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講:上帝的話使生命甘甜

經文:啟示錄十:1—11

就像前面已經敘述過的,在七個天使中可分成兩組,一組是前面四個天使,另一組是後面三個天使。但是又如同前面七個印的異象一樣,後面的一組也就是第五和第六的天使出現之後,就在第七個天使吹號之前,會有另一個新的異象出現(參考第七章),這就是我們現在所讀的第十章之內容。
比較特別的,是這第七天使出現異象之篇幅,長達兩章之多,包括了第十章到第十一章十三節。也就是說,第七位天使要到第十一章的十五節才響他手上的號筒。如果仔細一看,應該會清楚看到這段經文中,其實是兩個不同的異象,第十章是一個大有力的天使從天降下來,傳遞了上帝的信息。第十一章一至十三節則是說有怪獸出現來傷害上帝的僕人。
啟示錄這本書信的特別之處,就在於異象頻頻出現,且是連環性的出現。要怎樣解讀這些異象?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課題。要注意的一點,就是只要是異象,就不是從表面文字可以解開的。原因是作者會用異象當作材料,會有一個目的,就是讓知道內情的人一看就知道,並且能會心地傳達出異象所顯示出來的信息。但相對的,若不是熟悉內情,或不是同一圈子內的人,就很難理解異象的意義。
這就像我在讀吳濁流先生所寫的「無花果」這本書。單看書名,很容易以為這是一種水果,且這種水果是聖經中很出名的水果,可是台灣人對這種水果的名稱是很陌生的。可是,既然這樣,作者一定很清楚這實況,可是他怎麼會想要用這種水果當作書名呢?更奇怪的是既然這樣,當時的「警備總部」怎麼會將這樣的小說給沒收查禁呢?真是奇怪啊?於是,當我第一次看完這本禁書「無花果」之後,我終於明白了作者的用心,其實他就是要說明發生在一九四七年二月二十八日的「二二八」事件,就像一件「沒有開花、結果」的慘痛事件!因此,若是對「二二八事件」沒有概念的人,或是沒有聽聞過的人,就很難理解像「無花果」這樣的書,為甚麼在戒嚴的時代會被沒收?但我相信,當我這樣說的時候,絕大多數的兄姊都會理解其意了。因為我們都知道「二二八事件」是咱們台灣人為了追求一個公義、平等的社會而有的慘痛失敗之歷史事件。
我們這個時代和啟示錄時代的社會景況相差很多,因此,單純要從經文表面的字意來了解必定會有很多困難。因此,需要回到啟示錄作者的時代背景來開始,這樣會比較容易且清楚些,而這也是我們在讀啟示錄這本書信要特別注意的地方。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所讀經文的內容:

第一至四節:
我又看見一個大力的天使從天下降。他披著雲彩,頭的上面有一條彩虹;他的臉像太陽,腿像火柱。2他手上拿著展開著的小書卷。他的右腳踏在海上,左腳踏在地上。3他高聲呼喊,好像獅子吼叫;他一呼喊就有七個雷發出回響。4我正要把七個雷所說的話寫下來,有聲音從天上來,說:「七個雷所說的話,你要嚴守秘密,不可記錄!」

在這循環出現的異象中,再次讓我們看到「七」這個數字的出現。就像前面曾提起過的,「七」這個數字在以色列文化中,表明的意義非常特別,不但是有上帝「賜福」的意思外,也含有「神聖」的意義在其中。
第一節「我又看見一個大力的天使」,在原文有「另」(allon)這個字,這表示現在出現的天使,並不是原先七個天使中的任何一位,而是另外多出來的天使。原先的天使已經出現過六位,而第七位要在第十一章十五節才再出現。這裏的用詞就和第五章二節、第十四章六節、十五節,以及第十八章廿一節所提到的「天使」相同。
這位新出現的「大力的天使」是直接從天上降下來的。作者特別形容這位天使是「大力」的天使。這個「大力」就是指「堅強」、「有驚人能力」的意思。接著,作者描述這位從天上降下來的「大力」天使樣式很特別:
一、他身上披著「雲彩」。聖經的作者很喜歡用雲彩的出現,來表示上帝來到,或是用雲彩來形容上帝的交通工具。詩篇第一○四篇三節,詩人說上帝就是用雲彩當作「戰車」。聖經的作者也喜歡用濃厚雲彩表示上帝降臨的象徵,例如出埃及記第十九章九節、第二十章廿一節、申命記第四章十一節、第五章廿二節等,就都提到在濃雲密佈的背景之下,上帝出現來與摩西和以色列人講話。
二、頭上有一道「彩虹」。大家一定很熟悉的第一道彩虹就是出現在挪亞大水結束之後,水退之後,天空中出現彩虹,然後上帝對挪亞說要用「彩虹」來作為祂和挪亞、挪亞的後裔,以及大船內所有生物的立約之記號(參考創世記九:12—14)。這約也是生命之約,表明上帝對人類世界的疼惜和憐憫。另外,在以西結書第一章廿八節則說「彩虹」是在表示上帝已經來臨的一種光輝,這光彩就是在表示著上帝審判的時刻已經來到。
三、臉像太陽。這是在表明強烈的光芒之意,因為在他的臉上有如同太陽一樣的強烈之光,這種亮光也是代表著上帝的榮耀,如同摩西看到上帝的光輝一樣。出埃及記第三十三章十八至十九節描述上帝的光輝出現在祂的臉上,所以,任何看到祂的人,若不是在祂的憐憫之下,都不可能存活。當摩西從山上領受上帝頒給他的十誡法版下來的時候,也帶著上帝光照的光輝出現在以色列人民之前(參考出埃及記三十四:29—30)。這種情形就如同馬太福音第十七章二節所形容耶穌的形像一樣,說耶穌基督的面貌像太陽一樣明亮。
四、腿像火柱。如果我們看出埃及記第十三章廿一至廿二節,就會看到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之後,上帝就是用火柱保護著他們。
第二節,這位天使手上是拿著「小書卷」,而且這些「小書卷」是打開的,表示已經不再是隱藏的秘密,是公開的,且是可以清楚知道書卷內所記載的事。比較奇特的是在這裏說這位天使兩腳各踏在海上和地上,而腳踏所表明的就是管理、主宰之意。因此,這位天使就是掌管著地和海。古代的人若是同時提到「海」和「地」時,是指整個世界之意。這樣,我們看到這位天使的形像所要顯現的就是權威之樣式,表示著:無論是在深淵(海)中,或是在陸地上的,都在他的掌管之下,也是在他的審判所及的範圍。
第三節,這位天使的呼喊聲卻是很令人驚訝,因為他的聲音有如「獅子吼叫」。先知何西阿就曾這樣說:「我要像獅子向以色列的敵人吼叫,我的子民就會跟從我。他們要從西方迅速回到我這裏來。」(何西阿書十一:10)先知阿摩司也是形容上帝的聲音就像獅子在吼叫一樣,令人聽了都會「心驚膽戰」(參考阿摩司書三:8)。上帝的聲音就像獅子在吼叫的聲音那樣子。舊約先知的書信中形容上帝的聲音一發出,就會像打雷的聲音一樣,令「天地都顫抖」(參考約珥書三:16)。果然不錯,當這位天使一高聲吼叫,隨即就有「七個雷聲發出回響」。
這裏又讓我們看到另一個「七」出現了。就像前面已經敘述過的,「七」這個數字也表示著「神聖」、「完整」的意思。因此,「七個雷發出回響」,意思是指這種聲音是來自上帝的差遣,不是隨便發出的聲音,也不是聽從人的意思而發出的聲音,是因為聽到上帝的命令才發出的聲音。詩篇的作者說上帝發生的聲音,就像雷響的聲音,可以遍傳天地之間(參考詩篇廿九:3—9)。約翰福音第十二章廿八至廿九節記載,有聲音從天上下來對耶穌說話,聽到的人都以為是「打雷」的聲音。
第四節,這「七個雷」的聲音到底說了些甚麼?在這裏並沒有說明,但作者約翰說已經聽到這「七個雷」所說的話,並且要將之記載下來時,卻遇到如同第五章所記載的被封印起來無法打開的書卷一樣,在這裏則是對他說「不可以記錄」所聽到的話,主要原因就是為了守住這「七個雷」發出聲音內容的秘密。因為這些內容並不是現在可以公開讓眾人都聽到或明白的事。我們也可以這樣了解:在一個迫害的時代,有些事是不能外傳的,因為很容易造成更多的迫害和傷害。

第五至七節:
5這事以後,我所見過站在海上和地上的那天使向天舉起右手,6指著那創造天、地、海,和其中萬物的永生上帝發誓說:「不會再延遲了!7第七個天使吹號的時候,上帝就要實現他向自己的僕人││先知們宣告過的奧秘。」

這位腳踏海和地的天使,在發出了吼叫之聲後,宣佈書卷內的奧秘之前,隨即向上帝發誓,這樣的舉動很像但以理書第十二章七節所描述的情節一樣,那位向但以理傳遞上帝信息的天使也是舉手向上帝發誓說出預言。
「舉起右手」,這是一種發誓的動作。在申命記第三十二章四十節,創世記第十四章廿二節都有記載發誓的事。舊約聖經中經常會提到發誓的事。人們會舉起右手向天發誓,用這種方式來表明這是以上帝的聖名發誓,有上帝在天上作證。因此,發假誓者,就是對上帝的侮辱一樣嚴重。第六節說這位天使是指著「創造天、地、海,和其中萬物的永生上帝發誓」,這也是聖經一再介紹我們認識的真正上帝之特徵,祂就是創造宇宙萬物,包括天、地、海,和其中萬物的上帝(參考出埃及記二十:11,詩篇三十三:6、一一五:15、一四六:6,以賽亞書三十七:16、四十二:5)。這句話已經清楚分別出創造的上帝,和羅馬的皇帝,或是從人的手所捏造的神明是完全不相同;羅馬皇帝不是創造宇宙萬物者,他自己也是被造的人類之一而已,並且還會用他的軍隊去搜刮別人、他族的財物。而用人的手所造的神明,是虛假的,當然不會幫助人。因此在第九章二十節就很清楚說除了創造宇宙萬物的真神外,其餘的神都是人的手所造的偶像神明,這些偶像神明是「不能看、不能聽、不能走的東西」。但創造天、地、海,和一切萬物的上帝,才是真正的神,祂是一切受造物生命的主宰。
再者,這一節特別強調說「不會再遲延了」,這句話也是在回答第六章十節記載那些為了傳揚上帝的道、忠心作證而被殺的人的靈魂,他們在祭壇下呼喊的話:「神聖而信實的主宰啊!甚麼時候你才審判地上的人、為我們所流的血伸冤呢?」因此,當從天上降下來的天使指著創造萬物之主發誓說這句「不會再遲延」的話時,對早期教會信徒來說,可以知道那是非常有意義的。因為他們正在受難中期待拯救與審判的來臨,可是卻也同時經歷到親友一個個受到殘酷的迫害死去,無法等到拯救和審判的時刻來臨,在這情況下,出現「不會再遲延了」這句話,確實是很有鼓舞、安慰的作用,讓在苦難中或是灰心喪志中的信徒,重新燃起生命的盼望。就像同樣在受迫害時期所寫的希伯來書之作者說的:「再過一會兒,那將要來的會來,不延遲。」(希伯來書十:37)
這節說第七個天使吹號的時候,就是上帝實踐祂的旨意的時刻,並且又說上帝的旨意是早在先知的預言中就已經提過的。先知阿摩司書就有這樣的話說:「至高的上主要採取行動的時候,一定先把計劃告訴他的僕人││ 先知們。」(阿摩司書三:7)。先知是上帝的僕人,上帝要進行祂拯救與審判的計畫,都會先將這些事告知祂的僕人,就像創世記第十八章所記載的,上帝要毀滅所多瑪和蛾摩拉城之先,先將這計畫告訴亞伯拉罕一樣。
另一方面,若是將第七節比較第十一章十五節,就會發現這裏所說的先知就是指著耶穌說的。啟示錄作者認為耶穌就是所有奧秘中的奧秘,這項奧秘將因為耶穌的緣故被揭開,因為耶穌就是上帝差遣到世界上來的基督(拯救者)。

第八至十一節:
8後來,我聽見先前從天上來的聲音又對我說:「你去,把站在海上和地上那天使手裏展開著的書卷拿來。」
9我走過去,請那天使把小書卷給我。他對我說:「拿去,吞下!你的肚子會感覺到苦,嘴裏卻像蜜一樣的甜。」10我從他手上把小書卷拿過來,吃了,嘴裏果然甘甜像蜜一樣,可是等我把它吞下去,肚子就真的感覺到苦。
11天使又對我說:「你必須再次宣佈上帝對各民族、各國家、說各種語言的人和君王們所發的預言。」

從第八至十一節這段經文比較一下以西結書第二章九節至三章三節所記載的:

「於是我看見一隻手向我伸過來,手上拿著一軸書卷。他打開書卷;我看見書卷的正反面都寫著字,上面所寫的是哀悼、歎息,和悲痛的話。
上帝說:『必朽的人哪,吃下這書卷,然後去向以色列人說話。』
於是我張開口;他把那書卷給我,說:『必朽的人哪,把我給你的這書卷吃下,裝滿了肚子。』我就吃了;這書卷像蜜一樣甜。」

這是非常象徵性的語意,若是仔細一看,就會發現原來作者就是要告訴上帝的僕人應該要注意一件事:要宣告的預言之前,就必須先「吃」下上帝的話語,如此才能正確地傳遞出上帝話語的真實內容。天使手中的「小書卷」就是上帝的話語,這就是天使對啟示錄作者約翰說要將上帝的話語(小書卷)給吞吃下去之因。因為上帝就是要約翰去傳達上帝的信息給當時在受難中的信徒聽。
第九至十節,這是很有意思的經文,天使的話中很清楚說明上帝的話就像蜂蜜一樣的甘甜,不過要注意的是,剛吞下肚子去的時候,會覺得苦,然後會有甘甜的感覺源源不斷地從嘴裏出來。聖經的詩人也讓我們知道,上帝就像蜂蜜一樣甘甜。

「上主的法律完備,使人的生命更新;
上主的命令可靠,使愚蠢人得智慧。
上主的法則公正,使順從的人喜樂;
上主的訓誨透徹,使人的心眼明亮。
上主的規範純真,永遠留存;
上主的判斷準確,始終公道。
它們比金子可貴,勝過最精純的金子;
它們比蜂蜜甘甜,勝過最純淨的蜂蜜。
這一切使你的僕人深受警惕;
僕人謹守,獲益無窮。」(詩篇十九:7—11)

看,這就是聖經詩人給我們最美好的一首詩歌,讓我們知道有上帝的話語就像生命的糧食一樣。因為蜂蜜是對人身體非常好的食品,不但生病的人有利益,就是一般人使用也是非常有幫助。但詩人卻說比蜂蜜甘甜,這表示上帝的話語已經是一種無法用人間的珍品來比擬了。
為甚麼天使在這裏說寫著上帝話語的這書卷吞下去的時候,「肚子會感覺到苦」呢?如果我們看希伯來書的作者所說的,就會明白。

「上帝的話活潑有效,比雙刃的劍還要鋒利,連靈和魂,關節和骨髓,都能刺透。它能判斷人心中的慾望和意念。」(希伯來書四:12)

沒錯,上帝的話對於犯錯、做惡劣之事的人說,就會覺得很痛苦了,因為上帝的話有如針刺一樣,甚至會像是針鑽入人的骨頭一般的鋒利。因此,我們也有這樣的了解:一個傳上帝信息的人,要先吞下上帝的話,他最先嘗試到上帝的話在他心中的感受。一個真實的傳道者,必定會先作自我反省,也會因為認真準備傳遞上帝的信息而感受到痛苦的味道,之後,在明白和反省之後,又將上帝的話語傳遞出來,這時候,就會發現所傳講的甘甜無比,即使是因為傳遞上帝的信息而受難,他也會覺得生命就是甘甜無比,遠勝過蜂蜜的甜蜜。這點可以從許多殉教師的福音腳跡看得出來。
第十一節,這節很重要,天使讓約翰知道,上帝的信息並不是用來充實自己而已,而是還有另一個重要使命,就是要用來傳達給所有的人知道,這些對象並不區分任何民族、國家、區域、文化,甚至上自君王,下至一般平民都需要上帝的信息。而且不論所要宣佈的上帝信息是多麼地難聽,甚至可能因此帶來生命的災難,也是要傳遞出去。這也是耶穌基督在升天之前對他的門徒所交代的話,說

「所以,你們要去,使萬國萬民都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並且教導他們遵守我所給你們的一切命令。記住!我要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日。」(馬太福音廿八:19—20)

要帶領人來受洗,就是等於要傳上帝在耶穌基督裏的福音給所有的人聽。有傳,才會有人願意領受福音的信息,且以樂意的心接受洗禮。我們不能在沒有傳福音的前提之下,為人施洗,也不能在沒有領受到福音信息之前為人施洗歸於耶穌基督。先將福音的信息傳揚出去,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信仰功課。

現在讓我們來想想這段經文所帶來的信息:

一、學習認識上帝的話語會使我們從嘗試到苦澀的味道到享受生命的甘甜。

啟示錄作者告訴我們說,上帝的第七個天使即將吹起號筒,這個號筒一吹響,就是上帝要實現祂旨意之奧秘的時刻來到。當我們聽到天使這樣說的時候,都很想知道上帝旨意的奧秘到底是甚麼?但是,天使繼續說要將代表著上帝話語的書卷先吞下去,就會感受到苦澀,然後會有甘甜像蜜一般的味覺從嘴裏出來。
作者約翰這樣的說法是是非常有意義的,且是非常實際的。怎麼說呢?想想看,早期教會在那樣迫害的環境之下,大家都在詢問到底上帝的旨意是甚麼?為甚麼會讓我們一再受苦而不趕緊出來為受難者伸冤?而啟示錄作者則是說,不用擔心,這個時間不會太久,因為上帝已經發誓說「不會再延遲了」。可是,重要的,就是怎樣去明白上帝的旨意?天使就是要告訴所有基督徒,不要喪志,當一個人明白了上帝的旨意之後,就會徹底了解原來這些苦難就像品嚐了上帝話語的書卷一樣,剛開始會感覺苦澀,之後就會有如蜂蜜一般的甘甜味從生命中源源不斷的出來。
因此,真正的問題是怎樣明白上帝的旨意?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信仰課題。也是許多信徒一再發問的問題。我就經常被詢問到怎樣明白上帝的話語這件事,我都只有一個答案:從學習明白聖經的話語開始。
上個禮拜一(三月十四日)晚上,我受邀到桃園觀音的佛教弘誓學院去演講。我講到有關咱們長老教會為甚麼會用很多精神在關心台灣社會的歷史背景,我讓他們知道這背景是和長老教會從神學、聖經的反省開始的,因此,在一九六五年慶祝設教百週年之後,就積極轉移整個宣教的動向,從開拓新教會轉到投入關懷社會議題和國家前途的事務上。不但這樣,我們也有幾位年輕的神學生開始在一九七○年積極策劃並且推動大專學生的聖經神學研究,改變年輕一代知識份子在信仰上的反省,而這些反省就是從聖經開始的。
當天晚上使我非常感動的一件事,也是令我驚訝的一件事,就是在該佛學院的圖書館裏面看到有我所寫的書,包括有「聖經導讀」、「聖經信息」、「牧會筆記」、「台灣之愛」等書全部都有。我嚇了一跳,問他們怎麼會有這麼多我的書?他們還告訴我說很多學生在看,因為他們想要了解基督教的聖經寫些什麼?傳道者到底在他們的教會說些甚麼?然後,他們將我寫的這些書都搬出來放在我演講旁的桌子上,然後和我一起拍照留念。
這幾天來我一直在思考這件事:如果佛教徒也想要明白聖經的信息,也想要明白聖經寫的是甚麼?那基督徒呢?如果佛教僧尼也想要明白聖經的話語,而基督徒卻對聖經的話語很陌生、不重視,那上帝會怎樣看待這件事?假若上帝的話就像詩篇的詩人所說的,會使人的心甘甜,勝過蜂房流出來的蜜,那麼有讀聖經的人,不論他是甚麼宗教的信徒,我深信上帝的話語會在他們的生命中給予甘甜如蜂蜜的滋味,甚至滋潤了他們活在這紛亂不安時代和苦悶環境中的心靈。因為他們也在追求明白上帝的話語。上帝會因為我們信耶穌基督,卻不讀、也不想要明白上帝的話語就賞賜給我們這種信徒有甘甜的生命嗎?會嗎?我想是不會的。我反而會相信上帝真的賞賜給那些敬虔的佛教徒,卻一再努力追求明白上帝的話語,使這種人獲得生命的力量,讓他們在出家苦修的日子中也獲得生命甘甜的滋味!不是嗎?
我深受感動的另一件事,就是上個禮拜日(三月十三日)上午,我在台北和平教會主持禮拜。我看到他們的週報寫著:從三月九日開始,每個禮拜四上午和晚上,蔡茂堂牧師親自帶領他們查經,結果兩場下來共計有九十二名兄姊參加。這是非常令我感動的一件事,原因是參加的人幾乎都是他們和平教會的會友。我就想起咱們教會查經班,雖然也是上午和晚上都有,但屬於咱們教會自己的兄姊並不多,約只有六十名左右,其他有將近兩百四十名都是從外教會來的,甚至有非基督徒都很喜歡參加查經班。教會公報的記者甚至來採訪時,有人跟他說,他是非基督徒,因為來查經才發現聖經的話對他的生命有很大的改變力量,他現在最喜愛的就是查經。但我們自己教會的兄姊卻不怎麼踴躍,這一點是很需要我們多用點心思的。
今天的時代是非常忙碌的世代,生命的苦悶、工作的壓力,往往讓我們感覺生命力量好像快要枯竭的樣子。我們不要忘記啟示錄作者告訴我們的,聖經的話語就像是蜂蜜一樣,會使我們甘甜起來。我多麼深切地期盼會有更多兄姊一起來,特別是年輕的一代也來加入研讀聖經,我相信從明白上帝的話開始做功課,我們就會逐漸感受到生命中有一股力量在增長、滋生。

二、有上帝話語作生命的基礎,這樣的信仰就是生命的力量,會使人的生命超越環境的限制和苦難對生命的折磨。

為甚麼我會一再強調研讀聖經的重要性?為甚麼我會一再告訴大家讀聖經一定會幫助你的生命獲得力量?其實就像整本聖經的作者所告訴我們的,這個世界有苦難,因此,人的生命活在這個世界上就會有苦難。耶穌基督曾告訴他的門徒這樣的話:

「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是你們要勇敢,我已經勝過了世界!」(約翰福音十六:33b)

耶穌基督的這句話「你們要勇敢,我已經勝過了世界」,這句話並不是憑空在說的,而是有一個最基本的要件,那就是耶穌基督所強調的,與他連結在一起,生命就有盼望。因為他就是為了要拯救我們生命的苦難而到世界上來的。因此,和耶穌基督連結在一起,我們就能勝過這個世界的苦難,這一點也是約翰福音帶給我們最重要的信息。
上個禮拜三晚上有社青查經班,結束後,有一位服務於和信醫院的藥劑師跟我講了一個很令我感動的故事,她說:

有一對年輕的阿美族夫婦,妻子今年才廿九歲,因為癌症末期在去年(二○○四)年底入院接受治療。這對夫妻都是天主教徒,先生是卡車司機。為了照顧妻子,他將工作辭掉,全心、全力地照顧妻子。兩人都有美好的信仰,他們在醫院期間,床頭放著一本聖經,先生每天讀聖經給妻子聽,兩人一起祈禱。婆婆也是每天到病房來探望這個媳婦,讓自己孩子可以稍微休息一下。每次婆婆來探病,就會讀聖經給媳婦聽,也會伸手在媳婦的臉上撫摸著,然後對媳婦說我來看你了,鼓勵著媳婦要加油。
有一位住在同病房隔壁病床的婦女,有布簾分隔著,他們彼此素昧平生,彼此也未曾說話,但可以聽得到隔壁床病人輕聲說的話。雖然聽不懂他們所講的阿美族話,卻可以感受到他們這對夫妻、婆媳之間對話中所散發出來的一股強烈信仰力量。這位先生每天在病床邊彈著吉他唱歌給妻子聽,也講許多古老的故事給妻子回味。有好幾次,醫院裏的社工人員來問他們是否需要一些協助,因為先生已經辭去工作,家庭生活必定更加困難,但這對夫妻卻是說不用,還可以撐下去。
在這樣困境之下,卻還可以天天唱個詩歌、祈禱、感謝上帝帶領他們走過每天的日子,這恐怕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得到的事。這種力量就是信仰的力量所散發出來的,摸不著、買不到、換不來,但卻是最珍貴的。甚至因此感動了隔壁床的這位與他們完全陌生的婦女,在出院的時候,特地送了一個裏面裝有五千元的紅包給這對夫妻,請他們一定要收下,因為要感謝這對夫妻,在她入院與他們同病房的這段期間,每天都享受他們祈禱、唱詩歌、聽故事的信仰力量。
病人的病情並不樂觀,後來因為肺部感染,需要轉至加護病房照顧。加護病房的主治醫師素以頭腦聰明冷靜著稱,甚少流露感情。過兩天在加護病房的教學查房中,這位醫師竟然被這位年輕妻子和她先生、婆婆之間的感情與人性的善良所感動,使他做更多的努力和注入熱情,想盡辦法要讓病人獲得更好、舒適的照顧。病人家屬並不知道他們的行為使護理人員、醫師都作出超過醫療要求的範圍。婆婆與先生每天都在床邊熱烈的禱告上帝眷顧太太能夠度過困難、也不斷輕聲的安撫病人。先生對太太的愛好像看不見,卻又清晰到沒有人說他沒看見。
這位藥劑師告訴我說:如果說這個病人和家屬在祈禱甚麼,那麼整個加護病房中的醫護人員就是努力要完成這個家庭對上帝的祈禱吧!她說:最後雖然並沒有挽回這個病患的生命,但是,她(是個喜愛讀聖經,卻還沒有信主)卻看到神蹟在和信醫院中發酵著。因為上帝的神蹟點亮我們對一位陌生人且是弱勢人的熱情與疼惜。她說:這個家庭在咱們台灣社會是屬低社會階層,沒有能力聘看護;沒有甚麼熟識的人可以關照醫院多給予任何額外的協助;也沒有甚麼訪客;也沒有甚麼社會頭銜,只是安靜、微弱的祈禱、唱詩歌的聲音在病房中流露著,但這些聲音卻沒有因為這麼微弱而被掩遮、淹沒,反而是傳遍了整個醫院的醫護人員。這位姊妹告訴我,她在和信這麼多年,看到這位年輕的阿美族病患所受到醫療的照顧是最頂極的,卻是所有參與有分的醫護人員主動奉獻出來的。她很感動的跟我說:「牧師,我看見神蹟,我真的看到了神蹟在和信醫院中!」

聽了以上的故事,我內心有一股很強烈的激動,雖然沒有看到這個家庭,但從這位藥劑師的描述,我也看到神蹟就在這位藥劑師的身上顯現出來,因為她也在見證信仰的力量。她說生平第一次感受到敬虔的信仰確實是一股強大的力量。
要使我們的信仰有力量散發出來,我們就必須從建立敬虔的信仰開始。而敬虔的信仰就是和耶穌基督連結在一起,這個連結最好的方式,就是對聖經的話語有認識。因為聖經就是上帝的話,上帝的話才是生命的源頭和倚靠。也因聖經的話語,我們才認識耶穌基督就是上帝差遣到世界上來的救主。
(講於二○○五年三月二十日)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5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