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向一個不可能的目標前進

當我說要將新舊約六十六卷都講完並且出書的時候,幾乎聽到的人都會有一種面帶驚訝,甚至懷疑的眼光和表情回應我這樣的心志。我當然可以瞭解驚訝和懷疑的表情所詮釋出來的意義,因為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任務,包括我自己也認為不可能,因為我知道有幾卷經書以我的程度來說,想要用之來講道,可說是自不量力,更實際的,乃是以我的年齡,即使想要完成,歲月就不可能允許。雖然這樣,這十多年來我還是沒有改變這樣的心願,繼續朝著這個目標前進。當我下定決心要這樣做的時候,我早已經有一個打算:不論我能活多久,能講多少,我將傾全力以赴。
在還沒有用電腦打字寫講稿以前,我都是用手筆一個字一個字地寫,最早以前是寫在「讀書卡」上,後來改成寫在簿子上。在學電腦以前,我已經講過撒母耳記上‧下、但以理書、約拿書、希伯來書等,因為都是用手筆寫稿,並且不是逐章地講,就像最早寫、講與出書之約翰和路加這兩本福音書的信息一樣,都是手筆寫之後才逐字在稿紙上重新謄寫。因為沒有足夠的時間重新謄寫,這些講過的講章只好擺著沒動。隨著時間的轉逝,這些講稿如果現在要拿出來重新謄稿,花去的時間將會遠比用電腦重新來寫還要多,這就是我決定重新再講一次的原因。其實已經出版的「路得記的信息」就是在這種情形下,我重新寫稿講道的一本。也為了要避免拿舊稿來看,我將這些原寫在簿子上的稿子都封起來不動,以防有偷懶的念頭。
這本「希伯來書的信息」是從今年元月廿七日開始講,直到六月廿三日講完,總共講了十六講。也是我完成新約部分的第十一本。加上舊約已經出版的有八本,這本就是第十九本。距離新舊約共計六十六本,還有一段很長的距離。
我有個習慣,就是一卷舊約、一卷新約,這樣新、舊約輪流交替地講。但最近我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是否先將新約講完?因為新約已經講完且出書的,是從馬太福音到以弗所書,以及這本希伯來書。除了啟示錄是篇幅比較多的一本外,剩下的都是使徒的書信,篇幅比較短。如果我能用三年的時間將之講完,這樣就可以完成新約的部分,然後才全時間來講舊約。可是,我也想到另一件事:如果會友來參加禮拜,有好幾年的時間都在聽舊約的信息,或是只聽新約的信息,這樣對會友可能會造成甚麼影響?對會友「公平」嗎?這一點是我近來一再在省思的事。我曾問過幾位長輩,有的告訴我說:無論我怎樣決定,都不會有甚麼差別,因為聖經就是上帝的話,只要是上帝的話,就沒有新約與舊約之別。另外有些同工也表示贊同的看法,但同時建議我將四福音書再次重新講一次。他們這樣建議的原因,是看到我寫的「約翰福音的信息」(第一本)、「路加福音的信息」(第二本)、「馬可福音的信息」(第三本),以及「馬太福音的信息」(第四本)等信息之書,經文都不齊全,那是挑選經文講,並沒有逐章地講。他們希望我能像其它經書一樣,講解和寫的比較完整。到底怎樣決定比較好?這是我目前一直在思考的問題。
我還是非常高興,每當完成一本信息書的出版,心中就有一種說不出的滿足感,因為看到自己又向前邁進了一步,即使像「路得記的信息」只有短短四章篇幅的薄薄之書,我也是一樣充滿了感恩和喜悅的心。
這本信息書的出版,要特別感謝台北東門教會的兄姊,他們不僅用肯定的話鼓勵我而已,而且也會將我所講的,在禮拜日早上的成人主日學中提出來討論。有的兄姊會來跟我討論所講的內容,這些對我的幫助非常多。也要謝謝甘明哲君在校稿上的用心,不只是校一次,而是兩次,有時還會在電話中與我討論他發現的問題,幫助我釐清自己以為沒有問題,卻是別人看不懂的句子。施家榮君不僅是幫助我編輯每本信息書的出版,而且也幫助我檢查因疏忽沒有更正的錯誤。我的助理陳惠卿姊妹也是非常好的幫手,他們三人真的是相當盡心,真謝謝他們。
期盼你會喜歡這本書,如果對你有幫助,即使是一點點的利益,我也要為此而獻上感謝給慈愛的上帝。祈求祂賜福給每一位看過此書的人。


主後二○○二年六月廿四日
寫於台北東門基督長老教會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48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