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 歌羅西書這本書信

關於歌羅西城
歌羅西城是弗呂家的一個城市,位於「梅安德」(Meander)的「里卡斯河」(Lycus)左岸。除歌羅西城之外,尚有兩個重要城市也位於此河的岸邊,就是「老底嘉」和「希拉坡里」。由於水運的便捷,早在耶穌基督降生之前,該城就已經是個名聞小亞細亞地區的商業大城。但在第一世紀中葉之後,該城逐漸沒落,而被「老底嘉」和「希拉坡里」這兩個臨近城市趕上。雖然如此,這三個城市還是相連緊密,來往這三個城市的旅客、商賈甚多,許多猶太人居住在這三個城市。

在主前第二世紀初期,希臘將軍安提阿哥‧依皮法扭為了要鎮壓猶太人的叛亂,曾把兩千個猶太人家庭從米索波大米和巴比倫遷移到弗呂家地區安置,這些遷居的猶太人也是促成該地區繁榮的主要因素,因猶太人善於經商,再加上他們在畜牧業上有相當好的技術,成了「里卡斯河」羊毛業發達的主力。依據使徒行傳第二章十節的記載,五旬節時,從外地返鄉去參與節期活動的猶太僑民中,就有從「弗呂家」回來的。無疑的,這些人在耶路撒冷時,因為聖靈降臨在使徒們身上,大聲傳講耶穌基督復活的信息,他們當中也會有人得到此福音的信息,而將之帶回他們的僑居地。


使徒保羅和歌羅西教會

時至目前,我們找不到有關使徒保羅開拓歌羅西教會的資料,使徒保羅也不曾訪問過歌羅西城(參考二:)。在歌羅西書第一章七節記載說:「你們是從我們親愛的同工以巴弗學習到這福音的;他為我們作了基督中心的僕人。」這讓我們清楚看到該教會很可能就是以巴弗開拓起來的。另外還有一個可能,就是那些在五旬節時返回耶路撒冷去參加節期活動的僑民,他們得到福音的信息之後,帶著聖靈的感動,把福音帶回到僑居地,並且積極地參與了以巴弗傳福音和開拓教會的事工。


使徒保羅寫此信的目的

既然這樣,使徒保羅怎麼會想要寫這封信給歌羅西教會的信徒呢?他和該教會有甚麼特殊關係嗎?我們可以依據以下幾種情形來了解實際的狀況:

使徒保羅曾經在以弗所城停留三年的時間(參考使徒行傳二十:),有可能就是在這段期間,以巴弗得到福音而信主,並且成為使徒保羅的好幫手。他將福音帶回到歌羅西,同時幫忙建立了「老底嘉」和「希拉坡里」教會(參考歌羅西書四:)。因此,使徒保羅會知道歌羅西該教會的情況,就是以巴弗去探監的時候告訴他的,或該教會其他信徒寫給他的書信中有提到的(參考歌羅西書一:、—)。他聽到該教會信徒「對耶穌基督有信心,對所有的信徒有愛心」(參考歌羅西書一:),這一點可以說是基督徒最重要的信仰見證。但是,該教會也發生了一些信仰上認知的問題,顯然是有些「邪說」影響了該教會信徒(參考歌羅西書二:—),使徒保羅認為必須趕緊加以阻止這樣的「邪說」,以免影響到信仰的內涵。

甚麼是「邪說」呢?有下列幾節經文可看出一些端倪:


一、錯誤的認知導致信仰陷入迷惑。使徒保羅要歌羅西教會的信徒不要「被任何人用花言巧語」把他們「引入歧途」,從第一章十五至二十節經文中看的出來,是有人在傳神秘的靈界邪說,使信徒陷入了「歧途」。使徒保羅在這裏提到,所謂的「歧途」,應該是指在歌羅西教會裏有「虛妄的哲學」迷惘了信徒的心。這些學說是「根據宇宙間所謂星宿之靈,而不是根據基督」。這一點與聖經所記載的—上帝乃是宇宙萬物創造的主的信仰有衝突。

基督教信仰的真諦,在於上帝創造了天地「萬有」,這「萬有」乃是包括了看的見和看不見的,也包括了靈界的在位者、主宰者、執政者和掌權者。「藉著他(指「耶穌基督」),也為著他,上帝創造了整個宇宙。」(歌羅西書一:)。因此,整個宇宙中,即使是有天上的「星宿之靈」,也是屬於上帝所掌管,人應該要敬拜的就是創造宇宙萬物的上帝,而不是這些被造的「星宿之靈」。


二、有人在教會裏提倡禁慾主義的思想。為了這種思想,教會中開始有人對「飲食、節期、月朔,或安息日」等問題引起爭論,造成信徒之間的困擾。使徒保羅認為這樣的認知往往使人沒有從認識耶穌基督的信仰中,得到生命的釋放、自由(參考加拉太書五:),反而是成為生活的另一種綑綁,被要求「不可動這個,不可嘗那個,不可摸這個這一類的禁忌」(參考歌羅西書二:)。這些束縛可能是保守派猶太基督徒所堅持要遵行的傳統習俗,雖然他們信了耶穌基督,仍舊堅持要遵守摩西法律的規範,吃的東西受到利未記第十一章的約束,而遵守安息日的規律也成為他們在信仰生活上的另一種負擔。使徒保羅雖然主張基督徒的「自由」,但他主張大家應該有體貼別人軟弱的雅量(參考哥林多前書十:—)。當然,我們也可以想像得到,一個堅持遵守摩西法律的人,隨即會馬上遇到的困難是如果有外邦人在身邊,他將要怎樣與之同桌共食?或是看到有摩西法律上規定的「不潔淨」之食物時,不吃嗎?或是接受?這雖然不是大事,卻往往成了引起教會分裂的無形因素。


三、有人除信奉耶穌基督,也「崇拜天使」(參考歌羅西書二:)。這是比較嚴重的問題,因為福音的本質在耶穌基督的死與復活,沒有一位天使可以用來與耶穌基督的死與復活相比擬。天使,是上帝的僕人,耶穌基督卻是上帝的「獨生子」,這是非常不同的。天使有千千萬萬,耶穌基督是上帝獨一的愛子。使徒保羅曾對哥林多教會信徒說:「我拿定了主意,當我跟你們在一起的時候,除了耶穌基督和他死在十字架上的事以外,甚麼都不提。」(哥林多前書二:)不是天使贖回了我們的罪,而是耶穌基督,他就是福音的中心(參考歌羅西書一:)。


四、信徒中有人在道德生活上墮落了。這一點恐怕是許多基督徒在社會生活上一犯再犯的事,也顯示出人的軟弱。在哥林多教會這樣,在歌羅西教會也不例外。有的人走極端,說要守「禁慾」的生活,但也有的人卻是放蕩不羈。使徒保羅一再在他所寫的書信中強調--基督徒必須活出一個嶄新的「新我」(參考羅馬書十二:—,哥林多後書五:,加拉太書六:,以弗所書四:—)。他告訴歌羅西教會的信徒說:「這新我,由創造主上帝按照自己的形像不斷地加以更新,能夠完全地認識他。」(三:)我們可以看出使徒保羅對信徒在信仰生活上的要求很嚴格,他要讓信徒知道,沒有嶄新的生活態度,就無法見證出信仰的力量;而嶄新的生活態度,乃是從新的價值觀、生命觀開始的。


這本書信的寫作日期

歌羅西書、腓立比書、以弗所書和腓利門書等這四本書信都是被稱為使徒保羅的「監獄書信」,原因是這四本書信被認為都是使徒保羅在羅馬監獄監禁期間所寫的。大概是主後第六十三年左右,使徒保羅在羅馬坐監期間,以巴弗去探望他,除了告訴他歌羅西教會信徒在信仰上的見證外,也順便提到教會內部發生的一些問題。他聽了之後,覺得有需要寫這本書信給歌羅西教會的信徒,並且希望也把這封信轉交給老底嘉教會的信徒讀(參考歌羅西書四:a)。這讓我們看到,除了歌羅西教會有上述的問題之外,在老底嘉教會也同樣有類似的問題發生,就是在這種情況下,使徒保羅寫這封書信用來勸勉這兩間教會的信徒。其實,我們也可以這樣想,另外一間希拉坡里教會大概也差不多,因為這三間教會彼此之間的距離並不太遠,因此,使徒保羅會交代把這封信看完之後,轉交給老底嘉教會讀。同樣的,他寫了另一封給老底嘉教會的書信,也提到要給歌羅西教會信徒讀(參考歌羅西書四:b),只可惜我們已經找不到他寫給老底嘉教會的書信了。

從第四章七至八節:「我在這裏的一切情形,我們親愛的弟兄推基古會詳細地告訴你們。他是一位忠心的僕人,在事奉主的工作上和我同作僕人。我特意派他到你們那裏去,報告我們這裏的情況,好使你們得到鼓勵。」這兩節經文讓我們知道這封書信就是託他帶回去歌羅西教會給信徒閱讀的。推基古乃是「亞細亞人」(參考使徒行傳二十:),陪伴著使徒保羅一路上耶路撒冷去,很可能就是親眼目睹使徒保羅被猶太人抓入監牢的見證者。他可以說是使徒保羅身邊的好幫手,所以可以很清楚地知道使徒保羅的實況。

本書信可分成下列幾個段落

一、第一章至節,請安的話。

二、第一章至節,為歌羅西教會獻上感恩和代禱。

三、第一章至節,耶穌基督就是信仰的中心。

四、第一章節至第二章節,使徒保羅介紹自己的工作。

五、第二章至第三章節,在耶穌基督裏同享復活的恩典。

六、第三章至第四章節,在耶穌基督裏的新生活。

七、第四章至節,最後的問安。


(本書經文取自「現代中文譯本聖經修訂版」,香港聖經公會版權所有,承蒙允許使用。特此致謝。)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6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