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講:真神與偶像

經文:耶利米書十:1—25

我在第七講「怎能把聖殿變賊窩」提過,耶利米書從第七章開始到第十章,是先知耶利米在耶路撒冷聖殿對眾人傳出上帝要他說的信息。這段經文大多是以詩歌的形式寫出來的,而且我們也可以從經文內容中看出,耶利米書並不是按照說話的先後秩序排列的,因此,讀起來有時會感覺到同樣的一章,卻出現不同的時間,例如第八章一至十七節部份,是在預言那即將來臨的災難,但是在第十八至廿二節則是清楚地說到耶路撒冷已經滅亡了。再如:第二章至六章是在「約西亞作猶大王的時候」(三:6),先知耶利米傳出上帝的信息,但是第七、八兩章則是在約雅敬作猶大王的時代所說的。這種非按照時間先後順序的編輯方式當然是跟編者的看法有關,也許我們可以這樣說,本書的作者有意用這種交織編輯的方式來凸顯先知耶利米的真知遠見;作者將先知耶利米的預言和他所傳遞上帝譴責的話併排在一起,讓讀者一看就看出:先知耶利米很早就發出災難的預言,但是人民不聽,結果就是預言變成事實,災難比所想像的還要嚴重。耶利米書原先是一本小書,它的資料大概就是從第一章至廿五章十三節。在第廿五章十三節這樣說:「我要用我宣佈對付列國的災難來懲罰巴比倫。這些一一記錄在這本書裡的災難我已經吩咐耶利米宣佈了。」從這句話可以明顯看出這應該就是本書原先有的部份,並且已經結束了。但是後來又加入了其他的資料合併而形成現在這卷大部經卷。

我們現在所讀的第十章,主要可以分成二個部份來看:一是第一至十六節,這部份乃是先知耶利米仍在苦勸他的同胞要悔改,聽從耶和華上帝的話,因為耶和華上帝乃是創造的上帝。二是第十七至廿五節,預言耶路撒冷的滅亡即將來臨。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這章經文內容:

第一至五節:
1以色列人哪,你們要聽耶和華對你們所說的話。
2他這樣說:
你們不要隨從異國的風俗習慣。
雖然他們被天空奇異的景象騷擾,
你們不要像他們那樣驚恐。
3他們所信奉的毫無價值,
不過是林中砍下的木頭,
由匠人所雕刻,
4用金銀修飾,
用釘釘牢,使它們不至於跌倒。
5他們的偶像好像瓜田裏的稻草人:
它們不能說話,
不能走路,要人抬著走。
所以不要怕它們!
它們不能加害你們,
也不能幫助你們。

從第一至十六節,有一個清楚的主題,就是提到耶和華上帝乃是創造天地萬物的上帝,跟那些用人的手所造的偶像神明是完全不相同的;那些偶像神明給人帶來就是毀滅,而創造的上帝帶來的就是生命的永恆和希望。

第一節「你們要聽耶和華對你們所說的話」這樣的語句,可以說是先知運動中傳出上帝信息的典型句子,我們最常見的句型就是:「你們要留意上主的話,上主這樣說……」,或是:「我是上主—我這樣宣佈了。」先知運動中之所以常用「要聽」,或是「留意」,都是在告訴人民要注意上帝的話絕對不是說著玩的,乃是會按照所說的實現,上帝不會隨便拿祂自己的話開玩笑,上帝說出的一定會實現出來。因此,先知最重要的使命就是呼籲人民要聽上帝的話,傾聽上帝的呼叫聲音。

第二節至五節很清楚地描寫到:那些用人的手所雕刻出來的偶像神明並不是真神;真正的神不是用人的手刻畫得出來的。如果用人的手可以造出神明,那樣人豈不是比神還偉大了?

第二節說到天象奇觀所引起的恐慌。這在早期東方社會是很普遍的現象;例如日、月、星辰等都成為人民敬拜的對象,像古埃及、或古羅馬帝國敬拜太陽神,但是先知耶利米提醒猶大人民知道:這些日、月、星辰等物乃是上帝所創造,根本就不是神本身,都是受造物。但是我們知道在猶大王瑪拿西的時代,他就曾帶領人民敬拜這種天空星辰的神(列王紀下廿一:5),很明顯的這是從迦南當地學習引進的偶像神明,更嚴重的乃是將這樣的偶像神明帶入在耶路撒冷聖殿中的祭壇上敬拜它們!因此,當約西亞王在淨化聖殿的崇拜時,馬上受到先知耶利米相當的支持,因為唯有這樣人民才能回到耶和華上帝的面前。

第三至五節說到有關人民用金、銀、木頭所鑄造的假神現象;這些假的偶像神明並不能有任何作為,因為他們根本就是人的手所造的!不但不足以害怕它們,還要人去幫忙它們。

第四節是很有意思的,先知耶利米說到這樣的神不僅是要「修飾」,還要「用釘釘牢」它!意思是把這神明限定住,讓它不能彈動。這樣被人固定、鎖住起來的神,又怎能救人呢?其實,在咱台灣民間宗教中我們常常看到那些神明的際遇就是像這樣,我看過有些廟宇用鐵窗將神明鎖住,因為神明的身上有金項鍊,怕被人偷去了;我也看到有些神明被人用鐵鍊鎖住了,因為怕人把神像偷走。如果神明連自己,或是身上的金項鍊都保不住,那又怎能保護人的生命、財產安全呢?我們更常看到的就是有些神明被人看作垃圾一般丟棄了,因為他們換了新的神明,等等這些都可以解釋如同先知耶利米所說的,他那時代的人是用鐵釘將偶像神明釘牢,因為怕神明偶像會跌倒,這樣的神明根本就是虛假的。

這使我想起今年元月從中國福建的湄州媽祖神明來台灣「訪問」的事件,我們看到報紙和所有的媒體大肆報導這件事,也提到它來訪的時候,廟方還派了化粧師隨著來,說給它擦的化粧品是「歐雷」牌的,原因是台灣的天氣太熱,需要常常補粧,實在有夠諷刺的了,看,用木頭雕刻的湄州媽祖神明偶像,也需要用名牌化粧品!我們看,當時一窩蜂地狂熱湄州媽祖神明,目前還停留在台灣,卻已經從所有媒體新聞中消失了,連每年一次大甲鎮瀾宮的善男信女到嘉義新港(以前都是北港朝天宮,後來因為吵架改換到新港天后宮)進香,湄州媽祖神明的抬轎者要求陪伴隨行也遭到大甲鎮瀾宮管理當局拒絕,原因是怕信眾分不清楚他們的神是哪一位,奉獻的錢要捐給誰?哇,這實在真夠諷刺了!真正的神怎會落得如此下場?它需要徵求別的神明的同意才能隨行?不,真正的神可以隨心所欲到祂喜歡去的地方,沒有人可以阻止,也沒有人可以對祂說「不」,祂不是聽人的命令,而應該是人聽祂的指示啊。

第六至十一節:
上主啊,沒有人能跟你相比;
你真偉大,你的聖名大有能力。
7你是萬國的君王,誰不敬畏?
你應受尊崇。
列國的智者和君王沒有一個比得上你。
8他們都愚蠢無知;
他們能從木頭偶像學到甚麼呢?
9他們的偶像鑲著從他施進口的銀,
從烏法輸入的金。
它們穿著藍色、紫色的衣服,
都是木匠、銀匠的創作。
10上主啊,惟有你是真神,
是永生的上帝,永恆的君王。
你一震怒,大地震動;
你的怒氣使萬國站立不住。
11我的子民哪,你們要向他們宣告,偶像不是創造天地的神。它們一定要被消滅,從天地間消失。

這段經文可以說是跟前段經文成為一個很好的對照;第九節解釋了第四節前句「金銀」的出處。金,乃是從「烏法」進口的。我們現在已經不知道「烏法」的地方何在,有些學者認為「烏法」這個字是指純金、精鍊的金之意,是品質很好、純度高的黃金。也有一些古老的翻譯本作「俄斐」(Ophaz),如果是這個地方,依照列王紀上第九章廿八節,有這樣的記載,說希蘭王和所羅門王的部下航海到「俄斐,從那裡給所羅門帶回來大約一萬四千公斤金子。」可見這個「俄斐」地方是一個盛產黃金之地。
「他施」,這是指西班牙南部的一個地方,約拿曾試著要逃往這個地方來躲避耶和華上帝的呼召(約拿書一:3,現代中文譯本已經譯成「西班牙」,和合本用「他施」)。

先知耶利米很清楚說出,無論這些偶像神明是用純金或純銀,或是穿戴非常昂貴的衣飾,還是一樣,是假神,敬拜它就是一種無知、愚蠢的表現。先知耶利米提醒猶大人民要注意的,乃是耶和華上帝是創造天地萬物的神,這樣的神才是永恆的、永生的。

第十一節是用亞蘭文寫的,大概是寫給那些旅居外國的猶大人看的,希望他們在僑居地被邀請去參加敬拜偶像神明時,也會勇敢地向那些敬拜偶像神明的人民說:唯有創造的神才是真的,其他凡是用人的手所造的偶像神明都會消失。

第十二至十六節:
12上主以大能創造大地;
他以智慧建立世界,
以聰明展開天空。
13他一發令,天空上的水澎湃;
他使雲朵從地平線浮現。
他使閃電在雨中發光;
他使風從自己的倉庫吹出。
14這景象使人自覺愚蠢無知;
金匠對自己造的偶像失望,
因為他們造的神明虛假,沒有生命。
15偶像毫無價值,荒謬可笑;
上主對付它們,它們都要消滅。
16雅各的上帝不像這些偶像:
他創造萬物,
選召以色列作自己的子民。
他的名是耶和華—萬軍的統帥。

這段經文可以說是對第十、十一節的進一步詮釋;先知耶利米的努力就是要讓猶大人民知道,創造的神才是真神;這位創造的神就是一位來去自如、行動自主的神。祂的創造顯現出祂的智慧,不是人的智慧、能力所能了解的。

人類至今仍然努力要解開宇宙的奧秘,但是越來越發現整個宇宙的浩瀚之大,遠遠超過人類的智慧、能力所及。科技越發達,人越發現自己的渺小。

第十六節特別提起「雅各的上帝」,這跟雅各在逃亡於伯特利的經驗有關;在那裡他遇到了上帝,認識到這位創造的上帝原來是一位無所不在的上帝,並且上帝親自對雅各說這樣的話:「我要與你同在;無論你到哪裡,我都保護你,並且帶領你回到這片土地。我絕對不離棄你;我一定實現對你的許諾。」(創世記廿八:15)先知耶利米提起這樣的句子,顯然對那些已經被俘擄到巴比倫去,或是逃亡外國作寄居者的猶大人民有很大的鼓舞作用。

第十七至廿二節:
17被圍困的耶路撒冷人哪,你們要收拾自己的東西。18上主要把你們拋出這土地;他要把你們壓得粉碎,連一個殘存的也沒有。上主這樣宣佈了。
19耶路撒冷人大聲哀號:
哎呀,我們受的傷多麼嚴重,
然而這是我們必須忍受的痛苦。
20我們的帳棚被毀壞,
帳棚的繩索都斷了。
兒女離開我們走了;
再沒有人來支搭帳棚,
也沒有人再把幔子掛起來。
21我回答說:
我們的領袖都很愚蠢;
他們不尋求上主。
因此,他們失敗,
人民流亡。
22聽吧,謠言滿天飛!
北方的國家有大騷動,
它的軍隊使猶大各城鎮荒涼,
成為野狗的窩。

有學者認為這段經文應該是接續第九章廿二節之後,在預言描述耶路撒冷城毀滅後的景象。在這裡,這段經文很清楚地說到耶路撒冷城已經被巴比倫軍隊圍困住,人民正面臨著死亡的威脅。先知耶利米說出那種死亡的嚴重性,是「連一個殘存的也沒有」,這實在是有夠嚴重的了。

第十九、二十節正好說明出敬拜虛假的偶像神明的結果,就是傷痕累累,原先最為熱鬧的敬拜場所,現在已經變成了廢墟,因為虛假的神明並無法保護它的信徒,也無法保護自己。就像我們常常聽說的一句話:「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原本在敬拜創造天地萬物上帝的耶路撒冷聖殿,後來被國王(領袖)們改變成敬拜偶像神明的地方,使得可以保護人民的上帝,唾棄了這樣的人民。聖殿裡仍舊是鬧哄哄的樣子,但是敬拜的神已經不再是原先那位創造的上帝,因為人民離棄了耶和華上帝,不再聽從祂的教訓和旨意。

二十節的「兒女離開我們走了」,這是因為兒女們被俘擄到巴比倫去當奴隸了的緣故,所以敬拜的場所已經沒有年輕一代的參與事奉。

第廿一節,先知耶利米直言指出真正的問題就在人民的領袖們,因為他們帶頭作惡,背叛上帝,才會帶來今天這樣的結果。這些領袖不只是政治上的,也包括了宗教領袖,就像先知耶利米所說的:「因為他們無論地位高低都貪圖不義之財,連先知和祭司也欺詐人民。」(耶利米書六:13、八:10)

第廿三至廿五節:
23上主啊,我知道沒有人能操縱自己的命運;
沒有人能掌握自己的前途。
24上主啊,求你從寬管教我們;
求你不要在烈怒下消滅我們。
25求你把烈怒傾瀉在不敬畏你的列國,
在不承認你的人身上。
因為他們殺害了你的子民;
他們滅絕我們,
使我們的家園荒廢。

這段經文跟前面很不一樣;在這裡是先知耶利米在祈求上帝的寬恕,他代猶大人民承認錯誤,以尋求上帝的憐憫。

第廿五節應該不是先知耶利米說的,很可能是聖經作者在編輯時加上了這句出自詩篇作者的話:「求你把忿怒轉向不敬畏你的國家,傾倒在不求告你的人民身上!因為他們殺戮你的子民,使你的住處荒涼。」(詩篇七十九:6—7)這是以色列人民在為他們國家祈禱時必背誦的詩歌,特別是在守逾越節的禮儀中,都要背誦這句話。但是這跟先知耶利米傳出的信息不符;因為先知耶利米很清楚地指出:巴比倫進攻猶大,乃是出自耶和華上帝的旨意,是上帝用來懲罰祂的百姓的工具(五:15—17、九:13—16)。因此,這句子很可能是在他們亡國於巴比倫時代,懺悔後所表達出來的一種期盼。

這章經文給我們帶來美好的信息:

一、我們是敬拜創造天地萬物的主—耶和華上帝,祂是永恆、永生的生命之主。

先知耶利米傳出的信息中,就一再地告訴猶大人民要認清楚創造的主,和用人的手所造出來的虛假之神,他並且不厭其煩地將那些人的手所造的偶像神明述說它們的特徵,包括是用從樹林中砍下來的木頭雕刻出來的;外面加包了金、銀,並且穿上華麗的衣服;這些偶像神明需要人抬著才能走;在災難來臨的時候,不但不能保護敬拜它的人,連自己也保護不了自己。

我相信先知耶利米的這些敘述,對我們居住在台灣的人民來說是一點也不陌生,因為就在我們生活的四周圍,幾乎舉目一看都是這樣的偶像神明,尤其是每年民間宗教中的媽祖生日,或是各地廟宇在舉辦的迎神賽會活動,我們都會看到那些善男信女抬轎舞神的壯觀場面,豈不是跟先知耶利米所訴說的一模一樣?確實是這樣!

我曾說過這樣的故事,也是我親自參與有份的一個見證:

一九八九年五月二十日下午,雲嘉南地區的農民要到台北去示威遊行,目的是紀念一九八八年五月二十日發生在台北的「五二○事件」一週年。我們嘉義中會有十幾位牧師也一同上去陪這些農民遊行。那天的示威遊行一直到當天下午六點才結束,是由台南的林宗正牧師帶領所有的農民祈禱後結束的。祈禱也是農民要求的,因為他們認為我們這些牧師很好,一直陪著他們走,也幫助他們講話,替他們申冤,因此,他們希望牧師替他們祈禱。

當我們從中正紀念堂的洗手間出來,準備要去杭州南路遊覽車停車處搭車時,看到洗手間門口圍繞了三、四百名的農民們,我們起先以為是發生了突發的狀況,很緊張。然後就聽見他們這樣說:「看,他們就是基督教的牧師,他們人實在很好,他們信的神真好,我們沒有拜祂,也不認識祂,但是每次我們出來示威遊行,他們就陪我們走,也替我們講話。但是我們拜的那個神,既不會講話,也不會走路,要走路還要我們扛它。他們的神真好,他們這些牧師真好。」

我們本來已經很疲倦,那天又是禮拜六,大家都急著要趕緊回家準備隔天的主日禮拜事宜。一聽到他們這樣說,我們所有的倦意都解除了。

確實是這樣,活活的上帝是一直陪伴著我們,跟我們在一起,當我們在痛苦中的時候,祂不會拋棄我們,相反的,祂與我們一起,與我們一起為生命奮鬥,為生存在努力。這就是先知耶利米所見證的活活的、永恆的、永生的上帝。這就是我們基督教在敬拜的上帝,也是我們今天在見證的上帝。

二、別讓我們的信仰在這花花綠綠的世界中迷失了。

我們看到先知耶利米在譴責他那時代的猶大以色列人民時,不外一個主要的重點:分不清楚真神到底是誰?他一再譴責當時的猶大以色列人民最嚴重的事,就是將人自己的手所造出來的偶像神明當作真神在敬拜,結果是為自己帶來滅亡,這是多麼可惜啊!為甚麼猶大的以色列人民會這樣呢?先知耶利米的看法就是人因為受迷惑,這些迷惑是與他們生活環境中的經驗有密切的關係,尤其是他們從當地的人民中學習許多敬拜偶像神明的方式,結果不但失去了自己,也失去了對耶和華上帝的忠實。

今天我們在台灣,這種情形也越來越嚴重;不要以為我們今天的教會,或是基督徒很清楚,其實不然;想想看,許多教會在舉行喪葬禮拜是怎麼樣的情形?我們有多少人認真想到回到聖經裡來想想看禮拜應該怎樣進行的?豈不是有很多人把今天社會那些奇形怪狀的喪葬禮儀都帶進了教會裡來了,我看到其中最嚴重的就是以歌頌已經去世的人為最!其實真正的禮拜應該是在歌頌上帝才對啊。我的看法是:我們生命的主是上帝,禮拜就是在回應上帝對人生命的愛,用感謝的心來回應上帝對我們的呼召,因此,禮拜就是在見證上帝的愛。無論甚麼禮拜,只要是禮拜,就是在與上帝交通,而不是用來讚美某一個人,有這個認識是非常重要的。

我們的社會因為經濟發展很快,物質生活生活越來越豐富,但是我們人民的心靈生活卻是越來越空虛,也因為這樣有越來越多的人就喜歡那些奇形怪狀的花俏,以為這樣才有意思,但是,我也發現我們的社會生活花俏越多,就越顯現出我們的社會心靈越貧乏!作為一個基督徒應該要小心,避免落入了這樣的陷阱裡。

讓我們回到聖經裡來,用謙卑的心來內省,問問看:上帝啊,你希望我們怎麼做?讓我們在喜悅中,記得歌頌上帝;在哀傷中,記得祈求上帝;在平順中,記得感謝上帝。讓我們謙卑下來,使我們生命中永遠尊崇上帝為主、為大。

(一九九七年三月廿四日講於嘉義西門基督長老教會)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4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