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摘自 啟示錄的信息

聖經中有兩本經卷是非常特別的,其一是舊約的「雅歌」,另一就是新約的「啟示錄」。我說這兩本經卷非常特別,主要原因就是這兩本經卷沒有一定的詮釋準則可循,跟其它經書大不相同。尤其是「雅歌」,連翻譯都會各有所本。而對講解「啟示錄」,幾乎是百言堂一般,每人講的都不一樣,不但讓讀者感到百味雜陳,也會有百家齊鳴的感覺。會有這種現象的主要原因,是和這本書信中的頻頻出現「異象」有關。在這本書信中的「異象」可說是聖經中最為突出、特別的,每個解釋者都有自己的主張,聽起來、讀起來都讓人覺得「好像」很有道理,但整理起來卻是百家各異。
一說到啟示錄,大家最先想到的就是那些奇形怪狀的異象,到底要說明的是甚麼?有的人很喜歡讀啟示錄,因為可以從那些奇異的異象看出許多未來的「景象」。但也有許多人無論如何讀,都無法認清到底那些異象要說明甚麼。啟示錄裏也有許多數字,這些數字在解釋上又有許多不同的計算方式,到底是確切的數字呢,或是象徵呢?有的人甚至認為這些數字也與上帝的拯救有密切關係。
也因此,很多人對啟示錄會有一個共同的感受:深奧、難懂。可是,非常有趣的是有不少基督徒非常喜歡讀這本經書,而且講解起來「似乎」頭頭是道。原因可能與啟示錄裏的許多「異象」,可以使人對生命充滿許多新的意境。但如果稍微注意一下,就會知道這本書信在宗教改革時代,差點就被列入「刪除」的經書書單中,原因是馬丁路德對這本經書的評語是:「只有異象,並沒有提到耶穌基督的教訓,也沒有帶領人認識耶穌基督。」而這兩點正好是宗教改革時代,在決定聖經正典範圍時最基本的要求。但長老教會創會者約翰‧加爾文(John Calvin)則認為基督徒應該好好讀這本啟示錄。

關於這本書信的名稱
用最簡單的一句話來形容啟示錄的意思,就是「揭開面紗,看得更清楚」之意。換句話說,過去是個隱藏狀況,現在已經不需要再繼續隱藏了,可以打開,讓大家看得清楚些。
但問題是「面紗」裏面是甚麼?這一點才是真正的問題所在。大家對揭開面紗之後,所看到的、聽到的,都會有不同的解釋,因為在面紗的裏面,所呈現出來的是上帝即將要進行祂奇妙的作為。也許正因為這樣,許多人喜歡試著去瞭解、明白它。但卻不容易,因為類似這種所謂「來自天上的啟示」作品,往往不是在一個太平盛世的時代出現,而是在一個動亂不安,甚至是迫害連連的時代最容易產生。
一般來說,類似啟示錄這樣的作品都會被看成是「惡劣時代的論著」。因此,所謂啟示錄,就是要揭開天上的「奧秘」,讓那些受到迫害的人知道,忍耐到底的人有天上之福。相對的,那些加害別人的人,最後必定會死得很慘。這樣說來,啟示文學作品對於受苦時代的人民有很大鼓舞作用,同時也會對有權勢者發出警惕的聲音。很可惜的是,過去在受到逼迫時代的社會背景,透過啟示文學表現出來的,原本是很刺激的作品,是當代人一讀就明白作者在字裏行間所隱含的內容與意義,如今卻因為時空的轉變,反而變成一種隱藏的信息,不但沒有揭開奧秘,而是成為另一種隱藏的奧秘,除非是生活在作者時代的人,且是對社會景況相當有靈敏度的人才看得出來,後代的人往往需要花更多時間研究、考證,否則實在是很難進入作品的真正意境。

這本書信的作者
在第一章一節、四節、九節,以及第廿二章八節等共有四次,都提到這本經書的作者是約翰。在主後第二世紀時代的教父,包括賈斯丁(Justin Martyr主後一六五年)、愛任紐(Irenaeus主後一八○年)、特土良(Tertullian主後二○○年)等人,認為這位約翰就是耶穌基督的門徒西庇太的兒子約翰。持這樣的論點,主要在於將啟示錄的作者看成和約翰福音的作者同一人,都是使徒約翰。但作者是否真的就是他?還是有人持不同的觀點,認為是另一位名叫約翰的長老所寫。持這種觀點的是在第三世紀亞歷山大的主教丟尼修(Dionysius 主後一九○—二六四年)。他認為啟示錄所寫的方式,與約翰福音寫法差異很大,其中有一點是:約翰福音的作者都閉口不談自己的身份,但啟示錄卻一再提起自己就是約翰。更令人覺得奇怪的是,如果是耶穌基督的門徒約翰所寫,為甚麼啟示錄都沒有提到任何有關耶穌基督生平的記事。
就像聖經其它經書、書信一樣,真正的作者是誰?除了幾卷大家公認的作者之外,大多數聖經裏的經書、書信的作者是誰,一直是聖經學界努力要知道的課題。

寫作的年代
就像我在前面已經說過的,這本書信寫作的背景必定與當代教會受到嚴厲的逼害有密切關係。這樣,若從這背景來看,這本經書寫成的年代很可能就是在主後八十一年至九十六年的時代,也就是羅馬皇帝多米田(Domitian)的時代,作者被放逐到拔摩島,在那裏寫了這本經書(參考一:9)。
多米田是個喜怒無常且猜忌心重的人,在他統治之下殖民地的人民喜歡用「暴君」來形容他們對這位皇帝的感受。最讓基督徒與猶太教徒難以忍受的是他將自己「神化」,要求人民將他當作神明敬拜。這也是當代基督徒遭受嚴厲迫害之因,一則除了來自羅馬帝國皇帝的壓迫外,還有猶太教徒一再製造謠言陷害他們(參考二:9、三:9)。
但認為是在多米田時代寫成的這種看法,也有一些聖經學者提出不同的觀點,認為應該是比這時間還要早,那就是在羅馬皇帝尼祿的時代,因為尼祿皇帝對基督徒的態度比多米田更惡劣,他做了一件最惡劣的事,就是焚燒羅馬城之後,將之嫁禍給基督徒。如果啟示錄是在尼祿的時代寫成,則尼祿統治羅馬帝國的時代是在主後五十四至六十八年。不過,一般來說支持在多米田時代的人比較多,因此,很可能寫作的時間是在主後九十年代。

作者寫此書信的主要目的
不論是在多米田皇帝時代,或是在尼祿皇帝時代,作者都有一個共同的目的,就是希望喚醒遭受嚴厲迫害的信徒,特別對那些面臨著苦難與死亡威脅的信徒們,一定要在信仰上站立得穩,要用堅定的信心抵擋羅馬皇帝神明崇拜的要求,因為未來並不屬於這些有權勢的人,也不是屬於某個個人或某一群人,而是屬於死在十字架上的耶穌基督;他才是我們生命的主。耶穌基督雖然已經升天,但他將會再臨,且是很快就會再臨,他再臨時就是要來審判世界上所有的君王,毀滅世上所有的王國,建立一個屬於上帝的國度。作者一再告訴信徒,終末的審判就快要來臨(參考廿二:6—7、12、20),為此迫害者會加快腳步,但上帝絕對不會允許這些迫害者逍遙過久(參考第十七至十八章),上帝替祂子民伸冤的時刻馬上就會來到,凡是堅持到最後的信徒,必定會得到上帝豐富的恩典和最高的榮耀(參考十四:1—5、二十:4—6)。

這本書信的特色
這本書信一再引用的一個數字「七」,這數字在聖經中代表著「神聖、祝福、圓滿」之意。在這本書信中,作者提到「七個教會」(參考一:4、11)、「七個靈」(參考一:4、五:6)、「七個金燈臺」(參考一:12)、「七顆星」(參考一:16)、「七個印」(參考五:1)、「七個角」與「七個眼睛」(參考五:6)、「七個天使」(參考八:2)、「七枝號筒」(參考八:2)、「七個雷」(參考十:4)、「七個頭」(參考十二:3)、「七種災難」(參考十五:6、8)、「七個王」(參考十七:9)、「七座山」(參考十七:9)、「七個金碗」(參考十五:6)。總之,從以上經文在聖經中,「七」這個數字,通常都是象徵性的意義大過實際的數目。
另一個數目就是「十二」,例如第十二章一節提到「十二顆星的冠冕」;第廿一章十二節說「城牆有十二個門,由十二個天使把守著,門上寫著以色列十二支族的名字」;第廿一章十四節則說「城牆建立在十二塊基石上,基石上寫著羔羊的十二個使徒的名字」;在第廿一章二十至廿一節都提到「十二」,且在第廿二章二節說生命樹「每年結果子十二次」。依照這些經文看來,我們很容易明白聖經中的「十二」必定與以色列民族的十二支派有密切關係。
比較特別的地方是在第八章,從第七至十二節這段經文中,一再引用的數目是「三分之一」。有的「教會」則是依據第十四章一節、三節等經文所提起的「十四萬四千人」看成是上帝要拯救的人數,而認定為其教會人數就是上帝所拯救的唯一對象。如前面所言,這本經書最受議論的原因之一,就是沒有一個明確的詮釋準則,各憑所好解釋數字的含意。
再者,啟示文學作者最喜歡的筆法,就是採用「二元論調」的寫作方式。認為宇宙間存在著兩股敵對的勢力存在,就是「善」與「惡」。這是上帝與邪惡的化身,也是耶穌基督與魔鬼之間對立的關係。但不論如何,到最後必定是上帝(或是耶穌基督)掌權的時代來臨。
第三,作者對現世的時代並不存著甚麼期待,他總認為期盼一個新的時代來臨,有一個嶄新的創造開始,才有生命的盼望。因此,新天新地就成為啟示錄最後的指標(參考廿一:1)。
第四,啟示文學很喜歡引用「天使」作為寫作的素材,「天使」不但帶給人「夢」、「異象」(參考七:1—2),也同時是「夢」或「異象」的解釋者(參考但以理書八:15—17)。透過「天使」,人和上帝之間有更接近的關係,因為可幫助人更明白上帝的旨意,也可看到耶穌基督的救恩。
第五,啟示文學的作者有一個概念,就是萬事都有一個循環。如四季的更替、希望與失望、生與死之間等等。上帝是要透過這種循環的定律,讓人知道整個循環的中心就是上帝,是上帝在運轉這些循環,失去了上帝,人將會變成沒有「秩序」的人。
第六,啟示文學的作者也喜歡用動物來象徵時代的背景的人與事。不直接提到人的名字。例如第四章七節、第五章五節等。
第七,顏色在啟示錄中也佔有很重要的位置,像白色、紫色、紅色、黑色、綠色等等。每種顏色都有它特殊的意義。
第八,啟示錄也採用自然界現象的變化作題材,說明審判來臨時,這些自然界會發生極大的變化,例如星辰會從天上墜落下來,太陽和天空都會變色,昆蟲會有特殊能力等等(參考九:1—4)。
以上這些都有作者特殊的用意在裏面,主要目的就是要讓迫害者看不懂,但卻讓受到迫害的信徒一看就明白那是在說甚麼。

應該要注意的事
讀啟示文學的作品應該要注意最基本的兩件事,其一是不要按照字面來解釋。因為按照字面解釋的話,很容易疏忽了文字背後所要表明的含意。例如數字的問題,這在希伯來文化中,通常都是象徵性的意義遠大過實質的數字。其二,不要把符號看成是「真實」的形像,因為這樣會容易誤解了真實的內容。例如在希伯來文化中,蛇,乃是他們最感頭痛的動物,防不勝防,在放牧生活中,他們經常受到毒蛇的攻擊而致命。因此,他們認為蛇乃是所有受造動物中最為狡猾的(參考創世記三:1),並且用牠來象徵著最容易引誘人墮入陷阱的撒但、魔鬼。將蛇和戾龍相提並論,但我們仍無法用筆畫出啟示錄中的「戾龍」長相(參考十二:3、7—9、十三:11),牠與台灣人經常看到的「龍」圖並不是相同的畫像。而聖經作者利用這種希伯來文化思想,主要是用牠表明那最可惡的誘惑力量,而不是把牠來當作真實存在的生物。

可分成下列段落
1、序言:第一章1至8節。
2、看到第一個異象:第一章9至20節。
3、給七間教會的書信:第二至三章。
4、天上的寶座:第四章。
5、七個印封著的書卷:第五章
6、七個印:第六章1節至第八章1節。
7、七枝號筒:第八章2節至第十一章19節。
8、女人與戾龍:第十二章。
9、兩隻獸:第十三章。
10、獲救的人與天使:第十四章。
11、七個天使和七種災難:第十五至十六章。
12、大淫婦(巴比倫):第十七章至十九章4節。
13、羔羊的婚宴、勝利的歡呼:第十九章5至第二十章15節。
14、新天新地:第廿一章至第廿二章5節。
15、耶穌基督快再臨:第廿二章6至17節。
16、結語:第廿二章18至21節。

(本書經文取自「現代中文譯本經修訂版」,香港聖經公會版權所有,承蒙允許使用。特此致謝。)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6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