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講:求問上帝的旨意

經文:耶利米書四十一:1 — 四十二:6

任何一個時代的國家都一樣,總會一再出現反對執政當局者。在這些反對的聲音中,有一群最使人頭痛也是造成社會動亂不安的反對者,他們是只顧自己的利益,不會為了大眾生存的需要著想。比如說:此次「納莉」颱風來襲,造成大台北地區嚴重災害,已經一個禮拜了,我們看到台北市內還有許多地方是缺水、缺電。也看到台北火車站地下三層樓的月台都被水淹沒了,包括捷運車站都無法倖免。而且說要完全修復通車,可能要長達半年的時間,這實在是無法想像的嚴重。不僅大台北地區如此,基隆、桃園、新竹、嘉義等地都傳出了許多因此次颱風所帶來的災難。但是,我們也看到有不少民意代表就利用這個機會找理由,說甚麼因為陳水扁總統的名字帶「水」,所以才會水患連連啦。要不然就是有人在陳水扁總統到災區去巡視時,故意跑到他的身邊發表一些奇怪的言論,而內容卻是與救災的策略一點關係也沒有,只會要求總統趕緊撥款給哪地方建築水溝或是防波堤等等。讓陳水扁總統聽了很難過,也很生氣,原因是預防以後的災難是必須整體規劃,並不是哪裡築了防波堤或是建造溝渠就了事。我們豈不是看到有所謂全亞洲設備最大的台北市「玉成抽水站」嗎,卻在此次颱風來臨時,機器抽水的功能失去了,根本就沒有甚麼作用!這些民意代表並不是真的關心災民的需要,而是想藉機圖個與陳水扁合照的相片出現在媒體上,或是利用機會發表一些謬論好出現在媒體報導中,然後在選舉時,就可以用來大作文章廣為宣傳。這些舉動即使在平時的時候,也有不少民意代表就是這個心態。像一九九三年陳水扁出來競選台北市長時,就有人故意說他的妻子吳淑珍並不是真的下半身殘廢,而是假裝的,說她還會跳舞。兩年前,當陳水扁出來競選總統時,也有人出來說他到澳門去嫖妓、賭博,害得當時國民黨政府駐外單位必須趕緊替他正式澄清沒有這回事,因為怕人民會以為國民黨又故意在抹黑阿扁,間接影響到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連戰參選總統的行情。而更荒謬的是:當陳水扁當上總統,竟然有立法委員說他曾寫信給中國領導人江澤民,說甚麼陳水扁在競選總統時請江澤民在財力上給予支助。類似這樣的八卦言論、國會議員的奇形怪狀言行舉止,都在說明一件事:亂世時代的人,生活在心靈動盪不安之中。

先知耶利米的時代也是這樣;被俘虜的猶大菁英已經去巴比倫當奴隸,因為避難而逃離家園到鄰近國家去的,聽說故鄉有安定的生活,又有新的授命管理者出現,且這位管理者表現出極為寬容大量的胸懷,因此紛紛整裝攜家帶眷地返回故里。也有許多打游擊的戰士、部隊領袖也因為聽到可以安定下來,就趕緊過來倚靠。這些都是我在前一講耶利米書第四十章已經說過的。這位授命管理猶大殘破家園的新領袖,就是亞希甘的兒子基大利,他被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任命為臨時政府,並對所有帶兵械來倚靠的猶大游擊散兵說:

「你們別怕向巴比倫投降;你們只管留在這裡,服事巴比倫王,一切都會順利。我要親自留在米斯巴;巴比倫人來的時候,我會作你們的代表。你們可收存酒、果子、橄欖油,留在你們所佔有的城鎮。」(耶利米書四十:9—10)

我們不要小看基大利所說的這些話,表面上看起來好像沒有甚麼,其實,他說這些話等於是用自己的生命在向這些帶兵械來投靠的猶大軍人保證,他要用生命保證他們的安全,並且是絕對信任這些軍人,因此,要他們儘管在他們所佔領的城市繼續「佔」著,享有他們原本所擁有的一切,包括權力、財產等。這種胸襟,即使在今天的世代也很困難遇到,至少軍人必須先繳械再說。但亞希甘的兒子基大利卻不是這樣。

再者,我們也在第四十章看到基大利聽到這些來投靠他的軍人領袖中,有一位名叫約哈難的指揮官來向他提供一份情報,內容是關於在這群軍事將領中,有大衛的後裔名叫以實瑪利的軍官,並不是真的要來投靠,而是為了私利,並且想藉機謀殺基大利。但我們卻看到基大利對這樣的情報反應是「不相信」,甚至在約哈難請求允許他先將這位計謀想殺害基大利的假投降者以實瑪利除掉時,他的回應是:「我不准你這樣做。你冤枉了以實瑪利!」(四十:16)

我們不清楚以實瑪利為甚麼會想到要謀殺基大利,但我想其中最重要的可能性就是:猶大家族—也就是大衛後裔的人認為猶大王國正統的繼承人必須是他們的家族中舉出,任何其他人想要取代都是不對的。因此,計畫謀殺基大利所要表明的態度是:即使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要任命新的領導者,也必須是出自大衛家族,否則就是對大衛家族的侮辱。另外一個可能性,也是在前一講我已經提過的,就是認為基大利乃是個傀儡政府,只聽從巴比倫王的話,不知道要趁機帶領人民起來反抗。第三個可能性,乃是以實瑪利受到亞捫王的煽動蠱惑引起的。因為在約哈難曾提醒基大利,說他得到的情報是「亞捫王巴利斯打發以實瑪利來刺殺」(四十:14)。為甚麼亞捫王會策劃想要謀殺基大利?很可能的原因是與政治的利益有關;如果猶大境內經常發生動亂不安,這樣即使巴比倫帝國拿下了猶大,也將因為經常在忙著平亂而無法持續擴張它的勢力範圍。這種國際政治現實的世界,在今天的世界也是一樣,每個國家對鄰近國家打的算盤,都是先從自己的利益著手。

另一個問題是:為甚麼一定要大衛後裔來統治猶大呢?對於猶大國家的滅亡、人民被俘虜去當奴隸等等,這些豈不就是在大衛家族統治之下造成的?為甚麼沒有從這裡反省呢?為甚麼會怪罪到與大衛家族毫無瓜葛的人身上呢?一個欠缺反省能力的人,只會怪罪別人的錯,一個不知反省的政府只知道說人民的不對,而一個民族若不知反省,則是只會怪罪別族的人,這才是造成無法彌補而擴大傷害的主要原因。基大利被謀殺,使得原本還可以從廢墟中重建家園安定生活的猶大人民,更是雪上加霜,災難更多。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所讀這章經文的內容:

第一至三節:
1那一年七月,王族的一員,也是王的一位主要官員,以利沙瑪的孫子,尼探雅的兒子以實瑪利帶了十個人到米斯巴見基大利總督。他們在一起進餐的時候,2以實瑪利和跟他同來的那十個人拔出劍來,把基大利殺了。3以實瑪利也殺了跟基大利留在米斯巴的以色列人,和剛好在場的巴比倫軍人。

第一節說「那一年七月」也就是主前五八六年十月。也就是耶路撒冷城淪陷後的兩個月時間而已。基大利顯然已經穩定了整個淪陷後的猶大國之殘破局勢,並讓人民感受到可以安定生活下來之時,他開始邀宴這些懷有軍事力量的將領一起吃飯,主要目的大概就是在安撫他們,希望他們能順服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的統治。

第二至三節說以實瑪利跟他帶去的隨從就在吃飯的時候,將基大利殺了,同時也殺了基大利身邊的以色列人,和保護基大利的巴比倫軍人。這是非常嚴重的事件,因為一者殺了巴比倫軍人,等於就是向巴比倫帝國宣戰一樣,再者,殺死巴比倫帝國所任命的官員,更是等於藐視巴比倫帝國的尊嚴一樣嚴重!我們必須注意的是:這次的謀殺,是所有在場的人都被殺了,因此,沒有人可以見證說是誰先向誰下手的。這就如同在今年六月,發生在尼泊爾王宮內的事件一樣,迄今眾說紛紜,因為從國王到王后、身邊隨扈、保鏢等等全都被人謀殺了。傳出來的消息是:謀殺者是尼泊爾國王的親生長子,但連他也在受傷護送至醫院後死了。因此到底誰才是真正的兇手或是背後的指使者?迄今沒有人知道。於是有人懷疑這可能是國王的弟弟想要篡奪王位而進行的宮廷滅門血案,但沒有人知道真相,因為看到真相的人都死了。

第三至七節:
4第二天,在未發現基大利被刺殺以前,5有八十個人從示劍、示羅,和撒馬利亞來。他們剃了鬍鬚,撕裂衣服,割破自己的身體,並帶來素祭和乳香,要上聖殿獻祭。6以實瑪利從米斯巴出來,邊走邊哭去迎接他們。他一見到他們,就邀請說:「請來見基大利!」7他們一進城,以實瑪利和他的部屬就下手殺他們,把屍體扔進坑裏。

這段經文讓我們看到大衛後裔的家族裡,有人對生命的態度竟是這樣的殘暴,這樣的人如果真的取得王位統治國家,對人民的生命也不會仁慈到哪裡去。這八十個從示劍、示羅、撒馬利亞等地來的以色列人,原本是要去聖殿哀哭,主要是為了要向耶路撒冷城的毀滅、聖殿被摧毀舉哀。我們知道後來以色列人民每年的「第四、第五、第七、第十月」全國人民舉行禁食,就是為了要為聖殿被摧毀的事件舉哀(參考撒迦利亞書七:3、5、八:19)。也由這裡可看出以色列人民對聖殿的愛有多麼地深。可惜的是:他們愛聖殿,卻沒有用真實的心敬拜上帝,以致於表現出來的是:重視聖殿的禮儀,遠勝過遵行上帝的教訓。這也就是先知以賽亞傳出上帝譴責當時以色列人民在耶路撒冷敬拜時虛偽的情形所指出的,他說以色列人民是用「唇舌」尊敬上帝,但內心想的並不是這樣(參考以賽亞書廿九:13—14)。而先知耶利米也是如此譴責過猶大的以色列人民(參考耶利米書十二:2)。這八十個人是要去耶路撒冷聖殿獻祭的,卻被以實瑪利騙到米斯巴去。要特別注意的是:這些人都是來自北國以色列的城市,知道故鄉最重要的聖殿被敵人毀了,他們並沒有因此就嘲笑、諷刺,而卻是帶著素祭、乳香,並且用極為哀傷的表情—剃了鬍鬚、撕裂衣服、割破自己的身體等方式,要到聖殿去哀哭。

以色列的男人原本留長鬍鬚和長頭髮的,他們認為這樣的人是上帝所賜福的,也是一個人力量的記號(參考民數記六:5—9,士師記十六:17)。而撕裂衣服通常都是在最哀傷時的一種表達方式(參考撒母耳記下一:11,以斯拉記九:2)。現在他們帶的獻祭品是素祭,原因是耶路撒冷聖殿已經毀壞,再也沒有祭壇可用,再者,統治者已經將祭壇給污染了,因為他們已經進入聖殿,也摧毀了聖殿,必定將獻祭的場所—祭壇給污穢了。

從這裡也可看出,自從所羅門王死了以後,以色列民族雖然分裂成為南北二國,但北國以色列人民並沒有因為撒馬利亞城建造有如同耶路撒冷雄偉的聖殿而不再來耶路撒冷的聖殿獻祭,他們依舊絡繹不絕地返鄉去耶路撒冷聖殿獻祭,這就是耶路撒冷聖殿成為他們後來在波斯帝國統治下,返鄉重建家園時第一個要重建的主要對象之因,也可看出耶路撒冷聖殿在他們心中無可取代的地位,即使是在主後七○年聖殿再次被羅馬帝國提多將軍所毀,只剩下一道西邊的牆(俗稱「哭牆」),以色列人民還是一樣,每天都有人到這片剩餘的牆邊去祈禱、哀哭。

第八至十節:
8他們當中有十個人向以實瑪利哀求:「請不要殺我們!我們有許多大麥、小麥、橄欖油,和蜜,藏在田間。」以實瑪利就饒了他們的命。9以實瑪利拋棄屍體的那坑非常大。這是從前亞撒王為了防禦以色列王巴沙的攻擊挖掘的。以實瑪利用那些人的屍體把坑填滿了。10接著,以實瑪利逮捕了王的女兒和所有留在米斯巴的人,向亞捫逃去。這些人是尼布撒拉旦護衛長交給基大利看管的。

我們無法明白為甚麼以實瑪利要殺這些特地前來朝聖和為聖殿舉哀的同胞,但從這十個人的請求免死,或許可稍微看出其中的端倪;這十個人對以實瑪利所說的是:他們藏有許多食物,包括大麥、小麥、橄欖油,和蜜。這些都是當時最重要的生活物資。以實瑪利當然知道他殺死了基大利和巴比倫軍人後,絕對不可能在猶大生存下去,只有逃亡一途可行。他和亞捫國王的關係好,也有可能他是被亞捫王巴利斯雇用來當殺手的,因此,他必須趕緊逃往亞捫去避難。但在逃亡中也必須有食物,否則就要忍受飢餓的痛苦,且他身邊也有十個人跟隨著他,再加上第十節所說的,以實瑪利也同時押走了「王的女兒和所有留在米斯巴的人」,這些人可能就是被他押來當人質來保護自己的。這些食物就好像今天一些逃亡的通緝要犯向一些商賈富豪勒索得到的盤纏一樣,俗稱的「跑路費」。

第九節說以實瑪利將大屠殺死亡的七十個屍體丟棄在一個非常大的坑洞中,並且說這個坑乃是以前「亞撒王為了防禦以色列王巴沙的攻擊挖掘的」。這樣的坑洞原本主要目的是用在蓄水,以備戰爭時的需要。我曾說過若是沒有水,就可能因城被敵人包圍後,人民因缺水乾渴而死,軍人也將因為缺水而毫無戰鬥之力。這裡說可埋七十個人的坑洞,可想而知這個坑蠻大的,且不只是一個而已,而是有許多個,特別是在耶路撒冷城附近,考古學家在古代米斯巴城的廢墟中已經發現不少類似這樣的坑洞。

第十一至十八節:
11約哈難和跟從他的軍官們聽到以實瑪利所犯的罪,12就率領部下追擊以實瑪利,在基遍附近大水池邊追上了他。13以實瑪利的俘虜們看見約哈難和跟從他的軍官,非常歡喜,14轉身奔向他們。15可是以實瑪利和他的八個部下都逃脫,投奔亞捫去了。

16約哈難和跟從他的軍官們負責看顧從以實瑪利手中搶救出來的人。這些人是以實瑪利暗殺基大利後從米斯巴擄去的,其中有軍人、婦女、兒童,和太監。17-18他們害怕巴比倫人,因為以實瑪利暗殺了巴比倫王指派作當地總督的基大利。為了逃避巴比倫人,他們逃往埃及。途中,他們停留在伯利恆附近的金罕。

就像先前約哈難向基大利所提起的,如果此件謀殺事件成為事實,那後果可真的非同小可,因為將會造成基大利「周圍的人將被驅散;殘存的猶大人都要滅亡」(參考四十:15),原因是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絕對不會原諒這樣的行為,因這是直接向統治者巴比倫王挑戰一樣。所以,約哈難一聽到這樣的消息,第一個反應就是要將以實瑪利給予逮捕起來交給巴比倫王,這樣或許還有機會挽回殘存的猶大人的生命。

第十五節讓我們看到以實瑪利所帶在身邊的殺手,都是高手,他帶十個人去進行謀殺,卻可以順利得手,且又俘虜了許多宮廷的人員,然後在跟約哈難交手的時候,卻只有損失兩名人手而已,可見他是很有計謀的進行這件暗殺事件。

第十六節說明被以實瑪利所俘虜的人中,包括了軍人、婦女、兒童,和太監。但並沒有說明總數是多少。雖然他們都是無辜的人,但大家都有一個共同點:害怕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因為基大利被殺的事件,可能會帶來更殘酷的報復,即使他們是無辜的,可能也無法倖免被處死。於是,包括約哈難在內,他們都同往逃去埃及。

在這段經文中,我們感到最奇怪的是,為甚麼發生這麼大的事件,先知耶利米卻連一點聲音也沒有?難道說先知耶利米並沒有在被俘虜的人群中?可是他是回到基大利的身邊,去協助重整殘存留下來的最貧困的猶大人啊(參考四十二:2),那他怎麼會沒有話說呢?如果依照先前的經文來看,先知耶利米應該會嚴厲譴責這件事,甚至會詛咒以實瑪利的莽撞和殘酷行徑,可是他卻靜默不語,為甚麼?即使他原本沒有在被俘虜者當中,或是說後來才知道此事,但也該會對此事說些話才對,這一點是非常奇怪的事,也是一些舊約聖經學者所提出的疑惑。

第一至六節:
1後來,所有的軍官—包括加利亞的兒子約哈難和何沙雅的兒子耶撒利雅—跟各階層人士一起來,2對我說:「請答應我們的要求!請替我們向上主—我們的上帝祈求。請替我們這些殘存的人祈禱。你親眼看到,從前我們有一大群人,現在剩下的寥寥無幾。3求上主—我們的上帝指示我們該走的路,該做的事。」

4我回答:「好,我答應你們的要求。我會向上主—我們的上帝祈禱。無論他說甚麼,我會毫無保留地轉告你們。」

5於是他們又說:「倘若我們不遵守上主—我們的上帝吩咐你給我們的命令,願他作誠信可靠的證人,指控我們。6無論上主—我們上帝的話是好是壞,我們一定聽從;這是我們求你向他祈求的。我們若聽從他,一切都會順利。」

就像這段經文所提供的資料顯示,先知耶利米乃是在這件謀殺事件發生後,這些去追緝兇手的將領回來請求先知耶利米時,他才知道原來發生了這樣大的事件。可是,即使是這樣,他還是沒有對此事發出譴責的聲音,真奇怪。

這段經文也是非常重要的一段文獻,在說明這些殘存的猶大以色列人民是如何在驚慌中,尋求上帝的旨意,並且發誓一定要遵守聽從上帝的話。他們請先知耶利米替他們祈禱,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舉動,為甚麼他們不敢直接向上帝祈禱?難道說猶大境內的所有祭司都被俘虜到巴比倫去了嗎?這是非常可能的。因為祭司乃是屬於高階知識份子,為要維護耶路撒冷聖殿建築物,幾乎每個祭司都有受過特殊訓練,包括木匠、金匠、銀匠、樂師等等。而在巴比倫帝國入佔耶路撒冷後,就將這些非屬於最貧困且有技能的人統統俘虜到巴比倫去當奴隸,只剩下那些最貧困的人民留在猶大繼續耕種葡萄園和其它農作物。另一方面,祭司很可能已經因為要維護聖殿免受敵人入侵,已經在戰爭中大多死傷了。再加上已經沒有聖殿可供猶大的以色列人民上香祈求詢問上帝的旨意,因此,找先知耶利米詢問上帝的旨意乃是非常自然的。其實,先知耶利米經常在為以色列人民祈求上帝寬恕憐憫他們,在第三十七章就記載西底家王也曾求先知耶利米為了國家的需要向上帝祈求。甚至可能因為替猶大的以色列人民祈求太多次,上帝還警告過先知耶利米,不要再替他們祈求,因為上帝已經拒絕聽他替以色列人民祈求的聲音了,我們看上帝是這樣對先知耶利米說的:

「耶利米啊,不要替這些人禱告,也不要為他們哀求。你不要向我祈求,因為我不聽。」(耶利米書七:16、十一:14、十四:11)。

在舊約聖經中,經常出現國王或是人民請求先知代問上帝旨意的記事,例如北國以色列的亞哈王,為了是否可以出兵去攻打敘利亞,主要目的是想藉著北國以色列強大的武力,從敘利亞手中收回被侵佔的基列之拉末城。於是,在南國猶大的約沙法王建議下,他們詢問當時的先知米該雅(參考列王紀上第廿二章)。

第二節說現在殘存的人已經「剩下寥寥無幾」,但並沒有說是多少人,所謂「剩下寥寥無幾」可能與此次以實瑪利謀殺基大利的事件有關,使許多原本可以回來故鄉參與重建整理家園的人,或是已經回來的人,都紛紛走避外國逃難去了,因為怕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進行報復行動。就像最近在美國發生的「九一一事件」,導致成千上萬的人民死傷,美國決定進行對阿富汗開戰,認為阿富汗和恐怖份子賓拉登有密切關係,且又堅持不交出賓拉登。美國還沒有開始打,阿富汗已經有數以萬計的人民離開家園湧入鄰近國家伊朗、巴基斯坦等,對這些鄰近國家也造成另一種新的威脅—難民潮。

第二至三節說他們要求先知耶利米為他們祈求,主要目的乃是要明白到底上帝的意思是甚麼。想知道他們接下來的那一步該怎麼走。他們希望先知耶利米能讓他們知道上帝的意思,指示他們生命的方向。
第四節是非常重要的一節,先知耶利米說他會毫無保留地轉告上帝所要他們知道的話。這和先知米該雅對亞哈王的使者所說的話是一樣的,是堅持以忠實的態度傳達上帝的信息,並不是依據人的意念說不實的話語(參考列王紀上廿二:14)。先知耶利米說他會「毫無保留」地讓他們清楚知道。這是成為先知最重要也是最基本的使命。

第五至六節是這些人民的回應,表示他們一定會遵守上帝的話。這樣的回應就好像約書亞時代,他帶領以色列各支族的長老、首領、審判官,和官長一起誓約時所說的一段對話很類似。當約書亞警告以色列人民,如果他們離棄上帝去拜別的神明時,上帝將成為他們的仇敵,懲罰他們。以色列人民的代表都齊聲回應說:「我們一定要事奉上主!」然後約書亞又繼續說:「你們是自己的證人,證明你們決定要事奉上主。」他們說:「是的,我們是證人。」然後他們告訴約書亞說:「我們一定事奉上主—我們的上帝;我要聽從他。」(約書亞記廿四:20—24)不過我們也發現,人是很軟弱的,往往在最沒有希望的時候,才會想到需要上帝的指示,而當上帝帶領人經過苦難階段之後,人總是很快就將上帝給忘了,且是連自己曾經發誓過的約都會忘得一乾二淨。這些來找先知耶利米代他們向上帝祈求指示方向的約哈難等代表也是這樣,後來上帝透過先知耶利米要他們留在猶大,但他們卻寧願相信自己的政治判斷,決定逃難到埃及去,不願聽從上帝的指示。這是多麼可惜的事啊!

現在讓我們一起來思考這章經文所帶來的信息:

一、任何人都可以向上帝祈禱,但不要等到遇上了問題時才想到要祈禱,平時就要養成祈禱的生活習慣,因為祈禱乃是與上帝說話。

這些來投靠基大利的猶大軍事將領,在生命遇到困境時,才想到要向上帝祈求,想要明白上帝的旨意。他們來請求先知耶利米代他們向上帝祈求,且信誓旦旦地表示絕對會遵行上帝的話和旨意。
人往往是遇到了大災難才會想要尋求上帝的旨意,或是在遇到生命瓶頸的時候,才會發現人的軟弱、有限,而想要知道到底上帝怎麼想,希望上帝對他說明白。我們看聖經就會知道猶大被巴比倫帝國所滅,主要原因就是不聽從上帝的話,甚至將傳遞上帝信息的先知耶利米關進監獄裡去,現在,知道以實瑪利捅出這個大漏子—殺死巴比倫帝國朝廷命官基大利,必定會引起巴比倫帝國的嚴厲懲罰,使他們感受到命在旦夕,不知如何是好。於是,他們想到經常在祈禱的先知耶利米,希望透過他,能清楚知道上帝的旨意是甚麼。

這使我想起最近發生在美國發生的「九一一事件」(九月十一日),有恐怖份子挾持四架民航客機,其中兩架直接衝撞紐約世界貿易大樓,導致該兩棟各有一百多層的大樓倒塌,另一架撞入位於美國首府華盛頓「五角大廈」(美國國防部),第四架墜毀在賓州。這次的恐怖事件造成成千上萬的人民死傷,嚴重到整個世界經濟至今還持續搖蕩著,不知何時才能恢復過來。更令全世界緊張的是:美國已經準備對它認為與此次事件有關的國家展開嚴厲的報復。而在此事件發生後的三天,美國總統布希發表全國文告中,就要全美國人在九月十四至十六日,到教會去參加祈禱會。這三天也可以說是美國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進入教會參加聚會人數最多的一次,從來沒有過這樣多的人進入教會哀哭祈禱,恐怕是在美國南北戰爭以來,人數最多的一次吧。很多人在哭泣,我相信必定有更多人在祈禱中,祈求上帝嚴厲地懲罰那些造成此次災難的暴徒。

只是我一直在想一件事:為甚麼遇到了災難時,人才會想到要向上帝祈禱?為甚麼平時不祈禱?尤其是這些猶大領袖們,他們先前是一再拒絕先知耶利米所傳達出來上帝的信息,現在卻想明白到底上帝的信息是甚麼,正好顯示出他們的心虛與軟弱。

祈禱,就是與上帝說話。任何時候都可以與上帝對話,不論甚麼時候我們都可以和上帝對話,因為祈禱乃是表示一個人心中有上帝,也正好表示人需要上帝。我們不應該在遇到了災難時才想到需要上帝,而是任何時候,我們都需要上帝在我們生命中。再者,無論是誰都可以直接和上帝講話,不一定要透過特定的對象。聖經沒有告訴我們,上帝賦予某些人有與他對話的特權,沒有這一回事。聖經只記載耶穌基督告訴我們的話說:「你們奉我的名,無論向父親求甚麼,他一定賜給你們。」(約翰福音十五:16、十六:23)。因此,如果有人跟你說某某人很會祈禱,或是說某某人的祈禱很有力量,這好像是在說某某人的祈禱上帝才會聽、很有功效,似乎指那個人是上帝給予特權的人,不,不是這樣的。只要是真心實意的祈禱,上帝都會聽,上帝會聽每一個人的祈禱,因為祂愛所有的人。
路加福音第十八章九至十四節記載耶穌基督說了一個比喻,說有兩個人到聖殿去祈禱,其中一個是法利賽人,另一個是稅吏。法利賽人的祈禱很驕傲,而稅吏的祈禱是很謙卑地認罪。耶穌基督告訴我們,上帝會看重那位謙卑認罪的稅吏。這個比喻讓我們學習到與上帝對話最基本的態度,除了是要真心實意之外,再者就是要有謙卑的心,這樣就對了。

二、任何以殘酷的態度對待生命,都不會是上帝所喜愛或接受的事。因為生命來自上帝賞賜,他希望人珍惜,而不是殺害。

我們看到大衛家族的後裔以實瑪利,竟然接受亞捫王巴利斯的計謀,殺害了巴比倫帝國的朝廷命官基大利和與他一起在宮廷中的人,導致剛要從廢墟中重建家園的猶大再次陷入一片混亂中,這已經是很難被原諒的一件事,而更不能原諒的,乃是對那些從北國以色列專程南下,準備要去耶路撒冷聖殿廢墟處獻祭哀哭的朝聖客進行大屠殺,無論他所持的理由是甚麼,都是不能原諒的一件事。這也就是像發生在美國「九一一事件」,造成成千上萬人死傷的慘劇,這種如同大屠殺的行徑,無論所持的理由是甚麼,都是無法說得過去的,何況這次死傷的人幾乎都是一般人民。我當然知道過去美國在其它國家進行了無數次的類似「暗殺事件」,也造成許多人生命死亡,但這並不表示可以同樣的方式報復。美國必須從它過去所犯的錯誤反省,而用「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手段報復,也同樣是錯誤。耶穌基督這樣教導我們:

「你們聽過有這樣的教訓:『以眼還眼,以牙還牙。』但是我告訴你們,不可向欺負你們的人報復。」(馬太福音五:38—39)

「你們又聽過這樣的教訓說:『愛你的朋友,恨你的仇敵。』但是我告訴你們,要愛你們的仇敵,並且為迫害你們的人禱告。」(馬太福音五:43—44)

我當然知道這樣的教訓很不容易實踐,也知道要實踐這樣的愛,有時比用武力報復所要付出的代價更高昂,但這卻是耶穌基督所給我們的教訓,是我們生活在這世上的一個重要指標,因此,我們必須要努力去學習。也只有這樣的愛,才能使我們的世界擁有長久的和平,我們的社會才能有和諧的日子可期待。如果這個世界只有報復,人類將會生活在極為不安的環境中,永無安寧可言。更貼切地說,如果我們不能以愛勝過仇恨,我們就無法見證耶穌基督就是愛,基督教的信息就是愛!

(二○○一年九月廿三日講於台北東門基督長老教會)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30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