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講:愛使名字散發馨香

經文:雅歌一:1—二:7

雅歌,這是猶太人節期中很喜歡用的一本詩歌,通常是用在逾越節的慶典中。舊約聖經中有五本經書被列入在所謂「聖書」中,而且這五本都有它所代表的節期。例如路得記和傳道書是與收穫、搭棚節有關;以斯帖記是紀念普珥節,為的是紀念猶太人在波斯帝國統治下,從滅族的危機中得到釋放;耶利米哀歌則是為了紀念耶路撒冷城在主前五八六年被巴比倫帝國毀滅有關。現在我們所讀的雅歌,是與紀念逾越節的活動有關。而逾越節是猶太人所有節期中最重要的一個節日,是在紀念出埃及時,上帝以大能的手拯救他們。可是雅歌和傳道書雖然有節期的含意,可是卻不明顯,不像以斯帖記、路得記或耶利米哀歌那樣清楚的內文所呈顯出來的節期背景。例如第八章六節c與d句說:「愛情跟死一樣堅強;戀情跟陰間一樣牢固。」可以形容出埃及之前夕,天使進入門上沒有塗抹羔羊血的埃及人家裡,殺掉了該家的長子。而在以色列家則因為有羔羊的血為記號,成為幸運獲救的家庭。愛情、戀情都是甜蜜、喜悅的,因為那是生命獲救的反應,正像墮入戀愛中的情人感受生命的經歷一樣;而死、陰間呈現出來的,則是哭泣與恐懼,沒有人喜歡遇到這種狀況,但卻又必須面臨它來臨時,為生命帶來苦難的威脅。但是要將這樣的句子連接到出埃及前的景況,可不是一般人容易進入這種背景的,就算是常常研讀聖經的人也很難拿得住這樣的含意,這是雅歌這本經書上的困難。

有一點非常有意思的是,聖經中的每一卷,都有一定解釋的範疇,其經文背景或是字句都容易使人知道整個脈絡、走向。但是,雅歌卻不是這樣,它幾乎沒有一個固定的解釋規矩,也就是說,這本經書在解釋上的尺度很寬廣,有時解釋差異非常大。這本經書通常都會被用在婚禮中,吟頌給結婚者,祝福他們在上帝的恩典下,永浴愛河裡。

再者,雅歌這部經典有一個特色,就是女子所佔的份量很重,地位很高。雅歌共有六首詩,除第五首(六:4)外,其餘五首的開場白是由女子先唱。六首詩中,除了第三首是由男子唱結尾外,其餘五首都是由女子所唱的詩作結束。但從全部六首內容來看,都是女子採取主動的態度,這在保守的東方社會,是比較特別的。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所讀經文的內容:

第一至七節:所羅門之歌,是詩歌中最美的詩歌。

第一首
「新娘」
2願你用嘴唇親吻我;
你的愛情比美酒香甜。
3你身上有芬芳的香氣;
你的名字散發馨香,
女孩子怎能不愛你呢?
4願你把我帶走,讓我們飛奔;
作我的君王,領我進你的寢室。
我們一起歡樂,
開懷暢飲,沐浴在愛河中。
難怪女孩子都愛上了你!
5耶路撒冷的女子們哪,
我雖然黝黑,卻是秀美,
像基達的帳棚,
像所羅門宮中的帳幔。
6不要因我的膚色輕視我,
是太陽把我曬黑了。
我的兄弟們向我動怒,
叫我在葡萄園工作,
使我沒有時間照顧自己的園子。
7我的愛人,請告訴我,
你在甚麼地方放羊?
中午在哪裡使羊休息?
我何必在其他牧童的羊群中
獨自徘徊、尋找你呢?

第一節作者開頭就說雅歌是「詩歌中最美麗的詩歌」,這句話可說是希伯來文在表達最高級的固定用語,意思就是:「這就是所有詩歌中最美的詩。」就好像在形容聖殿中上帝親臨的地方,就叫「至聖所」,意思是:「那是最神聖的地方。」因為上帝在那裡與輪值的大祭司講話。「至聖所」的意思,不僅在說明上帝的「至聖」,也在表明約櫃—代表上帝臨在,是置放上帝的約櫃之處。它神聖到一般人不得進入,而要進入的大祭司,必須先沐浴、守齋。同樣的,所謂「詩歌中最美麗的詩歌」,其意也是如此,表示這些詩歌是無法用其它的詩歌取代,因為它實在是太美麗了。
在第一節的第一句說這些詩歌是「所羅門之歌」,這有兩種意思;其一,是說這些詩歌是專門為所羅門王寫的詩歌。其二,也可以說是所羅門王寫的詩歌。就第一點來說,可能是因為他是以色列歷史上被看為最有智慧的君王,因為他有很特別的智慧,使他的聲名遠播,連千里之外的示巴女王也特地來進貢示好。列王紀的作者這樣介紹所羅門王,說:

「上帝賜給所羅門非凡的智慧、洞察力和無比的理解力。所羅門的智慧超過東方人和埃及人的智慧。他比萬人都有智慧,勝過以斯拉人以探、瑪曷的兒子希幔、甲各、達大等哲人。他的名聲遠傳到四周各國。他作了三千句箴言和一千零五首詩歌。他講論樹木花草,從黎巴嫩的香柏樹到牆上長著的牛膝草,又談論各種飛禽、走獸、爬蟲,和魚類。世界各國的王都聽到他的智慧,都派人去聆聽他智慧的話。」(列王紀上四:29—34)

也因為這句「他作了三千句箴言和一千零五首詩歌」,因此,不少人將箴言這本經書和雅歌看成是所羅門王所寫的作品。
從第二節到第七節,是新娘唱的詩歌。請注意,女子在唱的時候,男的並不在場,可說是一種期盼,也是一種夢想中的美麗景緻。寫詩的人,將陷入愛情中的人,可以想像得到在愛人身上所有最美好的部份,都拿出來形容了;包括「身上有芬芳的香氣」,甚至連名字都會「散發馨香」。想想看,以色列人民最喜愛的名字是甚麼?他們怎樣比喻自己與上帝之間的關係呢?沒錯,他們將自己與上帝的關係,就是用「夫妻」的關係來形容的。在先知的文獻中,可以看到上帝就是以色列人的丈夫,以色列人就是上帝的妻子一樣。例如:先知以賽亞就傳出上帝的話語說:

「你的創造主是你的丈夫;
他的名是耶和華—萬軍的統帥。
以色列神聖的上帝是你的救贖者;
他統轄全世界。
以色列呀,你像一個年輕的妻子,
被丈夫遺棄,愁悶憂傷。
但是上主接你回來。
他對你說:
我暫時離開了你,
但我深深愛你,要接你回來。
我生氣不理你是暫時;
我對你的愛卻是永久。
上主—你的救贖者這樣宣佈了。」(以賽亞書五十四:5—8)

先知耶利米也有這樣的信息:

「上主說:『時候將到,我要與以色列人和猶大人訂立新的約。我親手領他們的祖先出埃及以後,曾經與他們立約。我是他們的丈夫,他們卻破壞了這約。新的約和這舊的約不同。』」(耶利米書卅一:31—32)

先知何西阿也傳出這樣的信息說:

「以色列啊!我要娶你為妻;
我要對你仁義公平,
以慈悲不變的愛待你,
使你永遠歸屬於我。」(何西阿書二:19)

以色列人就是用類似這種方式在表達他們和上帝之間的愛,有如正浸淫、陶醉在愛情中的男女一樣,述說著那永不分離,或是分離,但卻相當懷念的心境。
在戀愛中的人,可以想像得到表達愛情的方式,「吻」所帶來的感覺往往是比香甜美酒更令情人陶醉。
第三節用香膏油的香氣來形容從愛人身上發出來的魅力。我們知道早期的希伯來女子喜歡在胸前掛著一瓶小小的香水罐,這樣當她們遇到親朋好友而必須擁抱、親吻時,就會在彼此之間聞到一股香膏的味道。貴重的香料也是古代中東地區貿易主要的物品之一。女孩子喜歡香膏的程度,往往會花費一生積蓄購買貴重的香膏(請參考馬太福音廿六:6—13),情形如同今天有些婦女喜歡將積蓄用來購買珠寶鑽戒一樣。
第五至六節,詩中的女子在為自己的膚色辯護,理由是她雖然看起來是「黑」了些,但是人卻是很美麗的。第五節提到「基達」,這是阿拉伯曠野中一處非常出名的牧場,以畜牧業發達聞名。基達人常常用羊和其他商人交換禮物,或生活用品(參考以賽亞書六十:7,以西結書廿七:21)。由於畜牧業相當發達,當地的人通常用黑山羊的皮織成帳棚,色澤相當美。在摩西時代,搭聖幕用的幔子、幕頂,都是用山羊毛織成的。看起來就讓人感覺相當的莊嚴、穩重(參考出埃及記廿六:7—13、卅六:14)。第五至六這兩節經文表面上看起似乎有些埋怨自己因為太勞碌,而沒有時間保養。其實,這也在說明這位女子是個很認真做事、盡職責的女人,就是因為這樣,她才沒有時間照顧自己。
第七節說這位女子開始在尋找她的愛人。這位愛人被形容是一位牧羊人,而這女子則是牧羊女。

「新郎」
第八至十一節:
8最美麗的女子啊,
難道你不曉得那地方?
跟著羊群的腳蹤去,
在牧羊人的帳棚邊,
讓你的山羊吃草。
9我的愛人哪,你吸引男孩子,
好比法老戰馬中的牝馬。
10你兩鬢的頭髮多麼秀美,
像珠寶鍊子繞著脖子。
11但是,我們要為你製金鍊子,
為你配上銀的飾物。

這段是屬於新郎唱的詩歌。在回應前段詩歌中的女子,尤其是當這位牧羊女正尋找這位愛人而問說他在哪裡時,這位女子心目中的愛人,很快就回應說:你應該知道我的地方。因為他就在牧羊者當中,只要隨著羊群的腳跡走,就可以發現。
在第五至六節中,這位女子在為自己的「黝黑」膚色感到自卑時,心目中的愛人馬上發出鼓勵的聲音說,她是「最美麗的女子」。美麗,這不只是用來形容一個人的面貌,也形容一個人溫純的內心。比如說,我們會讚美一個人很善良、很「美」,說「這個人的心實在很美」,意思是她有一顆美麗的心。這樣的心,指的不是有形的心臟,而是一個人的心靈,良善、誠實。
第九至十一節說出這位女子的美,連高貴的人都想要對她表示愛情。所謂「好比法老戰馬中的牝馬」,指的就是古代皇帝用的御馬,通常不用來當戰馬,或是運輸用,因為這樣的馬種很貴重,會用來作配種之用。如果將這種牝馬放入馬群中,很快會引起其它的馬靠攏過來,想要跟這隻牝馬親熱。這樣好的品種馬,主人一定會在牠的身上繫上很多珍貴的裝飾品在韁繩上。就好像以斯帖記所描述的,宰相哈曼建議亞哈隨魯王犒賞有功於王的那個人,就是用王袍給那人穿之外,還要「一套裝飾華麗的籠頭套在御馬的頭上」(以斯帖記六:7—8),這樣大家一看就知道那是屬於國王專用的馬,跟一般的馬不一樣。

「新娘」
第十二至十四節:
12我的君王坐席的時候,
我的香水散發香氣。
13我的愛人常靠在我的胸懷;
他像一袋子沒藥那麼香。
14我的愛人像一叢鳳仙花,
開放在隱‧基底葡萄園中。

從第十二節開始,到第二章二節,這四段詩歌是「新娘」和「新郎」互唱,以一唱一和的方式進行。
這段是新娘唱的詩歌。在古代羅馬帝國,或是波斯帝國的王公貴族邀請客人參加宴席時,通常都會聘請樂團和舞者來奏樂、跳舞歡娛賓客,而這些賓客和主人一樣,通常都會斜躺在長條的靠背椅上。如果宴席中有女侍者接待,這些女侍者也會成為男賓客斜靠、躺臥的「枕頭」或墊子。這時候,配掛在女子胸前的香水罐就會發出大功能,因為罐口剛好在男人的鼻孔口,香味往往使男人陶醉。
第十三節的「沒藥」,這是當時中東地區最珍貴的一種香料。貴族們喜歡用來塗抹在即將去世的人的身上,他們認為這樣的身體不但不會朽壞,且可以保護一段很長的時間。耶穌基督出生時,來自東方的星象學家所贈送的禮物中,就有「沒藥」(馬太福音二:11),而在耶穌基督被釘十字架後,尼哥德慕和亞利馬太的約瑟用「沒藥和沉香混合的香料,約有三十公斤,將之塗抹在麻紗布匹上,然後將這布匹裹住耶穌基督的身體(參考約翰福音十九:39—40)。以斯帖被徵召入亞哈隨魯王的王宮後,有六個月的時間是用「沒藥」塗抹身體(以斯帖記二:12),這是為了要保養皮膚色澤光鮮、細膩好看的緣故。早期的君王甚至穿的衣服都會經過「沒藥」等香料處理(參考詩篇四十五:8)。
第十四節的「鳳仙」,巴勒斯坦的一種灌木,是屬於香柏樹的一種。這種鳳仙開花的時候,是花香撲鼻。「隱‧基底」,這是位於死海西邊的曠野,有一大水泉綠洲,大衛逃避掃羅追殺時,曾逃至此地避難(參考撒母耳記上廿四:1)。此地一直是商賈貿易隊伍路過休息的要站。這樣,美麗的鳳仙花開放在「隱‧基底」的葡萄園中,更是美麗、芬芳的令人陶醉,流連忘返。

「新郎」
第十五節:
15我的愛人,你多麼美麗!
你的眼睛像鴿子的眼睛,
閃耀著愛的光輝!

女子用那樣美麗的詩詞讚頌她所愛慕的情人,這位情人也用非常美麗的詞句回應女子的歌頌。
「像鴿子的眼睛」,如果我們注意鴿子,會發現鴿子的眼睛在整個頭部所佔的比例相當大。自古迄今,女子的眼睛一直是男人注意的重點,古老的詩歌中會用眼睛來形容女子的美麗。創世記第廿九章17節,說拉班有兩個女兒,大女兒「麗亞有一對可愛的眼睛,蕾潔卻長得更美麗動人」(台語漢字:「麗亞目睭卡輸,蕾潔生做好看。」和合本的譯文是:「利亞的眼睛沒有神氣,拉結卻生得美貌俊秀。」),從這句話可看出一對好看的眼睛,會使女子看起來容貌動人。難怪越來越多的女子喜歡找整容醫師動眼皮手術,為的就是要使自己更加美麗、好看。這位男子說這位美麗女子的眼睛「閃耀著愛的光輝」,這是一句很好的形容詞,可以從這女子的眼睛看出心思意念,因為她的眼中有愛,且是渴慕得到愛情的回報。

「新娘」
第十六至第二章一節:
16我最親愛的,你多英俊,多可愛!
我們把青草當床榻,
17把香柏樹當屋子的棟樑,
把松樹當天花板。
第二章
1我是沙崙的野玫瑰,
是山谷裡的百合花。

第十六節和十五節,有如戀愛甚深的情人在相互稱讚一般;當男子稱讚女子人「多麼美麗」的時候,女子則稱讚說男人是「多英俊,多可愛」。這裡的「可愛」,表示很有吸引力的意思。
「把青草當床榻」,是當他們在談戀愛時,沒有美麗的房屋如宮廷一般的華麗,可是,即使在戶外草地上,在叢林間,那些來自上帝創造的大自然則成為他們述說愛情的地方,不但看起來是美麗,且是芬芳的自然園地。如果我們看所羅門王建造聖殿的材料,就會發現建材中大量使用「香柏樹和松樹」,列王紀的作者這樣描述說:

「聖殿內牆,從地板到天花板,都是用香柏木板釘的;地板是松木鋪的。有一間內堂,稱為至聖所,建在聖殿裡的後部,長九公尺;從地板到天花板都用香柏木隔開的,大堂長十八公尺。香柏木板都刻著葫蘆和花朵的圖樣。整個聖殿內部都用香柏木裝嵌,使殿牆的石頭不顯露出來。」(列王紀上六:15—18)

這些建造聖殿的香柏樹和松樹,都是由黎巴嫩進口的,由泰爾王希蘭負責派遣工人砍伐運送(列王紀上五:1—10)。另外,所羅門王用十三年的時間才建造完成的王宮—黎巴嫩林宮,幾乎全部都是用香柏木為材料(列王紀上七:1—6)。我們從這些資料可以看出,這對情人雖然沒有居住在如同聖殿那樣精緻、如所羅門王宮那樣豪華的房屋,但是天地之間自然的創造者,已經賜給他們最好的房子了—青草的床榻、香柏樹的建材,以及松樹的天花板。
「沙崙」,這是位於迦密山南部沿海的地帶,土地相當肥沃,有許多不同類型的野花。野玫瑰是其中的一種。先知以賽亞的詩歌中有這樣的句子:

「沙漠要欣喜;
荒野間花兒盛開。
沙漠萬紫千紅,
欣喜歡呼歌唱。
它要像黎巴嫩一樣壯麗,
像迦密和沙崙一樣肥沃。
人人要看到上主的榮耀,
看到我們上帝的威嚴。」(以賽亞書卅五:1—2)

所謂「山谷裡的百合花」,意思是很普通的花朵,就像前句所說的「野玫瑰」一樣,不是甚麼特殊的品種。因為和香柏木或是松木比較起來,即使再美麗的花朵也是令人看不起眼。

「新郎」
第二節:
2我的愛人在女子中,
正像荊棘裡的一朵百合花。

在前面一句,新娘自稱在整片香柏樹和松樹的林中,自己就像是野花一般,不會引起人的注目,也不會是甚麼特別珍貴的好花、品種,可是,在情人的眼中就不一樣了,所謂情人眼裡出西施,其意正是如此。當這位男子聽到女子這樣自稱時,他馬上有了回應,說這位謙卑的女子,乃是「像荊棘裡的一朵百合花」。荊棘,是指野草叢,是會被踐踏、焚燒、除掉的草堆。可是,在荊棘中長出「一朵百合花」,這就顯得相當珍貴,因為這是非常難得的。如同我們常常聽到的一句俗語說:「一朵鮮花插在牛糞裡。」比喻相當不對稱,因為美麗的鮮花是要放在花瓶裡才對,怎能插在牛糞中呢?很可惜啊!但是,就是因為在牛糞中,才會引起人家注意到那朵鮮花,如果是插在萬叢美麗花朵中,普通的花就不會被注意到了。現在,這朵看起來是很普通的百合花,長在荊棘中,顯得很不對稱,但卻因為它是長在荊棘中,就顯得珍貴,因為荊棘是一種令人厭煩的雜草。

「新娘」
第三至七節:
3我的愛人在男子中,
正像叢林裡的一棵蘋果樹,
我喜歡坐在它的蔭影下,
它的果子香甜,合我口味。
4他帶我進他的宴會廳,
在我頭上飄揚愛情的旗幟。
5請用葡萄乾來補養我,
用蘋果來恢復我的精神,
因我為了相思病倒了。
6他用左手托住我的頭,
用右手擁抱我。
7耶路撒冷的女子們哪,請答應我,
請指著羚羊和母鹿發誓,
你們不吵醒我們,
不干擾我們的愛情。

這段詩歌是第一首的最後一部。唱的是女子,她在回應新郎的稱讚。
第三節女子說她所愛的男子,像是在「叢林裡的一顆蘋果樹」。寫的雖然是指「蘋果樹」,但實際上所要表明的果樹內容並不明確,到底是甚麼果樹,聖經學者有不同的看法。不過在聖經裡,作者也會用「蘋果」來形容它的特殊口味,或是表示「合宜」的意思,例如箴言的作者說:「一句話表達得合宜,就像金蘋果放在銀盤中。」(箴言廿五:11)另外,先知約珥將蘋果樹與葡萄樹、無花果樹、石榴樹等同類放在一起(約珥書一:12),可見聖經的時代,蘋果樹已經被移植栽種在中東地區了。但有些聖經學者寧願將「蘋果」翻譯成「橙子」,認為成熟的「橙子」有如黑暗中的「明燈」一樣的閃亮,更為明顯、耀眼。也有人傾向翻譯成「杏樹」,因為金黃色澤的「杏果」看起來更為美麗。不論如何,很可能是因為蘋果樹結出來的果實芬芳、味道可口,因此,開始引起聖經作者的注意。
第四節說用「愛情的旗幟」放在愛人的頭上。旗幟,是當時軍隊的一種記號。古時候,軍隊旗幟越多,表示善戰的勇士越多,出征的時候,往往是先看到對方的旗幟飄揚在戰場上,然後才看到軍隊出現。女子用這種方式表達著:男子用許多記號向她表明深厚的愛情,讓在宴會廳中的眾人都可以一眼就看得出那男人對她的愛甚為至深,使她感受到被愛的驕傲。
第五節可看出男女雙方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再見面,因而相思嚴重到生病了。葡萄乾、蘋果,都是當時認為可以滋補的食品。就像西方人俗語說的:「每日吃一粒蘋果,健康活到九十九。」
第七節「指著羚羊和母鹿發誓」,因為在田野中,這兩種動物容易讓人與之接近。尤其是羚羊乃是黎巴嫩普通的動物,常被用來象徵女性。而在戀愛中的人最不喜歡受到別人的干擾,即使連美麗的動物出現,都會影響到愛情的表達。

現在讓我們來想想這首詩歌給我們帶來的信息:

一、真正有愛的地方,會使簡陋的居家如同天堂一樣,充滿著歡笑,也會使野地變成世外桃源。

我們看到這首詩的作者不是在歌頌美麗的居家設備,也不是在描述如同所羅門王建造聖殿或是王宮時,記載得那樣的細膩、精緻,建造得那樣豪華、堂皇,都不是!作者用自己身體的黝黑膚色、粗造的皮膚,除了訴說自己工作的辛勞外,也說出自己在辛苦中所散發出來的生命力之美,就像「所羅門宮中的帳幔」那樣美麗。他們甚至可以將野地的青草看成是地毯,將自然樹林散發出來的香味,當作如同是耶路撒冷聖殿至聖所,或是所羅門王宮中高級木材散發出來的香氣。這就是真正的愛情表達出來的生命內涵,因為真正有愛情的地方,就有青翠的草原;有愛的地方,就會有生命力,而生命力帶來的是歡笑、喜悅,和滿足、驕傲。
從這裡可以想像得到,當以色列人民在曠野漂流的時候,他們沒有像所羅門王建造那堂皇的聖殿,只有簡單的會幕,不浮華、但卻有相當敬虔的禮拜、歌頌、讚美儀式,上帝一路帶領他們進入迦南地,保護著他們的生命財產。就像上帝透過先知拿單對大衛說的:

「自從我救以色列人民脫離埃及直到現在,我沒有住過殿宇;我一直住在帳棚裡,到處移動。我與以色列人民一起漂泊的那些年日,我從來沒有問過我召來牧養我子民的任何領袖,為甚麼不替我造一座香柏木的殿宇。」(撒母耳記下七:6—7)


一間教會也是這樣,真正的教會應該是個「愛的團契」,所謂「愛的團契」指的不是建築物,而是會散發出一股特殊的「香味」的團契,這種味道不是一般聞得到的,而是類似在教會這樣的信仰團契裡才有的。這種「味道」就是在基督耶穌裡的愛。愛,就是奉獻、給予、沒有猜忌、懷疑所發出來的「味道」。

有好多次去訪問教會,受訪的教會都會介紹教會歷史和現況。在介紹的過程中,傳道者最喜歡用很多時間說明的,就是該教會的建築物建造的過程,這一點是非常可惜的。至今為止,我還是很少遇到教會用心介紹他們怎樣透過分享給別人,來闡明上帝在耶穌基督裡拯救的愛。

最近幾年常常有人訂了「教會的異象」或是「真正的教會」等這類的題目邀請我去演講,可能是因為我牧養教會的態度不一樣,而且很多傳道者知道我不喜歡看蓋禮拜堂,因此,都會在有意、無意之間設定這個題目邀請我去講不同的教會觀。就像去年(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六日,為了災區教會的禮拜堂重建問題,也要我去演講建造怎樣的「教會」。災區教會的代表聽完我演講之後,幾乎是面無表情,因為他們都覺得很需要趕緊建造新的禮拜堂,更使我感到意外的,是有的教會還發出大型海報寄到各教會,說要建造更大型的禮拜堂。前不久,有朋友告訴我,他們去訪問災區,有一間災區教會的牧師聽說台北東門教會要幫助他們重建禮拜堂,那位牧師一聽是「台北東門」,馬上反應說:「絕對不可能,盧俊義牧師最反對蓋禮拜堂了,怎麼可能?」確實不錯,當總會要我們教會「認養」災區教會的時候,起先我答應了,但是,當我要求被認養的教會寫出他們的復建計畫書時,我看到的就是重建禮拜堂的經費時,就表示需要再討論。因為我不認為重建禮拜堂是災區復健立即應進行的工作,我以為應該先作計畫,清楚重建禮拜堂之後,教會要做甚麼。我在演講中都會介紹所牧養教會的事工,例如怎樣辦「快樂兒童營」、「老人營」、「社區衛生健康教育」等這類活動。也在演講中介紹所牧養的教會怎樣協助軟弱需要者,或是在培養人才上所做的努力。我甚至會強調:「教會規模越小越好!」因為這樣更能達成團契生活的意義,信徒彼此之間的相互關係容易更加緊密結合在一起。這樣的教會即使沒有大型的建築物,沒有美麗的禮拜堂,大家聚集在一起也會感受到愛的力量、團契生活的芬芳。

一個家庭也是如此;家庭的重要,不在於居住怎樣美麗、豪華的住宅、社區裡,而是這個家庭用甚麼來維持它存在的基礎,這一點才是重要。有許多人用很多時間在看房子,選擇所謂高級住宅區,希望這樣的環境帶來生活品質美好、愉快。但是,請注意了,如果內心沒有愛,如果家中沒有充滿愛情的香味,即使住的是豪華住宅、高級住宅區,也是枉然。家庭歡樂的聲音不是從樂器發出來的,而是從心中的喜樂唱出來的。同樣的,一個社會也是如此。

二、真正使人懷念的,且會繼續懷念的,就是從愛的當中散發出來的力量。

雅歌的作者在描述愛情的意境時,說對方的「身上有芬芳的香氣」,且「名字散發馨香」的味道,這樣的人,是大家都爭著想要親近的對象。

確實沒錯,一個有愛的地方,人人喜歡居住,一個有愛的地方,大家都想流連其間。有愛的地方,大家會爭著傳述它的名字,甚至描述它愛的「味道」和特徵。

我認識一位青年,目前在德國的「貝里費得」(Bielefeld)讀書。她說到該小鎮在德國是個相當出名的地方,因該鎮是始於收容一些年老無依無靠的人,這些年老且身體已經殘障無法行動自如的人,是由一群修女照顧。剛開始的時候,社區的人很反對,因為這些人不但不會帶來商機,而且可能因為這樣的老人越多,使該社區的活動力逐漸消沈。但這些修女所做的事是愛心的表現,是因愛心投入,漸漸地因為這些修女所做的事,使該收容所聲名遠播,喜歡來這裡居住、作研究的人越來越多。目前是德國在研究、收容老人、老人植物病患出名的中心。如果我們注意讀德蕾莎修女「仁愛修道院」收容貧窮、病患的歷史,就會發現當她帶著修女們開始在印度加爾各答進行這項工作時,很多人拿著石頭去丟擲該院的門窗,並揚言要搗毀該院的一切設施,甚至逼得警察當局進入收容所企圖要遊說德蕾莎修女放棄這樣「愛」貧困的人的事工,因為修院的所在地讓人每天看到的都是些即將死去或是已經死去的人。沒有人喜歡看到這種景象,如果用我們的話來說,有如「殯儀館」或是「太平間」,沒有人喜歡與這樣的地方為伍。但是,今天在全世界各地天主教修會人數越來越少的時候,德蕾莎修女創辦的修會卻是蓬勃發展,現今已經有七千多位修女和修士參加了這個名叫「仁愛修會」的團契。這個「仁愛修會」有一句所有加入的人要宣誓的話:「終我一生,全心全意為最貧窮的人(poorest of the poor)服務。」

但是,有一幕我終生難忘的,就是在一九九二年發生在高雄市的事件,高雄市政府準備要設一所「啟智學校」,市議員黃昭星(出身咱長老教會舊城教會)帶家中有智障孩子的父母到學校預定地去,準備舉辦「除草、整理校地」的園遊會活動時,遭到當地居民拿石頭擊打受傷,居民並且用很卑劣的手段、語言辱罵那些家中有智障兒童的父母,並且揚言要反抗設校到底。他們反對在該地蓋啟智學校的理由是:害怕他們的孩子會學習那些智障孩子的動作,也怕會因為這樣的學校帶來當地房地產價錢的跌落。看到這則消息,真讓我感慨萬千。我們的社會如此,怎能使人心中有愛呢?怎能述說我們對生命有尊重呢?怎能期待我們的生命是活在有尊嚴環境中呢?不可能!

但是,我們知道耶穌基督留給我們人類最偉大的,就是他死在十字架上的愛,這樣的愛,是苦難的愛,也是救贖的愛。只有愛,才能使人類世界帶來生命的希望。沒有愛的地方,不會有生命的盼望,也不會對人的生命有意義。

我們要留下甚麼給後代子孫?別忘了,如果你想死後能到天上去,那就不要想帶些甚麼身外的東西,因為任何身外的東西都不能帶上去,惟一能夠帶到上帝面前的,就是你給了別人多少愛,為別人做了多少善的事。記住,這個愛與善,不是愛你自己的親人,這個善也不是只行在你所愛、所喜歡或認識的人身上,而是在你這些親人、朋友以外的「別人」。

一間教會也是如此;如果只會把才華、奉獻的錢等用在自己的教會,這間教會的名聲不會像香膏油發出它的香味,四溢到使人家都聞得到。一間教會之所以會令人懷念,是因為這間教會常給予別人許多的愛,愛會使人的名聲遠播,使人喜歡,也使人欣慕。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5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