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耶利米書的信息」出版之前

這本「耶利米書的信息」可說是我自出版講道集以來,拖延最久的一本。我是從一九九七年元月五日開始在嘉義西門基督長老教會開始講這本經書的第一章,直到當年十月廿六日止,共計講了三十一講,經文也只講到第三十一章,就因為離開該教會的牧養工作因此中斷。原本計畫在當年十一至十二月兩個月中,利用休假期間將剩餘計畫要講的二十一篇寫完並整理出版。可惜,並沒有如心所願完成這件事,緊接著就在次年(一九九八)二月底前來台北東門基督長老教會牧會了。

牧會的工作是忙碌的,特別是在都市大型教會更是如此。即使這樣,我還是一直想要找出時間寫完這本尚未講完的耶利米書。可是,心中想的、計畫的,往往因為許多事的纏絆而作罷。直到去年(二○○一年)八月廿九日,我決定將這些尚未完成的章節講完,排在主日禮拜的講道中,才順利地完成這本已經中斷長達四年的耶利米書全部五十二章的講道。而這段期間,我只有填寫第三十二至三十七講等六篇,經文也只有講到第三十七章而已。從第三十八講、經文第三十八章開始,我用主日禮拜繼續講這末後這段經文,一直講到去年的十二月三十日止,這樣前後共計講了五十二篇,也了卻了一直掛在心中的這本「耶利米書的信息」。

其實,在決定是否要繼續在台北東門教會於主日禮拜中講完耶利米書第三十八至五十二章的經文之前,我原先是要放棄這些已經在嘉義西門教會講過的三十一篇信息稿,總覺得一本講道集如果前後相差這麼久,要接續下去恐怕讀起來不會很順。可是,後來經過幾位先替我看過已經完成的稿子兄姊的意見後,我決定將之繼續講完。而要接下去講這些未完的經文章節,我就必須經常翻閱已經講過的講道稿,並且在每次講道時,提醒大家先知耶利米曾經傳達過的信息,這樣的講道花去的時間比以往都多,對台北東門教會的兄姊來說,是很不公平的,因為他們必須經常聽我提到先知耶利米的背景和所經歷過的際遇。這一點是我特別要向台北東門教會兄姊表示深深的歉意。

就像在前面已經提起過的,這本講道集從第一講至第三十一講,是在一九九七年講於嘉義西門基督長老教會,那時,是講於上午十點禮拜(該教會主日上午有兩場禮拜,第一場七點禮拜,當年我是講羅馬書),時間上並不太充裕,通常都只有講四十分鐘。也因此,當時寫的稿子大約是在六至七千字左右。來台北東門基督長老教會後,主日上午只有一場禮拜,我講道的時間也比較長些,因此,每篇大約都在五十分鐘,有時也會長達六十分鐘,稿子也寫得比較長,平均都會在八千至九千字左右。

還是一樣,一卷卷、一章章地講,這是我自一九九○年以來的講道方式,這十二年來我不改變這種講道形態。無論在甚麼地方,只要給我一段時間持續講道,我都會堅持用這種方式講道。雖然有些兄姊曾建議過我稍微改變一下這種方式,好使初次來參加聚會的慕道友也會聽得進去,我還是不改變這已經既定的決心,理由只有一個:有生之年,要講完新舊約六十六卷,並將之整理成書出版。我明明知道自己不可能活得那樣久,也深知自己的能力不足完成這項工作,可是,我還是要朝著這個目標繼續邁進。而這十二年來,已經講過並且出版的有:創世記、出埃及記、路得記、以斯帖記、雅歌、何西阿書、阿摩司書、馬太福音、馬可福音、路加福音、約翰福音、使徒行傳、羅馬書、哥林多前書、哥林多後書、加拉太書、以弗所書等,共計十七卷廿一本(其中創世記、出埃及記、馬太福音、使徒行傳等都是上、下兩冊)。而這本「耶利米書的信息」是第十八卷,也是以上、下兩冊出版。距離要講完新舊約全書六十六卷,尚還有一段好長的路要奮鬥。不論如何,我會朝著這個目標繼續前進。

這本講道集由於拖延甚久,參與校對的兄姊確實很辛苦,因為要看前後兩段不一樣的信息內容,以及寫作方式;在前一部份都是沒有標上書名、人名號,現在則是每一則都要標上,看起來確實頗為勞累。要特別感謝許淑芬、王黃芳美,以及陳惠卿姊妹,他們確實為本書的出版在校稿、改稿的事上費了不少精神和時間。也要感謝甘明哲君,近兩年來,他為了要使錯誤減到最少,都必須親自看過兩、三次才會放心,甚至在病榻上也是不停止這項他說的「靈修工程」,這份用心確實帶給我相當大的激勵。我一直銘記在心的是施家榮君,他總是要我放心編輯的事,也會在編輯之時,順手又作一次最後的校稿。

來台北東門教會牧會四年,我感受到這間教會對傳道者的鼓舞和疼惜;他們除了奉獻許多出版經費外,特別是在這本講道集上,容忍我把在嘉義西門沒有講完的部份,以極大的耐心聽這種「中半部」的講道到結尾,甚至還有兄姊在聽完講道後,來與我討論當今台灣的局勢與主前第六世紀前葉發生在南國猶大之間的異同,這種用心傾聽我講道的熱心,是我受到鼓勵的主要因素。

真盼望你會喜愛我這種講道的方式,希望這樣的講道和出版的信息書你會喜歡,果如此,我就心滿意足了。


主後二○○二年二月十二日新春初一
於台北東門基督長老教會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4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