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卅三講:依照上帝所吩咐的去做

經文:出埃及記卅九:1—43

現在我們所讀的這章經文是我們在前面的第廿八章、卅五章已經讀過的。不過在這章中我們可以看到與前面經文所陳述的也有一些不同之處。如果將兩章的記錄對照比較,就會比較清楚知道整個縫製祭司衣服、胸牌、其他聖服,和聖幕的規定。在現在所讀的這一章中可以看到一句重要且時常重複敘述的話:「這是依照上主吩咐摩西的話做的。」
這句話在每個段落或工作結束時都出現(一、五、七、廿一、廿九、卅一、卅二、四十二、四十三等節)。而在第四十章,作者又用同樣的句子說出:「這是依照上主吩咐摩西的話做的。」(四十:19、21、23、25、29、32)。我們也可以說:出埃及記到第卅九章就開始進入尾聲了。最後這兩章就是用「這一切都是依照上主吩咐摩西的話做的」這句話做總結論。

作者用這種方式表達一個重要的信息:以色列人民確實已經從慘痛的失敗中學習到一個寶貴的經驗—聽上帝吩咐祂忠實僕人的話去做。我們也可以說他們以前就因為沒有依照上帝吩咐他們的話去行才會亡國,淪為他人的奴隸。現在他們懺悔了,經驗到因為違背上帝的話而得到慘痛的教訓。這種家破人亡的慘痛經驗使他們不敢再次違背上帝的旨意,專心學習上帝的教訓,嚴格遵守上帝交代摩西的話去行。

這也是我在前面幾章一再強調的,這些「祭司文獻」的出現,並不是在摩西和以色列人民漂流於曠野的時代所產生,乃是在他們亡國於巴比倫後做了很深的信仰反省,從中學習得來的。當作者在強調說「這是依照上主吩咐摩西的話做的」之時,就是在說明他們過去曾經忘了上帝的話,且是常常忘了上帝的話,如今他們願意謹守上帝的話,好使他們和上帝之間的關係能夠更緊密結合在一起。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所讀的經文:

第一至七節:他們用藍色、紫色,和深紅色的毛線縫製祭司們在聖所供職時所穿的華貴聖服。他們為亞倫縫製聖服。這是依照上主吩咐摩西的話做的。

他們用金線,藍色、紫色、深紅色的毛線,和麻紗做以弗得聖衣。他們把金子鎚成薄片,剪成細條,跟麻紗和藍色、紫色、深紅色的毛線織在一起。他們又為以弗得做兩條肩帶,縫在兩邊,可以束緊。那條縫接以弗得、用來束身的帶子,是用同樣材料精製的,是用金線,藍色、紫色、深紅色的毛線,和麻紗織成。這是依照上主吩咐摩西的話做的。他們又用兩塊紅瑪瑙嵌在金鑲座裡,精巧地刻上以色列十二支族的名字。這兩塊寶石縫在以弗得的兩條肩帶上,代表以色列的十二支族。這一切是依照上主吩咐摩西的話做的。

在和合本聖經一開始就寫出是「比撒列」帶領工匠們做這些精巧的手工品。這些工匠們不只是為亞倫製作「華貴」的聖服,也要為其他的祭司們也就是亞倫的兒子—拿答、亞比戶、以利亞撒、以他瑪等製作聖服。

所謂「華貴」,不難想像就是整個製作過程的精細,以及所用的材料相當貴重。我們已經知道工匠都是以色列人中一時之選,都是上帝特別「賦予技能」的人(出埃及記廿八:3)。再者,所用的材料都是上上之材,這可從使用的顏料看出來。黃金,這是當時代的人認為最為貴中的金屬,即使在今天亦然。而在顏料上,紫色、藍色、深紅色都是當時貴族才用得起,因為這種顏料來源取之不易的關係。

我們不太清楚「以弗得」這個名詞所代表的意義,或它是怎樣的一件東西,這裡所讀到的是一件衣服的樣式,是用金線和彩色(紫色、藍色、深紅色)毛線交織而成的一件貴重衣服。另一個意義也可能是指「偶像」。在士師記提到基甸曾要求民眾,將從敵人身上搜取來的金耳環交給他,他將這些搜取來的約二十公斤重的金耳環,以及金飾品溶化製成一個「偶像」,這個「偶像」在希伯來文指的就是「以弗得」(士師記八:27)。

在這裡告訴我們說,不但這兩條肩戴上要鑲上兩塊紅瑪瑙,且在瑪瑙上面刻有十二支族的名字。在出埃及記第廿八章告訴我們這十二支族的名字是「按照他們出生的次序」,且是兩邊各「刻上六個名字」(出埃及記廿八:9—10)。我說過,當亞倫穿上這件特製的衣服去聖幕敬拜上帝時,他所代表的已經不是他自己一個人,而是代表整個以色列十二支派的人民面對上帝。我們可以從這裡看出,作為一個帶領人敬奉上帝的使者,例如今天的傳道者(無論是哪一個教會的傳道者),在他身上所代表的已經不是個人,乃是整個他所牧養或是他所關懷的整體對象。如果沒有這樣的觀念,就無法了解亞倫當時穿這件特殊衣服所代表的意義。

第八至廿一節:他們又用金線,藍色、紫色、深紅色的毛線,和麻紗做了胸牌,並配上刺繡,完全跟製以弗得一樣。胸牌的形狀是四方的,疊成兩層,長二十二公分,寬二十二公分。他們在胸牌上鑲四行寶石:第一行鑲上紅寶石、黃玉,和紅玉;第二行綠寶石、藍寶石,和鑽石;第三行紫玉、白瑪瑙,和紫晶;第四行綠玉石、紅玉髓,和碧玉。上面這些都鑲在金座上。十二塊寶石的每一塊刻著雅各一個兒子的名字,代表以色列的十二支族。他們用純金做胸牌的鍊子,形狀像絞成的繩子。他們又做兩個金絲環和兩個金環,金環接在胸牌上方的兩頭。他們把兩條紋成的金鍊子緊緊地繫在胸牌兩頭環子上。鍊子的另兩頭繫在兩個金絲環上,安在以弗得前面的肩帶上。他們又做兩個金環,接在胸牌下方的兩頭,在以弗得的內邊緣上,再做兩個金環接在以弗得前面兩肩帶下方,靠近接縫處,在精工織成的帶子上方。他們用藍色的帶子把胸牌的環子跟以弗的環子繫在一起,使胸牌貼在以弗得的帶子上,不至於鬆脫。這是依照上主吩咐摩西的話做的。

第八節的所謂「完全跟製以弗得一樣」,這句話是指製造胸牌所用的材料以及工匠的手工之精巧,必須跟前面製造祭司聖服所說的完全一樣。為的是要突顯整個呈現在上帝面前的物品都是上乘的。由於這些胸牌代表著十二個支派的生命和上帝的約的關係,因此,絕對不能有馬虎的態度。

在第十四節說「十二塊寶石的每一塊刻著雅各的一個兒子的名字,代表以色列十二支派」,而在前面第六節說亞倫所穿的那件特製衣服上的兩塊寶石,上面是「刻上以色列十二支族的名字」,這樣就可以清楚看出:胸牌是刻著十二支族的名字,而在亞倫身上所穿的那件以弗得聖服上,是刻著雅各十二個兒子的名字。雅各十二兒子和以色列十二支族的名字是有些不同,因為在十二支派當中沒有利未和約瑟的名字,但是,已經用約瑟的兩個兒子以法蓮和瑪拿西做代表了。而利未族人則全部都成為祭司族,他們成為特殊族群,專事在敬拜的禮儀上。我們知道不論是寫著雅各十二個兒子名字,或是寫著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名字,其所代表的都是指整個以色列民族而言。

第廿二至卅一節:穿在以弗得上面的外袍是完全用藍色的毛線逢製的。長袍的領口周圍加織領邊,避免破裂。袍子底邊的周圍用藍色、紫色、深紅色的毛線,和細麻紗做石榴,並用純金的小鈴間隔著。這一切都是依照上主吩咐摩西的話做的。

他們為亞倫和他兒子們縫製麻紗內袍,又用麻紗做禮冠、帽子,和褲子,又用麻紗和藍色、紫色、深紅色的毛線織一條腰帶,上面有刺繡。這一切是依照上主吩咐摩西的話做的。他們又用純金做一面象徵奉獻的牌子,上面刻著「聖化歸屬上主」。他們用藍色的帶子繫在禮冠前面。這都是依照上主吩咐摩西的話做的。

這裡所謂的「完全用藍色」,比較正確的說法應該是說「紫羅藍色」。也就是說這件袍的顏色乃是當時看為最珍貴、王公貴族所使用,且象徵著尊容的顏色—紫色的顏料。只要祭司將這樣的袍穿在身上,馬上顯出尊貴的身份。在和合本譯文裡用「以弗得的外袍」,所表明的含意就是這是帶有神聖的記號。

麻紗,這是用細麻紗最上品材料織的。這種細麻紗乃是當時埃及最高貴的手工織品,埃及這種細麻紗織品曾享譽了整個東方世界。

第三十節的「奉獻的牌子」,在第廿八節說是「純金做一面牌子」,我們可以清楚看到這牌子是純金做的。但希伯來原文所寫的並不是「牌子」,而是「花朵」。這朵花要鑲在頭巾上,然後將這頭巾戴在祭司的頭上。由於上面要寫上字,因此一般人就將它說成是「牌子」。比較特別的地方是在牌子(或是花朵)上要寫「聖化歸屬上主」這幾個字。因為這是屬於祭司的記號,只有他們才戴頭巾,穿這樣的衣服、打扮,正可表明他們是被分別出來的族群,不同於一般支派的以色列人。我們在前面所看到的亞倫身上所穿的聖服上,鑲著的兩塊紅瑪瑙,胸牌上所寫的雅各十二個兒子的名字,或是十二支派的名字,都不會有利未族這個名字,因為他們已經「被聖化歸屬上主」了。

第卅二至四十二節:上主聖幕的一切工程都完成了。上主吩咐摩西的,以色列人民一一做了。他們把聖幕和聖幕的一切器具都帶到摩西面前,其中有:鉤子、骨架、橫木、柱子,和柱座;染紅的羊皮頂蓋、精美的皮頂蓋、遮掩的帳幔;安放法版的約櫃、約櫃的槓子和櫃蓋;供桌、桌的用具,和獻給上帝的供餅;純金的燈台、燈、附屬的器具,和燃燈用的油;金壇、聖油、芬芳的香、聖幕進口的門簾;銅壇和壇上的銅網、壇的槓子和用具、銅盆和盆座;圍院子的帷幔、帷幔的柱子和柱座;院子進口的門簾和繩子、聖幕的栓子;祭司在聖所供職時所穿的華貴聖服等。上主吩咐摩西的,以色列人民一一做了。摩西視察各項工程,看他們所做的完全遵照上主的命令,摩西就祝福他們。

這一段經文同時出現在出埃及記第卅五章十至十九的地方。但是這裡與第卅五章不同的地方,是第卅五章所說才開始要製作這些都東西,而在這裡所說的是已經完成。因為是已經完成了第卅五章吩咐要製作的工程,因此,在這段經文中特別在結尾處連續強調兩次說:「以色列人民都一一照著上主所吩咐摩西的話去做。」換句話說:他們所做的這些工程,都不是隨著自己的意思去行,而是尊照著上帝吩咐摩西的話去做。換句話說,他們以前是照著自己的意思去做,現在他們所做的都是依照上帝的指示。作者用這樣的方式在表明以色列人民已經學習順服上帝的命令,他們是悔改了。

第四十三節有意表明和當初上帝創造宇宙萬物完成時,「上帝看他所創造的一切非常好」(創世記一:31)一樣。因為當上帝看為「好」的時候,其實就是祝福那些被看為「好」的對象。如今摩西看到以色列人民所做的一切工程,確實遵照上帝的命令,因此,他就祝福以色列人民。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這章經文所帶來的信息:

一、遵照上帝的指示去做,才是上帝所喜悅的事。

不論是在以色列人民從亡國巴比倫後才學習到這樣的功課,或是他們早在曠野的時代就已經學習,我們看到一件事實:必須很確實地遵照上帝的旨意去行,才是上帝所喜悅的。當以色列人民在曠野的時代,我們看到他們因為看不到摩西,做了背叛上帝旨意的事,行拜偶像的行為,惹起上帝的忿怒,結果有二萬七千人死去(在出埃及記第卅二章廿八節說,因為此事件,利未人執行摩西的命令,有三千人被殺。而在民數記第廿五章六至九節,說到以色列人民因為這件背叛上帝的行為,引起瘟疫災難,有二萬四千人死亡)。

雖然今天的人已不再看某些災害是與宗教信仰的問題有關,但是,我們不能否認有許多災難的發生,都是跟人對上帝不忠有絕對的關係。這種不忠常出現在人想扮演上帝的角色,或是人把上帝的話當作耳邊風一樣,沒有確實遵照上帝的旨意去行。我們從整本舊約聖經的先知文獻中可以清楚看到以色列人民之所以淪為亞述、巴比倫帝國的奴隸,並非他們貧窮,也不是他們軍事裝備差。

最主要的原因乃是因為他們心中沒有上帝的話導致的結果(參考阿摩司八:11—12)。

就以我們台灣最近(一九九七年三月二十日)發生豬群感染口蹄疫一樣,至少有超過三百萬頭豬子感染病死,必須要二至三年的時間才能撲滅這樣的傳染病,損失的金錢已高達一千億元以上。這種災難的發生至少說明一點:我們對生活的環境是否有好好保護、管理?是誰貪心或偷懶,沒有做好檢疫的工作?或是偷偷走私不潔淨的豬肉?這些都牽涉到人對生活與工作的態度,當然跟信仰態度有密切關係。一個忠實的宗教徒,他一定會盡忠在他所授的職責上,認為他的工作和生活是在對上帝負責。

作為現代的基督徒應該好好來反省這樣的問題:我們是否有像現在我們所讀這段經文所說的:依照上帝所交代的話去做?如果說摩西在帶領以色列人民盡忠地建造聖幕等各樣的工程,為的是要使他們有足夠忠實的心敬拜上帝,那麼,我們就應該好好反省一下我們是否有盡忠於上帝所交代我們的話確實實行?如果有,今天台灣社會應該不會這樣亂!如果沒有,那麼是哪些方面的事沒有遵照上帝在聖經裡的教訓去行?我們不用論說別人,也不用多加說明是哪些問題,我相信大家都清楚自己的問題在那裡。我只想提醒大家一件事:如果我們不想遵照上帝在聖經裡的教訓去行,卻又想得到上帝的賜福,那實在是很奇怪的信仰心態啊!

二、帶著我們的族人一起來敬拜上帝。

我們看到亞倫和他的兒子們擔任祭司的工作,他們身上所穿的衣服上有一個很重要的象徵物,就是上面刻有雅各十二個兒子名字的胸牌和兩塊紅瑪瑙。每次進入聖幕就必須將十二族的名字帶進到上帝的面前,用來表明他們和上帝之間的關係永遠緊緊結合在一起,這實在是一件很美的事啊。作為一個祭司最大的榮耀應該就是在這裡,因為他能夠帶領族人進入上帝的祝福裡。

有一次我和教會的長執們到嘉義太保鄉華濟醫院去探望一位年老的長老,剛好他的隔壁病床是水林教會的一位信徒。這位信徒的妻子是水林教會的長老,她告訴我這樣的故事:

「我年輕的時候得到『道理』,當時不會讀書,不識字,但是傳道先生要我學羅馬字。他告訴說很簡單,只要學三天就會。我一看,根本就看不懂那是甚麼東西,但他真的開始教我拼音A E I O ,我就跟著讀。這樣讀了三天,就買一本聖詩跟著人家去參加禮拜吟詩。以後,我就每天自己在家裡唱聖詩,學讀羅馬字。最後我帶我『全家夥』的人都信主。後來嫁到我『頭家』的家去,也帶他們全家的人信主。那時候,我們是用布袋裝神明去教會燒掉的。」

我聽了很感動。一位不識字的村姑可以很成功地帶領她的雙方家人信主,這就如同當時亞倫和他的兒子們一樣,帶領整個以色列人民來到上帝的聖幕裡敬拜上帝一樣的美妙!

我想我們很多人可能一生都無法像這位洪長老一樣,帶領自己的族人來敬拜上帝,但至少也應該努力,盡我們的能力去做,因為這實在是信仰經歷上最為美妙的事啊。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3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