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講:該誇耀的是甚麼?

經文:耶利米書九:2—26

當我們看先知的文獻時,常常會有一種感覺,就是感受到先知們嚴厲的譴責,以及他們深切的盼望;他們會用嚴詞來譴責他們的社會,乃是因為看到他們同胞不聽勸告,一再背棄上帝的教訓,盡行詭詐、欺騙的事。先知們的盼望是透過懇切的呼聲,一再地要求同胞們悔改、認罪,上帝必定會施恩典,甚至會後悔祂原先所說過要對人的懲罰。可是,我們也在先知文獻中看到一個悲慘的結果:人們並不喜歡聽先知們這些話,不但對他們嚴厲譴責的聲音聽而不聞、漠視,連他們呼籲悔改的懇切聲音,也被當作耳邊風一般。更嚴重的乃是對那些嚴詞譴責的先知們,往往是加以各種迫害。許多先知的下場是悲慘的,因為是人們的心已經硬化了。就像先知以賽亞所說的「這些人頭腦糊塗,耳朵重聽,眼目昏花,以至於看不見,聽不懂,想不通」一樣(以賽亞書六:10)。先知耶利米所遇到的景況也就像這樣,因為人們似乎對他的言論不當作一回事,更悲哀的乃是將他在傳的上帝信息看為厭惡,並且對他進行迫害。

我們現在所讀的這一章,也是繼續前一章(第八章)先知耶利米對以色列人民的譴責,而且我們發現在這一章所用的句子都很重,可以看出以色列人民已經完全聽不進去先知的呼聲,且根本不將上帝放在眼中了。因此,先知耶利米在預言耶路撒冷城的景況時,很清楚地說到它將會變成一堆廢墟,不再有人居住,而是會成為「狗的窩」。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所讀的經文內容:

第二至六節:
2但願我在荒野有藏身的地方,
能遠遠地避開同胞。
唉!他們是一群叛徒,
一點忠信都沒有。
3他們隨時隨地撒謊;
虛偽取代了真理,控制這地。
上主說:
我的子民一再作惡,
不承認我是他們的上帝。
4每一個人都得提防親友,
親兄弟也不能信任;
因為兄弟都跟雅各一樣詭詐,
5每一個親友都好搬弄是非。
人人欺騙朋友;
沒有人說誠實話;
人人教導舌頭撒謊。
他們繼續不斷地犯罪;
6他們接二連三地強暴欺詐。
上主說,他的子民背棄他。

這段話很可能是在約雅敬的時代所說的,因為先知耶利米在猶大王約雅敬的時代過得很痛苦,人民不但不聽他傳出的上帝信息,甚至設法要陷害他,殺死他。因此,他發覺在那樣的環境下,生存本身就是一種苦難,尤其是作為上帝的僕人更是如此。我們可以從第二節的前句看出先知耶利米很無奈的心聲,因為他的同胞不理會他,不聽他的勸導,為此,他想若是能離開自己的同胞越遠越好,因為他實在很失望,甚至是對自己的同胞已經達到絕望的地步。

第二節後半句的原文是用「他們行姦淫」(和合本)的字句表達出來,意思乃是:對上帝不忠實,就如同一位婦人對自己的丈夫不貞一樣,因為上帝與以色列人民的關係,就如同是丈夫和妻子之間的關係一樣(耶利米書三:11)。

第四節說出在一個動亂不安的世代,其社會共通的現象就是人與自己的朋友、親人無法彼此信任,甚至是彼此互相出賣。所謂「兄弟都跟雅各一樣詭詐」,乃是因為「雅各」這個名字原本的意思是「欺騙」之意(創世記廿七:36),也可以當作「搶奪」解釋(創世記廿五:26)。這所要表示的是「與上帝遠離」之意。雅各後來被上帝改名為「以色列」(創世記三十二:27—32)。

第五至六節說出以色列人民犯罪的嚴重性,乃是接二連三地去行耶和華上帝看為厭惡的事。原文是用「欺壓接著欺壓,詭詐接著詭詐」,就是指著他們對那些弱者不停止進行欺壓的事,人與人之間無法用誠實相接待,尤其是那些宗教領袖們一再以謊言來欺騙人民(耶利米書八:10—11)。

第七至十一節:
7因此,上主—萬軍的統帥這樣說:
我要鍛鍊我的子民,考驗他們。
我的子民作惡,我能不懲罰嗎?
8他們的舌頭像銳利的箭;
他們不斷撒謊。
人人對朋友甜言蜜語,
其實在挖陷阱。
9我不該為這些事懲罰他們嗎?
我不該對這種國家報復嗎?
10我說:我要為山岡悲鳴哀號,
為草原唱一首輓歌;
因為它們被燒成焦土,
再沒有人走過,
也沒有牛羊的聲音,
連飛鳥走獸都絕跡。
11上主說:我要使耶路撒冷荒廢,
成為野狗的窩;
我要使猶大各城鎮荒涼,
再沒有人居住。

第七節的「鍛鍊我的子民」,跟第六章廿七至三十節所說的一樣;以煉銅的情形在形容以色列人民所必須接受的懲罰,如同一塊已經雜質嚴重的金屬一樣,需要加上高溫、甚至是將之「鎔解」重新鑄造。換句話說,以色列人民犯罪的嚴重性,已達到了無藥可救的階段,簡直就跟必須毀滅後重新再造才有辦法解決問題一樣。

第十至十一節說出災禍來臨的慘狀;情形就如同一個剛經歷過火山爆發的大劫難般之城市,不只是沒有人居住,連牲畜都無法生存下去,甚至是天空的飛鳥也不敢停留。用這景況來作比喻,就可以想像耶路撒冷城在巴比倫帝國殘酷的踐踏下,所呈現出來的悲慘景象。

第十二至十六節:
12我問:「上主啊,為甚麼這土地荒廢,像沙漠乾旱,沒有人煙呢?誰夠聰明,能明白這道理呢?你曾向誰說明,使他能向別人解釋呢?」
13上主回答:「這是因為我的子民背棄了我的教訓,不聽從我的話,不實行我的命令。14他們一意孤行,隨從祖先的教訓去拜巴力。15所以,我—上主、萬軍的統帥、以色列的上帝這樣宣佈:我要使我子民吃苦果,喝毒水。16我要流放他們到各國,到他們祖先和自己都沒聽過的地方去。我要驅使敵軍追趕他們,把他們全都滅絕。」

先知耶利米先提出一連串的問題,然後由上帝回答。在這些問題中可以看出耶路撒冷城顯然已經成為一片廢墟了。而這片土地原本是上帝所應許他們的祖先時,是塊「流奶與流蜜之地」啊(出埃及記三:8),如今怎會變得如此悽慘呢?這要作何解釋呢?不只是當時的人無法解釋、明白。就是現今的人也常常會提出類似這樣的問題:為甚麼基督徒會遭遇到很大的災難?為甚麼他的家庭會發生這樣悽慘的事件?其實,類似這樣的問題並不是我們一般人可以回答得出來,因為人實在無法確實明白上帝的旨意,除非像先知們有直接來自上帝的啟示,否則就很困難。

上帝就是直接對先知耶利米回答他的問題;上帝給予先知耶利米的信息很清楚,今天以色列人民之所以會遭遇到這樣的慘況,主要的一個原因就是他們「背棄了上帝的教訓,不聽從上帝的話,不實行上帝的命令。他們一意孤行,隨從祖先的教訓去敬拜巴力。」(十三至十四節)看吧,這就是十誡的第一誡,也是上帝透過摩西頒給以色列人民最為基本的第一條誡命:「我以外,你不可敬拜別的神明。」(出埃及記二十:2—3)

巴力,這是迦南地人民所敬奉的神明,是生產的神明。但是並不是真的神,因為真正的神乃是上帝—創造宇宙萬物,並賦予萬物生命的上帝。如今人背棄上帝的結果就是分散到各地去,就像他們的祖先一樣成為他國人民的奴隸,他們再次成為如同以前祖先所經歷過的慘況一般,在埃及作奴隸。

第十七至廿二節:
17上主—萬軍的統帥這樣說:
你們要思想所發生的事:
要雇用陪哭的婦女來哀號,
雇專唱輓歌的女子來哀悼。
18人民說:
要催他們快來為我們唱輓歌,
唱到我們痛哭流涕,
淚如雨下!
19聽聽錫安城裏哀號的聲音:
我們被摧毀了!
我們大大地受辱!
我們必須離鄉背井;
我們的家被拆毀了。
20我說:
婦女們哪,要聽上主的話;
你們要留心聽他的話。
要教你們的女兒哀號,
教你們的朋友唱輓歌。
21死亡從窗口進來,
侵入了我們的宮殿;
死亡擊倒街上的孩童,
消滅廣場上的年輕人。
22遍地橫屍,
像田野裏的糞堆,
像割下的麥穗,沒人撿起。
上主命令我這樣宣佈了。

第十七節所說的「陪哭的婦女」,以及「專唱輓歌的女子」,這些都是屬於專業的哭者,和歌者。在新約馬可福音第五章五十二節說到管會堂的葉魯女兒死了,有很多人在他的家哭,其中就是有被聘來專為死者哭泣的人。這種情形在今天的台灣也很流行,所謂的「五子哭墓」,或是這幾年來在中南部,尤其是在雲嘉南地區甚為流行的「電子琴花車」,都有女子專為喪家哭泣。

我們從第十六節看到以色列人民被巴比倫俘擄去充軍,另一方面我們在這裡看到因為戰爭所帶來的死亡相當慘重(廿二節),連街上在遊玩的孩童也不能倖免(廿一節)。這裡也說到屍體多到遍佈在各處的荒郊野外,沒有辦法埋葬,因為屍體處處可見,多得使人無法去處理,只好隨處堆放。這可以說上帝對以色列人民的雙重懲罰,比起過去的歷史經驗更為嚴重,沒有一個家庭能夠安慰別人的家庭,所有的家庭都受到了衝擊。

第廿三至廿六節:
23上主這樣說:
智者不可誇耀自己的智慧;
勇士不可誇耀自己的力氣;
富人不可誇耀自己的財富。
24人若要誇耀,
應該誇耀認識我,明白我;
因為我是上主,我有不變的愛。
我執行公道,伸張正義;
我喜愛的就是這些。
我—上主這樣宣佈了。
25-26上主說:「有一天,我要懲罰埃及人、猶大人、以東人、亞捫人、摩押人,和住在曠野那剪短了頭髮的民族。他們在肉體上都受過割禮,但他們和以色列人在心靈上都沒有受割禮,不遵守割禮所象徵的約。」

第廿三至廿四節,和第廿五至廿六節似乎是不相關的經文,也與上下文無關。第廿三至廿四節比較接近「智慧文學」的作品,有些學者認為智慧文學也是先知們的作品。我們也不太清楚為甚麼會在這裡插進了這兩段經文。不過第廿三至廿四節又好像跟第十二至十三節有關的樣子;因為第十二節在詢問:「誰夠聰明?誰能明白這道理?」這樣的問題,而在第十三節則是說人之所以會有如今這樣喪家亡國的慘痛際遇,乃是因為棄絕了上帝的教訓的緣故。而在這裡先知耶利米說:唯有有智慧者才能回答人所遇到的痛苦、災難之因。他認為一個人是否有智慧,是跟這個人是否聽從上帝的話語有關,就像箴言的作者所說的:「敬畏上主是智慧的開端。愚蠢的人輕視智慧,也不願意學習。」(箴言一:7)

我們一般的人喜歡誇耀自己的能力,聰明才智;一般國家的統治者總是喜歡誇耀國防力量的強壯;更多的人喜歡顯示自己的財力;但是在這裡聖經的作者卻告訴我們說,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這些都不是真實、長久的,因為這些都將隨著人生命的結束而成為過去。真正可以長久的,乃是因為有確實遵照上帝的話去行。

行公道、為受欺壓者伸張正義,這乃是上帝所喜歡的事,也是祂教訓的中心思想。先知彌迦就這樣說過:「上主已經指示我們甚麼是善。他要求的是:伸張正義,實行不變的愛,謙卑地跟我們的上帝同行。」(彌迦書六:8)伸張正義,幾乎就是先知文獻中的思想主軸,所有的先知在譴責當時社會的弊病時,都曾一再指出那時的社會已經歪曲了上帝的教訓,對困苦者加添迫害,故意詭詐弱者靠著餬口的財物(阿摩司書二:2—8)。一個社會之所以會淪落到這樣的地步,乃是因為人對上帝的話語不重視的緣故。

第廿六節的「剪短了頭髮的民族」,這在巴勒斯坦地區的曠野裡很普遍,但在以色列人民的法律上是禁止的(利未記十九:27)。因為這種剪短頭髮可能也是他們的一種宗教儀式。摩西禁止以色列人民如此,主要是為了要從異教的宗教禮儀中區別出來。

割禮,這是表明與上帝之間有生命之約的記號。是將下體割去包皮的部份,以作為與上帝立生命之約的一種宗教行為。但是這只是表面的,如果沒有真實的內心如同肉體上的割禮一樣配合,肉體上的割禮反而成為一種羞辱的象徵而已。這就跟今天的洗禮一樣,洗禮只是一種外表禮儀,讓人看到受洗者表明要接受耶穌基督為他生命的救主,但是,如果內心沒有真實這樣的確信,這種洗禮將不會有任何意義啊。

這段經文給我們帶來好的信息:

一、一個社會之所以會腐敗,不是因為缺少金、銀等財寶,乃是因為失去了對耶和華上帝的忠心。

我們看到先知耶利米一再在譴責當時的以色列人民離棄上帝的教訓,詭詐、欺騙的風氣甚熾,最為嚴重的乃是去敬拜偶像神明。這明顯的在說明當時的以色列人民心中已經沒有上帝的信仰了。因為一個有上帝信仰的人,他會清楚知道行詭詐的事,上帝不會喜歡;一個人心中若有上帝,他會知道人可以欺騙得了人,卻無法欺騙得了上帝;一個心中有上帝的人更會清楚知道:真正的上帝並不是在滿足人的需要而雕刻出來的偶像。

我想先知耶利米的話對我們今天生活在台灣社會的人民非常有警惕作用,我們常常聽到有人這樣說:我們的社會是個貪婪的社會,也常常聽說我們社會是一個欺騙成風的社會。其實這些形容都不是虛誇,而是事實。當我們看到整個社會生活得那麼物慾化的時候,同時也看到酒、色氾濫的嚴重性;連所謂的「檳榔西施」這個名詞都會跑出來,許多年紀輕輕的少女只因為要賣檳榔,連在冬天都穿得那樣少的衣服,用來招攬顧客,使原本一百元可以買到十至十五粒的檳榔,在這些少女的手中變成了三粒一百元。我們也看到許多奇怪的色情場所處處出現;台灣這麼丁點的土地,開車並不需要太多時間,但是幾乎處處可見所謂的「汽車旅館」,而且裝潢豪華。其他的現實景況並不需要我多作描述,大家都會心裡有數。如果要用甚麼例子來形容咱台灣社會的貪婪風氣之盛,只要說在台灣連納骨塔、墳地都有人會用投資的心去炒熱它,就可以想像了,因為連死人的埋葬處都可以被活人拿來發大財,那樣的社會是個怎樣的社會呢?

我想提醒大家一點:一個社會若是酒色財氣嚴重,那個社會就不可能是一個有公義、可伸張正義的社會。單單看到許多公共工程的建設貪瀆,所造成的危害民眾生命事件之多,就可以想像得到其嚴重性之大。為甚麼我們的社會會這樣?主要原因就是我們的社會已經失去了對耶和華上帝的信仰,人民已經失去了忠實的信仰。而這種情形的嚴重連宗教界也墮落在裡面,這才是真正的悲哀。看,最近一連串發生的宗教界斂財事件,就可以得知假藉宗教名義的行為已迷惑了人的心,使人遠離了上帝的愛。
今天的教會必須從這裡來反省,也必須用很嚴肅的心情來看我們的社會,如果我們今天的基督教會可以妥協於社會這種生活風氣、墮落現象,則我們教會就無法告訴民眾:上帝在哪裡。因為我們跟一般社會大眾都一樣,那還有甚麼好說的呢!

二、認識真實的上帝,乃是生命的基礎,失去了這點,任何的擁有,也等於是空的。

先知耶利米告訴當時的以色列人民,不要誇耀自己多麼有智慧,也不要誇耀自己的才能、武力,和財富,他要大家明白一件非常基本的認識:擁有上帝才是生命的根。如果要誇耀,就要因為對上帝有真實的認識而感到滿足。

這是一項很值得我們今天生活在台灣的人所學習的功課;我們常常看到政府官員在誇耀台灣的經濟發展成就,說甚麼「經濟奇蹟」啦,甚至還說要把這樣的「台灣經驗」賣到中國去,賣到其他中南美洲去。但是,我們真的有甚麼「台灣經驗」可讓別人來學習嗎?才不過是幾年前,當我們還在譏笑中國經濟落後的時候,今天我們是如果沒有中國的市場,很可能我們的經濟就會發生嚴重的衰退。我們一方面說要去指導中南美洲的人民如何提昇經濟活動力,但另一方面我們卻是想盡辦法要放下身段請託中南美洲的人支持我們在國際社會的地位,這實在有夠矛盾啊!我們不但沒有資格當別人的指導者,我們應該是謙卑地從別人的成就來學習啊。豈不是嗎?我們擁有所謂高的國民所得,但是卻沒有夠水準的社會福利生活;我們擁有許多金錢,但是我們卻買不到社會生活的安全保障;我們看到政府花很多錢在買國防武器,也在誇耀我們有最新的科技武器設備,但是,大家的心中仍然沒有平安,一再地往外國(尤其是北美)移民,因為大家心中沒有平安,越來越多人在擔心:「一九九七」後的台灣,會變成怎麼樣?中國會對咱台灣施用武力嗎?聽到這些,想到這些,我就想起詩篇的詩人說的話:

「君王不倚強大的軍旅獲勝;
兵士不靠強大的力量保命。
靠戰馬不能保證勝利;
馬的威力救不了人。
上主看顧敬畏他的人;
他看顧仰賴他慈愛的人。
他救他們脫離死亡,
飢荒時保留他們的生命。」(詩篇三十三:16—19)

這是一首很好的詩,作者告訴我們:人心中會害怕死亡,害怕敵人來攻擊,擔心自己的力量不夠,這是因為心中沒有上帝的緣故,是對上帝的信心不足所致。因此,人才用許多看來甚為壯觀的武力器材來作為保護人的依據,但是,我們看到堅固如耶路撒冷的城牆也是倒塌了;歷史上一再被稱讚的羅馬帝國也結束了;看,昔日的大英帝國已經沒落了,不久前蘇聯也瓦解了,並且改變了整個歐洲的版圖;等等這些都在告訴我們:人隨時在改變,也會隨時間改變,作為人,我們沒有甚麼好誇耀的,若不是因為我們有真實的認識上帝,以祂作我們生命的主,我們所看為最好的,最堅強的,最有保障的,隨時都可能會改變,而使我們失去一切!記住啦,不要因為我們有優秀的孩子來誇耀,也不需要因為我們有遲鈍的兒女而失志,因為我們生命的保障不是在孩子,乃是在上帝與我們同在。

(一九九七年三月八日講於嘉義西門基督長老教會)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37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