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廿七講:先知苦勸人民

經文:耶利米書廿七:1—22

耶利米書從第廿七章開始到第廿九章止,這三章是提到有關先知耶利米反駁假先知的話語記錄;在第廿七章中,我們可以看到先知耶利米傳出的信息確實是很令他的同胞傷腦筋,因為他所傳講的信息乃是要他的國家、他的同胞,向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投降。他傳講這樣的話使他的同胞造成困擾的原因,乃是因為他的時代有許多假先知,這些假先知們都說應該要向巴比倫挑戰,因為當時的猶大國原本是在埃及的統治下,猶大王國付出很重的稅收;因為在約西亞當猶大王的末期,因出兵與埃及對抗,結果失敗了,必須賠償埃及的軍費總共三千四百公斤的銀子,和三十四公斤的金子(列王紀下廿三:33)。為了要籌募這筆費用,猶大王約雅敬開始徵收荷重的稅賦。但最糟糕的是,如果國家徵收荷重稅賦是用於賠償,那還好辦,猶大王約雅敬卻不是這樣;歷史學者形容說他是一個「小暴君」,因他除了用人民荷重的稅賦去蓋王宮外,還強迫人民做免費的勞役為他蓋王宮(耶利米書廿二:13—17)。這也就是為甚麼先知耶利米非常瞧不起他的原因。

在主前六○四年,巴比倫的軍隊突然攻擊非利士,毀滅了亞實基倫,這使得埃及的國勢受到很大的打擊。猶大也因此從原本埃及統治下的版圖,開始變成附屬於巴比倫的統治下(列王紀下廿四:1)。
主前六○一年年底,巴比倫尼布甲尼撒王再次出兵去打埃及,在邊境附近,與埃及發生激烈的戰爭,結果雙方傷亡慘重。約雅敬王看到這次軍事事件的狀況,心想這是一次可以脫離巴比倫統治的機會。先知耶利米傳出信息,要大家繼續順服於巴比倫帝國的統治,但是假先知們則表示一定要趁此機會尋求獨立,他們一再鼓舞約雅敬王要好好把握這次的機會,因為巴比倫與埃及的軍隊雙方都受到重創。假先知們甚至認為這也是巴比倫帝國滅亡的一個徵兆。但是誰也沒有想到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所想的跟他們想的不同,再加上巴比倫帝國的國勢並不因為此次的軍事行動而導致國勢傷重,相反的,尼布甲尼撒是把猶大國的土地、人民看得很重,認為不能讓這個國家、人民趁此機會離開他的統治掌握,因此,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就聯合敘利亞、摩押、和亞捫的游擊隊在主前五九八年十二月一起進攻猶大,這次的行動帶給猶大慘痛的經驗。約雅敬王被用鎖鍊鎖住,帶到巴比倫去,尼布甲尼撒王將聖殿裡的一部份寶物帶到巴比倫他的王宮(歷代志下三十六:6—7)。但是,這樣嚴厲的懲罰還是沒有平息尼布甲尼撒王的怒氣。

約雅敬的兒子約雅斤繼任為猶大王;他那時才十八歲,上任才三個月零十天,仍然無法平息尼布甲尼撒王的怒氣,巴比倫的將軍帶兵攻打耶路撒冷城,約雅斤無法抵抗,只好帶自己的母親、兒子、高級官員出城去投降。尼布甲尼撒王就領軍進入耶路撒冷城,搜刮了王宮的財寶,並且毀壞所羅門王為聖殿所製造的一切金器。巴比倫軍隊這次的行動,總共俘虜了一萬名,且把重要的人才都俘虜了去,「只留下最窮苦的人」(列王紀下廿四:10—17)。然後由約雅斤的叔叔瑪探雅(後來改名為西底家)接續作猶大王。這就是我們今天所讀聖經的背景。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所讀的經文內容:

第一至七節:
1約西亞的兒子西底家作王統治猶大國的初期,上主吩咐我2用皮帶和木頭做一個軛,掛在脖子上。3接著,上主吩咐我,經由那些在耶路撒冷訪問西底家王的大使們,把以下的信息轉達給以東王、摩押王、亞捫王、泰爾王,和西頓王。4上主—萬軍的統帥、以色列的上帝吩咐我命令各大使把他的話轉達給本國的君王;他說:5「我以大能大力創造了大地,以及地上的人類和所有的動物。我要把地交給誰,就交給誰。6現在我親自把這些國家交給我的僕人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由他統治,連野獸也交給他支配。7所有的國家都要臣服於他和他的兒子、孫子,直到他的帝國衰敗。那時,他要服侍列強和列強的大王。

西底家,就像前面所說的,他並不是約西亞的兒子,應該是約西亞的弟弟,因為根據列王紀下第廿四章十七節的記載說:「尼布甲尼撒立約雅斤的叔父瑪探雅作猶大王,又給他改名西底家。」我們從這句話可以看出西底家與約雅敬乃是兄弟的關係。因此,在這裡說「約西亞的兒子西底家」乃是文士抄寫經典時的筆誤。他是在主前五九七年繼任為猶大王。當時他是「二十一歲」(列王紀下廿四:18)。
第二節說的「軛」,這乃是一種用在囚犯身上的枷鎖刑具。先知耶利米用這種方式在表達一個意義:巴比倫將會像刑具一般,來把猶大國,以及鄰近國家—以東、摩押、亞捫、泰爾,和西頓等,當作囚犯般用枷鎖鎖住帶到巴比倫去。

這件事發生在主前五九三年,也就是西底家作猶大王的第四年。這些鄰近國派出大使代表到耶路撒冷去見西底家王,共同商討如何一起叛變的國防機密。就在這時候,假先知們也一起配合傳出不是真的來自上帝的話,說甚麼上帝已經要毀滅巴比倫了,甚至有一位名叫哈拿尼雅的先知也在聖殿中跟先知耶利米說這樣的話:

「上主—萬軍的統帥、以色列的上帝這樣說:『我已經粉碎了巴比倫王的轄制。在兩年內,尼布甲尼撒王掠奪到巴比倫去的聖殿器皿,我要全部運回這地方。猶大王約雅敬的兒子約雅斤和跟他一起被擄到巴比倫的猶大人,我也要把他們都帶回來。是的,我的確要粉碎巴比倫王的轄制。我—上主這樣宣佈了。』」(耶利米書廿八:3—4)

但是先知耶利米卻極力反對這種預言的真實性,他認為這種話乃是假借上帝的名在說預言的,並不實在。這就是先知耶利米用「軛」枷鎖著自己給那些大使們看,並且將上帝給他的真實信息傳出的原因。
我們不太清楚猶大王西底家是自己召集這項會議,或是有誰出這樣的主意,使他有企圖心要背叛巴比倫的統治。不過,歷史學者告訴我們說,西底家其實是一個很懦弱的國王;他對國際現況並不太熟悉,且對真假先知的話語判斷不出來,這才導致他一直信服那些小人的獻計,而不尋求先知的協助。

第五、 六節、也讓我們看到先知耶利米說出一個重要的信息:上帝對一切受造之物有絕對主權,而不是由人自己的決定。現在,上帝決定將這些國家、人民、財產交給巴比倫,就一定會發生這樣的結果。先知耶利米說這樣的話,簡直就是與當時假先知們所說的完全相反,不同調。

第八至十一節:
8「但如果有任何民族或國家不肯臣服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不肯背負他加在他們脖子上的軛,我就以戰爭、饑荒,和瘟疫懲罰那一國,直到我使尼布甲尼撒把那一國完全消滅。9至於你們,你們不可聽信你們的先知、占卜的、解夢的、算命的,和巫師的話。這些人異口同聲叫你們不要臣服於巴比倫王,10其實他們在欺騙你們,以致你們被擄,遠離家鄉。我要放逐你們;你們要被消滅。11但是,無論哪一國肯背負巴比倫王加給它的軛,肯臣服於他,我就讓那一國的國民安居本土,耕種自己的土地。我—上主這樣宣佈了。」

哇,這實在是很難聽的信息啊;一個上帝的僕人先知竟然傳出這種要人投降,順服敵人的話?如果不聽,將會有戰爭、飢荒、瘟疫來臨?如果順服,就會有安居樂業的機會?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對先知耶利米來說,這實在是個很痛苦的消息,就像約拿得到上帝的信息,去傳講他所不喜歡的信息一樣,但是先知沒有自己的選擇,他的工作就是要傳上帝要他講的話,而且不能拒絕。

我們也可以這樣了解,先知耶利米這時候可以直接見到這些外國使臣,和猶大王西底家,這至少也表示先知耶利米已經在猶大國取得了一個重要的地位。

在第九節先知耶利米特別提到「先知、占卜的、解夢的、算命的,和巫師」等這些人,當然我們知道這裡的「先知」乃是指那些並沒有得到上帝的啟示,且一直冒用上帝的名說預言的假先知們。我們也知道在摩西的法律中是很清楚地禁止以色列人民去問占卜的、算命的、解夢的等人,因為這些都是與異教神明的宗教行為有密切關係(申命記十八:9—12)。換句話說,當時在猶大國內必定是盛行這樣的事,且有些大臣、領袖們也聽信這些話。

第十節、先知耶利米非常明白告訴這些大使與猶大王西底家說,那些叫他們「不要臣服於巴比倫王」的人,其實他們是在「欺騙」他們,因為他們並不是真的得到上帝的啟示,他們所傳出的信息乃是假的。這些假信息會導致猶大王國嚴重的後果,那就是「被擄,遠離家鄉」。就像先知耶利米所傳出的信息一樣,若是上帝要將他們交給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那又有誰有能力阻擋上帝的這項計畫呢?

第十二至十五節:
12我也向猶大王西底家說同樣的話:「你們要背負巴比倫王加給你們的軛,臣服於他和他的人民;這樣,你們就能生存。13你跟你的人民何必招惹戰禍、饑荒,和瘟疫而死呢?上主明明說過,哪一國不肯臣服巴比倫王,那一國就會招來這些災難。14你們不可聽信那些勸你們不要向巴比倫王投降的先知們。他們在欺騙你們。15上主親自說過,他並沒有差遣他們,而是他們冒他的名欺騙人。如果你們聽信他們,我就放逐你們;你們和欺騙你們的先知們都要滅亡。」

這段經文是先知耶利米對猶大王西底家說的話;前面乃是對那些外國來的使節說的,先知耶利米要他們不要對抗巴比倫帝國。我們不太清楚他們是否因為聽了先知耶利米的話,而在後來實際行動上沒有與猶大聯盟。或可能的另一個原因,是因為他們的聯盟行動並沒有得到埃及的支持,所以不敢出兵。我們只知道到後來連猶大王西底家都派人去巴比倫與尼布甲尼撒講和(耶利米廿九:3,不過如果依照耶利米書第五十一章五十九節的記載,很可能是猶大王西底家親自去對尼布甲尼撒求和)。

這段經文也讓我們看到更清楚的情況;先知耶利米明言指出那些說要對抗巴比倫的人,乃是假的先知,上帝並沒有對他們說話,他們乃是假借上帝的名在說話。先知耶利米要猶大王西底家聽上帝的話,而不是聽那些假先知的傳言。他再次將他對那些外國使節所說的話,又說了一次。

我們可以了解一個先知要在國王面前講和一般眾人說的不相同,那實在需要很大的勇氣,特別是關係到國家存亡的問題時,這就更複雜了,因為這牽涉到比較困難抉擇的因素,乃是民族感情、民心士氣的問題。但是先知之所以作為先知就是這樣,他必須遵守上帝要他講的話,否則就會變成不忠實的先知了。

第十六至廿二節:
16於是,我向祭司和人民轉告上主的話:「你們不可聽信那些說聖殿的寶物不久要從巴比倫搬回來的先知們。他們在欺騙你們。17你們不要信他們的話!你們要服從巴比倫王才能生存!這城何必成為廢墟呢?18如果他們是真先知,有我的信息,他們就該向我—上主、萬軍的統帥祈求,求我不容許人把留在聖殿、猶大王宮,和耶路撒冷的寶物運到巴比倫去。」

19-20尼布甲尼撒王把猶大王約雅敬的兒子約雅斤以及猶大和耶路撒冷的領袖們擄到巴比倫去的時候,留下了聖殿的銅柱、銅海、銅座,和其他一些寶物。

21關於留在聖殿和耶路撒冷王宮的寶物,上主—萬軍的統帥、以色列的上帝這樣說:22「這些東西都要被搬到巴比倫,留在那裏,直到我收回它們的時候。那時,我要把它們運回來,放回原處。我—上主這樣宣佈了。」

這是先知耶利米轉向對祭司和人民說出上帝要他說的話;也是一樣叫他們要降服巴比倫的統治,這樣我們看到先知耶利米的用心真苦,他不但對外國使節說,要他們放棄謀求同盟對付巴比倫的軍事計畫;也對國王勸告,要他改變念頭,然後又對人民和祭司說明必須投降於巴比倫這件事。換句話說,他該說的都已經說了,他該做的也做了,他確實是盡力了。

第十八節是一種反諷的說法;也就是說:如果這些人是真的先知,他們不會老是去四處放話,他們應該為耶路撒冷即將遇到的滅亡懇求耶和華上帝的憐憫才對;他們應該直接與上帝對話,才會真正明白上帝的旨意是甚麼,而不是老是說他們得到上帝的啟示。換句話說,他們根本就沒有上帝的啟示,他們是在騙人。因為如果他們有向上帝祈禱,上帝一定會在他們的祈禱中告訴他們祂的決定是甚麼。

第十九至二十節,此事發生在主前五八六年;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率軍隊,在主前五八八年來到耶路撒冷城,將整個城包圍起來,開始把耶路撒冷城外圍的軍事設防都毀滅掉,在當年年底,只剩下拉吉和亞西加兩個城而已(耶利米書三十四:7)。雖然這當中曾經傳出一個消息說,埃及有援軍來救援猶大,使得巴比倫不得不暫時撤軍(耶利米三十七:5),也就在那段時間,猶大國內又瀰漫著一股對抗巴比倫的論調,只有先知耶利米一再堅持上帝的信息,要他們投降。因為他認為局勢不會好轉,只會更加惡化。他的話雖然並不受歡迎,但是他確實是上帝的先知、僕人,因為埃及的軍隊很快就被巴比倫給擊退了,接著圍堵耶路撒冷的行動更加嚴厲。

主前五八七年七月,當耶路撒冷城的存糧已經吃盡時,巴比倫的軍隊打破了城牆,攻打進城。西底家王與家人在逃亡途中被捕,尼布甲尼撒王在他面前殺了他的兒子,並且挖出他的兩隻眼睛,然後用銅鍊鎖住他,把他帶到巴比倫去(列王紀下廿五:1—8)。列王紀的作者這樣描述說:

「巴比倫人打碎了聖殿的銅柱、銅座,和大銅海,把所有的銅帶到巴比倫。他們也把清潔祭壇用的鏟子和灰壺、燭花剪刀、盛祭牲的血用的大碗,和一切禮拜用的銅器都帶走了。他們把所有用金銀鑄成的各種器具,包括盛火炭的爐、小盆也都帶走。其中有所羅門王為聖殿鑄造的銅器—兩根銅柱、銅座、大銅海—這些銅器多得無法可稱。」(列王紀下廿五:13—16)

這段經文很清楚地說出猶大亡國的慘狀,以及聖殿遭遇到浩劫的情況。
第廿一節也是典型先知預言的方式;雖然有上帝的懲罰,但是上帝並不是這樣就放棄了祂的子民,祂仍然會拯救他們,只要他們有悔改的心,有了回心轉意歸向上帝,上帝就會施予援手拯救他們回來。而這項預言是在主前五三八年應驗了,因為波斯帝國的出現,帶給被擄的猶大人民新的希望—返回家鄉去重建破碎的家園。

這章經文帶給我們好的信息可分享:

一、上帝透過祂的僕人帶給我們的信息可能不是我們喜歡的,有可能是懲罰我們的,但是卻是我們生存的希望。

我們看到先知耶利米傳出上帝的信息乃是猶大要順服於外國人—巴比倫的統治,這對猶大的人民來說,是很難消受得了的信息,他們無法接受。或許在他們當中會有人這樣想:我們是上帝的選民,上帝不但沒有保護我們,還要我們被外國異族人統治,而那些人都不是上帝的選民。怎麼會這樣?上帝怎麼可以這樣對祂的百姓?因此,在先知耶利米的時代,就有很多假先知都傳出「沒有問題」、「很平安」的信息,要他們武裝起來與巴比倫對抗,甚至在那時候又有外國使節代表來談結盟抵抗巴比倫的事,而先知耶利米卻又傳出說上帝要他們投降敵人,這豈不更加使人民聽不下去先知耶利米的聲音嗎?確實是這樣。一般人民有一股心態:上帝不保護我們,我們要倚靠自己的武力來保護自己。因此,就像我所說的,先知在每一個時代總是孤單的,因為人並不喜歡聽上帝的話,人喜歡聽的乃是那些讚美人的功績,喜歡歌功頌德的內容。但真正的先知耶利米傳出的乃是上帝懲罰的信息。

雖然先知耶利米傳出的信息是上帝懲罰的信息,但是我們看到他所傳的才是正確的,是真的。這讓我們發現,上帝的信息不一定是我們所喜歡的,可能是帶來對我們的懲罰,但即使是對我們的懲罰信息,卻是我們生存的希望。我們常常聽說「苦口良藥」這句話,實在是這樣。

我們社會目前最大的危機就是很難聽到真實的聲音,因為我們的社會在靈性上相當貧乏。在這種靈性相當貧乏的世代裡,要聽到上帝的聲音,恐怕更需要大家多費些心神了。

今天的教會也有這樣的危機;因為今天的教會很俗化,且是越來越俗化,把教會看成是一般社團的情況越來越多,這實在是很大的錯誤。教會乃是一個信仰團契,並不同於一般民間社團。我們也看到今天的教會另一個特徵乃是「商業化」的氣息越來越濃厚,卻是缺少靈性的內涵。難怪今天的基督徒也就越來越難有早期敬虔主義者那樣嚴謹的信仰態度了。這樣的教會要聽到上帝的信息是很困難的,只會離上帝的話越來越遠而已。

二、別去找算命的人,也別聽信那些看命、占卜的人,我們的生命不是在人的手中,乃是在上帝的手中。

我們看到先知耶利米在譴責他那時代的人,他們喜歡聽信那些術士、巫師、占卜的,以及那些算命的人的籤語,以為真的有那麼一回事。但是,我們知道這些人在巴比倫的軍隊攻破耶路撒冷城牆,俘虜猶大人民去巴比倫當奴隸的時候,這些人也在那群被俘虜的人群中,他們也是一樣,無法逃避亡國、毀滅的災難。而他們是告訴猶大人民說,沒有問題,平安啦的人啊!

聖經很清楚地告訴我們一件事:我們人的生命是在上帝的手中,不是任何人可以決定我們生命存亡。我們看先知耶利米傳出的上帝信息這樣說:「我以大能大力創造大地,以及地上的人類和所有的動物。我要把地交給誰,就交給誰。」看,事實就是這樣,我們和一切受造的萬物,都在上帝的掌管中。
今天我們台灣社會有一個現象,就是算命、看地理、風水的事越來越暢行,幾乎是大官大信,小官小信,一般人民樣樣迷信,這真是迷信的世代啊!使我最為難過的乃是有越來越多的基督徒也迷信這些術士、算命者的話,卻對聖經的話語聽不進去。雖然聖經說不可以聽信這些,但是,去找算命的人還是照樣去。

非常有意思的是,不久前台灣堪輿協會控告出名的作家學者李敖,和施寄青,說他們倆人在電視台公然抨擊台灣的算命者都是騙人的術士。結果地檢署判不起訴,理由是他們既然可以公然為人算命、看地理、風水,那麼,就應該接受別人的公評。他們倆人曾在電視台用很多時間告訴民眾,不要聽信那些奇門異術,因為很多人被騙而受過傷害了。

看,猶大的亡國也跟這些人有關,因為他們看到人民喜歡聽甚麼話,也知道那些達官顯要喜歡聽的話,因此,他們就說給他們聽,結果使他們對先知耶利米的話當作耳邊風,國家也因此滅亡。
作為一個基督徒應該有這樣的認識:我們的生命來自上帝的賞賜,上帝才是我們生命存亡的決定者,而不是那些算命的人。如果我們也像先知耶利米時代的猶大人民一樣,聽信那些算命、占卜的人的話,我們就是在自取滅亡了。

(一九九七年九月廿一日講於嘉義西門基督長老教會)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3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