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講:因著愛

經文:雅歌五:2—六:3

我們可以這樣說,整本聖經都在述說上帝的愛,在全部新舊約六十六本經書中,每一本都是在見證上帝怎樣愛祂的選民,希望祂的子民能堅持守住與祂所立的「約」,這「約」是生命的「約」,也是「永遠的約」(創世記十七:7、出埃及記卅一:17)。這「約」的基本內容就是:上帝要作祂子民的上帝,他們要作上帝的百姓(參考出埃及記六:7,利未記廿六:12,申命記七:6,以西結書卅六:28,耶利米書卅一:33b,何西阿書二:23)。就像雅歌的詩人所說的:「我的愛人是我的,我是他的。」(二:16、六:3)。

在雅歌全部的六首詩中,我們一再讀到男女雙方在傾訴愛情的樣子,真是讓人羨慕到極點。我也說過,有愛的地方,即使在最簡陋的居住環境中,也會感受到如天堂一般的美,充滿著歡笑;有愛的地方,即使在脆弱的生命裡,也會看到生存的堅韌力量;有愛的地方,就會有榮耀的冠冕,因為所有的榮譽都是從愛的當中滋生出來的;有愛的地方,雖然生活的空間距離很遠,但是內在的生命卻是緊密地結合在一起;有愛的地方,會分享生命成長的喜悅,也會分擔生命際遇的苦難;在愛裡,所看到的就是美。相對的,在仇恨的地方,所看到的就是醜陋;有仇恨的地方,就會有分裂;有嫉妒的地方,就會有殘害生命的事件發生。有記恨的地方,就不會有和平、安寧的生活環境。如果我們將雅歌的詩看成是上帝和祂的子民之間愛情的敘述,就會清楚知道為甚麼以色列人民會將雅歌這些詩歌編入在聖經正典裡面,就像申命記的作者所說的:

「上主愛你們,揀選你們,並不是因為你們的人數比別人多;其實,你們是世界上最小的國家。他愛你們,為要堅守他向你們祖先許下的諾言,以大能解救了你們,從被奴役之地把你們救出來,使你們脫離了埃及王的手。所以,你們要知道:上主—你們的上帝是惟一的上帝。凡愛他、遵行他誡命的人,他要信實堅守他的約,以不變的愛待他們,直到千代。」(申命記七:7—9)

雅歌這本詩集就是在描述上帝和祂的選民以色列民族之間愛的關係。從他們的祖先直到現在,上帝總是不停地帶領著他們,從有「獅子、豹子」等兇惡的野獸環境中脫離出來,並且帶他們到一充滿芬芳香味撲鼻的花園中,讓他們享受著流奶與蜜的美味。

前一講,我說過,這對正在互相傾訴愛的情侶,已經有相當密切的關係;這位男子在他所唱的詩裡,敘述了他眼中所看到愛慕的女子的樣子,不但是看得非常仔細,而且描述的情況簡直就是巨細無遺,包括了頭髮的樣式、臉頰的紅潤、牙齒和嘴唇,以及胸脯的雙乳都述說得非常清楚。這樣,如果男子的身分是喻指上帝,那麼上帝對祂的子民是看得相當清楚、透徹,連我們的骨骼是怎樣形成的,祂也都知道(詩篇一三九:15)。

現在我們所讀的第四首詩,是描述這對熱戀中的情侶進入到另外一個新的境界。在第三首詩的結尾,也就是第四章的最後一節和五章的第一節,很清楚地說到這對情侶已經進入了他們所織成的愛網中,圓了他們所期盼的燕好。可是,新娘很快又有了新的「夢」出現,這「夢」是惡夢,是使她擔憂、不安的夢。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這首詩的內容:

第四首
第五章二節:
「新娘」
2我雖然躺著,心裡卻清醒;
我夢見愛人在門外敲門。

「新郎」
親愛的,讓我進來吧,
我的愛人,我的鴿子。
我的頭上滿是露水;
我的頭髮被夜霧濕透了。

從第二至八節,就和第三章一至五節相同;在第三章,說到這位女子是夜夜躺在床上,但都夢見心中所愛的人,因為愛人並沒有跟她睡在一起。於是她曾走遍大街小巷,為的是尋找她心中所愛慕的情人,可是找遍了每個角落,也問過所遇到的每一個人,卻都沒有任何消息。後來,好不容易地找到他,就知道要緊緊抓住他,不放他走,並且帶他入母親的家,進入她早年出生的房間。現在我們所讀的這首詩,一開始也是說這位女子,人躺在床上,「心裡卻清醒」。這是說她雖然看起來是睡了,但好像並沒有入眠,因為她夢見了愛人在門外敲門。很明顯的,她是進入了夢境中了。這個夢不是好夢,因為夢見愛人在門外敲門,也就是在說明她的愛人並沒有睡在她的身邊。嘿,他們豈不是才剛剛進入洞房嗎?現在怎麼會是愛人在門外敲門了呢?怎麼會這樣?沒錯,這是夢,且是惡夢!

然後是這位愛人的聲音出現了,他在敲門,且敲得很急促的樣子,他說他的頭髮都濕透了。他用懇切的聲音在求這位女子開門,且因為外頭的霧氣重,霧水多,使他的頭髮都被霧水濕透了。會有霧氣甚濃的季節,必定是夏天的時候,霧中帶有濃厚的水氣,對滿開著花的葡萄很有幫助。這位愛人必定是跑了老遠的路來到此地探望他的愛人,才會被濃霧的水氣弄濕他的頭髮。當我們將上帝和祂的子民之間的關係,轉換成這對情侶的景況時,就會看到上帝知道祂的子民的需要,即使是三更半夜也會趕來,因為他們需要祂在身邊。當上帝急切地來到祂的子民身邊時,祂呼叫他們,要他們趕快開門讓祂進去。

第三節:
「新娘」
3我已經脫了衣服,
怎好再起來穿衣呢?
我已經洗了腳,
怎好再弄髒呢?

人總是很矛盾的;當這位女子在思念著她的愛人出現的時候,她的愛人真的來了,三更半夜來敲門,要她趕緊開門,並且告訴她說為了來看她,他的頭髮都被霧水弄濕了。可是她卻開始撒嬌起來了;她心裡在想:為甚麼不早來,人家衣服都脫了,還要為了起來開門而穿衣服,為了起來開門,洗好的腳又要弄髒,因為當時的地上不像今天那樣鋪著地毯,或是磨石、鋪地磚的,而是泥土的。這和早期台灣社會的農村房舍一樣,大部分房子裡的地板都是泥土,晚上睡覺前,父母都會叫孩子要「洗手腳」,表示「洗澡」的意思。這位女子說她不想起來,因為起來開門還要再次洗腳,否則腳會因為踩到地上的泥土而髒了床鋪。顯然,她的心裡是想讓他多「罰站」一些時刻。

如果說雅歌是在描述上帝和以色列人民之間的關係,那麼,這位女子是以色列人民,他們一再期盼上帝總是留在他們的身邊,但另一方面,他們又常常喜歡離棄上帝去敬拜偶像。當他們看到迦南人在敬拜巴力神明的時候,他們也學跟著拜,原因是他們從遊牧民族進入一個高度農業社會的迦南地,發現他們會播種五穀,他們就開始學習怎樣播種,但卻也跟著學習播種時敬拜土地神明—巴力,為的是要增加生產。可是他們忘了,真正使土地產出五穀的,是上帝;使太陽出來、也降下雨水的,也是上帝。這種信仰意念上的矛盾,其實也常在我們自己身上發生;我們深切期盼上帝就在我們生活之中,在我們的家裡,也在我們的教會裡,一直留在我們這裡。可是,當我們看到自己那些不信耶穌的鄰居、親人、朋友,他們在生活、事業上都很順利時,看到他們事事如意時,我們心中也會有很多矛盾問著:為甚麼是這樣?就像這位女子,她想的是:愛人在身邊,與她睡在一起,或是緊緊地抱在一起。可是,當她發現沒有,開始期盼愛人趕緊來臨的時候,卻又有了另一種心思:幹嘛,到現在才來?好吧,你敲門吧,我就讓你多在外頭站一會兒。不過啟示錄的作者記載耶穌基督說這樣的話:「聽吧,我站在門外敲門;若有人聽見我的聲音而開門,我要進去。我要跟他一起吃飯,他也要跟我一起吃飯。」(啟示錄三:)

第四至九節:
4我的愛人從門縫伸手進來,
因他的靠近,我心跳不已。
5我正要開門讓愛人進來;
當我握著門柄時,
我雙手滴下沒藥,
指頭滴下沒藥汁。
6我為我的愛人開門,
可是他已經走了。
我多麼想聽他的聲音!
我尋找他,但找不到;
我呼叫他,但聽不見回音。

7城裡巡邏的守夜者遇見了我;
他們擊打我,把我打傷了;
守衛城牆的人奪走我的披肩。
8耶路撒冷的女子們哪,請答應我。
如果你們遇見我的愛人,
告訴他,我因相思病倒了。

「耶路撒冷的女子們」
9你這女子中最美的佳麗啊,
你的愛人比別人的更好嗎?
他有甚麼特別的地方,
值得我們答允你的要求?

第四節說愛人的手「從門縫伸進來」,這使我們想起台灣農村的房子,門是木頭做的,裡面有木頭的門閂。如果用力一推,會有一道門縫。這和今天的都市現代化的房子,關得非常緊密,連風都透不進的房門很不一樣。這位女子的房子很像台灣早期的農村房舍,所以在第五節說這位女子的手是握住門閂(柄)準備要開門。

這一節也描述得很細膩,說這位女子看到她的愛人將手伸進門縫時,她的心開始怦怦跳了起來,這是一種喜悅的象徵,也是極大盼望的反應。心愛的人來了,期盼已久的愛人到了,那種喜悅,那種心境,熱切期盼的心情,使得自己的心跳動,都會聽到聲音。

第五節說讓我們看到這位女子雖然是一面說自己已經脫了衣服,且也洗了手腳,可是她還是起來開門,因為愛人的來到正是她所期盼的,不可能一直賴在床上不起來。這一節說這位女子不但是起來打開門閂,而且還在手上塗抹了沒藥,連指頭都塗上了沒藥汁,這樣的描述其實是在說這位女子是起來打扮化妝的意思。為甚麼她要這樣做?其實她是頗有心思的,為的是要讓她的愛人在門縫中就聞到了香味,還沒有進門來就聞到了,看,這樣的心思是多麼地細膩啊!

第六節是真正的問題所在;正當這位女子將雙手擦滿了香水前去打開門閂的時候,才發現她的愛人已經離去了!她不再聽到他的聲音,也找不到他,甚至連大聲呼叫他,也都沒有回應。為甚麼會發生這樣的事?他不是剛剛在敲門嗎?他不是站在門口,且曾推開門縫嗎?他不是在敲門的時候告訴這位女子說,他頭髮都被霧水滴濕了,希望她趕緊起來開門嗎?怎麼會離開了呢?想想看,是為甚麼呢?我想可能問題出在她忙著去化妝、擦香水而拖延了時間。她可能希望讓這位心愛的男人有個大驚喜,在門外就聞到高貴的味道,她期盼用最美好的香味來贏取這位愛人的歡喜。可是,現在她失望了,因為他的愛人已經走了,可能是因為在外面等太久的緣故。

想想看,如果這位在門外敲門的就是上帝,那麼是甚麼原因使上帝離開了呢?他們豈不是一直在期盼上帝趕緊來跟他們在一起嗎?我想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以色列人民用了許多時間在準備那些繁文縟節的敬拜禮儀,但他們的心門並沒有真正的打開要迎接上帝。就像先知彌迦的話說:「

「我該帶甚麼禮物來見上主呢?我該怎樣來敬拜天上的上帝呢?我帶最好的小牛作燒化祭獻給他嗎?上主會喜歡我獻上成千隻的公羊,或上萬道河流的橄欖油嗎?他會喜歡我獻上長子來替我贖罪嗎?不!上主已經指示我們甚麼是善。他要求的是:伸張正義,實行不變的愛,謙卑地跟我們的上帝同行。」(彌迦書六:6—8)

這清楚告訴我們,上帝對祭祀禮儀並不是很在意,祂重視的是人真實的內心,確實遵行祂的話遠比這些繁文縟節的禮儀更重要。

第七節說這位女子出來尋找她心愛的情人時,遇到巡邏的守夜者,這和第三章三節記載的一樣,她也是在夜裡遇到了守夜者,但是在第三章並沒有記載這些守夜員有動粗的現象,在這裡則是這些守夜者對這位女子動粗,不但打傷了她,還搶奪了她的披肩。

這些守夜的人為甚麼會打傷這位女子?在半夜裡,一個滿身香水味的女子,且是衣服並不怎麼整齊的女子—因為她是臨時從床鋪上爬起來,當她聽到愛人敲門聲時,還曾抱怨自己已經脫了衣服,所以當她起來開門時,只是臨時套上一條披肩罷了。想想看,這樣的女子在一般人的心目中會是甚麼樣的女子?
「披肩」,天主教思高聖經版本譯文是用「外衣」;台語聖經用「縵(moa)我身軀的巾」,呂振中先生的版本譯文是「蒙身帕」。在希伯來文是一件非常薄的外加在身上的衣物,也就是我們一般所說的「大絲巾」。這就有幫助我們明白了;這位女子原本就沒有穿甚麼衣物,突然起床,僅隨便抓一條大絲巾披在肩頭上就出來開門,然後發現愛人不見啦,一緊張就不管自己有沒有穿衣物,就往外一直跑,為的是要追上她的愛人,結果追到了城門處,問守夜的人,他們一看到這位滿身香水味,卻沒有穿著甚麼衣物的女子,很快會想到可能就是四處招蜂引蝶的妓女之類的風塵女郎了。難怪,當她遇到了守夜的巡邏員,還沒有開口問,就先被毆打一頓,還被搶去了她身上惟一可遮蔽身軀的披肩,這該是多麼地傷心啊!

第八節說到這位失意的女子到最後只好尋求耶路撒冷的眾女子的協助。她懇求這些耶路撒冷的女子告訴她的情人,她實在是非常需要他,沒有他,她就生病了,因為思念成疾。

第九節是耶路撒冷的女子們回應這位已經因為思念愛人而成疾的女子的詩歌。她們的回應詩中,連續提出這樣的問題:你的愛人有甚麼特別的地方,或是比別人好而值得我們為你尋找到他?其實,這些問題是很具誘惑、煽動的話語。就像蛇對女人說的話:「不見得吧!你們不會死。上帝這樣說,因為他知道你們一吃了那果子,眼睛就開了;你們會像上帝一樣能夠辨別善惡。」(創世記三:4—5)我們可以將耶路撒冷女子的話語帶入以色列人民和上帝之間的關係來看,就像是聽到這樣的話對以色列人民在發問一樣:「你們的上帝有甚麼特別的地方,值得我們去敬拜他?」或是說:「你們的上帝比起我們的神明能力更強,使我們願意像你一樣也去跟隨著他嗎?」「如果真的是那樣強而有力,如果是那麼值得我們敬拜,瞧瞧你這一身落魄的樣子,我們又怎能相信呢?」這樣的反問話語,確實會讓已經淪落在巴比倫帝國的以色列人民傷透了腦筋,不但得不到鼓勵,還會帶來一陣羞辱。就像詩人所寫的詩:

「我日夜哀哭,以眼淚為飲食;
仇敵不斷地問我:你的上帝在哪裡?」

「我對保護我的上帝說:
你為甚麼忘了我?
我為甚麼得遭受仇敵的迫害?
為甚麼不斷受苦?
他們的凌辱把我壓碎了;
他們不斷地問我:你的上帝在哪裡?」(詩篇四十二:3、9—10)

這是非常真實的信仰經驗,也經常發生在基督徒的身上,尤其是當基督徒家庭發生變故的時候,許多親友也會向我們發出類似這樣的問題,甚至還會遭到嚴厲的責打。這樣的信仰經歷從許多早期台灣教會的姊妹身上聽得到,特別是那些嫁入非基督徒家庭的姊妹們,這樣的經歷更多。

第十至十六節:
「新娘」
10我的愛人英俊,健壯,
是萬人中的佼佼者。
11他的頭像精金;
他的頭髮像波浪,
像烏鴉那麼黑。
12他的眼睛向溪水旁的鴿子,
用奶汁洗淨,站在溪流邊。
13他的兩頰像花圃那樣可愛,
種滿了香草。
他的嘴唇像百合花,
給沒藥汁潤濕了。
14他的雙手均勻,
帶著鑲寶石的手鐲。
他的軀幹像光滑的象牙,
鑲嵌著藍寶石。
15他的雙腿像白玉柱子,
安在煉淨的金座上。
他的儀表像黎巴嫩山那麼雄偉,
像高聳的香柏樹。
16他的口香甜可吻;
他多麼使人迷醉!
耶路撒冷的女子們哪,
他就是我的愛人,我的伴侶。

這段詩歌是這位女子回答耶路撒冷那些女子的疑問,也是一段非常精彩的詩歌。如果將這段詩歌比較一下第四章一至七節,男子對女子的描述和讚美,就會發現二者之間是相當對稱的。也就是女子對男子的歌頌,好像就是在回應第三首詩歌中,男子對女子的稱讚。

第十節說這位男子是「英俊、健壯」,在和合本是用「白而且紅」,台語聖經和和合本的翻譯相同,用「白閣紅」。在希伯來文是表示會「微微發光」以及「紅潤」的意思。如果是會「微微發光」,那就很適合接下來的第十一節所說的「頭像精金」,因為「金」是會發光的金屬。這意思就像我們平常在說一個人看起來很健康的樣子,就會說這個人「面皮金閃閃」(台語),或是說這個人「紅牙赤面」(台語)。

第十一節如果比較第四章一節男子在形容這位女子的頭髮所說的—像一群山羊,從基列山跳躍著下來。我說過這就像長長的頭髮類似波浪的形狀,且是像「山羊」一般的黑。現在女子回應說她的愛人的頭髮就像「波浪」,且像是「烏鴉」一般的黑。前者用「山羊」,這裡用的是「烏鴉」。頭髮「黑」,用來表示「健康」,也表示年輕。因為年老的人頭髮大都是白色的了。

第十二節,她說愛人的眼睛像「溪水旁鴿子」。在第四章一節開始就說女子的眼睛「像鴿子的眼睛」。

第十一和十二節是個極大的對照;因為第十一節說到頭髮像烏鴉的「黑」,第十二節則說到眼睛是用「奶汁」洗過的那樣潔白。成為黑白鮮明,非常英俊。

第十三節說到這位男子的「兩頰像花圃那樣可愛」,在第四章三節則說女子的「雙頰泛紅」。「泛紅」就是在反映「花圃」,通常談到花,都會以「紅色」來形容它的美。在第四章三節說女子的嘴唇是「像一條朱紅色絲帶」,這裡則說男子的嘴唇像「百合花,給沒藥汁潤濕了」。百合花是潔白色的,與女子的「朱紅色」成為極大的對照,而且這位男子的嘴唇是有「沒藥汁」的香味。可見他們曾有過親密的關係。

第十四節說到男子的「雙手均勻」,在第四章五節談到女子的「雙乳像一對羚羊」。「雙手均勻」,在和合本用「兩手好像金管」,台語聖經譯文是「二手親像金環」,是一對很對稱的雙手之意。是說這個男子的雙手和指頭,就像黃金打造的手環一般,非常好看,真美的意思。就像這位男子在稱讚女子的雙乳非常均勻,有如「一對羚羊」和「孿生的小鹿」。

第十五節是對第十節的「英俊、健壯」作進一步解釋;這裡說這位男子,也就是她的愛人,雙腿、身軀,看起來就像「白玉柱子」,且是安裝在好像特別訂做的「金座上」,意思就是恰恰好,實在有夠好看的意思。而他的外表看起來,就像「黎巴嫩山那樣雄偉」,這是非常強壯的意思。

第十六節說男子的口「香甜可吻」,在第四章十一節則是男子稱讚女子的嘴唇「甘甜如蜜」、「舌頭有蜜有奶」。都是在稱讚對方,且是吻起來感覺有如吃蜜、喝奶一樣的棒!

「他就是我的愛人,我的伴侶。」這句話說出這位女子渴慕看到的愛人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從這句話也可想到以色列人民怎樣思想上帝和他們之間的關係。所謂「伴侶」,是指相當知心的朋友,甚至是可以為朋友「斷頭」的關係。就像我們一般人所說的「換帖兄弟」一樣。

第六章一節:
1「耶路撒冷的女子們」
你這女子中最美的佳麗,
你的愛人哪裡去了?
請告訴我們,他往哪條路去,
好讓我們幫你尋找。

當這位女子述說完她所戀慕的愛人後,大家聽了都目瞪口呆,原因是像這樣的男子要到哪裡去找啊?怎會有這樣美好的男子?若是有,這群耶路撒冷的女子們也想要看看這位男子,因此,她們回應這位失戀的女子,說要幫她找。這就像有許多當妻子的在介紹自己的丈夫時一樣,如果說得是非常體貼、美好時,所有的女子都會羨慕,甚至都會相互比較,還會帶回去告訴自己的丈夫說:你看,人家某某人的先生是怎樣待他的妻子的。

第二至三節:
「新娘」
2我的愛人到自己的園子去,
花床盛開著鳳仙花。
他在那裡牧放羊群,
採摘百合花。
3我的愛人是我的,我是他的;
他在百合花叢中牧放羊群。

可能已經尋找了一段時間,這位女子已經知道自己的情人到哪裡去了;也有可能是因為當她在對這些耶路撒冷的女子誇耀自己的情人健壯、英俊,以及情人的各樣美善時,引起這些耶路撒冷的女子嫉妒,她們也想要跟她爭寵,因為她們不但對她失落愛人的事沒有同情,反對她說,那樣可愛的情人在哪裡,她們也想去找他,這樣的問話簡直就是諷刺,如果她知道愛人往哪條路去,她還需問她們嗎?如果她知道愛人在哪裡,還需她們幫助嗎?不,一定是她們心懷不軌,想要奪取她的愛人,這是她第一個想到的反應。因此,她唱出下列的詩來回答耶路撒冷女子的反問,結束這第四首的詩歌。

第二節讓我們看到這位女子顯然已經知道自己的愛人在哪裡了,因此她說愛人已經到了自己的園中。可是,她有所保留,並沒有明確指出哪個園中。第三首詩的最後一段,也是第三首詩最後由男子所唱出來的詩裡,已經很清楚地說到,這位男子誠摯地邀請渴慕他愛情的女子到他的園中去,並且還邀請所有的親朋好友一起來享受。因此,這位女子必然清楚知道那美麗的花園在哪裡。然而她之所以到處找這位情人,到處詢問愛人腳蹤,是因她突然地失落了他,頓時失去了聯繫之故。

第三節提到這位女子心目中的愛人是「在百合花中牧放羊群」。請注意,在第五章十三節這女子曾形容她所愛的男子的「嘴唇像百合花」,在這裡,她又說男子是「在百合花中牧放羊群」,且「牧放」的意思是「飼養」。這樣就很有意思了,因為這已經在表示這位男子是在花園中,用他的嘴唇緊緊地「吻」住了她,因為她就是他心愛的羔羊。

想想看,當以色列人民和上帝之間的關係如果是這樣親密,表示他們之間已經無法分離了。這也就是為甚麼這位女子會如此說:「我的愛人是我的,我是他的。」這句話也說出以色列人民在信仰上最高的境界。

現在讓我們來想一想這首詩所帶來的信息:

一、不要為了不必要、瑣碎的事,延遲了我們在信仰的重要時刻。

當這位女子心目中所期盼看到的男子來敲門,且告訴她他已經被霧水潤濕了頭髮,希望她趕緊起來開門時,這位女子不但延遲了起來開門的時間,還找了許多的理由說:衣服已經脫了,不想起來再穿;腳已經洗了,不希望再弄髒等這類的話當作藉口。而等到她起來時,卻又去擦抹香水,好好打扮一番,就這樣拖延了一段時間之後才去開門,結果是:心愛的人已經走開了,再也看不到了,這是多麼可惜啊!
如果雅歌是描述上帝與以色列人民之間關係的一本詩歌,則我們從所讀的這段詩歌中就可以想到,當以色列人民好多次將上帝拒絕於門外時,上帝是一再地設法要敲開他們的心門,並且告訴他們,趕緊起來開門,因為祂愛他們,知道他們的需要而特地「跑」過來。但是,以色列人民卻是心有旁騖,慢吞吞地,很不情願地才起來開門,拖延了許多的時間,結果上帝不再等待,離開了。然後四處去找,為了要尋找上帝,重回上帝懷抱,他們經歷了許多強敵的羞辱,就像那位女子被看守城牆的巡邏者打傷,奪去了披肩一樣。我們從先知的文獻中可以看到這樣的例子甚多,都是在呼籲以色列人民不要忘記上帝,不要背棄上帝,要回到上帝的懷抱裡來。可惜,聽得下這樣的呼聲的以色列人民不多,直到最後他們整個國家(包括北部的以色列,以及南部的猶大)分別被亞述和巴比倫帝國滅亡,且人民被俘虜去當奴隸,經歷了慘痛的亡國教訓後,他們才醒悟過來,原因是他們延遲了悔改的機會,以致於失去了得到上帝庇護的機會。

今天這樣的情形也越來越普遍發生在基督徒的身上,對參加聚會、靈修活動總是找了許多的理由拒絕參加,這些理由通常都會說得很堂皇,包括事業的、工作的、生活的、身體健康等等。結果是理由越多,離開上帝的心也越遠,到最後連上帝是誰都認不出來了。等到有一天,遇到了大災難來臨,突然間想到,才大聲喊說:啊,我的上帝啊,你在哪裡?這時候才開始想到要找上帝了。可惜,這時候才想到要找上帝時,往往是太慢了啊。我們應該記住先知以賽亞的話這樣勸勉我們說:

「趁著上主可尋找的時候要尋找他;趁著上主靠近的時候要求告他。邪惡的人要離棄邪惡的道路;犯罪的人要回心轉意。他們要轉向上主,好承受他的憐憫;他們要歸向上帝,好蒙他的寬赦。」(以賽亞書五十五:6—7)

我非常感動的是,咱教會聖歌隊每個禮拜日早上八點半就開始聚集練習詩歌,他們當中有人為了要趕來參加練習,必須在清晨六點多就出門搭公車。甚至為了準備復活節與聖誕節的讚美禮拜時獻詩,還得在主日禮拜後留下來,練習到下午一點半或兩點。他們為甚麼要這樣?我相信他們當中有許多位兄姊就是為了在尚可服事福音事工時,要把握機會。這樣的精神是很值得我們學習的。

二、基督徒應該知道怎樣介紹我們所信仰的上帝。

當這位女子四處尋找她的愛人找不著時,遇到了一群女子,她懇求她們替她尋找這位心目中念念不忘的愛人,結果這群女子這樣反問她說:「你的愛人比別人的更好嗎?他有甚麼特別的地方,值得我們答允你的要求?」於是這位女子開始一連串、詳細地介紹她的愛人。從頭髮到雙腿,從嘴唇到手指頭,她都一一地介紹給這群女子。結果這些女子聽了相當喜歡,並且表示要積極地替她去尋找。

當雅歌是在比喻以色列人民和上帝之間的關係時,我們可以清楚明白地說這位女子的就是以色列人民,因為男子是代表上帝。看,以色列人民對上帝的認識是那樣地清楚,他們可以從頭髮品論到雙腿,從嘴唇說到手指頭,一一詳細地介紹上帝,為的是要表明上帝與他們之間的關係是多麼地密切,看,連身體的軀幹像「象牙」的顏色和那樣「光滑」,他們也都說出來了。

這就給我們一個很好的學習功課,因為在台灣是一個多元宗教的社會,除了基督教(包含天主教)、佛教(包括藏佛)、道教外,還有一貫道、回教、軒轅教、理教、天帝教、天理教、天德教、巴哈伊教等等,還有許多我不知道的其他宗教門派,真的是五花八門。不論是甚麼宗教,至少我們對自己所信仰的上帝要有一些認識,我們當然無法完全認識上帝,但是學習像以色列人民能夠這樣描述、介紹上帝給詢問我們的人知道,則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信仰責任。如果我們連介紹所信的上帝都無法說出來,那我們怎能傳福音呢?當別人問我們:你的上帝是個怎樣的上帝?你們信的耶穌基督是怎樣的救主?他有甚麼特別的地方比別的宗教更好?比起別的神明,你的上帝有甚麼值得我們跟隨你信的?請問,我們要怎樣回答?我們豈不是常常聽到有人這樣說:信甚麼宗教都一樣,宗教就是在勸人為善的。你看,人家某某人不信基督教,他們拜「某某」神明,他們豈不是很好嗎?很多基督徒遇到這樣的問題就傻了,不知道要怎樣回答,結果連自己也會同意「信甚麼宗教都是一樣的」這種說法,這是很不正確的信仰態度。對我們自己所信的上帝有認識,這是一門很重要的信仰功課啊!這也是我一直在推動大家研讀聖經的主要原因,因為認識我們的上帝,讀聖經是非常基本的一門功課,如果連這門功課,我們都無法做得到,說要真正的認識上帝,恐怕距離是很遠的,這樣我們就很難介紹別人對我們所問的:你的上帝有甚麼好值得我們跟隨你們信的?

(講於二○○○年三月五日)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4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