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腓立比書這本書信

腓立比這個城市和教會

腓立比,這是「馬其頓第一區的一個城市」,「這城也是羅馬的殖民區」,原來的城名是「克尼底斯」(Krenides),後來因為馬其頓王腓力—亞歷山大的父親—在主前三六八年,在此城建造護城河之後改為此名。羅馬帝國鑑於該城的地理位置具有重要地位,遂將該城列為「駐防城」,移入許多退伍軍人,由羅馬帝國直接管轄,人民享有特殊待遇,包括免繳人頭稅、營業稅,人民享有土地所有權。也因為這樣,在這城裡到處都可看到身穿著羅馬軍服、但卻已經不在軍隊服役的退伍軍人。而這也是使徒保羅引用在腓立比城內街道上隨時可看到的景象作為題材,勉勵腓立比教會的兄姊要有身為基督徒的榮譽感,就像這些已經從軍中退役下來,卻還一再以當過羅馬軍人為榮的老兵一樣(參考腓立比書三:20—21)。

因為腓立比城是屬於羅馬帝國國防的要鎮,因此,並不太吸引猶太人移居來此,這也就是為甚麼在這裡找不到「會堂」,而只能找到「禱告」的地方之因。因為猶太人的「會堂」必須至少有「十個以上結過婚的男人」才能成立。而「禱告的地方」就不受這樣的限制。但在這樣的環境下,使徒保羅和其他同工卻在這個羅馬帝國直接管轄下的國防城市建立了屬於基督的教會,也是使徒保羅在歐洲所開設的第一間教會。更特別的地方,乃是這間腓立比教會乃是從一個販賣「紫色」布疋的非猶太人女子呂底亞的家開始的,這一點也是最值得我們學習和重視。

依照使徒行傳第十六章11至15節的記載,腓立比教會是使徒保羅和同工西拉、提摩太、路加等人在第二次旅行傳道來到腓立比城所開拓起來的,且開始聚會的地點就是在賣「紫色」布疋的婦人呂底亞的家裡,她「留心聆聽保羅所講的話」之後,深受感動,不但她接受使徒保羅為她施洗,連她的家人都一起受洗。隨後,她又誠摯地邀請使徒保羅等一行人到她家去繼續傳講福音的信息給她們聽(參考使徒行傳十六:11—15),腓立比的教會就是這樣成立起來的,是從一群婦女祈禱開始,然後家庭聚會,接著就成立了教會。

不僅如此,使徒保羅後來在傳福音的事工上,得到腓立比教會的協助甚多(腓立比書一:5、四:14—18),不單是在財物上的,特別是當使徒保羅被關在羅馬監獄時,該教會還特地派遣以巴弗提到羅馬使徒保羅的監獄,去和使徒保羅同工,因為使徒保羅在羅馬是用租來的房子當監獄,且可以接見來訪的客人,並且與他們談論有關耶穌基督復活的信息(參考使徒行傳廿八:16—31)。這樣,使徒保羅在羅馬監獄長達兩年的時間,以巴弗提一直跟隨在那兒,直到他快病倒了,使徒保羅才趕緊將他送回腓立比教會(腓立比書二:25—27)。腓立比教會的信徒並沒有因為使徒保羅被關在監獄中,就與他切斷關係,反而是一直不停地替他祈禱,並且相信有一天使徒保羅一定會得到釋放,且回到腓立比教會一起同工(參考腓立比書一:19、25),這讓我們看到腓立比教會確實在傳福音的事工上有很好的見證,很值得我們學習。

關於這本書信

腓立比書和以弗所書、哥羅西書、腓利門書等這四本書信都是使徒保羅在被監禁於羅馬監獄中所寫的,因此這四本書信也被稱為「獄中書信」。因此,寫作的年代應該是在主後六十一年至六十三年之間寫成。由於是在監獄中寫的書信(腓立比書一:13—14),一般常人的看法大概都會有些抱怨,或是不愉快的內容。但寫給腓立比的這封書信卻剛好相反,內容是充滿了感恩的心,全書總共出現了十六次「喜樂」(或高興),也因為這樣,這本書信又被稱為「喜樂的書信」。我們從這本短短四章篇幅的書信中,可以看到使徒保羅雖然人關在監獄中,不但自己心中有喜樂,他還鼓勵為他擔憂的腓立比教會信徒要喜樂,也希望與他們一起分享在耶穌基督裡而有的生命喜樂(腓立比書二:18)。使徒保羅之所以有這樣的心境,主要原因是在於他已經將自己的生命全部投入在傳福音的事工上,在他看來,「活著,是為基督;死了,更有收穫!」(腓立比書一:21)因此,對牢獄之災已經不看成是甚麼,反而覺得為了福音的緣故,是應該的,更是一件榮耀的事。因此,有些聖經學者認為「喜樂」就是此本書信的中心主題。

不過最近有些聖經學者認為腓立比書和上述其它三本所謂的「獄中書信」都不是在羅馬寫的,而是在以弗所停留三年期間寫的。如果這種說法成立,則這些書信的寫作年代必須再往前推大約六至七年的時間,也就是大約在主後五十三年至五十六年之間。不過也另外有些學者認為只有腓立比書是在以弗所城寫,其它的三封則是在凱撒利亞城寫的。主張腓立比書是在寫以弗所寫的學者,是以哥林多後書第十一章廿三節使徒保羅所說的「坐牢的次數更多」這句話作為依據。不過使徒行傳卻對使徒保羅在以弗所「坐牢」之事毫無記錄。另外,在哥林多前書第十五章三十二節,使徒保羅說「我在以弗所跟那些野獸格鬥純粹是出於人的動機」這句話,以及在哥林多後書第一章八至十節也提到他在亞細亞省「遭遇患難」,使他從「死亡的危險中」脫離出來,認為這兩段都是支持使徒保羅被囚禁在監獄中的論點。特別是在腓立比書第一章十三至十四節說:

「王宮警衛隊全體,和在這裡所有其他的人,都知道我是因著基督的緣故被囚禁的。我坐牢,卻使多半的信徒對主更有信心,更加勇敢,毫無畏懼地傳講上帝的信息。」

這段經文本身明顯指出使徒保羅應該是在以弗所城進過監牢,而且腓立比教會後來有很好的成長,以及對他在福音事工上全力支持,都與他進入監牢的事件也有關係。時至目前,這種對腓立比書到底是寫於以弗所的說法,或是寫於羅馬的論點,尚未有明確的定論。但這樣的說法尚且有值得商榷的地方,原因是在第四章廿二節很清楚地提到:「所有的信徒,特別是皇宮裡的人,都向你們問安。」這句話已經清楚說明在羅馬政府官員中,有的人已經受洗皈依耶穌基督的名了。他們看到使徒保羅要寫信給腓立比教會,特別請他代為轉達他們的問安。而使徒保羅提到他們也應該有另外一個用意,要讓腓立比教會的信徒知道:他的心願確實有完成,因為他原本可以不用被囚禁或有甚麼該死的罪,只因為使徒保羅堅持要上訴到羅馬皇帝法庭去(參考使徒行傳廿六:31—32)。使徒保羅堅持要上訴到羅馬去的原因,至少有幾個比較重要的因素:

一、他如果沒有這樣的堅持,很可能就在總督波求‧非斯都為了討好猶太人的要求下,把他從凱撒利亞被移送回去耶路撒冷,而那時候,猶太人已經有四十多人組成的暗殺團正「陰謀在路上埋伏」要殺害使徒保羅。因此,堅持上訴到羅馬法庭,就是避免這些地方官員有藉口將他送回耶路撒冷去,任由猶太人議會(三和林)審判。

二、他希望藉由這樣上訴羅馬皇帝的法庭,而得到機會向羅馬政府的官員傳講福音的信息,這一點是他非常在意的一件事,因為如果羅馬政府的官員有更多的人信耶穌基督,至少這樣對基督徒的敵意會相對降低。

三、他想藉這機會,向羅馬官員表明:基督徒並不是如同外傳的那樣,是攪亂社會安定的「暴徒」,基督徒乃是對羅馬統治下的社會有穩定力量的一群「好公民」。

因此,我們看到他在這本書信的末了附上了「皇宮裡的人,都向你們問安」,可能就是有這樣的用意,要讓腓立比教會的信徒知道:他的目標達到了。

這本書信的中心思想

如果說腓立比書是使徒保羅分享他傳道的心境,並不是要討論甚麼深奧的信仰道理,或是專門討論甚麼問題,即使是這樣,從這本書信中,我們還是看到三段使徒保羅在信仰認知上非常值得我們注意的經文:

一、第二章六至十一節:這段經文是這本書信中唯一的一段詩歌,特別是在介紹耶穌基督降臨到世上來主要的目的和角色。

在使徒保羅書信裡最特別的地方,就是都沒有談及耶穌基督降生的事蹟,但在腓立比書則是以這段經文來描述耶穌基督「成為人,以人的形體出現」,以及耶穌基督「取了奴僕的本質」、「自甘卑微」在人間的樣式,這幾乎就是福音書裡在介紹耶穌基督降生的另一種寫照。

二、在第三章六至十四節:這一段經文可以說是他在告白自己信仰上的心路歷程。
使徒保羅在這段經文中,他坦承自己是「屬於法利賽派」的人,且「曾經迫害教會」,但在遇見復活的耶穌基督之後,他完全改變了,變成一位「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的人,並且將自己所擁有的一切都「當作垃圾,為要贏得基督,完全跟他連結」,這樣獻身傳道的使命感,就成為基督教會成立以來,所有傳道者獻身的典範。

但也是在這段經文中,使徒保羅在提醒腓立比教會的信徒要預防那些保守的猶太教主義者;他們往往將守割禮看成比任何事還重要,這些人就是使徒保羅所形容的「作惡的人,那些狗群狐黨,就是那些堅持要割自己身體的人」(腓立比書三:2)。使徒保羅在各地傳福音,深受這些人的攪亂、騷擾,甚至對有些教會造成相當大的紛爭、離棄信仰。像加拉太教會就是個很好的例子,使徒保羅寫給加拉太教會的書信中,就用很不客氣的話譴責他們說:「竟然這麼輕易地離棄了藉基督的恩典選召你們的上帝,而去隨從另一種福音!」(加拉太書一:6)我們從加拉太書就可以看到這些保守派的猶太人對使徒保羅在福音事工上造成的影響甚大。

三、第三章十二至十四節:努力不斷地追求進步。因為基督徒生命的目標是在天上,不是屬世的。
像使徒保羅這樣將自己所有生命的力量都獻在傳福音的事工,卻還說自己並不是已經成功,而是還在繼續追求,那麼所有的基督徒更需要比使徒保羅用更多的心血來追求才對,當然對獻身傳道的人來說,只有拼命才能學習到使徒保羅的榜樣。這也是他勸勉腓立比教會所說的話:「你們要繼續效法我。」為甚麼使徒保羅會這樣說?原因很簡單,福音是與生命的生或死息息相關的事,因此,一個人若想要得到永恆的生命,就要用一生的生命力量來追求來自天上的獎賞,因為這樣的獎賞才是真的;世上的獎賞短暫、快變,且是虛幻的。

是一本給傳道者最好的書信

使徒保羅的這本書信雖然是已經快滿兩千年前的作品,卻對今天的傳道者有極大的幫助,知道反省的傳道者應該會從這本書信中得到啟示:

一、既然獻身傳道就要保持喜樂的心,無論是得意或是不得意,都以傳福音為志(參考提摩太後書四:2)。因為傳福音的工作是為了感謝上帝揀選的恩典,而不在於人的回應是否溫和。
二、傳道工作需要有「看破一切」的心,將一切都以耶穌基督為「至寶」,這種與耶穌基督完全連結在一起的心境,才能將福音的種子撒在最堅硬、頑固不化的人的心中。
三、傳道者需要在信仰上立下好的行為榜樣,讓信徒有樣式可以學習,就像使徒保羅對腓立比教會的信徒所說的:「你們要繼續效法我。」如果傳道者在言行舉止尚無法成為信徒的榜樣,就很難傳出福音的信息。
四、知足感恩的心是傳道者必須僅記的信仰生活態度。無論受差派傳福音地區的環境如何,是飽足、飢餓、豐富、缺乏,都會懷著感恩的心全力投入在福音的事工上。

可分成下列幾個段落
1、問安與開場白,一:1—11。
2、說明自己目前的狀況,一:12—26。
3、對腓立比教會信徒的期盼,一:27—二:18。
4、使徒保羅的計畫,二:19—30。
5、提醒腓立比教會信徒應提防的事,三:1—四:1。
6、對腓立比教會信徒的勸勉,四:2—9。
7、感謝腓立比教會對他在宣教事工上的協助,四:10—20。
8、結語,四:21—23。


(本書經文取自「現代中文譯本聖經修訂版」,香港聖經公會版權所有,承蒙允許使用。特此致謝。)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5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