節則說有「民間明智的領袖們要教導平民,使他們明白」,這裏所提到的「民間明智領袖」,應該就是指馬加比的家族後來率領以色列人起來反抗。也因為這樣的反抗,付出的傷亡代價也相當高。在第三十三至三十五節中都提到了「戰死、被火燒死、被搶奪,或俘虜」,也有「屠殺」和「明智的領袖將被殺害」等,這些都是付出的代價。也有些人是見風轉舵的,他們看到馬加比家族帶領人民起來反抗,他們也跟著附合說「好」,但他們並不加入,只表示關心,卻又表示自己要加入有困難。其實,類似這種心態在每個時代都有,今天在台灣社會,這樣的人越來越多,我們稱這種人就是「騎牆人」,因為他們這樣的態度就像「牆頭草」一樣,看哪邊風勢比較大,就順著風勢靠。
作者在第三十四至三十五節這段經文中也表示:人的力量雖然有幫助,特別對那些再受到迫害而陷入苦難中的人民來說,確實有即時性的需要。但作者強調,那只不過是暫時的,並且這些帶頭起來反抗安提阿哥四世的人犧牲了,對洗滌已經開始在腐化的人民的心靈有很重要的幫助。但真正可以長久幫助人脫離苦難的,乃是上帝審判時刻的來臨。在作者看來,真正的問題,乃是心靈的問題,是人怎樣面對上帝的審判問題,並不是政治的問題。這也是耶穌基督到世界上來傳福音的主要重點,他宣揚上帝國的信息,就是希望大家能把生命的重點放在上帝手上,而不是著重在政治的領域。當時的猶太人一直希望趕緊起來革命,以反抗羅馬帝國的統治。而耶穌基督則不是要進行政治改革的工作,他要的是人心靈歸向上帝的救恩。

第三十六至三十九節:
36「敘利亞王要任意妄為,自誇他比任何神明偉大,甚至高過萬神之神—上帝。他會繼續這樣狂妄,直到上帝懲罰他的日子。上帝一定要實現他的計劃,絕不改變。37這個王不敬重祖先拜的神明,也不尊重婦女門所愛的神明。其實,他不尊敬任何神明,因為他自以為比任何神明偉大。38他反倒去拜祖先沒有拜過的那守護堡壘的戰神。他向這神明獻金、銀、寶石,和其他貴重的禮物。39他用信奉異教神明的軍隊防守他的堡壘。接受他統治的人,他就賜他們高官厚祿,又分封土地,作為報償。

真正的問題出來了,就是在第三十六至三十七節所提到的,敘利亞王也就是安提阿哥四世,自己認為比上帝還要偉大。這就像巴比倫王的情形一樣,也是自誇可以勝過上帝,結果被上帝給予摧毀(參考以賽亞書十四:12—15)。詩篇的詩人就曾這樣說:「狂傲人自言自語:沒有上帝。」(詩篇十四:1a)表面上,安提阿哥四世也是敬拜希臘人的主神—宙斯。其實他的內心並不是這樣,而是自比為宙斯的化身一樣,他讓人民有一個觀念:敬拜宙斯神明,等於敬拜他一樣;敬拜他,就和敬拜宙斯相同。把自己神明化,並且取代神明的位置和角色,這正是整本聖經一再呼籲我們絕對不可以有這樣的意念或行為的主要內容,原因是一個人會背棄上帝的教訓和旨意,就是從這裏開始的。創世記作者在第三章五節提到狡猾的蛇誘惑人背叛上帝禁令的方法,就是讓人覺得可以「像上帝」一樣,不但不會死,還會有「辨別善惡」的能力,於是人一聽到「像上帝一樣」,就陷入了想像中,以為真的會像上帝一樣,就真的伸手去摘那不可以吃的果子。罪,就是這樣子被導引出來的。
第三十八至三十九節,這兩節讓我們看到安提阿哥四世另外有一個嗜好,就是建造許多神明的廟宇,他雖然自己比喻為宙斯的化身,但另一方面,他又透過建造許多神明的廟宇,鼓勵人民到廟裏去燒香敬拜。為甚麼他要這樣做?這當然跟他的統治技倆有關。我們要特別注意在第三十七節所提到的:「其實,他不尊敬任何神明,因為他自以為比任何神明偉大。」這句話正好說明他雖然處處建造神殿,心中並不是真的敬虔或是有任何信仰,而是當人民都去敬拜那些「小神」時,他是最偉大的神宙斯的化身,那他就比所有的神還要有神力、偉大,希臘人就會更尊敬他,供奉他如同偉大的宇宙之神一樣。這也是為甚麼他取自己的名字叫作「安提阿哥‧以皮法紐」之因,因為這名字的意思就是「真神顯現」。
安提阿哥四世有這樣的想法:只要有軍隊,就有一切。因此,他想的是怎樣控制軍隊。為了要達成他控制軍隊的目的,他用豐厚的犒賞方式,就是只要軍人服從他的命令,他就犒賞給他們所有需要的物品,包括土地、女人、金、銀等。他是用這種方式在收買軍隊指揮官的心。

第四十至四十五節:
40「敘利亞王的終局快到時,埃及王將出兵攻打他。敘利亞王要動員他所有的軍力,用戰車、戰馬,和艦隊來反擊。他要侵略許多國家,像洪水一般氾濫大地,41甚至要侵入那美好之地,殺死成千上萬的人;但是以東、摩押,和亞捫殘餘的人得以逃脫。42他侵犯那些國家時,連埃及也逃脫不了。43他要掠奪埃及珍藏的金銀財寶和其他貴重的東西。他要征服利比亞和古實。44後來從東方和北方傳來的風聲使他震驚;他會在盛怒下奮戰,殺盡滅絕許多人。45他要在大海和壯麗的聖山間支搭王家的大帳棚。但是他的死期到了,沒有人能救助他。」

但以理書的作者持守著一個明確的思路:狂傲的人終究會被上帝所殲滅。自古以來,這一直是人類世界的定律,沒有一個狂傲的人可以安然自在,因為上帝知道人內心的意念。上帝不會讓狂傲的人逍遙於懲罰之外,因為這樣的人不受懲罰,只會繼續迫害上帝的子民。我也說過,但以理書的作者寫這本書時,主要目的就是鼓勵那些正在受到嚴重迫害的以色列人能堅強起來,要堅定信心,因為上帝的審判和嚴厲的懲罰即將來臨。因此,作者提供的這些歷史資料,有些是有跡象可循的,但有些卻是史料上缺乏的,因為作者是在鼓舞那些快要喪失心志的同胞,能夠勇敢地繼續堅持信心,不要受到誘惑或是放棄而離開上帝。
這段經文作者提到上帝的審判終於來臨了;埃及會出兵來攻打安提阿哥四世,而且是傾巢而出。也因為這樣,安提阿哥四世為了要對付埃及的大軍,他乾脆將軍隊帶入巴勒斯坦,利用過境耶路撒冷的時候,進入再次掠奪一次,這次的路過所造成的耶路撒冷城之損傷,遠超過以前的任何一個時刻。在第四十一節說有「成千上萬的人」被安提阿哥四世所殺。主要原因就是他再次進入聖殿搜刮一切財物、器皿。可惜的是這次埃及出兵並沒有贏得勝仗,而是敗退。

要特別注意的是在第四十一節提到「以東、摩押、亞捫」等三個族群的人得以逃脫。這裏所說的這三個族群,並不是指原來就有的三個民族,因為這三個民族都與以色列人有過節,關係很不好。而這三個族群中的「摩押、亞捫」兩個族群,都是祖先犯「淫亂罪」(羅得和自己的女兒發生關係,參考創世記十九:31—38),而以東人乃是以掃的後裔,以掃就是為一碗紅豆湯把自己長子的名分給出賣了(參考創世記廿五:29—34)。作者用這三個族群名稱在代表著兩種意義:在以色列人當中,有一群人,他們就如同摩押、亞捫人的祖先一樣,聽從安提阿哥四世的命令,去拜別的神,不忠實於上帝,這樣的信仰就如同犯了姦淫、淫亂罪一樣。因為以色列人喜歡把上帝與自己民族之間用「丈夫與妻子」的關係來形容(參考何西阿書二:19—20)。同樣的,在以色列人當中,有些人就是為了接受了安提阿哥四世的物質誘惑,出賣自己的同胞、民族,幫助安提阿哥四世推行希臘化政策。這種人就如同以掃一樣,不再以自己「長子」的名分為榮耀。這些人就如同以東,代表的意思就是出賣了作為「上帝選民」身份的榮耀。由於這些人就是與安提阿哥四世合作的人,因此,當安提阿哥四世的大軍開進耶路撒冷城的時候,這些人其實是最高興的,也歡欣地出來迎接,因此,他們並沒有受到傷害,但這些人乃是出賣上帝子民的人,雖然逃過了安提阿哥四世的殘害,卻無法逃過上帝對他們的審判。

上述的經文雖然在史料上並沒有明確的資料可尋,但是最後預言安提阿哥四世即將滅亡的事件卻是史料中所記載的。安提阿哥四世經過這次擊退埃及大軍之後,聲勢竄高更甚以往。但就在他最顛峰的時候,突然間在主前一六三年,突然間生了一場不明的病,結果死在他出兵途中的波斯之塔貝城(Tabae)。

現在讓我們來想想這段經文帶給我們的信息:

一、上帝絕對不會置敬拜祂的子民於不顧,上帝一定會拯救倚靠祂、信靠祂的人。

上帝一定會照顧祂的子民,這一點幾乎就是整本但以理書的中心信息。作者一直努力要告訴當時正在慘遭安提阿哥四世迫害的以色列人,不要放棄信心,一定要對上帝有信心。因為上帝一定會照顧信賴祂、仰望祂拯救的子民。我們也可以說這一點亦正是整本聖經的主要信息之一,是基督教信仰的主要內涵。

我們生活在這繁雜、動亂不安的世代中,經常會遇到許多生命的苦難,不僅是在身體上會遇到痛苦,心靈上更是經常遇到鬱卒的事。我們甚至會像約伯一樣,在遇到極大痛苦之時發出這樣的呼喊:上帝啊,你為甚麼拋棄了我?上帝啊,你為甚麼讓我承受這樣大的苦難?上帝啊,我到底犯了甚麼錯而必須忍受這樣的待遇?類似這樣的呼聲不是今天才有,自古以來我們經常會聽到。

使這種痛苦的吶喊聲經常出現的,並不是因為在吶喊的人有甚麼錯而需要受這樣懲罰,往往是統治這些吶喊的人,也就是那些有權勢的人製造出來的迫害加諸人民的身上造成的苦難。在我們看來像是非常的不公平。沒錯,會讓我們覺得不公平,就是因為我們不清楚上帝的旨意是甚麼?我們總是希望上帝會依照我們的想法來處理問題,或是依照我們所祈禱的方式來解決事情的紛爭。只是這樣的想法往往不是上帝的想法,上帝自有祂處理的方式。

記得耶穌基督在客西馬尼園的祈禱嗎?面對著十字架的苦難,知道出賣他的猶大正帶著兵丁要抓他之前,他這樣祈禱說:

「阿爸,我的父親哪,你凡事都能,求你把這苦杯移去;可是,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旨意。」(馬可福音十四:36)

路加福音的作者在描述耶穌基督這時候的祈禱情景,說耶穌基督祈禱得非常懇切,甚至「汗珠像大滴的血滴落在地上」(路加福音廿二:44),因為耶穌基督是在「極度傷痛中」(路加福音廿二:43)。
很多人讀到這段經文的時候,都會有點不解地問:為甚麼上帝要這樣?何不乾脆讓那些想要抓耶穌基督的人都能看到耶穌基督的榮耀,改信耶穌基督,那問題不就都解決了嗎?多好?多簡單?坦白說,我們真的無法回答這些問題,因為我們無法明白上帝為甚麼一定要通過耶穌基督的受難於十字架來表現祂拯救的愛?就像當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極度痛苦中所發出的吶喊:「我的上帝,我的上帝,你為甚麼離棄我?」(馬可福音十五:34)看,連耶穌基督也在這時候這樣大聲呼喊,何況是我們?但我們也在最後看到耶穌基督回應上帝在靜默中對他呼召所說的話:「父親哪,我把自己的靈魂交在你的手裏!」(路加福音廿三:46)沒錯,如果上帝真的離棄了耶穌基督,他為甚麼還要將靈魂交託在上帝手中?不,就是因為上帝沒有離棄他,上帝在耶穌基督的十字架上跟他說話,這才是他說這句話的原因,也因為這樣,他說出了最後的一句話:「成了!」(約翰福音十九:30)他把受差遣到世界上來的使命完成了,就是用十字架的苦難來完成上帝交代他這項艱鉅的使命。

聖經給我們一個重要的信息:有苦難,不是上帝離開我們,而是上帝也陪著我們一起痛苦,因為人的罪把上帝創造給我們最好的形像給撕破了,那種撕碎了上帝創造的美,污衊了上帝原本創造的純潔,才是造成我們生命有苦難之因,也是上帝最痛心的事。但請大家一定要記得,上帝不會離棄任何一個信靠祂的人,祂一定會看顧,也會伸手扶持。

二、一個國家的統治者最大的罪惡,就是把自己神化,並且要人民將之供奉為神明。

但以理書的作者很清楚地告訴我們,安提阿哥四世「自誇他比任何神明偉大,甚至高過萬神之神—上帝」,他根本就「不尊敬任何神明」,這才是真正的問題所在。就像先知以賽亞在描述巴比倫王之所以會被毀滅,且後來是連整個帝國都毀滅了的經驗是一樣的,理由是他自認比上帝還要偉大,他忘記了,是上帝揀選他出來成為僕人,用他來懲罰背叛上帝的以色列人(參考耶利米書廿五:9),並不是巴比倫帝國有甚麼偉大、國王有甚麼神威之處。但人往往忘了自己是人,只要稍微有成就,就會以為自己很行,很有力量,以為自己就像上帝一樣,這一點才是真正的問題所在。

歷史給我們一個很好的啟示:會毀滅整個國家的主要原因,就是統治者故意把自己神化,且想盡辦法要人民把他當作神明供奉著。上帝是不會允許這樣的行為發生在這樣的國家與統治者的身上的,因為這樣的統治者最危險的一件事,就是自認為神時,他就很容易為所欲為,不知節制,這樣的統治者,不會對他治理之下的人民的生命珍惜,而是會為了達到自己的利益,不惜殘害人民的生命。這樣的例子古今台外甚多,不勝枚舉。

但誰會讓統治者達到這種把自己神化的夢境呢?就是與這些統治者在一起的人,也就是統治者身邊的人。這些人經常沒有對統治者說出真實的話,寧願說出諂媚的話,讓統治者忘了他自己是人,而這些不實的話,才是造成統治者陷入迷惑的幻想中的主要原因。

我非常感動的一件事,就是發生在韓戰期間的事;那時的聯軍統帥麥克阿瑟將軍突然間被美國總統杜魯門下令調回美國,並且將之除役。如果我們仔細分析一點杜魯門總統之所以會下這樣的命令,就會明白那時的杜魯門總統已經發現麥克阿瑟將軍,因為夾著第二次世界遠東戰區指揮官勝利的光環,對國會與國家政策有「尾大不掉」的心態。若是讓他繼續主導韓國戰爭,將會發生「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危險。因此,決定將之調回本國,隨即讓他從軍中退役下去。而且確實也有這樣的情形發生,因為他是美國西點軍校出身,且有第二次大戰勝利軍總指揮官的光環,他已經對這些非出身軍校系統的文官和國會議員有相當不屑的態度,他把自己的認知當作「一定正確」,而把外交運帷在政治上解決問題於不顧,這樣只會使更多人民的生命受到無辜的傷害。

還好,他雖然很生氣杜魯門總統除掉他的軍職,一面罵他無知,但他還是接受了,回國去。當他回到美國去,在紐約、華盛頓、芝加哥等地時,美國人民真的非常愛戴他,擁擠著要看他一面,給予他最崇高的敬意。他在美國國會發表演說時說了一句名言:「老兵不死,只不過是逐漸凋零而已。」

人是很軟弱的,也是很有限的,因此,人最大的特性,就是會有錯誤的時候,且更糟糕的是會經常犯錯,甚至是一錯再錯。這也就是為甚麼有一句「重蹈歷史覆轍」這樣的話出來之因。人不可能因為一次或是多次對,就永遠不會犯錯,不可能!這一點是我們應該要認識的事實。但上帝就不是這樣,祂是全能的神,只有在上帝的裏面,我們才能看到真實的、永遠的真理。
(講於二○○三年三月廿三日)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5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