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講:當問心無愧的工人

經文:提摩太後書二:—

如果我們認真看使徒保羅的書信,就會發現有兩種材料是他很喜歡引用作為材料的,其一就是將傳福音當作像是在打仗的狀態,因此,他經常會引用如同打仗的軍人一樣,要有好的裝備、勇氣,以及軍人那種不懼怕,而且還要有權威的氣質。例如他寫給以弗所教會的書信中這樣說:


「所以,你們要準備好。要以真理作腰帶,以正義作護胸甲,以隨時宣揚和平的福音作鞋子穿上。要常常拿著信心的盾牌,好使你們能夠抵禦那邪惡者所射出的一切火箭。你們要以救恩作頭盔,以上帝的話作聖靈所賜的寶劍。」(以弗所書六:—)


這段話讀起來幾乎就是像一個穿戴齊全的武裝軍人要出征一般。他之所以會有這樣的描述,主要原因就是在於他的看法是:傳福音就是像在打仗,是跟邪惡的力量在打仗,必須要有齊全的裝備,這樣的軍人才不會打敗仗,以免尚未出去開打,就已經失敗了,那就不是一個好的傳道者。他寫給腓立比教會的書信中,特別提起信耶穌基督的人,應該就像一個「天上公民」那樣(參考腓立比書三:)。為甚麼他會這樣說?原因就是腓立比城乃是羅馬政府為退伍軍人建造的城市,羅馬軍人即使退伍了,還是喜歡穿著軍服上街,因為他們覺得當羅馬軍人是件很光榮的事。使徒保羅把羅馬軍人這種對自己角色的榮譽感,將之引用在基督徒的身上,也期盼所有的信徒會因為信耶穌基督,將自己看成是「天上公民」而有無上的光榮一樣。

像軍人這樣的裝備樣式,也在他寫給帖撒羅尼迦教會的書信中出現,他說:


「既然我們屬於白晝,就應該戒備。我們要以信和愛作護胸甲穿上,以得救的盼望作頭盔戴上。」(帖撒羅尼迦前書五:)


在寫給歌羅西教會的書信中,使徒保羅提到耶穌基督就是打勝了「靈界執政者和掌權者的權勢,把他們當作凱旋行列中的俘虜,公開示眾」(參考歌羅西書二:),這讓我們看到信耶穌基督者,就像跟隨耶穌基督去對「靈界執政者和掌權者」打一場屬靈的戰爭,一定要打贏,也確定會打贏,因為有耶穌基督作為後盾。

另外使徒保羅喜歡用的一個素材,就是用競技場上賽跑的情景來形容傳福音的人應該有的精神和態度。在他寫給腓立比教會的書信中有這樣的一段精彩的話說:


「這不是說我已經成功,或已經完全了。我繼續奔跑,只求贏得那獎賞;其實,為要使我達到這目標,基督耶穌已經先贏得了我。弟兄姊妹們,我並不認為我已經贏得了這獎賞;我只專心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全力追求前面的事。我向著目標直奔,為要得到獎賞;這獎賞就是屬天的新生命,是上帝藉著基督耶穌呼召我去領受的。」(腓立比書三:—)


這段經文讓我們看到使徒保羅就是將當時羅馬人最熱愛的競技場上賽跑方式,引用到信仰的層面上來。他認為一個信耶穌基督的人,就像一個在競技場上賽跑的選手一樣,要抓住明確目標,然後奮勇地向前努力奔跑。要把那些會纏絆自己得到天上獎賞的障礙都排除掉,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完成信仰的終極目標。

使徒保羅告訴哥林多教會的信徒,在信仰上要有奪取冠冕的信心,因為那才是生命最高的榮譽。他說:


「你們一定知道,在運動場上賽跑的人很多,但是只有一個得獎。所以,你們要抱著奪標的心來跑。每一個運動員接受嚴格的訓練,為要爭取那會朽壞的華冠;但是我們所求的卻是那不朽的冠冕。所以,我只向著目標直奔;我又像鬥拳的人每一拳都不落空。我嚴格地對付自己的身體,為要完全控制它,免得我召喚別人參加競賽,自己反而被淘汰了。」(哥林多前書九:—)


沒錯,如果信仰的事就像在競技場上賽跑一樣,則所有的信徒就必須接受嚴格的訓練才有可能得獎。這是使徒保羅寫給哥林多教會的書信中所強調的。信仰的事,不要馬虎,這樣的認識是非常重要的,可惜,使徒保羅兩千年前對哥林多教會信徒所提醒的事,今天的信徒似乎更冷淡漠視了。

牧會三十年來,很多人都說我很凶悍、嚴格,其實,說穿了,我只有一個心願,就是在我牧養的教會沒有軟弱的信徒。這樣的要求不僅是在對信徒,更是對自己獻身傳道的一種自我期許。如果我們沒有這樣的心境,我們又怎能說要與邪惡的撒但、魔鬼對抗呢?很難啊!

因此,使徒保羅在寫給提摩太的書信中,就有多次引用競技場上的競爭場面來勉勵他,希望提摩太能盡一切心力奮勇向前,好使自己在傳福音的事工上有美好的見證,因為信仰關係到永恆生命的問題。在提摩太前書第六章十二節,他就這樣說:「在信仰的競賽上要盡力奔跑,為自己贏得永恆的生命。」在我們所讀的提摩太後書,他也將自己形容在競技場上盡力跑完全程的人,他說:


「那值得競爭的賽跑,我已經跑過;該跑的全程,我已經跑完;該守的信仰,我已經守住。」(提摩太後書四:)


一個傳道者要說出這樣的話,可不是一句隨便可說得出來的話語。但用在使徒保羅身上,他真的是當之無愧,因為他確實用全部生命的力量在傳福音事工上,這一點我相信是沒有人會否認的事。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所讀這段經文的內容:


第一至七節:

我兒啊,你要藉著基督耶穌所賜的恩典剛強起來。你在許多證人面前從我領受了的教導,你也應該交付給你所信任而能夠教導別人的人。

作為基督耶穌的忠勇戰士,你要分擔苦難。一個入伍的兵士要爭取長官的嘉許就不能讓營外的事務纏擾他。一個賽跑的人在競賽的時候不遵守規則就不能得獎。辛勤耕作的農夫應該首先享受所收成的穀物。你要思想我所說的話,因為主必定使你能領悟一切的事。


在一個受難的時代,特別是當使徒保羅再次被抓入監牢時,對許多信徒來說是很大的衝擊。因此,就像在後書第一章十五節使徒保羅所說的:「在亞細亞省的人都離棄了我,包括腓吉路和黑摩其尼在內。」這看起來好像很失望的樣子,使徒保羅因此勸勉提摩太,必須要剛強起來,就像在第一章十六節所提到的好的同工阿尼色弗,他就是忠心耿耿的好同工,因此帶給使徒保羅許多鼓勵。而從第二節我們還看到另外有一群信徒,他們都是很忠心地跟隨著提摩太所傳達的信息,而提摩太就是從使徒保羅領受福音信息的。

在這裏使徒保羅也讓我們看到,當時的人在信仰上受到迫害時,並不是以人的力量可以克服,因為這種迫害,並不是來自家庭或是個人,而是來自羅馬帝國的執政當局,力量之大可以想像得到。因此,使徒保羅提醒提摩太,不要以為可以倚靠自己的力量勝過這種來自羅馬帝國的迫害,而是要倚靠耶穌基督所賜的恩典。

第三至四節就像我在前面已經提過的,使徒保羅最喜歡使用的材料之一,就是將羅馬軍隊那種雄壯威武的樣式帶入信仰上來看。在他的觀念中,一個人若是信耶穌基督,就要跟隨耶穌基督的腳步,這樣的人一定要像一個勇敢善戰的軍人,很專心。因為信仰上的敵對者是無孔不入的,這是屬靈的戰爭,不是一般的戰爭,如若稍有疏忽,很快就會瓦解信仰的基礎。

請注意第三節特別提到作為基督的精兵,要「分擔苦難」,將這句話比較希伯來書第十三章廿三節,就會看到提摩太後來確實也曾因為傳福音的緣故入獄了。

第五節再次提到競技場上的賽跑者,在這裏尤其強調守規矩,這幾乎就是競技場上一種最重要的榮譽,因為遵守競賽的規定而得勝者,這樣的得勝者才會有榮譽可言。若是有人作假,就會使這樣的競賽失去公平的基礎。也因為當時這項傳統,今天的奧林匹克運動會對參賽者要求甚為嚴格,只要發現有人作弊或是服用禁藥,都會將他所得到的榮譽取消,並且還會禁止參賽一段時間,以示懲罰。

另一方面,所謂守規則,不僅是在競技場上,而是從運動員的訓練開始就必須嚴格遵守規則,否則很容易在訓練過程中發生意外,要不,就是在正式比賽時,會投機取巧。

第六節則是提到農夫最先享受自己辛苦撒種、耕種所得到的果實。請注意在這裏使徒保羅是說「辛勤耕作」,這句話已經說出一個最基本的認識: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用在農事上更清楚,因為想要有好的收成,就必須有辛勞的耕種。即使在今天科技這樣發達的時代,這句話也是定律。

使徒保羅從軍人談到競賽者,最後以農夫的耕種作為比喻,來形容作為一個傳道者應該有的工作態度,他在最後還告訴提摩太,必須好好認真思想他所說的話。這樣的交代通常也是父母對子女所說的,在這一章一開始,使徒保羅就是以「我兒啊」這樣的稱呼來開始這封後書的內容,可以想像得到,他就像提摩太信仰上的父親,在期待自己的子女真的會用心、認真在傳福音的事工上。


第八至十三節:

你要記得耶穌基督,他是大衛的後代,上帝使他從死裏復活;這就是我所傳的福音。我因為傳這福音而遭受苦難,甚至被捆綁,像囚犯一樣。但是,上帝的話是不受捆綁的。因此,我為了上帝所揀選的子民忍受這一切,好使他們也能得到那從基督耶穌來的拯救和永恆的榮耀。以下這話是可靠的:

如果我們已經跟他同死,

我們也會跟他同活。

如果我們忍耐到底,

我們也會跟他一同掌權。

如果我們不認他,

他也會不認我們。

如果我們失信,

他依然信實可靠,

因為他不違背自己。


這段經文也是一首簡短的詩歌,卻是使徒保羅寫給提摩太書信中最重要的一段經文,因為這首詩歌可說就是使徒保羅的信仰告白一樣。使徒保羅在這裏提到幾個重要的信仰內涵:

第一,耶穌基督復活,這就是福音。當我們看使徒行傳時,就會明白使徒保羅就是一面纏訟官司,一面在宣揚「耶穌基督復活」這個信息;他只說了一句「因為我盼望死人復活」,就讓那些嚷著要把他打死的群眾分成兩派(參考使徒行傳廿三:—),也因為他說「相信死人復活的道理」,使審判他的總督腓力斯拒絕了猶太人的控告,進而寬待使徒保羅(參考使徒行傳廿四:、)。也因為他一再強調「基督必須受害,並且首先從死裏復活,向猶太人和外邦人宣佈拯救的亮光已經來到」,讓總督非斯都大受不了(參考使徒行傳廿六:—)。雖然表面上,他傳這樣的信息被關進囚房中,可是卻也因為他拼命傳揚這個信息,使許多人因此而信耶穌基督。

第二,為讓更多人得到耶穌基督拯救的信息,以及永恆生命的榮耀,甘願忍受苦難。這一直是使徒保羅最令人感動的地方,在他寫給羅馬教會的書信中,他甚至這樣說:「為了我的同胞,我骨肉之親,縱使我自己被上帝詛咒,跟基督隔絕,我也願意。」(羅馬書九:)這是指猶太人說的。但使徒保羅和提摩太都是在外邦人當中傳福音,且一再強調在耶穌基督裏,已經不再有猶太人與外邦人之分,大家在耶穌基督裏,都是「上帝子民的同胞,是上帝一家的人」(參考以弗所書二:)。換句話,只要能使人藉著耶穌基督而獲得拯救,他即使因此而受苦,也願意忍受。這樣的偉大情操,實在是非常值得今天所有傳道者應該要好好省思的功課。

第三,所有耶穌基督的信徒,都將因與耶穌基督連結在一起,與他同死也同復活。這一點可說是使徒保羅最重要的思想,在他寫給羅馬教會的書信中就有這樣的話說:「如果我們跟基督合而為一,經歷了他的死,我們同樣也要經歷他的復活。」(羅馬書六:)他又說:「如果我們跟基督同死,我們信,我們也要跟基督同活。」(羅馬書六:)使徒保羅一再強調:一個人若是信了耶穌基督,他就是與耶穌基督合而為一的人。

第四,堅忍的信心,必定得到上帝的獎賞。我們知道使徒保羅後來就是在羅馬皇帝尼祿掌權的時代殉教的。他那時代,基督徒開始面臨著極大的危機,只要被發現,就有可能被處死。因此,每當使徒保羅聽到有信徒離棄了信仰時,都會很難過。他就會在書信中一再勸勉信徒要有堅定的信心,上帝絕不會拋棄任何信靠祂的人。他引用了耶穌基督所講的話:「那在人面前認我的,我在我天父面前也要認他;那在人面前不認我的,我在天父面前也不認他。」(馬太福音十:—)同時他再次提醒提摩太,整本聖經的一個主軸信息:上帝乃是個信實的上帝(參考申命記七:9,以賽亞書四十九:,馬太福音廿三:,哥林多前書一:、哥林多後書一:,帖撒羅尼迦前書五:、)。

請注意,當聖經說上帝是「信實」的上帝時,這句話有三種意義:

其一指的是上帝永遠遵守祂與人所訂立的約。不論人是否繼續遵守這約,上帝永不改變這約(參考哥林多前書十:,帖撒羅尼迦後書三:,希伯來書十:)。

其二指的是上帝的愛永不改變。這種觀念在詩篇中一再出現(參考詩篇三十六:、八十九:、、、、九十二:2、九十八:、一○○:)。

其三指上帝的審判是公義的,而這公義是含有憐憫的意義在裏面(參考詩篇九十六:、一四三:1,以賽亞書十一:,約翰一書一:)。


第十四至十九節:

你要提醒大家,在上帝面前鄭重地勸誡他們:不要在言詞上爭辯;那是毫無益處的,只會腐化聽的人。要努力在上帝面前作一個經得起考驗、問心無愧的工人,正確地講解真理的信息。要遠避荒唐無稽的空談,因為這一類的談話使人遠離上帝;他們所談的是像那腐蝕肌肉的毒瘡。這些人當中有舒米乃和腓理徒;他們離開了真理,竟說復活的事已成為過去,因而動搖了某些人的信心。可是,上帝所建立那鞏固的根基是不動搖的;在這基石上面刻著:「主認得屬他的人」,又刻著:「那自稱為屬主的人必須離棄邪惡。」


從第十四節開始,使徒保羅又開始告訴提摩太怎樣教導信徒,特別提醒他注意在教會中有些人傳達錯誤的信仰觀念,應該要禁止這種錯誤的信仰認知在教會內散佈出來,這是他寫信給提摩太時,開始就說明了寫此書信的主要目的,也是他要求提摩太繼續留在以弗所教會的主要原因(參考提摩太前書一:—)。

在這段經文當中,使徒保羅特別提起有兩個人就是在以弗所教會內傳播錯誤信仰認知的,這兩人的名字就是舒米乃和腓理徒。在前書第一章二十節,使徒保羅也曾提起兩個人,他們不但背離了信仰,而且更嚴重的,就是在信徒中傳不正確的信仰內涵,導致「毀謗上帝」,其中的一位就是舒米乃,另一位名叫亞歷山大。現在這裏又再提了一次舒米乃,原因很可能是他雖然已經被教會開除了,可是仍舊繼續在教會或是在信徒當中活動,這也就是使徒保羅要提摩太去禁止的原因。教會內若發現有人不聽從勸導傳播錯誤的信仰認知,就應該表明和這樣的人切斷關係,以免信徒繼續陷入信仰的錯誤中。另有一位名叫腓理徒的,他到底是誰?甚麼身份?很可惜並沒有更多的資料可供參考。

不過,我們從第十八節這句「竟說復活的事已成為過去」的話,可以明白他們受到當時「重智派」(Gnosticism)的影響甚深,認為耶穌基督並不是真正的人存活在世界上。因此,他在世上的時候,只是個「幻影」而已。人復活,並不包括肉體,而是只有靈魂復活,因為肉體是不好的、骯髒的、腐朽的,而靈魂是潔淨的。這樣的信仰認知並不正確,因為上帝創造人,並不是把人和靈魂分開的,上帝創造的人,是一個完整的生命,把肉體與靈魂分開,會使人成為一個不完整的人。何況福音書告訴我們,耶穌基督復活顯現給門徒們看到的時候,並不是只有靈魂出現,而是實質的肉體顯現在門徒面前,他與門徒一起吃喝,並且要存著懷疑之心的多馬用手去觸摸他被釘十字架的傷痕(參考約翰福音二十:—),這些都說明了一件基本的認識:復活,乃是生命的復活,而生命是包括了肉體與靈魂。

第十四節使徒保羅告訴提摩太,不要想在信仰上用辯論取勝,因為想要用辯論使人來信耶穌基督,那是很荒謬的想法。真正可以使人相信耶穌基督的,乃是因著基督徒付出的愛感動人的心才能得到(參考哥林多前書第十三章)。

第十五節可說是使徒保羅寫給提摩太書信中,最值得所有傳道者引用和記住在心的一節經文。在這節經文中,使徒保羅特別勸勉三件事:

一是:要經得起考驗。意思是指不要受到誘惑,這不僅是在福音信息的內容上,必須很清楚,不要被許多神蹟奇事的現象給迷惑,導致離開了聖經的教導。另一方面,也是在指生活上的誘惑甚多,這些都會造成對一個身為傳道者的誘惑,必須要有堅定的信心、有堅強的毅力,才能經得起考驗。其實,使徒保羅就是要提摩太在信仰和生活上都能嚴守紀律、知道節制,這是非常重要牧會生活的要求。

二是:要當個無愧的福音工人。這裏的「無愧」,意思就是沒有將自己的工作看成是一件羞恥的事。使徒保羅寫給羅馬教會的書信中,就曾說「我不以福音為恥」(參考羅馬書一:)。這句話在迫害的時代是非常有特殊意義的,因為會關係到生命的安危。即使在那樣危險的環境中,使徒保羅也是要求提摩太要堅持公開表明自己就是一個福音的工作者。如果傳福音的人,因為懼怕生命的危險,就把自己所擁有的傳道者身份隱藏起來,甚至認為是很羞恥的身份,這就已經失去了當傳道者的意義了。

三是:要正確地講解真理的信息。請注意這裏「正確地講解」之詞所用的希臘文,是由「直的」(horthos)和「切割」(temno)這兩個希臘字合併起來的。意思是開拓一條道路,要將阻礙的地方給予切開,例如穿越山嶺、山洞等,使之成為一條直的道路。另一方面,古時候的石匠,為了要取石材作桌面,就必須正確地切開石頭的面,使之成為筆直且平滑的切割面。這在羅馬帝國時代,用這兩個字在一起,大家就會知道指的就是要有很好的技術,將一條道路開拓得很順暢,或將一塊石頭切割得很好,且因為切割正確,而使切割後的石頭看起來非常美麗。使徒保羅告訴提摩太在解釋聖經上也要如此恰到好處,主要目的就是讓信徒能明白聖經的教訓,並進而喜歡閱讀聖經。

第十六至十八節,從這三節經文可以看到以弗所教會內部的真正問題所在,就是那些專門在傳講錯誤信息的人,對當時以弗所教會所造成的影響有多大。使徒保羅不僅說出舒米乃和腓理徒是在當時的信徒中傳播錯誤信息的人,且說出他們所傳講的,就是當時影響早期教會長達三個世紀之久的「重智派」觀念:耶穌基督沒有死,也沒有復活。就像我在前面已經說過的,此教派所傳講的內容,就是指著肉體是不好的,因此,人的復活只有靈魂,沒有肉體。這也就是為甚麼後來會有「使徒信經」這份影響後來基督教會發展甚大的信仰告白出現的主要原因,就是和這個「重智派」對信徒的影響有密切關係。

我們現今的教會所在使用的「使徒信經」,形成的時間很早,在第二世紀的初期就已經出現在教父手稿中,流行在當時的教會,且是當時任何一個信徒要進入教會信仰團契中,必定要會背誦的信仰內容之一。當時會出現這份信經,主要也是針對要接受洗禮者所提出的,在主後三四○年就通行於羅馬大公教會中所有的教會。在這份信仰告白中,最後一句話是我信「肉體的復活,永遠的生命」。請注意,這裏指的是「肉體復活」,而不是說「靈魂復活」。

但是,因為當時「重智派」的人影響力很大,導致許多信徒離開了原有的信仰,去接受「重智派」者的信仰觀念。如果我們翻開使徒保羅寫給哥林多教會的書信,就會發現他用很長的篇幅在介紹有關肉體復活的事(參考哥林多前書第十五章),也是為了「重智派」造成的影響的緣故。他就很清楚地提到:「死人復活也是這樣。身體埋葬後會朽壞;復活後是不朽壞的。被埋葬的是醜陋衰弱的;復活的是完美健壯的。被埋葬的是血肉的身體;復活的是屬靈的身體。」(哥林多前書十五:—)他強調一個重要的觀念:當天上的號角一響,所有的一切都會改變,那時候,原本朽壞的,都將因此變成不會朽壞的(參考哥林多前書十五:—)。

第十九節,這一節對基督教會來說很有意義。使徒保羅在這裏強調真正屬於基督的教會,其根基是來自上帝建造的,是不可能會動搖的。使徒保羅曾說耶穌基督就是教會「惟一的根基」,所有的基督徒就像是在這根基上建造房子一樣(參考哥林多前書三:b—)。他也說耶穌基督就是信仰大家庭的「基石」,所有的信徒就是連結在這個大「基石」之上(參考以弗所書二:—),有這樣穩固的「基石」,就不會有動搖之慮。

其實,我們也可以了解,基督教會在經過了「重智派」的干擾之後,雖然對教會造成很大的影響,但這些以「重智派」建造起來的教會,卻在經過三百年之後消失了,主要原因就是沒有聖經的基礎。這幫助我們明白一件事:若是沒有堅強的聖經基礎,即使看起來很風光的成長之教會,也會在經過一段時日之後,就消失了。


第二十至廿一節:

每一個大屋子裏都有許多器皿,不僅有金器、銀器,也有木器、瓦器;有的用在特別的場合,有的用在普通的場合。人如果自潔,脫離一切邪惡的事,就能夠被主所器重;因為他已獻給主,為主所重用,來做各樣善事。


第二十節再次讓我們看到使徒保羅言論的特色,就是將教會形容成為一間房子、大家庭、身體等,然後他說明房子的基礎,就是耶穌基督,信徒就是將房子建造在耶穌基督的基礎上(參考以弗所書二:);耶穌基督就是這個信仰大家庭的主,大家都是上帝家裏的人(參考以弗所書二:);也因為耶穌基督的緣故,所有的信徒都成為他肢體的一部份(參考哥林多前書十二:、,以弗所書四:—)。使徒保羅努力要提供一個信仰概念:在耶穌基督裏,不再分彼此,所有的信徒都是為了耶穌基督而來到教會之中。

第廿一節說到在教會服事的工作中,不是在分「特別」或「普通」,而是在於潔淨的心為主所用。使徒保羅這種觀念取自以色列人傳承下來的一個重要觀念:上帝是聖潔的,所以上帝的子民也必須是聖潔的(參考利未記十九:—)。以色列人用甚麼方式來表明「聖潔」這個意義呢?就是用獻祭。而使徒保羅則強調必須把自己當作像聖潔的祭品一般獻給上帝。他說:「所以,弟兄姊妹們,既然上帝這樣憐恤我們,我勸你們把自己當作活活的祭物獻給上帝,專心事奉他,蒙他喜悅。這就是你們應該獻上的真實敬拜。」(羅馬書十二:)這觀念在使徒保羅的書信中一直持續著,因此,他認為基督徒要獻給上帝最好的禮物,就是「更新」的生命(參考羅馬書十二:,哥林多後書五:—,以弗所書四:—)。


現在讓我們來想想看這段經文所帶來的信息:


一、作個無愧於福音事工的僕人,乃是今天的教會和傳道者應該時刻注意的一件要事。


使徒保羅提醒提摩太,要他在上帝面前作個無愧於福音事工的僕人。他同時告訴提摩太要成為一個無愧的工人,其最基本的要件,就是從「正確地講解真理的信息」開始。看,這是多麼重要的提醒啊!

想想看,使徒保羅為甚麼要強調「正確地講解聖經」呢?原因就是在以弗所教會已經有人在傳那些不正確的信仰知識,說耶穌基督復活已是過去的事了。換句話說,有人在傳講沒有所謂復活這樣的信息,若是有,也只是靈魂復活,身體並不會復活。但這並不是聖經給我們的信息,聖經告訴我們的,是生命的復活。上帝既然以祂的形像創造人類,並且賜給人類有生命之氣,這就是無法消失的存在。因此,在基督教信仰中,我們說復活乃是整體的生命,並沒有分開靈魂與肉體。

對聖經有正確的了解,就不會受到誘惑,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認識。否則很容易因為不正確的講解聖經方式,使信仰偏離了聖經的基礎。我們應該有基本的認識:基督教會就是建造在聖經的基礎上。因此,在談基督教信仰時,就必須以聖經為本。如果沒有聖經的依據,所講的,也只是人的想法罷了。

這也就是為甚麼我來到咱教會後,一再鼓勵大家一起讀聖經,並且要按照進度來讀,也發給大家一份三年份的讀經表。來這裏已經有六年時間,我們將在明年六月完成新舊約聖經讀完兩遍。另一方面,我也帶大家研讀聖經、開查經班,也已經讀完了創世記、約伯記、馬可福音、路加福音、羅馬書等。現在帶大家查考啟示錄這本經書。在查經班時,我經常就是在提醒大家:在咱台灣經常有人在傳講不正確的信息,且有的人濫用聖經到了胡亂吹噓的現象。我一再提醒大家注意這些現象的原因,其實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希望大家正確地明白聖經,這樣才不至於被人利用,或被欺騙了而還不知道。

我最近接獲一份傳單,說是有一個人很偉大,且是偉大到自從耶穌基督當年在耶利哥曠野禁食四十晝夜之後,現在只有「某某恩」的這個牧師才有這樣寶貴經歷,說他也有經歷了禁食四十天的能力。這個人要在台灣各地開一所「超神學最高學府」。類似這樣的廣告,看起來很震撼人心,也很吸引人的耳目,如果沒有注意,還以為這個人多麼偉大,好像比舊約聖經的先知還要偉大的樣子。但想想看,一個人能禁食這麼久有甚麼意義?禁食的目的是為了甚麼?再者,如果我們有研讀聖經,就會知道耶穌基督曾告訴過我們的話。他說:


「你們禁食的時候,不可像偽善的人;他們裝出一副苦相,故意蓬頭垢面,好讓別人看出他們正在禁食。我告訴你們,他們這樣做已經得了所能得到的報償。你禁食的時候,要梳頭洗臉,不要讓別人看出你是在禁食,只讓那位在隱密中的天父知道;看得見你在隱密中做事的天父一定會獎賞你。」(馬太福音六:—)


這個「某某恩」的牧師既然讓人知道他禁食四十天,這樣的禁食就已經不需要上帝注意他的禁食了。因為禁食並不是要公開讓人知道的,且為甚麼要禁食?這一點也應該回到聖經中來,明白聖經中提供禁食的主要目的和用意。除非有相當特別,且是在聖靈的引導之下才進行禁食,而不是想到要禁食,就去禁食。如果我們有注意讀聖經,就會知道類似這種傳單所說的,根本就不足以讓我們去學習。

教會就是福音的僕人,因為教會的存在之目的,就是要傳福音,見證福音的。因此,一間教會的信仰內涵好與否,主要就是看該教會是否有在帶領信徒研讀聖經,帶領人來認識聖經上帝的話語。

一個傳道者,他獻身的使命就是要傳揚聖經的話語。因此,最基本要做的事,就是帶領信徒正確地認識聖經的信息。而傳道者若要正確地認識聖經信息,就必須對聖經下功夫研究,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事。因為信徒對聖經的認識,幾乎都是透過傳道者的協助得來的,傳道者若不用功,就很難幫助信徒在聖經的認識上進步。使徒保羅提醒提摩太牧養的工作必須從聖經著手,他的話也是在對今天之傳道者說的。


二、我們都懷有各種不同的才能,但這些都是為了要讓我們成為福音的器皿,因此,必須從我們自己潔淨心靈開始做起。


每個人身上都有上帝所賞賜的不同恩典,這是我們經常聽到的一句話,也是使徒保羅告訴提摩太的話。他提醒提摩太在以弗所教會,要知道在教會中的信徒,都是來自各種不同階層的人,大家都是身懷上帝所賞賜的不同恩典。但我們必須注意一件事:這些恩典並不是用來炫耀自己的才華,或是只用來利益自己的需要,這不是賞賜給我們這些恩典的主要用意。使徒保羅告訴提摩太,說每個人恩典不一樣,就像許多器皿,雖然每個器皿都有它特殊的用途。

使徒保羅提到不同的材質;有的比較「特別」,有的比較「普通」。請注意,他是用「特別」和「普通」這樣對比的詞,這就很有趣了。通常會讓人使用次數最多的,應該是最普通的器皿,也因為這樣,這樣的器皿通常都不是最昂貴的材質做的。只有很少用到的東西,因為比較「特別」,所以,一般來說都是材質比較好的。但越「普通」,與人的關係就越密切;相對的,越「特別」,和人之間互動也就越少。

但不論是什麼材質,是「特別」或是「普通」,我們都因為耶穌基督的緣故才會聚集在同一間教會中,這是有一個共同的目的,就是為了要傳揚福音的緣故,這樣的認識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我們沒有這樣的認識,要在同一間教會中共同推動福音事工,那是很困難的。

我感到比較可惜的是,在咱台灣長老教會裏,有許多很好的人才,都擁有上帝所賞賜的美好恩典,但擁有這樣美好恩典的人,卻經常在教會事工中採取觀望的態度多,甚至有些人不但沒有參與服事,且還要讓其他的人來服事他。但我看到許多新興起的教會,教勢成長得很快,這樣的教會都有一個共同點:參與服事的信徒很多。他們都很願意放下自己原本被這個社會看為尊貴的身段,來參與教會事工,也因為這樣,反而帶領更多的人看到了受感動而加入了教會服事福音事工的行列,讓人感覺該教會很有活力,也因為這樣,加入的人越來越多,教會的成長相當快,這真的是我們應該要學習和反省的地方。

我曾一再告訴過大家,且告訴過長老們很多次,我只會帶領大家研讀聖經,其它有關怎樣組織信徒的事,這方面我確實甚麼都不會,你們要出來幫助我。我不是一個全能的牧師,更不是一個很有才華的傳道者,除了帶大家查經之外,我真的其它方面都很弱,需要大家一起來協助推動。我期盼大家不是告訴我說:啊,牧師,我們教會可以做甚麼,不是停留在這裏。因為停留在這裏,就是要我去做一樣。你可以告訴我說,我們教會可以改善那些、做哪些。然後我們一起來討論怎樣將這些美好的意見或願景給改善過來,或鋪陳出來,這樣才對。否則,你告訴我說,可以做甚麼。然後就等著我去做,結果必定是甚麼都沒有發生,因為我不會啊!除非你來參與才行。

教會若要成為一間真正在傳福音的教會,就必須所有的會友都動起來,大家把得自上帝的恩典提供出來。更重要的,就是懷著心甘情願的心一起來參與這些服事的工作,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使徒保羅說,這樣的人所奉獻的,才會被上帝所器重。

(講於二○○三年十二月廿八日)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5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