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卅五講:對上帝要絕對忠心

經文:耶利米書三十五:1—19

這一章與第三十六章都是談到有關猶大王約雅敬執政的時代,上帝要先知耶利米去傳達信息的主要內容。跟第廿五、廿六章,以及第四十五至四十八章的背景相同。如果將此第三十五、三十六這兩章接續在第廿六章之後,讀起來也會覺得很順。

我們從列王紀下第廿三章三十一至三十四節看到約雅敬當猶大王的背景是這樣的:

「約哈斯二十三歲的時候作猶大王,在耶路撒冷統治了三個月。他的母親叫哈慕她,是立拿城葉利米的女兒。約哈斯仿效他祖先的壞榜樣,做了上主看為邪惡的事。埃及王尼哥在哈馬地的利比拉俘虜了約哈斯,結束了他的統治,又向猶大國索取賠款三千四百公斤銀子和三十四公斤金子。尼哥王立約西亞的兒子以利亞敬繼承約西亞作猶大王,把他的名字改為約雅敬。尼哥王把約哈斯帶到埃及;約哈斯死在那裡。」

這段經文記事讓我們清楚知道原來的約雅敬王的本名叫以利亞敬。原來他是被埃及王尼哥所設立的王。這樣看來,當時的猶大是受制於埃及的。這就是為甚麼在巴比倫的軍隊進攻耶路撒冷城的時候,猶大王會向埃及求救的原因背景。再者,埃及確實也照宗主國的責任派兵出去救援,巴比倫的軍隊也因為埃及的軍隊出來,趕緊撤兵回營。但是這段撤軍的時間相當短暫。

我們也可以從猶大國末期的政治情況來了解一個現象,就是當時的猶大國的國勢是非常軟弱的,因此,外國強權都想要吞滅它,也因此,巴比倫、埃及都躍躍欲試,想要當猶大的宗主國。埃及原本是宗主國,當巴比倫王想進兵搶奪它的宗主權時,埃及當然不願平白失去這塊拿在手上的肥肉。不過,當時的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還是有所保留,因為畢竟埃及還是很強,即使是拿下了猶大,也要因為埃及的緣故,付出很高的代價。也因為這樣,猶大的後期幾位國王都有一種心態,想玩「遊戲」,就是利用埃及與巴比倫二強之間的衝突與矛盾,來化解自己國家存在的危機。但是,任何一個國王要玩這樣的遊戲,就必須具有相當的智慧,否則一不小心,只會為國家、人民帶來更大的災難。另外一點,也是我在前面一講已經說過的,一個國家之所以會被外權所侵,往往不是因為外權有甚麼特別的力量,而是因為自己國家的國政失調、腐敗、墮落等等,引起人民對政府失去信心的結果。也因此,無論猶大王如何玩弄政治手段,最多也僅能取得短暫的空間、時間,從整個國家、社會的存亡來看,是沒有實質幫助的,除非是痛下決心從大力改革著手,這才是正本之道。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這章經文的內容:

第一至五節:
1約西亞的兒子約雅敬作猶大王的時候,上主對我說:2「你去找利甲人,約他們談話,然後把他們帶進聖殿裏的一個房間,給他們酒喝。」3於是我把利甲全族的人—哈巴洗尼雅的孫子,雅利米雅的兒子雅撒尼亞以及他所有的兄弟和兒子—4都帶進聖殿。我領他們到伊基大利的兒子哈難先知的門徒房間裏去。這房間在聖殿重要官員沙龍的兒子瑪西雅的房間上面,靠近其他官員的房間。5然後我把酒杯和盛滿了酒的酒壺放在利甲族人面前,對他們說:「請喝吧!」

在前面已經提過,約雅敬當猶大王的年代是在主前六○八至五九七年的時代。他是被埃及王尼哥所立的。因此,雖然他執政的時間長達十一年,但是並沒有真正得到自主的執政效果,他不但要年年進貢給埃及,且還要隨時提防來自北邊的巴比倫帝國的入侵。

在第二節說到「利甲人」,這是以色列人民中一個派別,是敬虔、忠實於耶和華上帝信仰的團體。雖然當時以色列人民已經在耶路撒冷城有高度的「現代化」生活,但是,他們還是拒絕進入城內過那樣的生活,寧願繼續過漂泊的遊牧生活。所以他們不事耕種的工作,也不喝酒。除非有非常嚴重情況發生,就像在第十一節所說的,因為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來侵犯,他們才在被逼的情況下搬入耶路撒冷城內去居住。他們的後裔後來成為「專門抄寫文件的文書世家」(歷代志上二:55)。他們的族人曾經協助過以色列王耶戶剷除那些敬拜巴力偶像神明的人民(列王紀下十:15—28)。

現在上帝要先知耶利米用利甲人的敬虔、忠實作為教材,用來比較那些居住在耶路撒冷城裡的猶大人,他們雖然生活在富貴的環境中,比起那些一直過著漂泊遊牧生活的利甲人,在心靈生活上的行為實在是完全相反;因為利甲人是忠實於上帝的話語的人,而居住在耶路撒冷城裡的富貴猶大人家,卻是個時常背叛上帝話語的人。

第四至五節說到利甲人被帶到聖殿裡的各個重要廂房去,為的是表示在那些廂房中,他們即使是喝酒,也沒有人會知道。這也是在測度一個人是否真的遵守原則,或是真實純潔的一個方式。另一方面,先知耶利米用這種方式讓以色列的高官們看見,要讓他們知道這些逃難到耶路撒冷城的利甲人是多麼地遵守規律過生活。相對的,他們卻是忘記了祖先們透過摩西所規定下來的法律。

第六至十一節:
6但是他們說:「我們不喝酒。我們的祖先利甲的兒子約拿達命令我們和我們的後代不可喝酒,7不可造房子,不可耕種,也不可栽種葡萄或擁有葡萄園。他命令我們終生住帳棚,使我們得以在這客旅的地方長久居留。8我們遵守了先祖利甲的兒子約拿達給我們的一切指示,從來沒有喝過酒;我們的妻子兒女也沒有喝過酒。9-10我們沒有造房子,沒有葡萄園或田地,也沒有耕種。我們服從先祖約拿達的命令,遵守他一切的指示,一直住帳棚。11但是,尼布甲尼撒王侵犯這地時,我們決定進耶路撒冷,逃避巴比倫和敘利亞的軍隊。這樣,我們才住在耶路撒冷。」

我們從這段經文可以看出利甲人確實是很忠實的族群;他們雖然歷經了好幾代,還是一樣遵守祖先所留下來的教訓,不喝酒。雖然先知耶利米是帶他們到聖殿裡的廂房中去,沒有人會看得見他們所做的事,但是,他們還是拒絕先知耶利米所提供的酒。他們為了要避免喝酒,所以也不從事農作耕種,以免因為有了葡萄樹和葡萄果,使自己和族人因此犯下了祖先的遺訓。依照第十一節來看,他們現在住進耶路撒冷城內去,是為了避難而住進去的。

這就說出一個很重要的信息了;一個逃難的人,必定很缺少糧食。因此,當有人提供佳餚美酒的時候,對逃難的人來說實在是極大的誘惑啊。可是,這些利甲人卻沒有接受,他們雖然是因為避難進入耶路撒冷城去,也不會因此把祖先所留下來的教訓忘記。他們依舊堅持遵守不喝酒、不購屋置產的基本原則。

第十二至十七節:
12-13接著,上主—萬軍的統帥、以色列的上帝吩咐我向猶大和耶路撒冷人民說:「我—上主問你們,你們為甚麼不聽我的話,不服從我的指示呢?14利甲的兒子約拿達的子孫一直遵守約拿達的命令,到今天還沒有人喝過酒。15但是我一再地差派我的僕人—先知們向你們傳話,勸你們放棄邪惡的生活,做正直的事。他們警告你們不可膜拜服事別的神明,使你們得以繼續住在我賜給你們和你們祖先的這塊土地。你們總是不聽,也不理會。16利甲的兒子約拿達的子孫遵守了他們祖先的命令,而你們竟不聽從我。17所以,我—上主、萬軍的統帥、以色列的上帝要照我所說的降大災難在猶大和耶路撒冷人民身上。因為我對你們說話,你們總是不聽;我呼召你們,你們總是不應答。」

這段經文剛好與前段的第六至十一節相對;前段經文告訴我們利甲人是多麼地遵守祖先的教訓,即使是在那樣艱困的環境下,也不改變。但是,這段經文卻告訴我們以色列人民不是這樣;他們是過著極為富裕的生活,但是,卻將上帝的話語當作耳邊風一般。雖然上帝一再差派祂的僕人去呼籲、警告以色列人民要遵守上帝的教訓,但並沒有效果出來。

我們從第三十四章可以看出他們不遵守上帝的話語的嚴重性,就是即使在耶路撒冷聖殿裡所立的誓約,他們也照樣給予變卦了!這種行徑簡直就是不把上帝放在眼裡一樣。說得更清楚些,就是他們的心中根本就不認為有上帝的存在,或是他們的心中是藐視上帝的權威的。也因此,先知耶利米非常難過,因為他知道上帝為此事相當的惱怒。上帝要他傳出將對這樣的子民給予極大懲罰的信息。

第十八至十九節:
18後來,我告訴利甲族人,上主—萬軍的統帥、以色列的上帝這樣說:「你們聽從祖先約拿達的命令,遵守他一切的指示,實行了他的話。19所以,我—上主、萬軍的統帥、以色列的上帝這樣應許:利甲的兒子約拿達家始終會有男丁事奉我。」

這段結尾的經文與前面第十七節是相對的。第十七節說到上帝要懲罰以色列人民,這一段則是說要祝福利甲人。懲罰以色列人民是因為他們一再背棄上帝的話語,不重視、也不聽從上帝的話語。而利甲人則是代代都相傳著遵守祖先的遺訓,即使是在最艱困的時候,也是一樣,遵守著規律,過著嚴謹的生活。
第十九節說利甲的兒子約拿達家「始終會有男丁事奉」上帝。這是一句很重要的祝福應許。這裡說到「男丁」,在古時這是表示生命的延續,且是有生命力、生產力的生命。再者,事奉上帝乃是最大的榮譽。因此,利甲人因為對上帝忠實,所得到的也是最好的祝福。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這段經文所帶來的信息:

一、遵守上帝的教訓,乃是延續生命的途徑。即使是在最困境的際遇下,也不改變對上帝忠實的心。

在這一章中我們看到利甲人是那樣地忠實於他們從祖先們所得到的教訓,即使是已經經歷過好幾個世代,他們也是一樣嚴格遵守著,就算是巴比倫軍隊已經逼近,就在那樣生命垂危的時刻,他們也是一樣信守不渝。這實在是很不簡單的信仰見證。也因此,上帝透過先知耶利米的話說出這樣的應許:「利甲的兒子約拿達家始終會有男丁事奉我。」這對當時的利甲人來說,是件非常重大的祝福啊。因為有男丁,就表示他們的生命可以代代相傳,不會間斷。且可以有男丁事奉上帝,那就表示他們一直是上帝所喜悅的子民。因此,這也在表示上帝就是利甲人的上帝,他們乃是上帝的百姓、子民。因此,上帝必定會祝福他們的後裔。

相對的,就是猶大國的以色列人民,因為他們並不聽從上帝的話語,且又去敬拜別的神明,上帝雖然屢屢派遣僕人去勸告,他們也是不聽從。這使得上帝大大生氣,因此,決定「降大災難在猶大和耶路撒冷人民身上」。看吧,上帝降大災難,那可就不是人的力量能解決或是逃避得了。而我們知道,所謂的大災難就是來自北方的巴比倫軍隊後來在主前五八六年攻入了耶路撒冷城,毀了聖殿,並且將猶大國的人民只要是強壯的,都俘虜去當奴隸了。我們可以從耶利米哀歌中得知那大災難所帶來的慘狀:

「錫安的父老坐在地上,
默默無聲。
他們都身穿麻衣,頭蒙灰塵;
耶路撒冷的少女們垂頭喪氣地俯伏地上。
我的眼睛因哭泣而失明;
我的心靈多麼傷痛!
我因同胞受摧殘而哀慟;
兒童和嬰兒在街道上昏倒了。
他們向母親哀求;
哪裡有吃的?哪裡有喝的?
他們像受傷那樣倒在路上,
在母親懷裡慢慢地死去。」(耶利米哀歌二:10—12)

「一向吃山珍海味的人,
現在餓死在街頭巷尾;
一向過奢侈生活的人,
現在到垃圾堆裡找食物。
我的人民所受的懲罰,
比所多瑪居民所受的還要嚴厲。
上帝使所多瑪覆滅,
只是轉瞬間的事。
我們的望族向來比雪比奶都潔白;
他們的精力充沛,體格強壯。
現在他們躺臥街頭,沒有人認識;
他們的面孔比煤炭還黑,
皮包骨頭,枯瘦如柴。
戰死沙場的,比餓死的人幸福;
因為後者被飢餓折磨而死。
我的人民所遭遇的災難極其恐怖,
慈母親手烹自己的孩子吃!」(耶利米哀歌四:5—10)

看,這些詩歌說出了耶路撒冷城毀滅後的慘狀,尤其是在耶利米哀歌第四章十節這裡所說的「慈母親手烹自己的孩子吃」這句話,恐怕世界上最殘忍的事件,也不過如此吧!我們無法知道為甚麼上帝會用這麼殘忍的手法對待他的子民,但是我們知道一件事實:任何人若是惹怒了上帝,那結果都不是好受的。或是說,其結果絕對不是人可以承受得了的。

我們在信仰上應該要認真學習的一個重要功課,就是像利甲人一樣,嚴格遵守聖經的教訓,並且讓我們的代代子孫都能清楚地嚴格遵守下去,不論我們的世代如何變遷,環境如何變化,我們都要對上帝的信仰有所堅持,絕不放棄,也不妥協。惟有如此,我們才能在最艱困的環境中,在最混亂的世代裡,得到上帝的賜福和看顧,使我們的生命代代延續下去。

(寫於一九九八年八月廿四日)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35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