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腓立比書想今天的傳道者和教會

每次讀腓立比書,我都會有很深的感觸:今天在哪個地方可以找到像腓立比這樣的教會如此疼惜傳道者?可是,每當想到期盼有這樣的教會出現時,我也同時會想到另一個問題是由信徒提出的:今天在哪個地方可以找到像使徒保羅這樣的傳道者?看使徒保羅如此拼命的獻身使命感,在這個時代到哪裏可以找的著?有幾個傳道者能像使徒保羅所說的:「我更把萬事看作虧損的,因為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為了他,我損失了一切,當作垃圾,為要贏得基督,完全跟他連結。」這樣的獻身毅力誰有?如果傳道者沒有這樣的情操,又怎能期待有像腓立比這樣的教會出現呢?很難!

從這裡,我更深切體會到傳道者與教會之間的關係,其實是一體的兩面,是分不開的;想要得到忠實且盡心、盡力的傳道者,教會必須有疼惜、鼓勵傳道者的愛具體表現出來,讓傳道者感受得到。同樣的,忠實且盡心、盡力的傳道者,有愛心的教會必定都會知道珍惜。

牧會將近三十年的工作中,坦白說,我經常遇到許多滿有獻身使命感的年輕傳道者(並不是年齡,而是指剛從神學院畢業的),因為教會長執信仰的僵化、老大的心態,而折損了這些滿懷傳福音熱情、年輕傳道者的獻身異象。也看到不少很有異象的傳道者,因為長執錯誤的誘導,使他們改變了原有獻身的心志。而在另一方面,我也看到有不少教會的長執、會友,他們確實很疼惜傳道者,也希望能盡力幫助傳道者在獻身的意念上更加堅定,使其在傳福音事工上有更美好的見證,但往往因為傳道者素質實在太差,導致教會長執和會友即使想要扶他一把,都會有使不上力的感覺。

在查經班中,我經常告訴來自各地教會參加的兄姊:真正能培養出一位盡心、盡力的傳道者,並不是在神學院,而是在地方教會。神學院當然有責任好好栽培,但地方教會如果不負起責任,單靠神學教育是很困難的。就好像一位醫生,真正在造就好的醫療工作者,並不是單靠醫學教育就可養成,更重要的,是這些醫生在住院醫師時代,那所提供他臨床工作的教學醫院怎樣教導他、栽培他,這才是真正的重點所在。

我經常聽到教會長執希望傳道者去他的家泡茶、聊天,也一再聽到長執或會友要求傳道者去家庭探訪。但卻甚少聽到長執或會友要求他們的傳道者多讀些書,多做聖經研究,更少聽到教會要求傳道者帶領信徒研讀聖經、開查經班。而最嚴重的,莫過於當有傳道者要開查經班時,長執竟然是對傳道者說:「沒有人喜歡讀聖經啦!」或是說:「牧師你研究好之後,告訴我們就好。」而最不負責任的話是說:「你們牧師聖經都很熟了,只要隨便『一轉』就有。還要研究甚麼?」類似這樣的話經常出現在我的耳朵邊,每當聽到長執或會友說這樣的話,我的心都會寒抖甚久,甚至會提醒自己:注意這樣的長執或會友,絕對不要去有這樣的長執或會友之教會牧會!。

神學院畢業迄今,我甚清楚自己獻身的使命就是帶領信徒認識聖經,我將這個當成是我獻身傳道最基本的使命。也因此,我經常在思考的一個問題就是:怎樣講聖經,才會幫助信徒們更認識聖經的信息?從早期畢業講道用「主題式」,到一九九○年開始轉變成「一卷卷、一章章」的講道方式,我終於明白後者的講道對信徒在聖經的瞭解上助益最大。從一九九四年開始,我將「一卷卷、一章章」所講的講稿匯集成書,並且出版送給所牧養教會的會友,為的是讓他們讀過、聽過之後,還可以再讀一次。我之所以會這樣做的原因,只有一個目的:幫助會友真正認識聖經上帝話語的意義。

也是從一九九四年開始迄今,講過又出版的講道集,連同這本腓立比書,共計有廿一卷(廿六冊)。離我立志要將新舊約六十六卷都講完出書的目標還有一段很長的路,甚至到我離開世間時,恐怕都不可能如願完成。但從一九九○年立下這個心願以來,我從沒有改變過這樣的異象,且是越來越堅定、越清楚這樣的目標是正確的。

出版這些書,就要特別感謝支持我甚多的台北東門教會,以及好幾位查經班的兄姊,從他們身上我得到許多鼓勵和幫助,最重要的,是他們用心聽講道的神情,往往是我繼續朝向既定目標的主要誘因。施家榮君、甘明哲君都是我開始出書以來最好的搭檔,而我的助理陳惠卿幹事幫助我在整理稿件上協助甚多,他們都是我每出版一本講道集都無法忘記要表示謝意的對象。

當我開始講腓立比書的信息時,「好消息頻道」特地派一組外勤工作隊來台北東門教會錄影,從開始到講完這本書信,前後七次都來錄影,對我和教會來說都是一件很受鼓勵的事,真謝謝「好消息頻道」所有的同工。

但願這本信息對你在認識腓立比書的經文有所幫助。


台北東門基督長老教會
二○○二年十一月八日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5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