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講:拿上帝的話開玩笑

經文:耶利米書六:1—30

從第二章開始,我們一連串地讀到先知耶利米傳出上帝譴責南國猶大的話語,這些譴責的話語內容並不輕,而是很嚴重,因為南國猶大的百姓並沒有將上帝的話當作一回事,相反的,他們的心「頑固」,不願意承認自己所犯的罪孽,最使上帝無法接受的乃是他們去敬拜偶像神明,而且是在耶路撒冷聖殿內對偶像神明獻敬拜之祭,在全國各地建造偶像神明的祭壇,這些事且是由宗教領袖們帶頭做起,引起上帝大大的不悅。

先知耶利米可以說是一位苦難的先知,他雖然傳講上帝的話語,但是當時的人聽不下去,尤其說出那些不符合當時人的意願的話語,更是惹人討厭。我們可以這樣了解:沒有一位真正的先知願意說出人家討厭的話語,因為他們都知道說出那種話只會為自己增添麻煩外,連一點好處也沒有。可是,先知所以為先知,一個主要的責任就是將上帝要他傳講的話,一五一十地傳達出來,不得有半句虛假之言,他們是上帝的代言者,就如同先知彌迦所說的:「我指著永生的上主發誓,上主對我說甚麼,我就說甚麼。」(列王紀上廿二:14)這句話可以說是先知運動最典型的代表。可是問題就在這裡出現了,在許多時候,在一個動亂不安的世代裡很容易出現「假先知」,這些假先知混蒙在人民中,他們表面上看起來像先知,但並不是真的先知,因為他們所傳講的都是自己想的,不是來自上帝的啟示,不是上帝要他們說的。這種假先知深深知道人民心裡在想的是甚麼,他們更清楚當時社會的領導階層在期盼的是甚麼,因此,他們就會用許多搖盪人心的話語來誤導人民,尤其是迷惑社會領袖們偏離了上帝的教訓。當我們在讀先知耶利米的作品就會發現這樣的先知不少,結果先知耶利米受傷害事小,使南國猶大亡國淪喪才是嚴重。

另一方面,我們在讀先知書的時候,也會有一個發現,就是真實的先知都會一再地努力呼籲大家回到上帝的懷抱裡來,不要離棄上帝的教訓。不論時勢多麼地惡劣,先知總是告訴人要有信心倚靠上帝的帶領,只要全心倚靠上帝,一定會有勝過那艱困日子的時候。因此,我們很容易在先知文獻中看到那未來的盼望,因為會出現上帝的拯救降臨在苦難的人民中。而對那些不聽勸告的人,先知的話總是不含糊地提出嚴厲的譴責,並且明白地告訴那些拒絕聽從上帝話語的人們:等待上帝拯救,就是在等待上帝忿怒之氣的來臨,那日子將會是滅亡之日。

耶利米書自第四章開始到第六章,是先知耶利米一連串的警語,是上帝要他對以色列人民傳出的警語,這三章有一個共同的主題:上帝的審判即將來到,大家趕快悔改吧。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所讀這一章經文的內容:

第一至八節:
1便雅憫人哪,逃命吧!快逃出耶路撒冷!你們要在提哥亞吹號,在伯‧哈基琳燃起警報的烽火!大災大難快要從北方臨到了。2錫安城雖然壯麗,但要被毀滅!3列國的君王要率領他們的軍隊,在城的周圍各自選定據點紮營。4他們要下令:「準備攻城!在中午發動攻擊!」後來他們又說:「糟了,天晚了,黑夜到了,來不及進軍。5我們要在夜間攻城,摧毀防禦。」

6上主—萬軍的統帥已命令領軍的君王砍伐樹木,堆造土壘,圍攻耶路撒冷。他說:「這城充滿欺壓,我要懲罰它。7像水井不斷地湧出清水,這城不斷地製造新罪惡。我聽見城裏發出殘暴毀滅的聲音;我也看見病痛和傷痕。8耶路撒冷人哪,你們要從這些苦難吸取教訓。不然,我要丟棄你們,使你們的城荒廢,無人居住。」

我們在第四章六節看先知耶利米預言「大毀滅要從北方臨到」,現在這樣的大毀滅顯然已經接近耶路撒冷城,因此,原先所說的要以色列人民跑進「錫安」去避難,看來是沒有用的,因為先知耶利米現在說「錫安城雖然壯麗,但要被毀滅」,看來原先在城內的「設防」(耶利米書四:5)並沒有產生甚麼作用。現在先知耶利米提出要大家趕快逃命的呼籲,逃出耶路撒冷城去!我們在第十章十七節會更清楚看到耶路撒冷城後來是被包圍了,那時候,人們即使想要逃出也是困難重重。

先知耶利米本身就是便雅憫的人(耶利米書一:1),現在他是在對自己的同胞便雅憫人說話,這實在是很困難的事,難怪耶穌基督會這樣說:「先知在自己的家鄉是從不受歡迎的。」(路加福音四:24)
早期的人在軍事上有所行動之前都會先行問神明的意見,這在以色列人民也是一樣,他們會詢問上帝是否可以去攻打敵人(列王紀上廿二:3)。這裡第四、五節說到敵人在舉行求神問卜的行動,發現上帝在幫助的不是以色列人民,而是巴比倫人自己的軍隊,因此,他們得以知道甚麼時間去攻擊耶路撒冷會比較好,所以他們就改變攻擊的時間,從白晝變成夜晚。

第六節所說的「砍伐樹木,堆造土壘」,有可能是指著砍掉樹木作為攻擊城門之用,或是用樹木當作保護網一般。這景象已經清楚說出猶大已經毫無能力出城門去應戰巴比倫的軍隊,他們只能躲在城內看敵人如何在城外築起攻城的器具,心中卻是焦急萬分,啊,上帝怎會如此對待祂早先所揀選的百姓呢?原因就是第七節所說的,即使是敵人來臨的危機時刻,他們還是繼續在犯罪,如同水井繼續不斷湧出清水一樣。這種說法已經說明以色列人民犯罪乃是打從心底已經徹底的敗壞所致。

甚麼樣的人才會在敵人已經兵臨城下了,還不怕而繼續犯罪干犯上帝的生氣呢?看來就像箴言的作者所描述的這種人吧:「壞人不做些壞事便睡不著覺;不害人便不能成眠。邪惡是他們的糧,殘暴是他們的酒。」(箴言四:16—17)

第九至十五節:
9上主—萬軍的統帥這樣說:「敵人要來洗劫以色列,好像採葡萄的人摘光所有的葡萄。所以,你要趁著機會,盡量搶救殘存的人。」

10我說:「縱使我向他們傳達你的話,警告他們,有誰願意接受呢?他們頑固,不肯接受你的話。他們拿你吩咐我說的話開玩笑。11上主啊,你向他們發的烈怒也在我身上燃燒,我再也不能忍受了!」
於是上主告訴我:「把我的烈怒傾瀉在街頭巷尾的孩童和成群結夥的年輕人身上。夫妻要一起被擄,老年人也不能倖免。12他們的房子連同他們的妻子、田地都要歸別人。我要懲罰這地的居民;13因為他們無論地位高低都貪圖不義之財,連先知和祭司也欺詐人民。14他們看我子民的創傷不足輕重。他們說:『沒有問題,沒有問題,』15其實問題嚴重。他們做了這可惡的事理當知恥,可是他們不知恥,不臉紅。所以,他們要跟別人一樣跌倒。我懲罰他們的時候,他們就一蹶不振。我—上主這樣宣佈了。」

如果我們說一個社會病入膏肓的原因在哪裡,我想應該就是像第十節所說的,把上帝的話拿來開玩笑!再者,就是第十三節所說的:「無論地位高低都貪圖不義之財,連先知和祭司也欺詐人民。」一個會有這兩種情況發生的社會一定無藥可救。想想看,誰會輕視上帝的話?豈不是那些不信有上帝的人才敢,或是認為自己就是上帝的人才會如此?當然是這樣!因為他們不相信,所以他們對上帝的話不當一回事,更嚴重的還會發出不屑一聽的態度看待上帝的話。另一方面,先知和祭司都是在幫助人、引領人認識上帝的愛與救恩的,如果連這種人都會貪圖不義之財,那還有甚麼人對錢財不感興趣呢?豈不是會因為要貪圖錢財時常做出不擇手段的惡事來?

就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中,上帝還是存著一絲期盼,祂還是要先知耶利米盡量想辦法去尋找、搶救那「殘存的人」,雖然上帝曾對耶路撒冷城的居民說過這樣的話:「走遍大街小巷!到處詳細觀察!到市場上搜尋!看看能不能找到一個正直忠誠的人?你們找得到,上主就會饒恕耶路撒冷。」(耶利米書五:1)但是,顯然這樣最低度的要求也有很大的困難的樣子。因為人們將上帝的話當作「開玩笑」,這已經很清楚在表明他們心中不信、不聽的態度了。

第十一節可以看出懲罰的嚴重性,就是從孩童到年老的人都無法倖免於上帝忿怒的懲罰。這種懲罰乃是被北方—巴比倫帝國俘虜去當奴隸。

第十四節和合本的譯文會比較接近當時的景況,因為巴比倫已經兵臨城下,但是在城內,那些假先知仍然對人民說虛假的話說「平安了,平安了」(和合本譯文)。為甚麼會傳出這樣的話?原因乃是他們認為既然耶路撒冷是上帝的聖城,上帝就會出手來保護它,使它免受敵人的侵犯。但是,他們忘了,上帝並不是因為耶路撒冷有聖殿就會出手保護,上帝之所以會出手保護,乃是因為人有實在敬虔的內心在敬拜上帝,唯獨尊祂為聖。我們可以回去看看當時建造聖殿的所羅門王,當他在完成聖殿建造工程舉行獻殿禮儀後,上帝也很清楚地告訴他說:

「如果你像你父親大衛一樣誠心誠意地事奉我,遵守我的法律,照著我的命令去做,我一定信守我向你父親大衛所許下的諾言,就是他的後代要永遠統治以色列。如果你和你的後代不順服我,不遵守我給你們的法律誡命,去拜別的神,我會把我的子民以色列從我賜給他們的土地上趕出去,並且離棄這座我曾分別為聖、作為敬拜我的聖殿。各地的人將譏笑以色列,輕視他們。這聖殿將成為一堆廢墟;過路人都會驚訝、嘲笑地問:『上主為甚麼這樣對待這國和這聖殿呢?』人要回答:『因為他們離棄了上主—他們的上帝。上主曾經領他們的祖先從埃及出來,他們卻去崇奉膜拜別的神明,所以上主降這災難給她們。』」(列王紀上九:4—9)

看吧,雖然是曾經分別為聖的聖殿,分別為聖的子民,如果背棄了上帝,去敬拜別的神明,其遭遇將會如同犯罪的罪犯一般,受到嚴厲的懲罰。因為上帝不是在看這些外表已經有了烙印的記號,乃是在看人如何確實地在遵守祂的教訓。

第十六至廿一節:
16上主勸告他子民說:「你們要站在十字路口觀察。要探問那些舊路,查一查那條最好的路在哪裏。走那條路,你們就有平安。」

但是他們回答:「不!我們不走那條路。」17上主又為他們指派守望者,替他們聽警報的角聲,但是他們說:「我們不聽!」

18因此,上主說:「列國啊,仔細觀看我子民的遭遇!19大地呀,聽吧!為了我子民的詭詐,我要降災禍給他們;因為他們拒絕我的教訓,不聽從我的話。20他們獻給我示巴的乳香,帶給我遠方的香料,我不稀罕!我不接受他們的燒化祭,也不喜歡他們的牲祭。21因此,我要使這些人絆倒。父子都要死去,鄰人親友也都要滅亡。」

第十六節的「舊路」,是指著祖先所走過的正確的道路,也就是摩西對當時以色列人民所指示的道路—謹守、遵行上帝的誡命、法律。走「舊路」,在一般人看來好像很愚蠢的樣子,但是在聖經的教訓中卻不一定是這樣。因為「舊路」如果是與上帝所立之約的路,這樣的「舊路」則是永生的道路(詩篇一三九:24)。這所謂的「舊路」可能就是我們常常聽到的教訓,而且是非常熟悉的道,但是,它很可能就是我們生命的泉源。新約路加福音第十章記載一則故事,說有一個教法律的人來「試探」耶穌基督,問他「怎樣才能得到永恆的生命」?耶穌基督的回答並沒有新的東西,乃是那千古以來所流傳下來的教訓,並且要這個人依照這樣的教訓去行(路加福音十:25—37)。

「我們不走那條路」,「我們不聽」,這是以色列人民的回答。看,這是多麼的嚴重啊,人們拒絕了上帝的先知耶利米的勸告,這是多麼糟糕的事啊!人們就像那些傳出虛假信息的假先知和祭司一樣,繼續用看來非常昂貴的祭品獻在祭壇上,但是上帝並不接受這樣的獻祭啊。

「示巴」,這是當時阿拉伯最出名的香料貿易中心(以賽亞書六十:6),因此,當人們說來自示巴的香料時,就表示那是很昂貴的香料。而「示巴的乳香」,乃是香料中的極品。

「遠方的香料」,在和合本譯文用「菖蒲」。在出埃及記是指一種專門用來調製聖油用的材料(出埃及記三十:22),也是香料的一種,很可能出產在印度。是屬於貴重的香料之一。

人們雖然用這樣昂貴的祭品獻在祭壇上,並無法贏得上帝的喜悅,因為上帝並不是在看這些東西,祂並「不稀罕」人所獻的貴重禮物,因為萬物來自祂的創造。上帝所喜愛的乃是人誠實悔改的心意(詩篇五十一:16—17)。

第廿二至三十節:
22上主這樣說:「有一個民族要從北方來;在遠方的一個強悍國家準備要作戰。23他們用箭用刀裝備自己;他們蠻橫殘暴。他們騎馬奔馳,像浪濤怒吼澎湃。他們準備好要攻擊耶路撒冷。」
24耶路撒冷人說:「我們聽到戰爭的風聲,手腳發軟。我們非常痛苦,像產婦陣痛。25我們不敢到郊外去,也不敢上街;因為到處都是武裝的敵人,周圍充滿著恐怖。」
26上主對他的子民說:「你們披上麻衣,在灰中打滾吧。你們要悲傷哀號,像喪失了獨子,因為毀滅者要突擊你們。27耶利米呀,你要考驗我的子民,像提煉金屬一樣。28他們都是頑劣的叛徒,像銅鐵那樣剛硬。他們到處造謠,非常腐敗。29即使風箱猛吹,爐火旺盛,廢鐵也不鎔化,不流動。繼續考驗我子民是徒然的,因為作惡的人還沒有清除。30人家要把他們當渣滓,因為我—上主拋棄了他們。」

看,上帝就是動用巴比倫人作為祂懲罰自己選民的器具。這是一支強悍的軍隊,也是殘暴蠻橫的軍伍。使得耶路撒冷的人一聽到巴比倫軍隊的風聲,就會手腳發軟,毫無抵抗的能力。他們因恐懼所帶來的痛苦遠勝過產婦臨盆的苦楚。

披麻帶孝,這是如同家中有喪事一般的難過。上帝對以色列人民的懲罰會有這樣大的災難,只有一個原因,就是上帝「拋棄了他們」。上帝之所以要這樣做,乃是祂看到以色列人民是屢勸不聽,如同鋼鐵一般堅硬的心,是頑劣的叛徒。

第廿九節和合本譯文裡有提到「鉛被燒毀」,是因為古代時候,人們用鉛作為提煉銀礦的附加劑。當鉛和銀混合在一起放進火爐裡燒,會使銀中的銀渣除掉,使銀純度升高。但是現在卻無法如此,因為鉛已經燒毀了,銀渣仍然存在著。這表示提煉無效之意。意思就是雖然有加入了鉛在銀中,銀渣仍然繼續存在,無法提煉出純度高的銀子來。

這段經文給我們帶來好的信息:

一、別把上帝的話當作開玩笑,要認真地來思考上帝的話對我們今天生活在台灣社會的基督徒之意義是甚麼,有甚麼信息?

這是非常重要的一個課題;我們看到先知耶利米是那樣的感慨,他對上帝說,人們不聽上帝的話,並且還將上帝的話當作開玩笑,「以為羞恥」(和合本譯文用詞)。看吧,怎麼會這樣呢?很明顯的這是信仰上出了問題,且問題嚴重才會如此。究其原因,乃是因為人的心中已經沒有上帝了。

我們必須很小心地來思考這個問題,想想看我們今天的基督徒是否也如同先知耶利米時代的以色列人民一樣,把上帝的話當作開玩笑,或是當作羞恥?我記得有一次,我跟一位長老去探望一位青年,她因為感情上出問題,想自殺,沒有成功(其實不是真的要自殺)。我們去勸她要回到信仰的道路上來,因為她早已離開教會了,放棄了信仰,並且墮落在風塵中打滾。在談話中,這位青年跟我們訴說了很多她家裡遇到的境況,她主要目的是告訴我們她所以會離開教會,是因為有這些遭遇,使她很傷心。我們聽了也很難過。最後,我們要離開之前,我說要帶她一起祈禱,沒想到這位青年竟然告訴我說:「我不要禱告,我不再相信有上帝,根本就沒有上帝!」我當時聽了愣住了。我一直在想:這位曾經參與教會各種事工服事的青年,怎麼會變成這樣呢?我在想:當她說「我不要祈禱,我不相信有上帝,根本就沒有上帝」時,其實她很清楚她在說甚麼,她是在對自己的遭遇提出質疑:上帝為甚麼會讓她遇到這樣的困境。可是,我知道,真正的問題不是在上帝,是在她自己,因為她是一個喜歡奢華宴樂的女子,她早已經把先生過世後留給她的錢都花費掉了,還騙父親和朋友的錢。

我們必須注意的一件事,就是在我們生活於台灣這個民間宗教興盛的社會裡,基督徒算是很少數的族群,有許多人也因為這樣,連讓人知道自己是基督徒也不敢,因為覺得很難為情,這樣的信仰其實就是和先知耶利米所在控訴的一樣,看上帝的話「以為羞恥」。這種心態在信仰上是很危險的,這種信徒最常見的時候,就是當他們在做違背信仰的事時最容易發生。

別忘了,無論我們遇到甚麼際遇,上帝一定不會拋棄我們,祂一定與我們同在。因此,別讓我們的信仰變成一種輕浮的態度,把上帝的教訓當作開玩笑,不重視聖經的教訓的隨便心態。請記住,別把認識上帝的話語看成是一種羞恥。我們應該以嚴謹的心看上帝的話的教訓,並以認識上帝為我們生命中的榮耀。

二、與其想用奉獻最好的禮物給上帝,來贏得上帝的喜悅,不如以謙卑認罪的心來到上帝的面前。

在所有先知運動中,都有一個共同的信息,就是呼籲人們要悔改,回到上帝面前。先知的信息中也同時提出一個重要的信息:別想用奉獻高貴的祭品來賄賂上帝,上帝是不會吃這一套的。因為這根本不是信仰上所需要的行為。先知彌迦的話很清楚,他說:

「我該帶甚麼禮物來見上主呢?我該怎樣來敬拜天上的上帝呢?我帶最好的小牛作燒化祭獻給他嗎?上主會喜歡我獻上成千隻的公羊,或上萬道河流的橄欖油嗎?他會喜歡我獻上長子來替我贖罪嗎?不!上主已經指示我們甚麼是善。他要求的是:伸張正義,實行不變的愛,謙卑地跟我們的上帝同行。」(彌迦書六:6—8)

大衛王的懺悔詩中最有名的一句話,就是這樣說的:

「你不喜歡牲祭,不然我就供獻;你也不要燒化祭。上帝啊,我獻上的祭是憂傷的靈;憂傷痛悔的心,你不拒絕。」(詩篇五十一:16—17)

我們可以從聖經中找出更多類似這樣的經文,這都是在告訴我們人來到上帝面前,重要的乃是對上帝的忠實,以上帝的教訓為重,確實遵守上帝的話語之教訓去行,而不是想用奉獻來贏取上帝的喜悅。上帝根本就不會喜歡這些人的手所擁有的財物。

今天的教會也必須思考這個問題:我們是否以信徒的奉獻多寡來誇耀教會的成長?或是我們以謙卑認罪的心來反省我們今天的教會確實實行多少聖經的教訓?先分辨好這一點,我們才能進一步地認識到真實的基督教信仰的意義。

(一九九七年二月十五日講於嘉義西門基督長老教會)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4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