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講:因著愛獻真實生命

經文:雅歌七:1—八:4

從第五章四節開始,是雅歌的第五首詩歌。前一講我們讀到這位男子再次讚美女子的美。我說過,雅歌是在描述以色列人民和上帝之間的愛情關係,上帝就像是「丈夫」,以色列人民如同上帝的「妻子」。雖然從歷史事件來看,以色列人民好多次違背上帝的教訓,甚至落魄到成為別國家的奴隸,主前七二一年,北國以色列人民成為亞述帝國的奴隸,南國猶大則在主前五八六年被巴比倫帝國所消滅,人民被俘虜。那年,巴比倫國王尼布甲尼撒的部下,也就是侍衛長尼布撒拉旦率兵攻入耶路撒冷,不但放火燒毀聖殿、王宮,和一切耶路撒冷達官貴人的房屋。他的軍隊也拆毀了耶路撒冷城牆。然後下令,「把一些最窮苦的人留在猶大,叫他們在葡萄園和田裡工作」(列王紀下廿五:8—12)。列王紀的作者用「這樣,猶大人民被擄,離開了本國」(列王紀下廿五:21)這句話來形容猶大王國的滅亡。
如果用夫妻之間的關係來比較上帝和以色列人民之間的關係,那麼,以色列人民被俘虜去當奴隸,就好像上帝的妻子被人搶走賣去當「奴工」一樣。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聖經的作者認為是以色列人民先背叛上帝,才會遭遇到這樣的慘劇。一般人的態度會有這樣的反應,就好像離婚後的夫妻,有一方發生了意外一樣,或是遇到非常不好的際遇時,另一方往往會表現出冷漠,甚至是幸災樂禍的態度。比較仁慈的態度會表示難過、不忍、同情。但是,上帝不是這樣,上帝並沒有因為以色列人民背棄祂,去敬拜別的偶像神明,離棄祂的教訓,甚至毀了以色列人民從祖先以來就已經與上帝所訂立的「永遠之約」,就不再理會他們。當他們被俘虜去當奴隸,生活在極為痛苦中的時候,祂還是跟往常一樣,差派祂的僕人(先知或祭司)去安慰、鼓勵他們。先知以賽亞就被呼召去對以色列人民傳出這樣的信息說:

「我們的上帝說:
你們要安慰我的子民,
要安慰他們,
要鼓勵耶路撒冷的人民,
告訴他們:他們的苦難已經夠了;
祂的罪以蒙寬赦了。
我已經徹底懲罰了他們的罪。」(以賽亞書四十:1—2)

看,上帝憐憫以色列人民,將他們看成是自己的妻子、兒子一般的愛戴,呼籲他們一定要悔改、歸正,並且回到祂的懷抱,祂就會寬恕以色列人民所有的罪過。這就是上帝的大愛,是無限的愛。上帝對以色列人民是這樣,祂對我們所有的人也是這樣,只要是相信祂的人,祂都是這樣的仁慈對待。正如約翰福音的作者所說的:「上帝那麼愛世人,甚至賜下祂的獨子,要使所有信他的人不致滅亡,反得永恆的生命。」(約翰福音三:16)這就像雅歌中男子對女子唱出的詩歌「她是她母親的獨生女兒,是母親鍾愛的孩子」(六:9)。在上帝的眼中,我們就是上帝最鍾愛的兒女一樣。不過,請不要忘記,在上帝眼中,雖然以色列人民曾經墮落過,且很嚴重的離開了上帝,可是,並非所有的人都是這樣,還是有一部份的人,是如同「堅果」般的持守著與上帝之間所立的約,這些人被上帝稱讚說是如同一座「核桃園」,雖然外殼被許多雜碎、污泥所染,看起來像似不潔淨,但是內部的「核仁」是潔白、乾淨的。信仰就是要像這樣,上帝所喜愛的子民是真實的,有實在的敬虔,誠誠實實地在敬拜上帝。這樣的人無論遇到怎樣的困境,上帝都會與他同在,即使是患難,也會感受到上帝拯救的慈愛。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所讀經文的內容:

第一至五節:
「新郎」
1儀態萬千的少女啊,
你穿著涼鞋的腳多麼美麗!
你大腿的曲線是藝術家的傑作!
2你的肚臍像一個圓圓的酒杯,
裡面盛滿著美酒。
你的腰像一束麥子,
四周圍有百合花圍繞著。
3你的雙乳像一對孿生的小鹿,
像一對羚羊。
4你的脖子像象牙的塔;
你的眼睛像希實本城的水池,
靠近那著名城市的門邊。
你的鼻子像黎巴嫩塔那麼可愛,
朝著大馬士革屹立。
5你的頭挺立像迦密山。
你的秀髮像光澤的緞子,
把君王的心都迷住了。

請注意,從第一至五節,表面上看起來是男子在唱的詩歌,可是內文本身都是用「複數」的方式表達出來的。因此,這段詩歌有可能不是出自這位男子自己所唱,而是旁觀的民眾唱的。天主教思高聖經學會的聖經,將之用「甲」與「乙」的方式表明不是男子自己唱,而是旁觀的民眾有人唱出這段詩歌。
再者,這段經文的特殊地方,是從腳指頭開始說起,一直往上仔細地品味,直到女子的頭髮,這和前面的詩歌是從頭髮往下敘述到胸部很不一樣。

在第六章十三節描述女子被男子稱讚之後,非常高興地跳起有名的「瑪哈念」舞,從群眾當中一直跳躍過去。可以想像得到,當男子看到這位美麗的女子跳躍、滿足的表情時,他們更會鼓舞她、稱讚她。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稱讚她「儀態萬千」,因為她的舞姿很美。

第一節也是第一次提到女子穿的鞋子和她的大腿。古時候的鞋子是「涼鞋」,這在現代中文譯本和天主教思高聖經學會的版本是比較接近。和合本是用「你的腳在鞋中」,台語版本相同。看不出是甚麼樣的鞋子。因為是涼鞋,所以腳指頭都看得見,這才是男子注意到的地方。換句話說,男子對這位漂亮的女子是看得那樣仔細,連腳指頭都看到眼裡去了。另一方面,這裡「穿涼鞋的腳」,也是在指女子「跳舞的步伐」。這樣就和前面稱讚她跳出的「瑪哈念」舞的美麗舞姿配合得起來。

男子不僅看到女子的腳指頭或是腳上的舞姿,甚至連她的大腿都很細心的看。他稱讚女子的大腿的「曲線是藝術家的傑作」,這樣美的雙腿,恐怕就非常希罕了。我們可以想像得到,跳舞跳得好的女子,她的身材不但好看,尤其是她的腿往往是修長、挺直。因為跳舞的緣故,所有腿部的肌肉運動量也大,因此和一般沒有運動的女子的腿必然不一樣;會跳舞的腿,肌肉結實,當然就會有凹凸等不平的曲線美,表現出腿部的活力和健美。

第二節說到「肚臍像圓圓的酒杯」,這和中東地區女子穿的衣服有關;她們的衣服通常是一大塊布匹包裹著身子,在跳舞的時候,因為動作頻率高,且會轉身,很容易使包裹著身子的布匹因此掉落,結果讓肚臍顯露出來。他看到這女子的肚臍是凹凹的。台語有這樣的俗語說:「肚臍深深,欲裝金。」(t?-ch滎ochi chhim-chhim beh te kim.)這裡則是說女子的肚臍圓圓又凹凹的像酒杯,且可以盛滿美酒,但是不用盛酒,看起來就有如美麗的酒杯一般,讓人以為有酒了呢。

再來是說到她的「腰」。所謂的「腰」,在這裡指的是「小腹」。這就讓我們想起中東地區最出名的舞—肚皮舞。通常都是扭著腰,讓男人看起來就會感到很有誘惑力。可是這裡怎麼說她的腰像「一束麥子」呢?原來以色列人民的主食是麥子,他們收割麥子後,就將之綁成一捆捆的。一般人在工作後,都會隨手拿一束或一把麥穗,一邊走,一邊用雙手搓著吃(參考路加福音六:1)。一束,剛好是手掌可拿著的,不會掉落的數量。這位女子的腰可說是很細,她一扭動,總是在男子的手臂抱得住的範圍內。一男一女相配跳著舞,非常恰當,就如同一個人工作後,拿著一束麥穗吃一樣的得心應手。
第三節和第四章五節一樣,都在說明雙乳發育得相當均勻。

第四節說「脖子像象牙的塔」,和第四章四節說「脖子像大衛的高塔」在文字上是不同,但在意義上所要表示的是相同。象牙,是長的、潔白的。這裡特別用象牙來形容女子的脖子,其意含有「光滑、潔白」的意思。

「眼睛像希實本城的水池」,過去都說眼睛像「鴿子」,在這裡則說「像希實本城的水池」。希實本城,是亞摩利王西宏時代的首都(申命記一:4)。在城門附近有個大水池。這裡將眼睛比喻為如同大水池,大概就是我們一般所說的,是「亮晶晶」的眼,或是「水當當的眼睛」(台語),表示明亮的意思。

但是把鼻子比喻像「黎巴嫩塔」就有點奇怪了,因為黎巴嫩塔可能是指著黎巴嫩的高山,這樣看來,這女孩子的鼻子長得是很高凸,有點像「大鼻子」的樣子,這樣的鼻子是否好看?可就見仁見智了。
第五節特別形容女子頭髮「像光澤的緞子」,這「緞子」在和合本用「紫黑色」,台語版本用「紫色」,天主教思高版本用「紫錦」,這都說明是「紫色」的,意思是指看起來就讓人覺得很「高貴」,非常「特別」,是黑得發紫,不是一般人有的髮色。因為紫色是王公貴族才可能擁有,而這女子的頭髮不用染色,就已經有了這種尊貴的顏色,難怪君王都會被她所迷惑。

第六至九節a:
6你多麼秀美,多麼可愛!
親愛的,你多麼令人陶醉!
7你的身材婷婷如棕樹;
你的雙乳像一串串的果子。
8我要爬上棕樹去摘果子。
在我眼中,你的雙乳像一串串的葡萄;
你的氣息跟蘋果一樣芬芳;
9你的親吻像上好的美酒。

第七節說女子的身材有如棕樹,而在第一首詩和第三首詩,以及第四首詩歌中,女子在稱讚男子的時候,都是用「黎巴嫩的香柏樹」或是「松樹」來表示他的確是英俊瀟灑。而男子在這裡則是稱讚女子像是「棕樹」來回應。棕樹是細長高大的樹,看起來就是很好看的樣子。棕樹並沒有甚麼可吃的果實,不過男子卻形容女子的雙乳有如「串串的果子」。果實若是成熟了,且是串串的結果樣子,那麼,表示不僅是成熟,且是非常豐滿。

第八節更清楚地表示女子的雙乳有如串串的葡萄,看起來就像成熟、可口的葡萄,因此,男子說要爬上去摘這「串串的葡萄」,表示他要上去和這女子親熱的意思。

氣息,是指呼吸。芬芳,是味道。

第八節已經很清楚說出這位男子和女子的關係是相當親密了。我們也可以從這裡想像得到,以色列人民和上帝之間的關係是已經到了分不開的親密關係狀態。雖然以色列人民一再背棄上帝,遠離上帝而去敬拜偶像神明,但是,如果從何西阿書來看,我們就會發現即使是這樣,上帝還是深深地愛著他們,要先知何西阿對以色列人民說出這樣的話:

「你再去愛那離棄丈夫另結新歡的淫婦。你要愛她,像我愛以色列人一樣。雖然他們叛離我,去拜別的神,喜愛祭過偶像的葡萄餅,我仍然愛他們。」(何西阿書三:1)

這就是上帝特別的愛,祂愛世人,並不是因為世人已經迴轉歸向祂,而是還在罪惡中的時候,上帝就先差遣祂的獨生子耶穌基督來愛世人了。這也就是使徒保羅所說的:「上帝對我們顯示了無比的愛:當我們還是罪人的時候基督已經為我們死了。」(羅馬書五:8)看,上帝無比的愛,在耶穌基督身上顯明出來,這就是我們生命中從上帝所得到最大的恩典—耶穌基督。

第九節b至十三節:
「新娘」
9b讓美酒流入我愛人口中,
流過他唇齒之間。
10我屬我的愛人;
我愛人戀慕著我。
11親愛的,來吧,我們到野外去,
在鄉下住宿。
12我們要一早起來,到葡萄園去,
看看葡萄發芽了沒有,
看看葡萄開花了沒有,
石榴吐蕊了沒有;
在那裡,我要把我的愛情獻給你。
13你要聞到催情果的香味;
各樣佳美的果子都堆在我們家門口。
親愛的,無論新的舊的,
我都為你珍藏著。

第九節的頭一句說女子親吻的味道像上等的美酒。所謂美酒,表示味道相當好,是香醇的。因為是陳年老酒,是還沒有開封過的。這樣的酒非常好,喝起來就會令人陶醉在它那香醇的味道。

緊接下來的第九節第二句是「新娘」唱的回應。從這句開始到第八章四節都是「新娘」,也就是女子所唱的詩歌,她在回應男子對她表示的愛。當男子提到女子「吻」的味道是香醇的時候,女子已經禁不住地要表示回應了。她第一句話就說要讓這樣如陳年老酒的香醇美味流入愛人的口中。我們可以清楚知道這樣的動作或表示,都在說明他們已經有了「接吻」的親密關係。

第十節可說是整個述說愛情最中心的精神,女子說自己是屬於她的愛人。這句話在第四首詩歌(第六章三節)結束時也用過,女子說:「我的愛人是我的,我是他的。」我在前面已經說過,這是以色列人民表達信仰的最高境界,就是他們和上帝之間有永遠不能分開的關係,上帝和以色列人民之間的關係就像夫妻一樣,緊緊地結合在一起,是訂有生命之約、永遠之約的關係。上帝說過祂是以色列人民的上帝,以色列人民是祂的子民(出埃及記六:7、利未記廿六:12)。

第十一節剛好與第二章十節b句成相反的對照;在第二章十節b句是男子在邀請這位女子起來,跟他一起走。因為女子躲在屋內,男子告訴她,外面寒冬已經過去,春天的花已經處處開,外面四處都可聽到鳥兒歌唱的聲音,無花果已成熟,葡萄也開花了,雨季已經過了,不會再下雨,是個晴朗的好天氣,是個散步的好時刻,可以到荒郊野外去踏青。現在這裡是女子邀請男子跟她到野外去,並且要他一起到「鄉下」去住宿。

請注意這裡說「鄉下」,希伯來文還有另外的意思,是指「鳳仙花」,因此,在呂振中譯本裡,他就用「在鳳仙花叢間住宿」。如果是這樣,也很有意思,就是到野外去,在花草樹木間,躺在大自然底下,就會覺得一切很美好、豔麗。好像在第一章十六、十七節,女子對男子說的:「我們把青草當床榻,把香柏樹當屋子的棟樑,把松樹當天花板。」情形是一樣的。

第十二節可以比較第六章十一節。原本是男子說要到園中去欣賞「葡萄樹的嫩綠,石榴樹的花蕊」。現在則是女子邀請男子一起去葡萄園,看葡萄是否已經發芽、開花、石榴吐蕊。她用這樣的方式在表示她和男子的愛情,已經開花,是有成長,有美好的成果出現了。

第十三節就是成果,是愛的結晶。不但這樣,還有「催情果」出現。這種水果曾出現在創世記第三十章十四至十五節,在收割小麥的時候,麗亞的長子呂便在麥田撿到一些「催情果」,他將這些「催情果」交給他的母親麗亞,結果蕾潔知道了,就要麗亞將之給她,條件是交換雅各和麗亞同房。結果麗亞因此懷孕生子。這讓我們想像得到,自古以來,「催情果」這種東西被傳聞說有幫助於性的刺激作用。這一節也說出了這位女子已經準備好要把一切最美好的都給她的男人。

第八章一至四節:
1但願你是我的兄弟,
是吃過我母親乳汁的;
這樣,當我在街上遇到你,
跟你接吻,誰也不會介意。
2我要帶你進我母親的家,
讓你指點我怎樣愛你。
我要給你喝香料調製的酒—
石榴釀製的酒。

3你的左手托住我的頭;
你的右手擁抱著我。

耶路撒冷的女子們哪,請答應我,
你們不吵醒我們,
不干擾我們的愛情。

第一節說這位女子是多麼盼望男子如同她家裡的一份子,這樣,當她跟著她的愛人進進出出的時候,都不用顧忌別人閒言閒語。這情況有可能是因為她的婚事還沒有得到長老們,或是家長的同意吧,這使她不能公開表示愛情。她在期盼,在等待,她期盼能在街上當眾吻這位男子。這在古時候,是很大的冒險,一個女子會在大庭廣眾之下吻男人,當然這種事在今天已經不再是新鮮,街頭、車站都可看到一對對青年男女就是這樣表示著他們彼此之間的愛情,他們很少想到有人在旁邊看著他們。愛情,使他們的心已經顧不到外界的景物。

請注意這裡女子說調製特別的石榴酒。在巴勒斯坦最出名的酒都是葡萄酒,我們很少聽說過有石榴酒。但是這位女子說那石榴酒是用香料特別調製的,是為這位男子釀製的。就像一般民間私下自己釀造的水果酒一樣。這位女子是特地為她的愛人釀造這種酒。

第三節和第二章六節相同。
第四節和第二章七節、第三章五節相同。

現在讓我們來想想這段詩歌帶來了甚麼信息:

一、真正的信仰就像愛情一樣,是需要用真實的心來回應。

我們從雅歌第一首詩讀到現在的第五首,會發現這是男女雙方互相在傾訴愛情的詩歌。若雅歌是在表示上帝和以色列人民之間的愛情與生命關係時,我們可以看到上帝對以色列人民的愛,是永不止息的。而以色列人民則是很清楚知道,必須有實際的行動來回應上帝對他們的愛。

在福音書中我們經常看到這樣的景象:當耶穌基督要醫治一個病患時,他會用命令的語氣對那個人說話,例如說:「起來,拿起你的褥子,回家去吧!」那個人就真的站起來,拿起褥子起來,在眾人的面前走出去(參考馬可福音二:11—12)。或是有一個手枯乾的人,當耶穌基督在會堂裡見到他的時候,對他說:「把手伸直!」那個人真的依照耶穌基督吩咐的話,就把手一伸,結果就好了(參考馬可福音三:5)。在耶路撒冷靠近羊門地方有一個水池,叫做「畢士大」,有一個已經躺在褥子上三十八年的病人在等待水一動,可以最早跳進水池,好得到醫治。當耶穌基督看到他,知道他的需要,就當眾人面前告訴他說:「起來,拿起你的褥子走吧!」一個躺了三十八年的病人,誰能醫治他?就像那個已經病了十二年患血漏的婦女一樣,必定是花盡了所有的積蓄,不但病情沒有好轉,反而是越來越嚴重(參考馬可福音五:25—26),也因為這樣,這位病了三十八年的病人,他惟一可以得到醫治的方式,就是尋找這種傳統給予的免費治療—當天使攪動了池水,他能夠最先跳下去。可是,我們知道他本身是癱瘓的病人,怎麼可能自己先下去?怎能請別人讓這樣的機會給他?去那地方的人豈不是都想爭第一個跳下去嗎?三十八年,這絕對不是一個短短的時間,人生的歲月沒有幾個三十八年啊!可是,當他遇到了耶穌基督,耶穌基督只給他一句話:「起來,拿起你的褥子走吧!」(約翰福音五:8)當他聽到這句話時,他沒有懷疑,或是任何延遲,真的馬上有了反應,約翰福音的作者說:「那人立刻好了,拿起他的褥子走了。」(五:9)這是多麼奇妙的神蹟啊!可是,我們有沒有想過,神蹟的發生是需要相當的信心,也需要人對上帝的話有即刻的反應啊。如果只聽到聲音,卻沒有任何反應,或是心中還有懷疑,那樣,神蹟是不會出現的。

同樣的,當我們要表明與上帝有合宜的關係,或是要表明我們是屬於上帝在耶穌基督所揀選的兒女,當上帝透過祂的獨生子耶穌基督向我們表明祂拯救的愛時,如果我們還在懷疑,或是沒有任何反應,我們就無法感受到與上帝結連在耶穌基督裡愛的甜蜜和力量。愛情是需要雙方真心實意的相對應。我們不用懷疑上帝是否愛我們,就像使徒保羅所說的:「當我們還是罪人的時候,基督已經為我們死了!」(羅馬書五:8)看,上帝沒有等我們悔改,或是先變成好人的時候,祂才愛我們。不是這樣,祂是先愛我們,現在就等著我們以真實的心來回應上帝對我們的愛。如果我們遲遲不回應,就會失去這美好的機會。千萬不要失去這個機會,因為生命中這樣的機會不多。

二、愛上帝,就是奉獻最好的給我們所愛的上帝。

當這位女子體會到男子那樣愛她,那樣細心地在描述他對她認識的所有一切時,她深受感動地回應了他的愛,並且告訴這個男子,要請他一起到果園裡去,在那裡,她已經準備好「各種佳美的果子」,「無論新的舊的」,她都為這男子珍藏著,等著要送給他。

我們在舊約聖經中會看到許多有關獻祭的禮儀規矩,特別是在出埃及記到申命記這四本經書裡,記載這種關於獻祭禮儀的規矩非常多,有時候讀起來會覺得很煩、枯燥乏味,尤其是出埃及記從第廿五章開始到最後,都是記載著有關建造聖幕的規定,簡直無法想像以色列人民在摩西帶領下,怎麼會用那麼多的精神、財物、人力等來建造一個敬拜上帝的場所。我們甚至會問:難道上帝真是希望他們這樣嗎?或問:這樣真的是比較敬虔嗎?我們會這樣問,因為我們沒有像以色列人民有出埃及入曠野,遇到沒有水喝、沒有食物吃,後有追兵,前有阻路的敵人等這種民族生命存亡關鍵的經歷。當他們在這樣險惡的環境時,他們親身體驗到上帝的手親自帶領著他們,白天用雲柱遮擋太陽,夜晚用火柱溫暖他們,並且用雲柱隔開了要追殺他們的敵兵。就像士師記的作者所說的:「約書亞在世的時候,以色列人民都事奉上主;他死後,那些親眼看見上主為以色列所行一切奇事的長老們還在世的時候,以色列人民仍然事奉上主。」(士師記二:7)沒錯,他們都親眼看見上帝在他們當中所行的一切奇事,那是生命最奇特的經驗,無法從他們生命中消除掉。如果我們也有這樣的經歷時,就會明白為甚麼建造敬拜的場所需要那樣細膩的規矩,為甚麼獻祭需要那樣繁瑣的規律,其實,這些都只在表明一件事:要用最好的奉獻給上帝,以表示他們實在很愛上帝,所以要用最好的方式奉獻給上帝,用最好的禮儀來敬拜上帝。

今天,我們要從這裡來反省一件事:我們有沒有將最好的奉獻給上帝?如果我們感受到上帝在耶穌基督裡對我們有特別的愛,我們是要用甚麼奉獻給上帝,以表示我們對祂的愛?我知道很多人都是將最好的留給孩子,有人一生努力賺錢,為的就是要留給孩子。有的人為了表示愛孩子,無論孩子要求甚麼,他都無條件地給予。但是,我們給上帝的是甚麼?請注意,上帝從來不曾要求我們甚麼,他只要求一件事:用真實的心靈敬拜祂(參考約翰福音四:23—24)。這一點我們是否有做到?我們必須反省自問。我只想要提醒大家,如果我們真的相信上帝愛我們,差遣祂的愛子耶穌基督來拯救我們,甚至為我們死在十字架上,那麼,我們應該也要像這位雅歌詩中的女子一樣,將最好的獻給她所愛的男子,要有這樣的信仰態度才對。

(講於二○○○年三月十九日)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4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