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給傳道者最好的參考書信

提摩太前書與後書在新約聖經中被歸類為「教牧書信」,確實很有意思。原因是這兩本書信都是談及當個傳道者應該有的基本態度,不僅在處理教會事務上,更重要的,就是在信仰上應該有明確的認知,尤其是對聖經有正確的了解,才是帶領信徒建構信仰最好的途徑。這也就是為甚麼在講這兩本書信時,我都有一種感覺:使徒保羅是在對我講話。有很多次,我都會覺得用這本書信來對信徒講道,好像不太適合的樣子,這本書信應該當作傳道者在職訓練的必用教材才對。
我很喜歡提摩太後書在第二章十五節所說的話:「要努力在上帝面前作一個經得起考驗、問心無愧的工人,正確地講解真理的信息。」這節經文對獻身為傳道者來說,我認為遠比甚麼都重要,因為正確地講解聖經真理的信息,乃是獻身傳道最基本的事,如果連最基本的事都做不好,談其它的事,距離就更遙遠了。而要當一個「問心無愧」的傳道者,這恐怕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卻是傳道者必須時刻儆醒的話語。我每當讀到這句話時,我都會自然地閉一下眼,反省自己是否這樣?我有真的用心想到自己所做的事都可以面對上帝嗎?在牧養的事工上,真的是「問心無愧」嗎?越想,心裏越覺得慚愧,因為我自認還是不夠用心,還是很容易受到誘惑。

而當我看到使徒保羅勸勉提摩太,要他「正確地講解真理的信息」時,我的心感觸更深,因為這正好就是自己從牧會以來我一直努力在學習的功課。即使到今天我還是拼命全力以赴,可是並不覺得自己已經達成目標。唯一可稍微堪告安慰的,就是在帶領信徒查考聖經、研讀的工作上,自省是有用些心思。

我有一個堅持,就是講道必定先處理經文,然後才講信息。我認為沒有先處理經文就講,那樣的「道」,並不一定就是聖經之「道」。在神學院兼課教授「講道學」,我也曾經是這樣子要求同學要先處理經文。因為沒有經過釋義的經文,很容易使人用「望文生義」的方式去認定經文的信息,這樣的態度是很不正確的。如果是一般信徒我不敢要求或說甚麼,但如果受過神學教育的傳道者,沒有用心在聖經的研究上,是很難交代得過去的。這樣說,並不是說我講的「道」都是正確無誤的,而是認為先處理過經文之後的講道,至少是降低錯誤,或是不致偏離聖經原有本意最好的方法。自神學院畢業以來,我講道都是先處理經文,然後才從處理過的經文中,說出信息。

在十五年前(一九九○)我才開始立志,講道要用一卷卷、一章章地講的方式,希望有這麼一天,能將新舊約聖經六十六卷全部都講完,並且出書。這個計畫在一九九三年付諸實施,並且在次年出版第一本「約翰福音的信息」,迄今總共完成舊約聖經十二卷、新約聖經十七卷。距離要完成的目標雖然還有一段路,但我還是持續往這個既定的目標前進,我會全力以赴。

為了要慶祝台北東門基督長老教會設教六十週年,我去年九月決定要先將新約聖經廿七卷講完,並且出一套「新約聖經信息」的叢書當作禮物送給該教會,以感謝該教會對我在牧養事工上,以及在我帶領該教會兄姊查經、推動讀聖經的支持,並且又贊同我以這種「一卷卷、一章章」地講,和先處理經文,然後傳達信息的講道方式,同時在出版的經費上全力支持,這點一直是我銘記在心的事。因此,從去年十月開始,我就開始朝向這個目標,希望在明年底之前能將新舊約全部講完。

另外,我也希望再利用時間試著將最早出版之「約翰福音的信息」,以及「路加福音的信息」重新講過。因為這兩本都是我以「試試看」的方式進行講道和出書,那時都是用手寫稿的方式,落筆在稿紙上。沒有很完整講完每段章節,也因此經常接到讀者的來電,問我說為甚麼這兩本信息的書中,有些經節遺漏了。如果時間允許,我重新講這兩本福音書,就可以將缺漏的經文補足,以免有遺漏之憾。

我很喜歡講道,因為講道可以幫助我更詳盡地明白經文的內容,特別是在準備上往往讓我有如同「聖靈充滿」一樣,有充滿力量的喜樂,或是感受到罪惡滿身的痛苦;有喜樂,因為從經文中得到信息所帶來的啟示;有痛苦,是因為看到聖經就如同看到一面鏡子般,照到自己醜陋和罪惡的面貌。不論是喜樂或是痛苦,都會帶給我靈命上的震動,讓我一直在更新著原有的生命。

出版這本信息,總是要感謝所有幫忙的兄姊,特別是我的助理陳惠卿幹事、校稿的甘明哲君,以及編輯施家榮君。有他們幫忙,我就減輕了許多時間的壓力和字裏行間的錯誤。而台北東門基督長老教會,和來自各地參加查經班的兄姊,一直都是最支持我的信仰上的好伙伴,有他們的鼓勵和同行天路,我才有辦法將這些稿子彙集成書。真盼望這本書和已經出版的信息書對你在閱讀聖經時有幫助。



二○○年二月十一日

於台北東門基督長老教會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4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