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講:愛可織成冠冕

經文:雅歌三:6—11

這是雅歌的第三首詩歌。我們現在所讀的這段經文是屬於「新娘」唱的詩歌。前面兩首詩歌中,我們看到正陷入熱戀的女子,一直在盼望她心目中的情人(男子)趕緊來到她的身邊,她渴慕到一想起這位情人,整片野地青草、森林都可以當作是美麗柔軟的地毯,就好像是皇宮裡的壁飾、天花板一般的美,且在她生命裡隨時可以聞到愛人身上的芬芳;即使沒有很好的居所,甚至是在生命最苦難的時候,因著愛,她感受到冬天已過、春天來臨氣息,她珍惜著與愛人在一起的喜悅,不允許有任何會破壞他們兩人之間愛情的力量存在。而當她看到所期盼、鍾愛的情人來臨時,她絕對不再讓他從身邊消失掉,要緊緊抓住他,帶他進入她的生命裡,與他結連在一起。

我說過,如果雅歌是在表示以色列人民和上帝之間的關係,那麼,詩歌中的「女子」就是以色列人民,上帝就是她一再渴望見到的「男子」。以色列人民透過這樣的詩歌表示,要在一生的日子裡,與上帝緊密地結合在一起,不再分開。她們願意再次回到從前祖先與上帝訂立過的「永遠之約」中,表明對上帝的愛與忠實。雖然過去是四處漂流生活的遊牧時代,表面上看起來是沒有像現在進入迦南地的時代,有固定的居所,且有豐富的物質生活,就像所羅門時代的富裕,有黎巴嫩進口的香柏木、松木、檀香木等頂級的建材打造起來的宮殿、房屋(參考歷代志下二:8),甚至奢侈到如主前第八世紀時代先知阿摩司所說的,連睡覺的床鋪都是象牙裝飾起來的,「吃嫩牛和肥羊的宴席」,「擦最上等的香水」(參考阿摩司書六:4—7),但是,他們卻從生命中感受到:大地就像一片美麗的宮廷地毯,整片森林就是頂級的公園,會發出所謂的「芬多精」清醒人心思意念的香味,有如貴重的沒藥一般,如同高級的香水一樣的珍貴。會有這樣的生命體驗,必須是有愛的基礎,且這基礎是相當深厚才有辦法感受得到。

今天在咱台灣社會,有的是錢,很多人在描述這社會的時候,常常會以「台灣錢,淹腳目」,甚至用「淹脖子」來形容台灣人的富裕。吃的、用的,有時看起來簡直就是奢侈到極點。我常說台北有一間大飯店,名字取得很有意思,叫「來來‧香格里拉」(Come Come , Shangorila),有人將之翻譯成「砍砍,誰甲你來」(台語發音),意思是這間飯店是很貴的,要到這間飯店吃飯,必須有準備要付出很貴的價錢。有一次我去理頭髮,理頭髮的小姐和另一位同事有這樣的對話:

甲:「昨天這支手錶花掉我五萬元。」
乙:「你是買新的嗎?」
甲:「沒有,我只是拿去給店裡裝『鑽仔』(台語)而已。」
乙:「有價值啦,看起來『蓋高尚』。」
甲:「店裡的師傅說,如果要鑲比較好看的,大概是十萬元。我告訴我先生,可以
將孩子的錶也拿去鑲『鑽仔』,我昨天回來就已經將我女兒的那支錶拿去給他
鑲了。」

我聽後感觸很多,五萬、十萬元,在七、八年前(一九九二年)那可是一筆很大的數目,但一位開普通理髮業的人,卻可以用這樣多的錢去裝飾手錶。你知道嗎?她的先生是泥水匠啊。我並沒有歧視或是看輕他們的意思,我只是這樣想:在這樣富裕的社會裡,我們感受到的愛到底有多少?如果稍微注意一下最近的資料報導,就會發現台灣社會的離婚率已經達到四分之一,是全亞洲最高的離婚率。破碎的家庭日趨增多,單親的家庭、兒童已經引起許多社會學家、社工人員的擔憂,青少年犯罪率一直在攀高,且犯罪的手段是越來越殘酷等等,這些都在說明一件事:我們的社會對愛的付出很少,也因為這樣,真正能感受、體驗到愛的溫情的也很薄弱。不要以為才過去不多久的二月十四日「情人節」,一朵玫瑰價值高達一百元,還不一定買得到,看起來好像很有愛情的樣子,但是,這正好就像雅歌的詩人所說的,在真愛的裡面,即使沒有美麗的玫瑰,沒有珍珠等貴重的禮物,只要看到對方的眼睛,就夠滿足心靈生命的需要。就像有一首葉薇心小姐寫的詩歌「是愛」(由吳文棟先生所譜的曲子,聖歌隊在二月十三日獻唱這首詩歌),該詩歌的內容這樣寫著:

「天為甚麼藍?草為甚麼綠?
甚麼使月亮發光?
甚麼使太陽溫暖?
花為甚麼香?鳥為甚麼唱?
甚麼使人活著有希望?
愛使天藍,愛使草綠,
神的愛使太陽溫暖,月亮放光,
祂的愛使花香鳥唱,
因為愛,使人活著有希望。
如果有一天宇宙都變樣,
我們只求愛永在世上。」

我很喜歡這首詩,因為實在寫得很美,特別是最後一句所說的—如果有一天宇宙都變樣,我們只求愛永在世上。這句話使我想起一部名叫「教會」(Mission)的影片,在最後決定要不要與葡萄牙的軍隊打仗時,那神父堅持拒絕以武力對抗而說這樣的一句話:「如果這世界沒有愛,我們活著也沒有意義。」確實是這樣,就是因為愛,才使我們的生命活著有意義。

雅歌最重要的部份是在第三章六節至五章一節,這段經文可說是這本經書的主題中心。我們現在開始進入探討這本經書的中心內容。

第三首
第六節:
「新娘」
6那從曠野上來,好像煙柱,
用商人販賣的乳香和沒藥薰染的,是甚麼呢?

請注意在第一節,當聖經提到「曠野」這個詞的時候,往往表達的是與上帝最親近的地方。出埃及記連續記載上帝要摩西去對埃及國王說,要讓以色列人民離開埃及,到「曠野」去敬拜上帝(參考出埃及記三:18、五:1、3、五:16、八:27),而當他們出埃及後,整整有四十年的時間,是停留在「曠野」洗滌心靈,在曠野期間,是他們與上帝最親近的時刻。新約聖經提到施洗約翰一出現,就是在「曠野傳道」(馬太福音三:1,馬可福音一:4,路加福音三:2)。這裡的「曠野」,指的是人煙稀少的地方。因為人煙稀少,因此,這裡的「好像煙柱」就可以瞭解是:一片灰塵像煙囪吐出來的煙冉冉升起的樣子。這表示不是一個人,而是有一群人隨著這個即將去娶親的新郎。他們是一大隊伍,好像浩浩蕩蕩的軍人行軍般,走過人煙稀少之地,踢起了泥土上的灰塵,揚散在空中。這就像古時候的軍隊行進時,還沒有看見隊伍,卻已經從遠處就可以看見塵埃飄在空中了。

第二句話最有意思了;說到「乳香」和「沒藥」,這兩種都是當時非常珍貴的香料。出埃及記第三十章卅四節記載,聖幕裡用的香,其成分是用乳香和其它香料混合製成的。耶穌基督降生的時候,東方的星象家所帶的禮物中,除了「黃金」之外,另外兩項就是「沒藥」和「乳香」。詩人說那些從遠處就可看到揚起飛塵的隊伍,浩浩蕩蕩地走過來,可是,隨著灰塵的飛飄,也隨著風的飄盪,就好像燃燒起來的煙一般,灰塵冉冉上昇,香味就像是這樣,已經有一股濃濃像似乳香和沒藥所薰染過了的味道隨風吹來,這些到底是甚麼東西?他們到底是誰啊?

記得小時候參加過親人結婚喜慶的活動,吃喝當然不用說,更重要的是,很喜歡走到結婚的人的「洞房」去看看,瞧瞧裡面的擺飾。「洞房」總是有一股非常濃厚的「明星花露水」味道。這和今天的青年人在大酒店或是飯店辦宴席,飯店會提供一至兩天的免費套房給結婚的新婚夫婦,感覺很不一樣。以前不僅是新婚夫婦的洞房灑了許多香水,連新娘的身上也是,走過她的身邊一定會聞到一股濃濃的香水味。

第七至八節:
7看哪,那是所羅門的車子,
有六十名兵士護衛著,
都是以色列最優秀的勇士。
8他們都擅長劍術;
他們能征慣戰。
個個手上拿著利劍,
防備夜間的襲擊。

第七節在現代中文譯本經文說「所羅門的『車子』」,這「車子」在和合本用「轎子」,台語聖經也是用「轎子」。用「車子」是給現代人讀的,以前並沒有車子,除非王公貴族結婚才會用馬拖著車子,不過大部分還是用人扛著「轎子」載著新娘走。台灣早期社會是新郎走在轎子的前面,轎子由兩個強壯的男士扛著,前面有新郎帶路,後面是壯丁扛著嫁妝,包括了腳踏車、梳妝台、衣櫥、裁縫車等等各式各樣的新居用品,比較大型的不容易扛的,還會用牛車載。最前面就是「鼓吹陣」,一面走,一面敲鑼打鼓,走過街道時,兩旁的人會停下來看,蠻熱鬧的。

看,這裡有六十名「兵士護衛著」,可見隊伍相當長,也讓我們想像得到這個迎娶的隊伍確實是很壯觀,且這些「兵士」都是以色列最為優秀的勇士,這說明了男子迎娶這位女子時,為了表示他對女子深厚的愛,特別擺出的排場,為的是要好看。不僅可以讓人讚美女子的美麗,且可以稱讚男子的大方、厚愛。或是說這位男子對這位戀慕他的女子確實給予非常特別的回應。

如果說,這位女子代表的是以色列人民,那麼,她所戀慕的豈不就是耶和華上帝?看,上帝就是給予以色列人民非常特別的禮遇,讓他們能夠在曠野中就聞到上帝恩典的芬芳,使他們在眾人的面前顯出尊嚴的行列,雖然以色列人民在萬民當中被看成是最卑微的,且是被瞧不起的遊牧民族,但是,當他們進入迦南地的時候,上帝使當地的人尊敬他們,並且讓他們在迦南地成為大族、大國,正如祂對亞伯拉罕、以撒、雅各所應許的(創世記十二:2、廿六:4、廿八:13—15)。

第八節的四個句子,是兩組對照句;第一句的「他們都擅長劍術」與第三句的「個個手上拿著利劍」相對照,第二句的「他們能征慣戰」,與第四句的「防備夜間的襲擊」相對。前兩句表示這些保護者可以進攻,因為他們擅長用長劍,這是進攻用的武器,如果是要進攻敵人的陣營,很有經驗。後兩句表明這些勇士很有防守的能力,就算是夜間的防守,他們也是相當在行。所謂「利劍」,指的是配掛在腰間的短刀(請參考和合本譯文「腰間配刀」)。這樣的句子都在表示這六十位揀選出來的勇士,都是經過特殊訓練的,不論是白天或黑夜,都能夠保護這位女子(或是新娘)的安全。

再者,「夜間」也代表著「魔鬼」、「撒但」的意思。也是一個人最容易受到魔鬼(或撒但)攻擊的時刻,隨時隨地都會有這樣的危險在這時候出現。但是,上帝所喜悅的子女,不會受到這樣的攻擊,因為有上帝在看顧著。

這很像詩人所寫的詩歌:

「看哪,以色列的保護者,
他既不打盹,也不睡覺。
上主要保護你;
他在你身邊庇護你。
白天,太陽不傷你;
黑夜,月亮也不害你。」(詩篇一二一:4—6)

上帝對愛慕祂的人,絕對不會袖手旁觀看祂的子民受難,不會,上帝絕對不會這樣!祂一定會保護那些愛慕祂旨意、教訓的子民,會保護那些遵行祂的旨意的子民,使他們無論在甚麼時候,在任何環境中,得到最安穩的保護。不但可以面受仇敵的攻擊,甚至可以使那些想要傷害祂子民的敵人受到懲罰。

第九至十節:
9所羅門王用黎巴嫩木,
為自己製造車子。
10御車的柱子用銀包裹,
上面有金線的刺繡;
坐墊用紫色料子製成,
是耶路撒冷女子們用愛情織成的。

這裡再次提起「所羅門」王的名字,他所乘坐的車子是用黎巴嫩的木材製作的。古代的車子就是用木材當材料。所羅門王最喜愛的木材就是黎巴嫩的香柏木,不僅用來建造聖殿(列王紀上五:5—6、六:15),也用來建造他的王宮(列王紀上七:3),現在更是用它來製成車子。這裡的「車子」,也可當作是「轎子」解釋,因為新娘乘坐的就是「轎子」,現代的人是坐車子。這句話在此表示的意思是:這部為新娘乘坐的車子,就像所羅門王乘坐那樣高級的車子(或是轎子),是極為豪華的車子。

第十節開始,描述耶路撒冷的女子們為了如同所羅門王搭乘的車子,她們開始配合著許多巧匠工作,包括柱子是用銀包裹著,底盤是鑲著金子,這實在有夠豪華了。在現代中文聖經說車子的上面有「金線的刺繡」,如果以現代的汽車來看,很可能就是在車子的窗簾上有金絲線的刺繡。

這裡所說的「柱子」是可以瞭解的,因為古代的馬車,上面有帳棚,柱子是為支撐這些棚子用的,棚子可以用來遮陽光或是小雨用。如果是「轎子」,就更清楚是轎子的四根支柱。

再者,在「座墊上用紫色料子製成」,這就更貴重了;原因是「紫色」為相當貴重的染料,在當時絕對不是一般人的能力可以取得的,因為這種「紫色」染料需要到地中海的深處取海螺上來,將這些海螺放在陽光底下曬。當這些深海海螺遇到陽光後,會產生不適,很快就會死去,在快要死去時,牠會吐出唾液,將這些唾液攪和著棉絲,就會變成「紫色」。問題是誰能夠下到地中海的深處取海螺上來?除了奴隸以外,還有誰會想到要下去?而這些奴隸下去是因為主人的逼迫,十個下去,至少會有八個死在海底,或是上來的時候,已經死了。因為當時沒有現在這樣好的潛水裝備。這就是「紫色」之所以貴重的原因。路加福音第十六章十九節,耶穌基督所講的「財主與乞丐拉撒路」的比喻中,形容那財主就是穿著「紫色」的袍(參考和合本譯本:「有一個財主,穿著紫色袍和細麻布衣服。」現代中文譯本用:「從前有一個財主,每天穿著華麗的衣服。」現代中文譯本的譯文,已經看不出原來的比喻形容這位財主富貴的特色)。

從上述這些描述,我們可以很清楚看到,這頂為了結婚而準備的「轎子」,必定是出自手藝相當傑出靈活的工匠之手。這一點有如今天我們時常聽到的名貴車子一樣,聽說英國的「勞斯萊斯」牌子車子的車身就是用手工打造,一部車子的造價高達新台幣一千萬元以上。

作者特別強調這「車子」(轎子)是耶路撒冷的女子們,用「愛情織成的」,這句話非常特別,表示為了愛,她們可以為對方做任何的事,即使是像「紫色」料子那樣難求的染料,她們也會設法拿到,就算是需要一針一線地刺繡美麗的圖案,她們也可以盡心盡力。愛情的力量就是這樣。為的是要表達對愛的熱情,對愛的忠實,對愛的堅定。再苦,也願意全力以赴,是用生命的一切力量來鋪陳愛的網。

第十一節:
11錫安的女子們哪,來看所羅門王。
他頭上帶著冠冕,
是他成婚之日,
他興奮快樂的那一天,
他母親替他戴上的。

「來看所羅門王」,這句話所要表明的是:一位充滿智慧的君王,就是每個女子所羨慕的對象,就像所羅門王一般,當時無論是遠近君王或是巨賈富商、名門閨秀、諸侯將軍等等都會設法來與他認識,聽他訴說智慧的言語。列王紀的作者有這樣的描述說:

「示巴女王聽到了所羅門王因上主賜福而得的盛名,就到耶路撒冷來,想用難題考驗所羅門。她帶來一大群隨從,還有一大隊駱駝馱著香料、珠寶,和大量黃金。她見到所羅門的時候,把所能想到的問題一一向所羅門提出。所羅門回答了她所有的問題,沒有一個問題能難倒他。示巴女王聽了所羅門智慧的話,看到他所建造的宮殿,又看見他桌上的珍饈美味、他臣僕的住宅、王宮侍從的組織和所穿的制服、上酒的僕人,和聖殿裡獻上的牲祭等等,驚奇得說不出話來。」(列王紀上十:1—5)

有智慧的人,是古代社會大家所期盼認識請益的對象。就像上述經文所描述的所羅門王一樣。這說明了一個重要的信息:這些女子心中所期盼的對象,就像是所羅門那樣地有智慧。他結婚那天,也是他最快樂、興奮的日子,那天,他頭上所戴的花冠,乃是由他母親親手編織而成的。這就很像今天有許多家庭,在女兒結婚的那一天,是由母親替她戴上頭紗一樣,表示為自己的女兒送嫁,給她最好的祝福。

現在讓我們來向想這段詩歌所帶來的信息:

一、有愛的地方,就有生命的冠冕。

我們知道「冠冕」乃是一種最高的榮耀,無論在競技場上,或在戰場上,要得冠冕都必須付出生命最高的代價才有辦法得到。雅歌詩人說,母親在孩子結婚的那一天,替孩子編織了一頂非常美麗的冠冕,並且為孩子戴上了這頂自己親手編織的冠冕。母親這樣做乃是在表示:養育孩子長大,最大的喜悅,就是看到孩子結婚,表明孩子已經長大、成人,能夠建立屬於自己的家庭,這樣生命就能夠延續下去。
有人說女人一生當中有三次最美麗:1.結婚的那一天。2.生孩子的時候。3.當祖母的時候。這是非常有意思的描述,因為結婚那天,無論哪一個民族,都會說明那是一個人生命非常重要的時刻,因為這一天是生命的另一個新階段的開始,所以古人看結婚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表示父母有盡責任將他們所扮演的角色做好了。而當一個女人結婚後,生孩子時,她第一個感受到的乃是生命的喜悅,當她聽到孩子的聲音時,就像聽到自己生命的聲音在呼喚著。也因為生下孩子,她從女人變成母親,這是生命的昇華,因此,看起來非常美麗。雖然生產很痛苦,但是你會看到母親的表情是喜悅的。這位母親經過了十幾、二十年的時間,好不容易將孩子扶養長大,然後又看到孩子能夠結婚成家,這個時候,女人的角色又有了新的變化,她從母親變成祖母。她開始發現自己不但能夠養育孩子,還能夠在孩子的身上看到生命的延續,有長久的生命力,因為她的孩子也升級了。這種生命力量的表現,就是一種生命的冠冕,人人會稱讚她。但是,我們也從這裡看到三個階段都在表示著生命極大的代價,包括了養育過程的一切苦難。

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一種冠冕是不用付出生命代價可以取得的,沒有!任何想要得到冠冕的人,都必須付出相當昂貴的代價,甚至可能為此得付出生命。台語有句話在描述女人生產過程中,面臨生命危險的話,說:「生有過,麻油雞酒香;生沒過,四塊棺材板。」(Sen ?-koe, m犨ocha-ioch ke-chiu phang; Sen b犨och-koe, si te k眇an–chh滎och pang.)但是,每當一個人付出生命的代價時,他所得到的就是一頂象徵著極大榮耀的冠冕。只有虛偽的冠冕,才會使人覺得羞恥,否則任何用生命力量換取得到的冠冕,都是一種榮耀,是生命的喜悅。不論得到的是甚麼樣式的冠冕,它都表明了愛的力量。

二、愛,才能使生命緊緊地結合在一起,永不分開。

我們看到詩人的詩中是這樣子寫的,派去保護迎親的人,都是經過精選細挑出來的勇士,能夠在白天防衛敵人攻擊,也能在夜晚做好貼身保護。這就像上帝與以色列人之間的關係一樣,上帝無論是在日間或是黑夜,都是以色列人最好的保障,上帝不會離開他們,更不會使他們受到任何的迫害,因為祂深深地愛著他們。出埃及記的作者描述上帝差遣摩西帶以色列人民出埃及入曠野時,說:

「白天,上主走在他們前面,用雲柱指示方向;夜間,上主走在前面,用火柱照亮他們。這樣,他們日夜都可以趕路;白天有雲柱,夜間有火柱,一直走在他們前面。」(出埃及記十三:21—22)

看,無論是日或夜,上帝的子民都在上帝的眷顧之下走過那最艱鉅的旅途。聖經給我們一個重要的認識,就是只有當一個人的生命和上帝的關係緊密地結合在一起時,才會感受到時刻有上帝的愛同在,也才體會得出愛的意義。如果生命中沒有愛,人體驗不出上帝的存在,同樣的,在充滿愛的地方,人會隨時發現上帝就在我們的生命裡,與我們生活在一起。無論我們走到任何地方,都會看到上帝、摸到上帝,甚至是「碰」到上帝!就好像雅各在雅博河與上帝面對面地「碰」在一起一樣(創世記卅二:22—32)。這也就是為甚麼以色列人民喜歡將自己與上帝之間的關係比喻成「夫妻」間的關係,上帝如同「丈夫」,以色列人民就像「妻子」一樣。按照聖經的說法,「夫妻」是「兩個人成為一體」(創世記二:24,馬可福音十:8)。

有一首兒童詩歌是我很喜歡唱的,就是「陽光與小雨」。我記得在十五年前於嘉義西門舉辦暑假快樂兒童營時,曾教過這首詩歌:

「如果有一天,陽光不見了,
世界會變冷,甚麼也看不到。
如果有一天,小雨不下了,
水也不再流,花兒也凋謝了。
因為我們心中,藏著一份愛,
所以陽光和小雨,會與我們同在。
愛就是陽光,愛就是小雨,
陽光和小雨,離不開我和你。」

上帝透過陽光和小雨,來結合我們的生命,讓我們的生命因為上帝的愛,透過陽光和小雨,緊密地結合在一起。

三、最美麗的冠冕是來自上帝的獎賞。

為甚麼雅歌的詩人會說母親在孩子結婚的時刻,替他戴上了冠冕?因為在結婚的時刻,是眾人、親友聚集的時刻,是最熱鬧、人最多的時候,也是重要親族代表會出席的重要時刻,就在這時候母親親手替孩子戴上冠冕,這是非常有意義的,因為這樣的冠冕說明了成長的意義,也說明了生命成長過程中,經歷一切苦難的內涵,就在這個時刻,戴上冠冕,所得到的不僅是掌聲、祝福而已,也是大家對母子生命緊密地結合在一起的讚美。

想想看,甚麼時候一個人可以得到類似的冠冕?我想不是將愛用在自己的身上,而是用在他人身上的時候,這樣的冠冕才是真實的,是眾人共同祝福、稱讚的。

再者,母親所代表的是孕育生命的母胎。上帝就是孕育我們生命的母胎,我們的生命就是來自上帝的賞賜。婚禮的會場,就像在天國裡舉行婚姻的宴席一般。在新約福音書中,我們會讀到耶穌基督喜歡用婚姻的宴席來比喻天國(馬太福音廿二:1—14、廿五:1—13),就像是這樣,在天國舉行婚姻的宴席中,上帝就像母親親自替那已經長大的「孩子」戴上冠冕,那是多麼大的榮耀啊!

因此,當一個基督徒能從上帝的手中接到冠冕時,那樣的冠冕才是最珍貴的。這就是使徒保羅所說的:

「我向著目標直奔,為要得到獎賞;這獎賞就是屬天的新生命,是上帝藉著基督耶穌呼召我去領受的。」(腓立比書三:14)

最近幾年來,政府頒發一個很特別的獎—醫療服務貢獻獎。這獎是由衛生署提名,由總統頒發給那些在醫療服務上有貢獻者。我們發現接受這些獎的人幾乎有三分之二是來自國外的宣教師,包括許多默默地在偏遠地區奉獻一生生命的神父、修女在內,他們都是將生命最寶貴的時光獻給了我們的同胞。每當從電視新聞看到受獎的人當中有我認識的朋友時,我們一家人都會有一股非常特別的感動,因為我們知道他們所做的奉獻,特別是在東部山區的醫療服務,這些神父、修女實在很值得我們感謝。

更令我們深刻感動的,乃是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下旬,我和淑英到台東成功鎮去訪問那些得到醫療服務貢獻獎的瑞士籍葛修女和傅修女,她們是我們家的好朋友,我們曾經在台東關山鎮一起同工一段時日,彼此很熟。當我們去訪問她們時,在她們那裡遇到一位樂神父,是「外省籍」。從德國回來,是一位小兒科醫師,原本在花蓮門諾醫院。現在已經離開門諾服務在台東山區各地為小孩子作巡迴醫療服務。我們去的時候,剛好是他在花蓮成功鎮的天主教診所作「避靜」的功課,我們只能一起吃飯,並稍微談了一些他在山地原住民社區工作的情形。我和淑英聽了都非常感動,因為樂神父除了要帶他們「望彌撒」外,也要照顧他們的身體。每天來台東各山區,風雨無阻看顧這些原住民小孩和家庭。沒有人會去注意他所做的事工,因為他沒有診所,他開著一部箱型車,車上載著不少醫療用品,很少人會注意到他,因為他不是外國人。我相信,在他的信仰裡,就像使徒保羅所說的,在等待有這麼一天,來自天上的獎賞,因為那是最為珍貴的禮物,是上帝親自為他戴上的冠冕。這才是基督徒要學習的信仰功課。

(講於二○○○年二月二十日)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4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