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講:愛像滔滔不絕的流水

經文:雅歌四:1—五:1

在前一講我說過,一個家庭最重要的是「愛」,有「愛」的地方就會有生命的香味,也會有生存的安全感。雅歌,這本詩歌一直被看成是以色列人民和上帝之間的「愛情」關係的一本經書。在第三首詩的前部份,我們讀到「新郎」派了一大隊人馬(六十名勇士)浩浩蕩蕩的要去迎親,這些人馬都身懷絕技,他們手中有長劍,身上也配戴著短劍(三:8),不但在白天可以保護,連晚上也可以在他們的看守之下,安全無慮。其實,這種描述很快就會讓我們想起當上帝差派摩西帶領以色列人民出埃及進入曠野的時候,就是在白天用「雲柱」保護他們,為他們遮住炎熱的陽光,晚上用「火柱」溫暖他們,免受極大溫差之下,夜晚寒冷的痛苦。甚至在敵人來追擊的時候,上帝也用「雲柱」來遮住敵人的視力,隔離以色列人民和追擊他們的埃及兵、戰車(出埃及記十四:19—25)。

我們也看到這位「新郎」是很疼愛著那位一再渴望得到他的愛的「新娘」,從他準備的「轎子」(或是車子)就可以看到他確實是慎重其事的在辦理這件「娶親」的大事。我們一般人說結婚是「終身」大事,是生命中最大的一件事,甚至在這離婚率已經高達四分之一的台灣社會,我們還是聽到準備結婚的青年男女,包括他們的親屬都會說,這是「一生只有一次」的生命大事。如果我們從上帝和以色列人民之間訂立契約時,說這約是「永遠之約」(創世記十七:13,民數記十八:19,士師記二:1,撒母耳記下廿三:5),甚至是「生命之約」(出埃及記廿四:8)。看,這是多麼重要的「約」的關係啊!

無論古代或現今,每當兒女結婚時,最高興的總是父母親,因為孩子成婚之日,正好表示他們確實善盡了為人父母的責任,孩子終於長大了!我看過有些父母喜歡在孩子結婚那天,為兒女配掛首飾項鍊等貴重物品。在雅歌第三章十一節說孩子「頭上戴著冠冕,是他成婚之日,他興奮快樂的那一天,他母親替他戴上的」。上帝和祂的選民之間的關係,就像這樣,最好的禮物就是天上的冠冕。這就像使徒保羅所說,他一生所盼望的,就是得到來自天上的獎賞(腓立比書三:14)。因為來自人的獎賞常常會改變,惟有來自天上的獎賞才是永遠的。因為上帝是我們生命的來源,就像母親乃是孕育孩子生命的母胎一樣,她將最好的冠冕戴在孩子的頭上。這是我們讀第三首詩「新娘」所唱的部份。在雅歌的詩中,我們也會發現一個特別現象,就是越述說愛情,性愛的字眼、詞句就越多。這也是為甚麼有人說雅歌的詩有點「性愛」的內容,甚至說這樣的詩會編入聖經正典中,很奇怪。其實一點也不奇怪,因為先知何西阿的作品就有這樣的內容。

現在我們來看看所讀第三首詩後半段的內容:

第一至七節:
「新郎」
1我親愛的,你多麼美麗!
你的眼睛像鴿子的眼睛,
在面紗後面閃耀著愛的光輝。
你的頭髮像一群山羊,
從基列山跳躍著下來。
2你的牙齒如新剪的毛,
像剛剛洗刷乾淨的綿羊一樣白,
成雙成對地排列著,
一顆都不缺少。
3你的嘴唇像一條朱紅色絲帶;
你開口說話時秀美動人。
你在面紗後面的雙頰泛紅,
像裂開兩半的石榴。
4你的脖子像大衛的高塔,
圓直牢固,
掛著的項鍊像成千勇士的盾牌。
5你的雙乳像一對羚羊,
像孿生的小鹿在百合花中吃草。
6我要往沒藥山,
到乳香岡上,
等清晨的涼風吹拂,
黑夜逐漸消逝。
7我親愛的,你多麼豔麗!
你多麼完美!

這是男子對女子的回應,也是讚美女子的詩歌。在這位男子的眼裡,女子是越看越美麗,越看越喜歡。從第一至五節是用來形容這位女子的頭部到胸部。

第一節,詩人在描述女子的美麗,就是從眼睛開始,就像第一首詩以讚美女子的眼睛有如鴿子的眼睛一樣的美麗、好看、動人(一:15)。在中東地區的女孩子,出門一定要戴面紗,那是表示禮貌、貞潔。只有妓女或是不潔淨的女子才不會戴面紗,而面紗是若隱若現的,否則男人看不到女人的臉孔,就不會描述出眼睛動人的詩歌來。因為這一層面紗,使男人看到在面紗之後,女子的眼睛中正「閃耀著愛的光輝」,這顯得更加美麗動人了。這位男子又繼續形容女子的頭髮像「一群山羊」。山羊是黑色的,一群山羊,表示頭髮很多,因為很多羊群聚在一起,看起來就像層層的山嶺堆排著有如波浪般的煞是好看,像是一群群的山羊從「基列山跳躍下來」一般。

第二節描述這位女子的嘴。這位男子就像牧羊人,從牧羊的經驗來形容這位渴慕著他的愛的女子。他說這位女子的牙齒像剛剪過的毛。這是甚麼意思呢?原來羊如果剛剪過毛,皮膚都呈現相當潔白的顏色,且還會有光亮的色澤。所以這裡說像剛洗刷乾淨的綿羊,因為綿羊是白色的,洗刷乾淨後,就變得很白。在台灣當過兵的人都有在新兵訓練中心時理光頭的經驗,四十秒理一個頭髮,然後洗乾淨後,每個人的頭上都是白白一片,且稍微「發光」,因為頭皮太久沒有直接接觸到陽光的緣故。詩人在這裡說到比較特別的地方,是這位女子的牙齒竟然是一顆都不缺少,且是上下兩排非常整齊。只要她開口笑,或是唱歌,或是講話,都會發現這位女子的確是很好看、美麗動人。

這位男子實在看得很清楚,不但看到頭髮,看到面紗之後的眼睛,也看到了牙齒。現在第三節則是描述這位女子的嘴唇和雙頰。說這位女子的嘴唇像是「一條朱紅色的絲帶」,這已經說明了古代就有了嘴唇部份的化妝,直到今天,嘴唇一直是女人化妝的重點。紅色,一直是大部分女人喜歡的顏色。這和近代女孩子五顏六色的化妝法很不一樣。不過,這裡也有可能是在說明這位女子本來氣色就很好,嘴唇不用任何化妝,就呈現了朱紅色,相當美麗。她不但嘴唇是朱紅色的,連雙頰都是朱紅色的,因為她身體很健康。我們若說一個人身體不好,就會用這樣的話說:「這個人的臉和嘴唇都沒有血色。」所謂「沒有血色」,指的就是蒼白、生病了。今天的女人喜歡化妝的地方,除了嘴唇之外,雙頰也是重點之一。

第四節說到「脖子」。古人喜歡長脖子的樣子,在許多地方,有人看脖子越長的女子越是美麗,為了要使脖子長,他們甚至會用許多金子打造起來的圈圈套在脖子上,使之拉長,認為這樣子很好看。就像這樣,詩人形容這位女子的脖子很長,長到可以掛上「成千勇士的盾牌」那樣多的裝飾品。古時候勇士的盾牌是用藤做的,他們往往在打仗勝利後,會從戰敗者的身上拿走喜歡的裝飾品掛在盾牌上,表示贏了多少次。好像今天的空軍或是陸軍的坦克部隊,往往會在打下敵方的飛機、坦克時,就在自己的飛機上、坦克車上劃上一個記號。如果說,這位女子的脖子能掛上一千樣的裝飾品,想想看,她的脖子有多長呢?這當然不是真的,如此形容乃表示「非常美麗」,看起來就喜歡的意思。

第五節說到女子的「胸部」。詩人用「一對羚羊」與「孿生小鹿」來形容這位女子的雙乳,這是非常巧妙的形容。不論是羚羊或是小鹿,都是指著很會跳躍的動物。這樣,我們就容易明白了,這位男子的意思是這位女子的雙乳是相當豐滿的,只要一走起來,雙乳就如同羚羊和小鹿跳躍一樣,會讓男人看到了,心也隨之跳動。「一對」或是「孿生」都在表示這位女子的雙乳是長得很均勻,沒有一大一小,兩個非常契合。

第六節是非常巧妙的一節,因為這一節的「沒藥山」和「乳香岡」,無論是「沒藥」或「乳香」,都不是巴勒斯坦的產物,所以不會有「沒藥山」或「乳香岡」這種地方,因此,很可能這是用來形容這位女子的雙乳,表示這位女子的胸部,香味甚濃,就像兩座山一樣,一邊像「沒藥山」,另一邊像「乳香岡」,他要躺在這兩個「山岡」之間,從夜晚躺到清晨。這很清楚了,是在說明他已經和這位女子有了「性愛」行為了。換句話說,上帝和以色列人民之間的親密關係,已經到了幾乎不可分開的地步,上帝對祂的選民是瞭解到如此地透徹,連頭髮、眼、牙齒、嘴唇,甚至胸脯的長像都非常清楚。這已經清楚地表示出,身為上帝的選民的我們,上帝對我們是相當瞭解的,我們的長像、舉動,上帝都非常清楚。難怪先知阿摩司會這樣說:「在地上萬族中,我只認識你們。」(阿摩司書三:2a,這是和合本的譯文,現代中文譯文用:「在全世界那麼多國家中,我選上了你們。」)為甚麼上帝說「只認識我們」?因為我們曾經與祂立過約,且是立了「永遠之約」。

第八至十一節:
8我的新娘,請跟我一起離開黎巴嫩山;
跟我一起從黎巴嫩下來。
請從亞瑪拿山頂,
從示尼珥山和黑門山,
那獅子、豹子藏匿的地方下來。
9我的愛人,我的新娘,
你眼睛的顧盼,
你項鍊的搖動,
把我的神魂奪走了。
10我的愛人,我的新娘,
你的愛情多麼甜蜜!
你的愛情比美酒香甜;
你散發的香氣勝過任何香料。
11我的新娘,你的嘴唇甘甜如蜜;
你的舌頭有蜜有奶。
你衣裳的芬芳正像黎巴嫩的香氣。

這是男子繼續唱的詩歌,他邀請這位渴慕愛著他的女子跟他一起走。

第八節連續用了四個地名,包括黎巴嫩山、亞瑪拿山、示尼珥山和黑門山等。這四個山都是在巴勒斯坦的北部地區,其中以黑門山最為出名。不過依據申命記第三章九節的記載,亞摩利人稱呼黑門山為「示尼珥」。因此,應該是同屬一個山。高山地區,人煙稀少,相對的是野獸多。這裡提起有獅子、豹子藏匿在這地方。這樣,我們可以看到這位男子告訴這女子,要從那危險的山區下來,他要帶她到一個沒有獅子、豹子等這種野獸出沒的地方。如果我們看先知耶利米的書,就會看到他一再預言有來自「北部」的敵人將入侵耶路撒冷(耶利米書四:6、六:1、22)。先知的文獻中,也往往將亞述、埃及、巴比倫等帝國比喻為凶猛如「獅子」、「豺狼」、「花豹」等野獸,將會吞吃、撕毀以色列子民(參考耶利米書五:6、何西阿書十三:7—8),上帝愛祂的子民,要帶他們脫離那些想要吞吃他們、撕毀他們的凶悍民族,為的是要保護祂的子民不受欺負。

就像我一再說過的,以色列人民和上帝之間的關係,如同恩愛的夫妻、情人;上帝是「男子」,以色列人民是「女子」。這樣,上帝「男子」對愛他、期盼著他來看她的「女子」邀請、呼叫,要這位渴慕著看到他的女子跟他離開那危險的山去,因為那山區是獅子、豹子等凶暴動物藏匿的地方。他要帶她到一安全的地區去居住,那地不再有這些殘暴動物威脅她的生命,而是一個寧靜、芬芳的地區。

從第九至十一節,都是在描述從這位女子身上所發出來的一股迷人的香氣,或是動人的眼神,一望就知道她心中的渴望,也可從她身上聞到一股濃濃的香味,這種香味正是這位男子所喜愛的。這些香味包括了胸脯前掛在金項鍊中的香料瓶所發出來的,也包括了巴勒斯坦地區最出名的葡萄酒所釀造出來的美酒香味,以及蜂蜜的甜美味道。

第十一節已經明確說明這對男女已經有了密切如同「夫妻」般的關係了,因為他述說女子的嘴唇甘甜如蜜,好像是「蜂房滴蜜」,且又舌下有「奶」(參考和合本譯文),這都在表示那蜂蜜和奶是相當純潔,而且是淵源不斷。他為甚麼知道女子的舌下會有這樣的滋味?他為甚麼會知道女子的嘴唇是甜如蜜?必定是有接觸才知道啊!

我們知道巴勒斯坦地區,也就是迦南地,乃是當年上帝要摩西去帶領以色列人民出埃及的時候,對摩西說要帶他們去居住在一個「肥沃寬廣、流奶與蜜的地方」(出埃及記三:8)。為甚麼這位女子的嘴裡會出如蜂窩一般淵源不斷的蜂蜜呢?豈不是因居住在那「流蜜」的地方,她是在那兒長大的啊!這位男子要帶她回到原本就是她所擁有的地方,她身上可以發出生命的美—有香氣、美好的酒、有奶與蜜的地方。

第十一節「黎巴嫩的香氣」,指的是黎巴嫩最出名的香柏木、松木等非常好的木材散發出來的氣味。

第十二至十五節:
12我的愛人,我的新娘,
你是一座關閉的花園,
牆垣圍著,泉源封鎖著。
13園中果木繁盛,
有石榴的果園,
有佳美的果實;
有鳳仙花和哪達樹,
14有番紅花、菖蒲、肉桂,
有各樣乳香木,
沒藥、沉香,和一切高貴的香料。
15你是園中的水泉,
是滔滔不絕的流水,
是從黎巴嫩山湧流下來的溪水。

這段是男子描述這位女子樣式的詩歌。
第十二節所謂「關閉的花園」,指的是沒有對外開放,或是很少人知道的花園。如果女子像是「關閉的花園」,有圍牆保護著,連水泉都封閉起來,這樣的描述,乃意味著她是個處女,尚未接觸過男人。然後從第十三至十五節都在描述這座「關閉的花園」裡的景觀,有許許多多的鮮花,且這些鮮花和珍貴的樹木,包括鳳仙花、哪達樹、番紅花、菖蒲、肉桂等,這些都是可以提煉為香料的好花,還有許多高級珍貴的香品材料,包括有乳香木、沒藥、沉香等。

第十五節是男子對此座美麗的花園形容的結語。他說這位女子就像這座美麗花園的水泉;水泉,這是非常寶貴的生命來源,因為沒有水,上述這些奇珍花果都將枯萎死去,因為有「滔滔不絕的流水」,這座花園才能成為花木茂盛、芬芳四溢的美麗花園。如果以花園來比喻一個人的美,這樣的美,不僅是外表美麗而已,或是讓人眼目亮麗、驚嘆的景觀,更重要的是在這段詩歌中,作者更用「水泉」和「滔滔不絕的流水」,而且是「從黎巴嫩山湧流下來的溪水」等來形容這位女子的美。所謂「黎巴嫩山」,這是一座高達二千五百公尺的高山,山上冬天都會積雪,春天時就會湧流下來,成為非常清涼、潔淨的泉水。這樣的詩句已經吐露出這位男子欣賞的是這位女子的「內在美」,因為有這種如同水泉的「內在美」,才會發出生命的香味。一個人可以打扮得很漂亮,看起來感覺好看,但是卻不一定有「內在美」會散發出來。我們豈不常常聽到有人會對打扮得很「妖豔鮮麗」的女人說「打扮得有夠倯(s犨ochng)」,來形容這個女人雖然外表美麗,卻沒有內在美的氣質。人的「內在美」不是用裝飾打扮出來的,而是長年累積起來的一種生命特質,這種特質需要文化、藝術、信仰的涵養。

但是,要特別注意的是,花園是這位男子所開墾種植的,他栽種了最珍貴的花卉,這些花卉都是可提煉出非常好香料的品種。他也栽種了許多珍貴的、可製造許多昂貴香料的樹木,更重要的是這位園主還引導一條水泉,是從黎巴嫩的高山上引流下來清澈的山泉水。這使我們想起了聖經給我們的一個認識:上帝是葡萄園的園主,以色列人民就像葡萄園裡的葡萄樹。這樣的比喻在先知的文獻中出現,例如先知以賽亞就這樣說:

「聽我為我所親愛的唱一首歌,
一首關於我所愛的和他的葡萄園的歌:
在肥沃的小山上,
我所愛的開闢了一個葡萄園。
他挖泥土,清除石頭;
他種植了品種優良的葡萄。
他造了一座高塔做瞭望臺;
他挖了一個踩踏葡萄的池子。
他期待葡萄的成熟,
不料,一顆顆葡萄又酸又澀。」(以賽亞書五:1—2)

在福音書中,耶穌基督有好幾次用葡萄園和葡萄樹作比喻,講解上帝與以色列人民之間的關係。例如馬太福音第二十章一至十六節的葡萄園主人到街上請工人入園中採收葡萄的故事;馬可福音第十二章一至十二節,有關「壞佃戶的比喻」;路加福音第十三章六至九節的「不結果子的無花果樹的比喻」;約翰福音第十五章一至十節,耶穌基督說他就是「真的葡萄樹」的教訓等。這些都在表明園主就是上帝自己,以色列人民就像是園中的果樹一樣。上帝栽種的品種都是最好的、高貴的。

第十六節:
「新娘」
16北風啊,醒起來吧。
南風啊,吹向我的花園,
使空氣洋溢著芬芳。
願我的愛人進入他的園中,
吃園裡最好的果子。

這是女子唱的詩歌,她回應男子對她的讚美。她在對這位心中所戀慕的男子說,如果他真的喜歡,請他到這座原本就是屬於他的花園裡來,來欣賞他所讚美的花朵的美,來分享他所喜愛甜美如奶與蜂蜜、清涼甘甜的泉水、芬芳撲鼻的香氣風味。因為她已經將自己最美好、最珍貴的都奉獻給他,是屬於他的。這就好像一位女子對她的愛人所說的「我將最寶貴的都奉獻給你」一樣,這座美麗花園裡所有的一切看得見、聞得到、感受到的,都是屬於這位男人的。他可以隨時進入花園取他所喜愛的任何果實和花卉。

第五章一節:
「新郎」
1我親愛的,我的新娘,
我進入我的園中,
摘取沒藥和香料,
吃我的蜜房和蜂蜜,
喝我的酒和奶。
「耶路撒冷的女子們」
情人們哪,吃吧,喝吧,
直到你們陶醉在愛情中!

這首詩的結尾是以「新郎」唱的詩句做結尾,也是雅歌六首詩中,惟一的一首以「新郎」所唱的詩歌作結束的。這段詩歌乃在回應前面從第六節開始到十五節所說,自己形容的一切美景。

在這段詩歌中,這位男子也是園主,邀請這位女子到他的花園中,和他一起分享園中珍貴的果實、香料、蜂蜜,以及他所釀造的美酒、奶。他不僅邀請這位女子,甚至連她的朋友他全部都邀請,要讓她的朋友分享他對她特殊的愛情,讓所有的女子都羨慕她,知道她有這樣特別的福氣,享受到這樣難得的愛情。

現在讓我們來想想這段詩歌所帶來的信息:

一、真實的愛,會使生命獲得生存的力量。

雅歌的詩人在描述這座美麗的花園裡,有一條灌溉著園中所有果樹花卉的水泉,這條水泉是「滔滔不絕的流水」,因為是園主特別遠從黎巴嫩的山上引道而來的,為的是要使園中所有的奇珍花卉、果樹都能夠一年四季避開缺水的憂慮。上帝對祂所揀選的子民以色列,確實是這樣的照顧;在曠野中,祂從磐石上賜給他們泉水;在缺乏食物的時候,上帝從天上賜下嗎哪—他們和他們的祖先從來沒有吃過的食物(申命記八:3),使他們在最艱困的曠野漂流期間,不但沒有遇到飢餓的生命威脅,前後四十年時間,他們的衣服沒有穿破,腳也沒有走腫(申命記八:4),還可以平安地進入那「流奶與蜜」的「富饒之地」應許之地;「那裡有河流、泉水,和地下的水可灌溉山谷和山坡;那裡出產大麥、小麥、葡萄、無花果、石榴、橄欖,和蜂蜜。」(申命記八:7—8)而上帝的話就是人生命的泉源。詩篇的詩人這樣說:

「上主的法律完備,使人的生命更新;
上主的命令可靠,使愚蠢的人得智慧。
上主的法則公正,使順從的人喜樂;
上主的訓誨透徹,使人的心眼明亮。
上主的規範純真,永遠留存;
上主的判斷準確,始終公道。
它們比金子可貴,勝過最精純的金子;
它們比蜂蜜甘甜,勝過最純淨的蜂蜜。」(詩篇十九:7—10)

所謂上主的「法律」、「命令」、「法則」、「訓誨」、「規範」、「判斷」等等,所指的都是上帝的話語。看,上帝的話語就是我們生存的準則,是我們生存的最大力量。

我們存活在今天的台灣社會,物質生活的條件相當富裕,從去年(一九九九)「九二一大地震」的災難就可看出整個台灣社會物質生活富裕的情況—積堆如山的救難物資,可說明我們的社會並不缺乏吃的、喝的。可是我們卻也在災難發生後不久,聽到最不喜歡聽的,就是有些災民拿救濟用的礦泉水在洗手、腳和頭髮,我們教會派出參與救災的青年回來說,各式各樣廠牌的奶粉,簡直就是應有盡有,有的人卻在領取救濟物資時,還會東挑西撿的。這些可看出我們整個社會在物質上富裕的狀況,但還是缺少一股活潑的生命力,那就是真實的愛!這一點可以從越來越多自殺的案件看出來。年年攀升的自殺率,確實是我們最為擔憂的社會事件;去年(一九九九)有一份台灣兒童人權報告書,就記載有十一件以上是父母自殺時,連帶的攜子女自殺,其中有一件是父母將一家五個孩子,全部用農藥迫使孩子集體自殺。為甚麼父母要這樣做?俗語說:「虎毒,不食子。」可是我們的社會卻一再發生這種案例。再看看馬偕醫院提供的資料,一九九七年自殺的案件是四三五件;一九九八年的案件是四五九件;一九九九年是五○一件。單單台北馬偕醫院急診室統計的數字就這樣多,如果全台灣計算,數字之大想來必定更為驚人。為甚麼會這樣?因為我們的社會普遍最缺乏的就是上帝的話語!沒有上帝的話語,就看不到生命的希望,也失落了生存的力量。因為上帝的話就是愛,是真實的愛,是生命最為珍貴的力量和泉源。

二、愛,就是分享,與所有的親朋好友一起分享。

當這位男子邀請愛慕他的女子進入他的花園去享受那些珍貴的甜蜜的蜂房所滴下來的蜂蜜,以及喝他所釀造的美酒、奶,以及享受那撲鼻而來的濃濃香味時,他也同時邀請這位女子所有的朋友一起來分享這份特殊的愛情盛宴。為甚麼這位男子要這樣做?因他要讓這位女子在她所有的朋友中受到更多的讚美,在這樣的邀宴之下,這位女子的親朋好友才會知道她有一位這樣愛護她、疼惜她的愛人,這會使她在眾人面前得到更多的羨慕和讚美。

上帝就像這樣,不是只為了把愛給祂的選民而已,因為如果只把愛給祂所揀選的人,這樣的愛是很狹隘的,只有祂的選民才知道。但是,上帝的愛不是這樣,祂是將愛也分享給與祂的選民生活在一起的每個親朋好友。為了讓這些環繞在祂選民四周的人都會感受到上帝特別的恩典和慈愛。耶穌基督這樣告訴我們:「天父使太陽照好人,同樣也照壞人;降雨給行善的,也給作惡的。」(馬太福音五:45)很多人無法瞭解上帝為甚麼要這樣做,但是明白上帝的愛的人,會清楚上帝這樣做,是要讓所有與我們居住在一起的人知道,上帝不單是愛我們,也因為愛我們,而愛所有與我們生活在一起的每一個人。

在我們的社會,常常看到父母對孩子的愛是很偏狹的,表面上看起來是很愛自己的孩子,其實那樣的態度反而是窄化孩子的生存環境。我以前牧養的嘉義西門教會有辦幼稚園,記得有一次有位家長來找老師,告訴老師說:「老師,我告訴孩子不可和哪幾個小朋友在一起。老師,請你們幫忙,不要讓我的孩子和那些小朋友坐在一起,也不要跟他們一起玩。」老師將這件事告訴我,希望我跟孩子的父母溝通,因為家長常常來看他的孩子是否坐在那些他不喜歡的孩子們的身旁,這不但影響孩子上課,也影響到孩子的情緒。原來那些他不喜歡的孩子就住在他家的附近。他覺得那些孩子的「家教」不好、「沒有水準」。我也遇到一個小朋友,他每天來上幼稚園,都是自己帶著飯盒和筷子、湯匙。原來這孩子的父母是有錢人,認為幼稚園的餐具是公用的,不好,不衛生。他希望他的孩子用的東西都是最乾淨、最好的,因此,要孩子將餐具放在背包裡帶來學校上課。可是,每當午餐時候,我看到這個孩子的表情是痛苦的,因為他都用很難為情的臉色和「不好意思」的方式將便當盒、筷子、湯匙拿出來。其實他並不想拿出來用,因為大家都用很「奇怪」的眼光瞪著他。這孩子的父母的作法不但得不到朋友們的讚賞,反而使他們的孩子在同伴中覺得很孤單、無伴,因為越來越少同學想和他一起玩。相反的,如果這孩子的父母要表示自己有錢,愛他們的孩子也當愛其他的孩子,則他們為孩子準備的餐具也當送給每個小朋友一份,我相信結果一定完全不一樣,大家都會說某某小朋友很好,他的父母送給他們甚麼東西。

我在關山教會辦托兒所的時候,每次要舉辦幼兒遠足、郊遊都會寫信通知所有的家長,請為他們的孩子多準備一份或兩份吃的東西,然後教孩子拿東西起來吃的時候,也要記得分給其他的小朋友吃。我發現一個非常有意思的景況,當我帶大家祈禱後要吃午餐時,孩子們就會鬧哄哄的走過來、跑過去。猜猜看,他們在做甚麼?沒錯,他們都在請別人吃東西,有的小孩子拿東西給老師的時候,還會加上一句說:「這是我媽媽要送給你吃的。」而我聽到最多的聲音是:在小朋友彼此之間互相流傳著道謝的話說:「謝謝你,好棒喔!」

真正的愛是分享給別人的時候感受到的,而不是自己擁有卻不願分享,這一點是基督教信仰最珍貴的教訓之一。我常說,分享就是神蹟!上帝將祂最珍貴的愛—耶穌基督—分享給我們,才使我們有機會與上帝建立合宜的關係。我們也應該學習將從上帝在耶穌基督裡的愛分享給所有與我們居住在一起的每一個人。

三、上帝對我們的認識、瞭解非常清楚。

我們看雅歌第三首詩在第四章裡,只有最後一節(第十六節)是「新娘」唱的詩以外,其餘十五節全部都是「新郎」所唱。「新郎」唱的詩歌中,一再地在讚美「新娘」的美麗,且細述得非常清楚,從頭髮一直敘述到胸脯的雙乳,甚至連夜晚睡覺都聞到了「新娘」身上的香味。

這讓我們想到上帝和以色列人民之間的關係,如同夫妻一般的親密,從這首詩歌中男子所敘述的內容,可以看到上帝對以色列人民的瞭解是相當清楚的,就像這位男子對女子的認識一樣,從頭髮、臉、嘴唇、牙齒,直到胸脯,這位男子都一一仔細看過了,甚至連胸脯的模樣,有如拿了相當精細的尺規量過般,說它「像一對羚羊,像孿生的小鹿在百合花中吃草」。

倘若這首詩的男子指的是上帝時,那麼,上帝對我們每一個人的瞭解,就像這位男子在細述所看到的女子一樣,相當地清楚,可說沒有甚麼不知道的。這就像詩篇的詩人所描述說的:

「上主啊,你洞察我,你認識我。
我的一舉一動你都知道;
從遙遠地方你也曉得我的心思。
我工作或休息,你都看見;
你知道我的所作所為。
我沒有開口,
你已經知道我要說甚麼。
你前後左右環繞著我;
你用你的能力庇護我。
你對我的認識高深莫測,
不是我所能理解。」

「我的五臟六腑是你所造;
在母腹中你把我湊合起來。
我頌讚你,因為你可敬可畏;
你的作為奇妙非凡。
我心裡深深領會。
我在母腹中被塑造,
在隱密中逐漸長大,
骨骼怎樣成形,你都知道。
我出生以前,你已經看見了我;
那為我安排尚未來到的日子
都已經記錄在你的冊上。」(詩篇一三九:1—6、13—16)

看,就像這首詩所說的,我們的五臟六腑都是上帝所造,祂對我們的認識簡直是一清二楚,「連骨骼怎樣形成」,上帝都清楚知道呢!台語有一句話說:「會生得子身,生不出子心。」意思很清楚,當母親的,她可以生出孩子的身軀,但卻無法明白孩子心中所想的,確實是這樣。可是,我們上帝不是這樣,祂對我們實在太瞭解了,清楚到連「在隱密中逐漸長大」的骨骼祂都知道,那還有甚麼祂看不到、不清楚的呢?沒有!因此,作一個基督徒應該有這樣的認識,不要想欺騙人,因為欺騙人就等於在欺騙上帝一樣,會欺騙的人,就是心中沒有上帝,這不是上帝所喜歡的。我們要有這樣的生活態度—誠實。無論我們的社會怎樣變化,我們遇到的境界是多麼地艱困,我們都要秉持一個基本的信仰理念:用誠實的心,生活在這個世界。因為上帝深深知道我們的一切。

(講於二○○○年二月廿七日)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6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