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講:在聖靈中有喜悅

第一講:在聖靈中有喜悅

經文:帖撒羅尼迦前書一:—

要了解使徒保羅的書信可以用最簡單的方法來區分,其一就是寫給教會的書信,例如羅馬書、哥林多前書和後書、加拉太書等,這些都是屬於寫給教會的書信,這些書信不但在一間教會被閱讀,有時還會告訴信徒將此信也給哪間教會閱讀。像寫給歌羅西教會的書信中就有這樣的句子:

「你們宣讀了這封信以後,請轉交給老底嘉教會宣讀;同時,你們也要宣讀從老底嘉教會轉給你們的信。」(歌羅西書四:)

從這裏我們知道此種書信是要公開傳閱的書信,給教會所有信徒讀,且不只一間教會,是好幾間教會彼此傳閱。
其二是寫給個人的。像提摩太前書和後書、提多書、腓利門書等。談論的事都是有關使徒保羅和收信者之間的事宜,後來會被收入在新約正典裏,是因為保存這書信的人,認為公開使徒保羅的書信,可以幫助閱讀的人更了解使徒保羅。或是也有同樣的問題出現在其他人的身上,他們從書信中得知使徒保羅的想法,就傳閱給別人做為參考之用,最後也成為美好的書信而流傳到我們手上。還好有保存了這些書信,使我們更認識使徒保羅在處理信徒私人問題的態度,成為傳道者牧養信徒、教會時,有很好的範本可循。
當然,若要再細分使徒保羅的書信,還有許多方法,包括所謂的「牧會書信」、「監獄書信」等。
讀使徒保羅的書信也常會遇到這樣的問題:這書信真的是使徒保羅寫的嗎?或是別人寫的,然後用使徒保羅的名字?類似這樣的問題並不只發生在使徒保羅而已,也同時發生在舊約先知文獻中。帖撒羅尼迦的書信也有這樣的問題。直到目前這樣的爭論還是沒有確定的答案。在聖經學者尚未完全有明確的定論之前,我們暫且用使徒保羅寫的書信來理解,或是說,這書信並不是使徒保羅自己寫的,而是有人冒他的名寫的,不過也傳遞了使徒保羅的觀點,我們讀這些書信也可以藉此明白關於信仰上的認知,這對我們來說也是很珍貴的。
依照使徒行傳第十七章一至十節的記載,使徒保羅和西拉第二次傳道的時候,從腓立比城離開之後,經過了呂底亞、暗妃坡里、亞波羅尼亞之後,來到帖撒羅尼迦城。這也是一個海口城市,可說是一個相當繁榮的城市,並不亞於哥林多城。目前這個城市是屬於土耳其國內,現代的名稱為「撒羅尼迦」(Salonica),是僅次於君士坦丁堡的重要軍事要鎮。
使徒保羅和西拉來到這個城市之後,隨即找到了猶太人的會堂,連續三個安息日,都在會堂裏跟猶太人辯論有關耶穌基督救恩的信仰問題。結果很奇妙的,在猶太人當中有些人信了,並且成為使徒保羅的同工,但更重要的,是在這城市當中,也有「好些敬拜上帝的希臘人和婦女界的領袖也信了。」(使徒行傳十七:)這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在屬於希臘人佔絕對多數的繁榮且是海口城市,會有希臘人、特別是婦女界的領袖人物信耶穌基督,這對福音事工來說就是一個極大的助力。
不過我們都知道,福音事工在哪裏興旺,就會在那地方遇到相同的阻力。這種阻力通常都對信徒造成迫害。因此,可以了解使徒保羅寫這封書信就是和鼓勵信徒要有堅定的信心有密切關係。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所讀經文的內容:

第一節:
我是保羅;我跟西拉和提摩太寫信給帖撒羅尼迦教會—屬於上帝和主耶穌基督的信徒們。
願你們都得到恩典和平安!

這是使徒保羅時代寫信的方式。通常都會由寫信的人先自我介紹。這和我們今天寫信的方式有點差異;我們寫信給熟悉的對象,例如親人朋友,並不會先自我介紹,只要接到熟悉的地址,就會明白這是誰寫來的信。如果地址並不熟悉,打開信第一眼通常都會先看誰寫來的信,然後才看信的內容。但若是寫信給不熟悉的對象時,寫信的人都會先自我介紹一下,然後接著又說寫這封信的目的。使徒保羅的時代,寫信的方式是先寫自己是誰,或是這封信是和誰一起聯名寫的,然後接下來就是祝福對方。
這一節讓我們看到當使徒保羅寫這封書信時,有西拉和提摩太跟隨在身邊。
西拉,這是使徒保羅第二次傳福音時,邀請同工的一位很好的傳福音伙伴。依照使徒行傳第十五章的記載,在耶路撒冷教會使徒團會議之後,選出「別號巴撒巴的猶大和西拉」這兩個人和使徒保羅、巴拿巴一道去安提阿,主要目的就是向安提阿教會解釋,使徒團會議討論有關外邦加入基督徒團契是否需要接受割禮的決議案。作者路加這樣描述這兩位代表:「這兩個人一向為信徒們所尊重。」(使徒行傳十五:)。可見西拉在耶路撒冷教會是一位很有份量的信徒之一。他們兩人到了安提阿之後,很盡本分地將耶路撒冷教會賦予他們的使命完成,不僅如此,作者路加還說他們兩人「也是代上帝發言的先知;他們向信徒們說了許多話,激勵他們,堅固他們的信心。」(使徒行傳十五:)後來巴撒巴的猶大離開安提阿,而西拉則是留下來與使徒保羅、巴拿巴繼續在安提阿同工(參考使徒行傳十五:)。
然後,當使徒保羅決定第二次出去傳道的時候,因為巴拿巴堅持要帶約翰‧馬可同行,被使徒保羅拒絕,他們兩人因此發生激烈的爭執,結果決定分手,各走各的。「巴拿巴帶著馬可坐船到塞浦路斯去,保羅卻選擇西拉」(參考使徒行傳十五:—)。因此,西拉就此成為使徒保羅往後很好的傳福音同工,被使徒保羅稱讚為「忠誠的弟兄」(參考彼得後書五:)。
另一位是提摩太,他也是使徒保羅第二次出去傳福音時,在路司得遇到的一位難得的好青年。使徒行傳作者路加介紹提摩太時,也這樣的描述:

「在路司得有一個門徒,名叫提摩太;他的母親是猶太人,也是信徒,父親是希臘人。在路司得和以哥念的信徒們都稱讚提摩太。」(使徒行傳十六:—)

使徒保羅於是邀請提摩太一起同行,展開傳福音的工作。不過值得注意的是,當使徒保羅寫這封信時,雖然提起了提摩太、西拉和使徒保羅一起聯名寫這書信,但在使徒行傳第十七章卻沒有提到提摩太跟使徒保羅和西拉同時在帖撒羅尼迦開拓福音的事工。有一個可能就是當使徒保羅離開帖撒羅尼迦之後,曾派提摩太去看看該教會在他和西拉離開之後的情形(參考帖撒羅尼迦前書三:),然後使徒保羅抵達哥林多城之後,提摩太來會合,然後向他報告該教會的實況,因此,使徒保羅寫此信時,就順便提起提摩太的名字。
第一節還告訴我們一件非常重要的信仰認知,那就是使徒保羅說帖撒羅尼迦的教會,乃是「屬於父上帝和主耶穌基督」,這句話已經清楚地說明一間真正的教會,並不是屬於某個人的教會,也不是某個人擁有的私人財產,真正的基督教會,乃是屬於上帝和耶穌基督的。也因為這樣,在教會裏,我們不能說某個人對這間教會很有貢獻,就給予特別待遇,也不能因為某個人的關係使教會事工受到遷就。在以耶穌基督為主的教會,第一個考慮的,就是福音事工的需要,這個認識是非常重要的。
這裏提到「恩典」,這個字在希臘文是「charis」,含有「喜樂」(與希臘文「chara」同一字根)的意思。這讓我們看到一個得到上帝「恩典」的人,生命中會充滿「喜樂」,這也是最大的福氣。我們也從這裏可以了解,生命有喜樂的人,並不是某種特定對象才能擁有,而是任何社會階層的人都可以擁有。使徒保羅則強調在耶穌基督裏得到上帝祝福的,這種喜樂才是真實的。
而這種寫信的方式,從開始寫信者先自我介紹之後,緊接著就是先來一次祝福收信、看信的人。然後在結束時又來一次祝福,這種寫法在說明一件事:看這封信,是一種極大的福氣和享受。

第二至四節:
我們常常為你們大家感謝上帝,在禱告中不斷地提起你們,在我們的父上帝面前記念你們怎樣把所信的實行出來,怎樣以愛心辛勞工作,又怎樣堅守對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盼望。弟兄姊妹們,我們知道上帝愛你們,揀選了你們。

使徒保羅一開始就提到要因為帖撒羅尼迦教會的緣故感謝上帝。原因他提到三點:一是他們把信仰實踐出來。二是以愛心辛勞工作。三是堅守主耶穌基督的盼望。這樣很清楚讓我們看到帖撒羅尼迦教會在使徒保羅眼中,是一間有達到「信、望、愛」這三項標準的教會。在使徒保羅的看法裏,能夠長存在這世界上的,只有「信、望、愛」這三樣(參考哥林多前書十三:),而這三樣在帖撒羅尼迦教會都有明顯的見證出來,這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我們可以這樣了解:帖撒羅尼迦書信乃是使徒保羅最早寫成的書信,如果最早寫的書信就已經提起「信、望、愛」這樣的信仰生活典範,可見早期教會使徒的教導中,已經將這三樣看成是信徒在信仰生活中的重要準則。
第二節,使徒保羅讓帖撒羅尼迦教會的信徒知道,他一直在祈禱中紀念他們。使徒保羅每當聽到他開拓起來的教會,信徒們在信仰上有美好見證時,他都會為他們獻上感謝的代禱,例如他寫給以弗所教會的書信也這樣說:「因此,自從我聽到了你們對主耶穌有信心,以及對信徒們有愛心,我就不斷地為你們感謝上帝。我在禱告中提到你們。」(以弗所書一:—)
為別人獻上感謝,就是我們通常在說的「代禱」,能夠為別人「代禱」就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祈禱是與上帝對話,也是一個人心中有上帝、以上帝為主的基本態度。而能為別人美好見證獻上感謝的代禱,更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因為這表示我們不是只有關心自己,也會關心別人,並且分享了別人因為美好見證所帶來的感謝和喜悅。
第三節,這裏所提到「所信的實行出來」,指的並不是在慈善的行為上,而是指對上帝絕對忠實。我們知道使徒保羅和西拉在帖撒羅尼迦傳福音之後,當地的猶太人因為嫉妒他們在福音事工上的成就,就煽動該城的人民,想要把使徒保羅和西拉抓起來關入監獄,還好,他們兩人因為先行離開,結果他們抓住耶孫和其他信徒(參考使徒行傳十七:—)。如果使徒保羅和西拉沒有離開,一定會再次像在腓立比城發生的麻煩一樣(參考使徒行傳十六:—)。
不過,使徒保羅人雖然離開了帖撒羅尼迦,但心裏還是不放心那裏的信徒,於是差派他的門徒提摩太去了解一下。使徒保羅和西拉則前往庇哩亞,後來到了哥林多城時,提摩太趕來會合,他從提摩太那兒聽到有關帖撒羅尼迦教會的概況,知道信徒們並沒有因為有猶太人積極作梗就害怕,而且是越發有信心,因此,在這裏為他們這樣的信心表現感謝上帝。
使徒保羅也提到帖撒羅尼迦教會信徒的「愛心」,使徒保羅在這裏所用的「愛心」,在希臘文是用「Agape」這個字。要特別注意這個字在希臘文與另一個也是表達「愛心」的希臘文「Eros」差別很大;這個「Eros」,是指對方很值得愛,是有價值的。可是「Agape」這個字並不是這樣,而是對方並沒有甚麼值得愛的地方,卻為了要愛他而去愛。就像使徒保羅在羅馬書第五章八節所說的:「上帝對我們顯示了無比的愛:當我們還是罪人的時候,基督已經為我們死了!」去愛一個有罪的人,這樣的愛,才是真正的偉大,因為這種愛是沒有回饋可期待的,在一般人來看是不值得的。
很可能使徒保羅在稱讚他們有著耶穌基督那種無條件之愛,那是指在該教會中,有些信徒是「希臘人和婦女界的領袖」(參考使徒行傳十七:),可是,他們並沒有因此就自己覺得比其他信徒更高貴,而是願意屈身放下身段,與一般信徒一起同聲歌頌上帝在耶穌基督裏的救恩。在一間教會裏,會把自己的身段放下來,與別人一起分享上帝的愛,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大家總是會選擇自己喜歡的對象來往,但使徒保羅稱讚帖撒羅尼迦教會的信徒沒有這種情景。就像使徒行傳第二章四十三至四十七節在描述最早耶路撒冷教會開始時,也是這樣,大家都沒有甚麼身份的區別,唯一有的,就是彼此分享、同心祈禱和歌頌上帝。
這一節也提到「盼望」,這是對復活的盼望。帖撒羅尼迦這本書信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主題,就是談到未來復活的信息。說到未來復活,就必定與耶穌基督再臨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在第四章十三至十四節,使徒保羅對他們說:

「弟兄姊妹們,關於已經死了的人,我們希望你們知道一些事,免得你們憂傷,像那些沒有盼望的人。我們相信耶穌死而復活,所以相信上帝也要把那些已經死了的信徒跟耶穌一起帶去。」

然後,他談到有關耶穌基督再臨的時候,信徒必定會被提到空中與耶穌基督相會,永遠與耶穌基督在一起(參考四:)。
信耶穌基督的人應該對生命的復活有堅定的信心和盼望,對復活有盼望的人,自然地,對死亡的來臨就不會懼怕。害怕死亡,就是對復活沒有盼望。
第四節,使徒保羅稱呼帖撒羅尼迦教會的信徒「弟兄姊妹們」,他在給該教會這前後兩本書信中,也不過是短短的八章,但卻用了「弟兄姊妹們」共計廿一次,前書用了十四次,後書用了七次。請注意使徒保羅用這個詞句的意思,原本是指「被一般人看為愚笨、沒有能力、地位卑賤」的,但卻都是被上帝揀選的子民(參考哥林多前書一:—)。使徒保羅在這裏則是用「弟兄姊妹們」這個詞,強調大家都是上帝所鍾愛的對象,是上帝特別「揀選」出來的百姓。

第五至七節:
我們把這福音傳給你們,不僅是用言語,也是倚靠聖靈的大能,並且是根據對福音的確信。你們都知道,我們在你們那裏時的生活是怎樣的;一切無非是為了你們的好處。你們效法了我們,也效法主;雖然你們遭受大難,仍然在聖靈所賜的喜樂中領受信息。因此,你們成為馬其頓和亞該亞所有信徒的模範。

第五節可說是非常重要的一節經文。使徒保羅告訴帖撒羅尼迦教會的信徒,他和西拉將福音傳給他們,並不是用甚麼美麗的言詞,而是因為「聖靈的大能」所產生的結果。如果將這句話比較一下他寫給哥林多教會的書信中所說的會更清楚,他說:

「弟兄姊妹們,我從前到你們那裏去,並沒有用甚麼華麗的詞藻或高深的學問對你們宣講上帝的奧秘。因為我拿定了主意,當我跟你們在一起的時候,除了耶穌基督和他死在十字架上的事以外,甚麼都不提。」(哥林多前書二:—)

看,傳福音最重要的,並不是靠個人能言善道的能力,更不是靠醫病趕鬼的神力,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使徒保羅強調所有這些都有聖靈在背後跟隨著,為的是要感動人心,啟開人對上帝救恩的認識。他寫給羅馬教會的書信中,就曾這樣說過:

「我所要大膽講的只是這一句話:基督藉著我的言語行為,又用神蹟奇事和上帝之靈的能力使外邦人順服上帝。」(羅馬書十五:)

這幫助我們看到,如果沒有聖靈的力量在傳道者身後做工,即使會行神蹟奇事,會講天使的語言,也不會對人生命的獲救有甚麼幫助。
再者,使徒保羅在這一節也提到除了「倚靠聖靈的大能」之外,也是「根據對福音的確信」,這句話實在太重要了。對使徒保羅來說,這也是他的信仰告白,因為在大馬士革的路中,他親自遇見了復活的耶穌基督,也因為這次生命中特殊的經驗,使他深深感受到,如果沒有去傳福音,就會有災禍。他很清楚這福音就是「上帝的大能,要拯救一切信的人」(參考羅馬書一:)。因此,傳福音就是在宣揚上帝的救恩,不是在述說某某人有甚麼能力,這一點認識實在太重要了。
第六節,如果將這一節比較一下第二章十四節,就會發現帖撒羅尼迦教會也遇到了迫害,這種迫害的情形可以說是早期教會共同都有的經歷,羅馬帝國的政府已經開始對基督徒有預防的心,且開始對基督徒施壓力。雖然使徒保羅寫這封書信時代,可能是在主後五十年左右,羅馬政府尚未全面性的迫害基督徒,可是來自猶太教當局的壓力也不小,許多猶太人也因為信耶穌基督,受到猶太教領袖煽動民眾對信徒投以異樣的眼光,甚至拒絕他們再次返回耶路撒冷聖殿敬拜上帝,這些都與他們對使徒保羅的恨也有關係。但使徒保羅稱讚帖撒羅尼迦教會信徒很有見證,即使在這樣的迫害之下,他們學習使徒保羅的模樣,也學習耶穌基督受難在十字架的苦難,寧願接受迫害臨身,也不改變對上帝的忠實,和對耶穌基督救恩的倚靠。更可貴的是,該教會雖然面對著迫害,卻還用喜樂的心接受,這一點可真不是簡單的事。
要特別注意的是,使徒保羅強調這種喜樂乃是來自聖靈的賞賜。確實是這樣,一個人如果有聖靈的同在,就有能力可以勝過苦難所帶來的身心痛苦。會把苦難看成是一種信仰的功課。使徒保羅寫給加拉太教會的書信中,曾提起聖靈所結的果子有九種,其中之一就是「喜樂」(參考加拉太書五:)。在苦難中,心中還會有喜樂,乃是因為有聖靈的力量同在的緣故。
第七節,使徒保羅給帖撒羅尼迦教會信徒一個很大的鼓勵,說他們是馬其頓和亞該亞教會的模範。
這裏雖然是說「馬其頓和亞該亞」,意思是指整個希臘地區。使徒保羅的意思是他們這樣的美好見證,已經在希臘境內的地區流傳著。那時,包括在腓立比、庇哩亞、雅典、哥林多、堅革哩等地區都已經有了基督徒團契在聚會。

第八至十節:
主的信息不僅從你們那裏傳開到馬其頓和亞該亞,你們對上帝的信心也傳到遠近各處;這實在用不著我們多說。大家都在傳講:在我們訪問你們的時候,你們怎樣接待我們,又怎樣離棄偶像,歸向上帝,事奉這位又活又真的上帝,並且盼望著他的兒子耶穌從天上降臨。這位耶穌就是上帝使他從死裏復活的那一位;他使我們脫離那將要臨到的上帝的義憤。

第八節對帖撒羅尼迦教會信徒來說,確實是很大的鼓勵。一般人比較喜歡說「好事無人知,壞事傳千里」。但使徒保羅卻告訴帖撒羅尼迦教會,美好的見證已經傳開來,且是越傳越遠。這對該教會信徒來說,是很大的鼓勵。我們知道帖撒羅尼迦城是一個海港城市,因此,來往商賈買賣的人甚多,其中一定有不少信徒。他們每到一個地方就會想要找聚會的地方。這種情形今天我們也持續遇到。來台北之後,我經常接到臨近飯店打來的電話,詢問禮拜的時間和交通的問題。我通常都會加問一句,看是來自哪個國家,好準備有適當的人替這遠道而來的信徒翻譯。這些來參加我們教會聚會的客人,也一樣會把我們教會的情形帶回到他們自己所屬的教會去。
第九至十節,這兩節中使徒保羅提到在外地教會傳述有關帖撒羅尼迦教會信徒有美好見證的事,包括了三點:其一是他們接受福音的熱情;二是他們在信仰上有美好的見證;三是他們用信心在盼望耶穌基督的再臨。
第一點:他們接受福音的熱情。這可從使徒行傳第十六章一至十節看出來,使徒保羅和西拉到該城傳福音時,雖然有猶太人在阻擋,但是福音還是成功地傳出去了,不僅這樣,還有社會領袖也接受了福音,這在早期教會來說是很珍貴的,因為有這些社會領袖加入教會信仰團契,也比較容易排除當時社會對使徒們四處傳揚耶穌基督復活的信息的阻力。
第二點:他們在信仰上有美好的見證。這裏描寫得非常清楚,帖撒羅尼迦教會的信徒離棄偶像,歸向上帝,並且很熱心地參與服事的事工。從「離棄偶像」這句話,就可以明白該教會的信徒大多是外邦人。
希臘時代的社會,偶像崇拜可說相當興盛,當使徒保羅來到雅典時,他最感傷心的事,就是看到雅典城裏,「滿城都是偶像,心裏非常難過」(參考使徒行傳十七:)。偶像崇拜越興盛的地方,可說迷信越重。而要在這樣的環境中,將偶像丟棄,歸向上帝,那實在需要相當的信心和勇氣。而帖撒羅尼迦教會的信徒做到了,不僅這樣,他們還對福音事工相當熱心參與,這就難怪使徒保羅會說該教會在這方面的美好見證已經遠播到各處去。
請注意,使徒保羅特別強調該教會信徒所事奉的上帝,乃是「又真又活的上帝」。為甚麼要強調「又真又活」這句話呢?這是為了要凸顯希臘人在敬拜的神明,是人用手雕刻的偶像,這種偶像神明乃是「假的、死的」,和使徒保羅他們所介紹的「又真又活的上帝」成為強烈的對比。
第三點:他們用信心在盼望耶穌基督的再臨。這一點也可說是使徒保羅寫這封書信最重要的中心,在這前書、後書信中很多次提到,前書除了這一節提到之外,還有第二章十九節、第三章十三節、第四章十五至十六節、第五章十節;後書第一章九節、第二章二節、八節等。我們知道等候耶穌基督再臨,這是早期基督教會共同的信仰期盼,我們在使徒的書信中會讀到很多這樣的句型,例如哥林多前書第一章七節、第四章五節;彼得後書第一章十六節、第三章四節;約翰一書第二章廿八節;猶大書第十四節;啟示錄第一章七節。
我們要特別注意的一件事,就是當在說耶穌基督再臨的時候,通常表達的意思有兩個層面,其一是指世界末日的來臨,其二是指上帝要審判這個世界的時刻來到。因此,早期教會都會傳出這樣的信息,讓所有的信徒知道,當這個時刻一來臨,只有主耶穌基督才是救主,因為他是復活的主,唯有他可拯救所有信靠他的人。因此,使徒保羅在這一節最後提到,耶穌基督可以拯救我們脫離的「義憤」。這裏所指的「義憤」,意思是指上帝生氣、忿怒的審判(參考羅馬書一:)。
等候耶穌基督再臨,這是需要用信心、耐心等候的。使徒保羅寫給羅馬教會書信中,提到只有在忍耐當中,我們才能得到上帝「嘉許帶來盼望」,他說這種盼望才「不至於落空」(參考羅馬書五:—)。

現在讓我們來想想這章經文所帶來的信息:

一、聖靈是帶領我們生命的力量,使我們在苦難中也有喜樂的心等待主耶穌基督的來臨。

我們看到使徒保羅一再強調,他不是用美麗的言語來傳福音,而是倚靠聖靈的大能,以及對福音的確信。因為福音本身就是最美麗的,那是上帝拯救的信息,會改變人生命,使人的生命從黑暗中走向光明,從死亡中走向永活,這才是真正的美麗。而人的語言是有限的,即使是天使的言語也有其限制(參考哥林多前書十三:)。但上帝的聖靈則是開啟人生命心靈之窗的力量,只有在聖靈的帶領之下,人才能真正明白上帝的旨意,也才能聽得懂上帝話語的信息。
使徒保羅說即使在苦難中,一個有信仰的人,他會知道聖靈並沒有離開他,會與他同在,使他在苦難中也有足夠的力量等待上帝在主耶穌裏的救恩。他在寫給羅馬教會的書信中這樣說:

「同樣,我們的軟弱有聖靈幫助。我們原不知道該怎樣禱告;可是聖靈親自用言語所不能表達的歎息為我們向上帝祈求。洞察人心的上帝知道聖靈的意思,因為聖靈依照上帝的旨意,替他的子民祈求。」(羅馬書八:—)

聖靈是上帝奇妙的力量,我們的生命需要上帝聖靈的同在、帶領,才能在這紛亂不安的世代中,有穩定的力量和腳步持續不停地邁向上帝國之道。也因為有聖靈帶領,我們才能在苦難的生活環境中,有足夠的信心且以喜樂的心,等待耶穌基督的來臨。

二、美好的信仰見證可以傳開到外地,這就是最好的傳福音方式之一。

使徒保羅最稱讚帖撒羅尼迦教會的一件事,就是他們在信仰上的見證,不僅使該教會成為一間有活力的教會,甚至成為希臘地區所有基督徒團契學習的榜樣。這在早期的教會來說,實在很不容易。因為當時並沒有甚麼神學院在栽培傳道者,也沒有甚麼加入教會這信仰團契應該有的規矩,也沒有任何差會等這類的組織,這些都沒有,一切都是從最基本的、簡單的、新的開始做起,特別是有關耶穌基督的福音,都是只靠口傳,並沒有任何經典可學習,唯一有的,就是靠使徒保羅和他的門徒提摩太、提多、路加以及福音伙伴西拉等等一些同工傳講的信息。即使是這樣,帖撒羅尼迦教會就能在信仰上有美好的見證而成為其它教會的典範,這一點才是很值得我們今天教會要學習的功課。
我們今天的教會已經有了很好的組織,且有很好的神學教育機構,以及有很多受過各種良好教育的信徒,我們怎樣才能像使徒保羅所稱讚的帖撒羅尼迦教會呢?使徒保羅稱讚該教會在信心、愛心、盼望等這三項都足夠成為其它教會模範?那我們今天的教會呢?
這幾年來,我一直在推動大家努力研讀聖經,主要有一個因素,因為近幾年來台灣教會發生糾紛的案例不斷,這是非常令人痛心的事。我總是堅持:教會奠基在聖經上帝話語之上。如果沒有上帝的話語,這樣的教會很快就會陷入迷惑,離開上帝的教訓,很容易以人的話來當作信仰的標準,這樣的教會不會亂也難!因此,我一直要大家用心讀聖經,學習研讀聖經,就是要大家回到聖經的基礎上來。真感謝上帝的恩典,這幾年來,已經有越來越多的教會跟著我們在學習研讀聖經。
同樣的,這幾年來,我一直推動快樂兒童營,且這樣的營會只教聖經,今年我們開始看到美好的成果出來,不僅有苗栗三義教會,也有花蓮港教會、屏東排灣中會涼山教會等由我們前往協助訓練老師,推動只教聖經的兒童營事工。另外也有好幾間來信索取我們編寫的兒童營教材,他們將參考使用。這些都在說明咱教會可以在推動聖經話語的工作,成為其它教會一起分享的教會。
也是在這幾年來,咱教會同時在協助幾間弱小教會,包括有台北專注在關心流浪漢的活水泉教會、客家的苗栗三義教會、原住民布農族的古風教會、太魯閣族的和仁教會等。把我們有能力的手伸給需要的教會,這是最基本的愛心見證,我們把所相信的實踐出來,這應該是我們最足安慰的事。我相信也會是其它教會學習的榜樣。
我將上述這些說出來,並不是要大家誇耀做了些甚麼,而是要鼓勵大家一件事:我們應該學習帖撒羅尼迦教會的信仰見證,讓其它教會也跟著我們學習主耶穌基督的教訓,向使徒保羅的精神學習一樣,有堅定的確信,不論這個時代怎樣變遷,我們永遠會告白說:生命的主,就是耶穌基督。
(講於二○○三年七月十三日)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4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