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講:懷著喜樂之心祈禱

經文:腓立比書一:1—11

每次受邀請去為婦女的聚會演講時,我都很喜歡講腓立比教會的故事,因為腓立比教會與一位販賣紫色布名叫呂底亞的婦女有密切關係,這是使徒行傳第十六章十一至十五節的經文所提供給我們的資料。我們看使徒行傳作者路加是這樣介紹呂底亞的:

「我們坐船從特羅亞出發,直開撒摩特喇,第二天到尼亞坡里。從那裡我們往內地走,來到馬其頓第一區的一個城市腓立比;這城也是羅馬的殖民區。我們在這裡住了幾天。安息日我們出城到了河邊,心裡想,那裡可能有一個猶太人禱告的地方。我們坐下,向聚集在那裡的婦女們講道。聽眾中有一個從推雅推喇城來的婦人,名叫呂底亞,以販賣紫色布疋為業。她一向敬拜上帝;主敞開了她的心,使她留心聆聽保羅所講的話。她和她一家的人都受洗禮。隨後,她請求我們:『如果你們認為我是真心信主,請到我家裡來住。』於是她堅決把我們留下。」

從作者路加所描述的這段記錄來看,我們可以發現腓立比城是個羅馬殖民區,特別注意一下在第十三節的地方提到說「可能有一個猶太人禱告的地方」,這句話幫助我們瞭解到腓立比這個城市的猶太人非常少,因為在這裡找不到猶太人的「會堂」。依照組成猶太人「會堂」的規定,必須有十個結過婚的男人才能成立,如果沒有達到「十個結過婚的男人」時,只能組成「祈禱所」。這裡說「可能有一個猶太人禱告的地方」,可看出猶太的男人很少,並且連帶的是只有婦女聚集在一起。而呂底亞是以從事販賣布疋為生,很可能她就是一個外邦女子而皈依入猶太教。

在當時的社會,有婦女從事商業活動,這是非常罕有的現象,有可能呂底亞就是一個很有能力的婦女,也有可能她出生的背景很特別,因為她販賣的是紫色布疋,這種布料在當時是相當珍貴的物品,不是一般人家能買的起的奢侈品。因為紫色的來源很困難,必須用奴隸下海底去撈深海貝螺起來在太陽底下曝曬,當貝螺被陽光曬到,會很快吐出唾液而死,就在這時,趕緊將貝螺的唾液與絲線一起攪拌,這樣,絲線因為氧化作用會變成紫色。但是在古代沒有任何潛水裝備之下,被遣下深海去撈貝螺的奴隸,其死亡率相當高,也因此,紫色布疋的價錢相對的就高,只有王公貴族人家才有可能穿的起(參考以斯帖記八:15,但以理書五:29,路加福音十六:19—這節經文在和合本的翻譯上比較忠於原文,那位財主穿的是紫色袍),一般人是不可能養的起大批奴隸足以命令他們潛下水底撈貝螺上來染絲,更不可能接觸到這種昂貴的物品。由此可以想像的到呂底亞出身的背景可能來自富貴家庭,且她所接觸的對象必定很不一樣。如今她皈依猶太教信仰,相信拯救以色列人民出埃及的仁慈上帝耶和華,她也學習一般猶太人婦女平常生活習慣,參加聚會,學習向上帝祈禱。從這些資料來看,她也有可能是與猶太人通婚的外邦人女子也說不定。
使徒行傳作者路加又告訴我們,是因為上帝的靈在呂底亞的心中做工,敞開她的心,使她傾聽使徒保羅傳福音的信息深受感動,她不但接受洗禮,而且是連她的家人也都接受洗禮,並且懇求使徒保羅和巴拿巴一定要留在她的家繼續傳講福音的信息,腓立比教會就是這樣子從她的家開始發展出來的。

我經常講述這段教會歷史給姊妹們聽,我希望大家都能學習呂底亞的樣子,像她這樣傾聽福音的信息受感動後,繼續追求,且有實際行動,就是這樣子簡單,從一個家庭就可以開拓出來一間教會,且是非常有見證的教會。

當我們瞭解了腓立比這樣的教會背景之後,再來讀這本書信時,就會比較容易瞭解使徒保羅寫這封信的意義了。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所讀這段經文的內容:

第一至二節:
我—保羅和提摩太是基督耶穌的僕人。我們寫信給所有住在腓立比的上帝的子民,就是屬於基督耶穌的信徒,以及教會領袖和助手們。
2願我們的父上帝和主耶穌基督賜恩典、平安給你們!

如果我們翻開使徒保羅寫的書信,幾乎每封書信一開始,就會出現這樣的句子「我使徒保羅」(參考哥林多前書一:1,哥林多後書一:1,加拉太書一:1,以弗所書一:1,歌羅西書一:1),要不然就是說「我—保羅,基督耶穌的僕人」(參考羅馬書一:1)等這樣的自我介紹方式。使徒保羅必須這樣強調之因是當時有許多地方都在謠傳他的使徒角色不是來自「正統」,既然他是出自非「正統」的,也就沒有甚麼權威可言,這一點讓使徒保羅相當生氣。特別是在加拉太教會,這樣的風聲更多,使他感覺簡直就是受辱,於是他寫給加拉太教會的書信一開頭就說:「我是使徒保羅。我作使徒不是由於人的選召,也不是受人的委派,而是耶穌基督和那使他從死裡復活的父上帝指派的。」(加拉太書一:1)

為甚麼使徒保羅會這樣說?原因是當時有人很不喜歡使徒保羅,特別是那些主張要加入基督信仰團契的外邦人都必須先接受割禮才可以的猶太人,他們對使徒保羅主張割禮已經不是最重要,重要的是要成為「新造的人」(加拉太書六:15)相當不以為然。也為了外邦人加入基督的信仰團契是否一定要接受割禮的事,曾在耶路撒冷召開過教會歷史上第一次的使徒會議,並且做成決議說外邦人可以不用守割禮。這件事決定後,就由耶穌基督的兄弟雅各公開宣佈給大家知道,並且說外邦人雖然可以不用守割禮,但卻需要遵守下列三件事:一是不可吃祭過偶像而不潔的食物,二是不可有淫亂的行為,三是不可吃勒死的牲畜和血(參考使徒行傳十五:19—21)。但即使是這樣,那些保守派的猶太人,特別是那些屬於法利賽派的信徒(參考使徒行傳十五:5)依舊是對使徒保羅採取「敵對」的態度。因此,他們經常在使徒保羅建立起來的外邦地區教會散播一些不實的話,一會兒說使徒保羅沒有「使徒」的身份,所以其所傳講的信息沒有權威(參考哥林多後書十一:5—7,加拉太書一:11—12),要不然就說使徒保羅在欺騙信徒的錢(參考哥林多後書十二:16—18)。

也從這些發生的事件,我們可以明白教會內部會發生這些糾紛,早在使徒保羅開始傳福音的時候就已經發生了。主要原因都與教會規模越來越大,組織越來越複雜,才會有這些人性上軟弱的事發生。我們從使徒行傳第廿一章二十節知道,當時耶路撒冷教會的信徒人數已經是多到「數以萬計」了,這麼多人,難免會發生這種「七嘴八舌」的事情。

在這裡,使徒保羅沒有用「使徒」的原因,可能和在這裡是與提摩太聯名寫這封信,因為提摩太不是被上帝或耶穌基督所直接揀選的「使徒」,所以他沒有用「使徒」這個名稱,而用「僕人」。其實,在使徒保羅的觀念中,「使徒」和「僕人」這兩個名稱是一樣的,都是為了傳揚耶穌基督的救恩。這跟當時有些人將「使徒」當作一種有權威的位階看待是不一樣的。

提摩太,這是使徒保羅在第二次旅行傳道時得到的門徒。依照使徒行傳第十六章一至三節的記載:

「保羅來到特庇和路司得。在路司得有一個門徒,名叫提摩太;他的母親是猶太人,也是信徒,父親是希臘人。在路司得和以哥念的信徒們都稱讚提摩太。保羅要帶他一起走,就替他行了割禮,因為這一帶的猶太人都知道他的父親是希臘人。」

這段經文幫助我們明白提摩太的一點背景;他也曾被使徒保羅派去負責哥林多、帖撒羅尼迦、以弗所、馬其頓等教會的牧養事工(參考哥林多前書十六:10,帖撒羅尼迦前書三:2,提摩太前書一:3,使徒行傳十九:22)。可說是使徒保羅相當賞識的門徒。他曾稱呼提摩太是他「信仰上的真兒子」(提摩太前書一:2),可知道提摩太在他心目中的重要性和密切的關係。

再者,使徒保羅說他自己和提摩太都是基督耶穌的「僕人」。請注意這個詞的希臘文是「doulos」,意思是指「奴隸」的意思。這樣,在台語版本的聖經翻譯上比較正確,就是用「耶穌基督的奴僕保羅、提摩太」。我們可以明白「奴僕」也就是「奴隸」的意思。奴隸,在當時的社會是沒有自由的人,完全屬於主人的財產。使徒保羅的意思就是指他自己和提摩太都是屬於耶穌基督的「財產」,為了福音的緣故,他們都是只能順服,不能有自己的意思想要怎樣就怎樣,不可以。這一點對現今的傳道者來說是非常重要的認識。傳道者必須有這樣的覺悟:為了傳福音的緣故,就要使自己好像一個「沒有自由」的人,想到的就是「傳福音」,而不是在考慮自己的利益是甚麼。

在第一節也提到「教會領袖和助手們」,這句也可譯成「監督和執事們」(參考和合本和台語本)。所謂「教會領袖」這個詞,在希臘文化中,是指一個團體中的領導者。有的聖經學者認為這個名稱相當於「長老」。在長老教會的體制中,「長老」的責任包括有講道和教導。我們現行的制度是將負責講道的長老職責歸給「牧師」負責,而將維持教會秩序的工作由長老組成的「小會」肩負。

這裡所提到的「助手們」,一般來說是指「執事」,也就是協助「監督」或「長老」的工作。
再者,在這一節也說這封信不只是給這些教會領袖和助手們,也是寄給「住在腓立比的上帝的子民,就是屬於基督耶穌的信徒」。請注意這裡所說的「信徒」這個名詞,使徒保羅在這裡所用的希臘文是「hagios」,這個詞含有「聖潔」的意思。因此,所指的對象,應該是指那些已經受洗皈依在耶穌基督裡的信徒說的。在使徒保羅的觀念中,一個受過洗禮的信徒,應該與一般人在生活上有更高的要求,就像他寫給羅馬教會信徒中的信中所說的:

「所以,弟兄姊妹們,既然上帝這樣憐恤我們,我勸你們把自己當作活活的祭物獻給上帝,專心事奉他,蒙他喜悅。這就是你們應該獻上的真實敬拜。2不要被這世界同化,要讓上帝改造你們,更新你們的心思意念,好明察甚麼是他的旨意,知道甚麼是良善、完全,可蒙悅納的。」(羅馬書十二:1—2)

看,基督的信徒就是要像獻在祭壇上的祭物一樣,而獻在祭壇上的祭物,依照舊約利未記第廿二章的規定,獻給上帝的祭物都必須是聖潔的,因為上帝乃是聖潔的上帝(利未記十九:1—2)。
如果我們仔細讀這本書信,就會發現使徒保羅在這本書信中,一再提起「耶穌基督」,也就是他每當提起一件事,都會聯想到因著耶穌基督的緣故。換句話說,他要讓腓立比教會的信徒知道:作為一個耶穌基督的信徒,無論做甚麼事,都必須想到怎樣榮耀耶穌基督的聖名,因為耶穌基督乃是我們生命的救主。

第三至八節:
3每逢想到你們,我就感謝我的上帝,4每次為你們大家禱告都懷著喜樂的心;5因為從開始的一天到現在,你們在傳福音的工作上一直都協助我。6我深信,那位在你們當中開始了這美好工作的上帝一定會繼續這工作,在基督耶穌再來的日子完成它。7你們大家常常在我心裡!我想念你們大家是當然的;因為,無論我現在在獄中,或是從前自由地在為福音辯護和作證的時候,你們大家都分享了上帝所賜給我的特權。8上帝知道,我說我用基督耶穌的愛心深切地想念你們,這話是實在的。

第三節是非常重要的一節,使徒保羅說每當他想到腓立比教會的信徒們,就會感謝上帝。為甚麼會這樣?原因可從第四章十四至十六節可得出來,他說:

「14但是,在我困難的時候,你們來幫助我,我很感激。15你們腓立比人都知道,在我傳福音的初期,我離開了馬其頓;那時候只有你們的教會幫助我,有份於我的盈虧得失。16在帖撒羅尼迦的時候,不只一次,我有需要,你們就來幫助我。」

從這裡就可看出腓立比教會信徒們對使徒保羅的愛有多深!在使徒保羅所寫的書信中,只有寫給腓立比教會的書信是稱讚最多的一封。使徒保羅透過寫這封書信,感謝上帝讓腓立比教會的全體信徒那樣疼愛他、支持他傳福音的工作。

第四至五節,在第四節使徒保羅說懷著「喜樂的心」為腓立比教會向上帝禱告。如果有人問我們說:腓立比書最大的特色是甚麼?我們應該可以很清楚地回答說:「這是一封『喜樂』的書信。」因為使徒保羅在這封短短只有四章的書信中,提到「喜樂」或是類似的詞句就多達十九次之多,幾乎每一段落都有「喜樂」這樣的詞句出現。在使徒保羅所寫的書信中,沒有一封書信是這樣子寫的,可以想像的到他對腓立比教會是多麼地滿意和期待,連在祈禱中一想到該教會,都會用喜悅的心來感謝上帝有這間腓立比教會在幫助他傳福音的事工。

使徒保羅之所以會這樣「喜樂」不停,原因就在第五節他告訴我們,主要乃是打從該教會成立以後,就開始支持他傳福音的事工,且這樣的支持一直沒有停止過,這實在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啊!一間不是很大規模的教會,且是由一位外邦人的女子呂底亞,從她的家開始建立起來的,但卻有這樣好的見證。想想看,我們有多少間教會會像這間教會有這樣美好的見證?當然,要問這個問題的同時,我們也會說需要這樣問:有多少個傳福音的工作者會像使徒保羅一樣,把傳福音當作是他生命中唯一的指標?把其它一切萬事都當作垃圾那樣拼命的傳道者?

我們可以說,在使徒保羅傳福音過程中,幫助他最大的教會,就是腓立比教會,他們的信徒不但有一致的心,且對傳福音的使命和異象有共識,並對使徒保羅有絕對的信任,因此,全力支持使徒保羅傳福音的工作,使他可以毫無後顧之憂地全心全力的投入在福音的事工上。

第六節,使徒保羅在這裡說會感動腓立比教會信徒這樣支持他傳福音的工作,是因為上帝在他們當中做工的結果。這一點非常重要,因為這讓我們清楚知道:福音的事工,就是上帝的事工,上帝會親自帶領。不是傳道者自己有甚麼能力,如果沒有上帝的幫助、帶領,感動人的心,人的能力是相當有限的。這也是為甚麼使徒保羅另一位得意的門生路加這位醫生,在他所寫的使徒行傳和路加福音中,喜歡用「聖靈」來表示福音事工廣傳到各地去,以及描述聖靈如何做工,使那些患重病的人能夠得醫治,也因為有聖靈的能力同在,使得彼得、使徒保羅等人,有能力可以醫病、趕鬼,和傳出的信息能感動人的心,原因就是聖靈工作的成果。

第七至八節,在第七節他提到說「無論我現在在獄中」這句話,讓我們可以清楚看到使徒保羅寫這封信的時候,人正好是在監獄中。在使徒保羅所寫的書信中,有四封書信是他在監獄中寫的,除了這封腓立比書外,另外三封就是:歌羅西書、以弗所書、腓利門書等。這四封書信通常被稱之為「獄中書信」。我們可以從歌羅西書第四章三節、以弗所書第四章一節、第六章二十節,以及腓利門書第十節、十三節等經文都可以看到使徒保羅提到他人在監獄中的事。

雖然他人在監獄中,但卻是用感恩和懷念腓立比教會的心來寫這封書信。他甚至認為在監獄裡也是一種恩典,是上帝給他的特別恩典,而腓立比教會的信徒則是與他一起「分享」了這樣的特權。我們從第四章十八節可以看到腓立比教會為了使徒保羅被關在羅馬監獄裡的時候,特別差派以巴弗提帶去許多東西給他用。特別是從使徒行傳的記載,我們知道他是租房子當「監獄的牢房」,使他可以和看守他的羅馬兵士住在一起。想想看,他需要在羅馬租房子,這樣的費用可不少啊,但腓立比教會提供了這樣的支持,也提供了他生活的需要。

為甚麼使徒保羅說即使是在監獄中也是上帝給他的特權?坦白說,這是需要很大的信心才有辦法體會出來的。我們知道在監獄,特別是古時候的監獄並沒有像今天所謂講究囚犯也有人道的問題。只要是囚犯被關入監獄,即使是被刑求而死在監獄中,也不會有人去過問是怎麼刑求致死的。雖然我們從使徒行傳第廿八章十六至十七節的記載看到使徒保羅移送到羅馬監獄時,確實是享有特權,可以「跟看守他的那個兵士住在另外一個地方」,也可以和「當地猶太人的領袖相見」,談論有關耶穌基督的信息,且在所租房子來當作牢房的兩年監獄生活中,他可以「大膽地宣揚上帝國的信息,教導有關主耶穌基督的事,沒有受到甚麼阻礙。」(使徒行傳廿八:30—32)但他並不是一個真正行動自由的人,雖是備受禮遇,還是有許多限制,並且還有許多猶太人領袖是想盡一切辦法要害死他。可是我們知道,他原本是可以得到釋放的(參考使徒行傳廿六:30—32),會上訴到羅馬法庭,主要是使徒保羅自己的意願,因為知道如果依總督非斯都的意見,送回去耶路撒冷受審,使徒保羅一定會被猶太人處死。因此,使徒保羅拒絕這項提議,而要求上訴到羅馬法庭,這樣他才可以逃過猶太人的陷害,另一方面,是他想藉著這個上訴羅馬皇帝法庭的機會,傳耶穌基督復活的信息給所有審問他的人。這也就是為甚麼他自稱甘願「作了基督耶穌的囚徒」之因。
從第八節我們看到使徒保羅對腓立比教會的信徒有一份特殊的感情,他說他是「用基督耶穌的愛心深切地想念」他們,這是多麼非常令人感動的一句話。我們知道當他說「基督耶穌的愛心」,意思就是指獻身十字架的生命之意,也就是全部生命的力量,因為耶穌基督對人類的愛就是以死在十字架呈現出最高峰。

第九至十一節:
9我為你們禱告的是:你們的愛心會不斷地跟真知識和判斷力一齊增進,10使你們能夠選擇那最好的。這樣,在基督再來的日子,你們會純潔無可指責。11你們的生活會充滿著憑藉藉耶穌基督才能有的仁義果子,來榮耀讚美上帝。

使徒保羅說他對腓立比教會信徒有一份特殊的愛,現在他則說這份愛就是以祈禱來表示出來。祈禱乃是與上帝對話,既然是與上帝對話,祈禱最重要的基礎就是在真實的心。

現在他說替腓立比教會的信徒向上帝祈禱三件事:
一是愛心和真知識、判斷力一同增進(九節)。這是非常重要的一門信仰功課。一個人如果有愛心,卻是沒有知識,這樣的愛,就很容易變成一種溺愛,甚至變成一種不成熟的愛。這種溺愛與不成熟的愛不但對被愛的人沒有幫助,反而只有壞處。使徒保羅祈求上帝幫助腓立比教會的信徒,不但有愛心,且是這種愛心會和知識、常識一起增長。

二是在上帝面前純潔無可指責(十節)。這裡所謂的純潔,這個詞的希臘文「eilikrines」,這是由兩個字根合併而成的字,第一個字的字根可能是「eile」,是指陽光的意思。第二字的字根是「krinein」,是指檢驗、審判之意。把這兩個字合起來看,就很清楚地可以明白這裡所說的「純潔」,就是指可以攤在陽光底下檢驗的意思。任何東西放在陽光底下可以看得很清楚,沒有掩遮。這樣,使徒保羅所要說的,就是他祈求上帝幫助腓立比教會的信徒都是「誠實」的信徒。
我曾在週報上寫過,「誠實」乃是成為基督徒最重要的第一個入門功課。一個人若是沒有誠實的心,就談不上所謂的心中有上帝。因為上帝是鑒察人內心的上帝。使徒保羅在這裡說「在基督再來的日子」,意思是指審判的日子來臨時,可以坦然面對上帝的審判,也只有純潔的心的人,才能夠坦然無懼地面對上帝的審判。

三是藉著耶穌基督結出仁義的果子(十一節)。這句話是指永遠和耶穌基督連結在一起,沒有分開。因為與耶穌基督連結的人,自然就會結出美好的果實,就像耶穌基督所說的:「我是葡萄樹;你們是枝子。那常跟我連結,而我也常跟他連結的,必定結很多果實;因為沒有我,你們就甚麼也不能做。」(約翰福音十五:5)在加拉太書第五章廿二至廿三節,使徒保羅說:「22至於聖靈所結的果子,就是:博愛、喜樂、和平、忍耐、仁慈、良善、忠信、23溫柔、節制。」在這裡他強調一個基督徒有這樣的成果,最主要是為了「來榮耀讚美上帝」,不是用來誇耀自己的成就。因為基督徒都知道,若沒有耶穌基督,自己仍然活在罪的當中,罪人是結不出什麼果子來的。

現在讓我們來想想我們所讀使徒保羅這段書信的意義:

一、即使是在最困境的當中也懷著感恩、喜樂的心與上帝對話。

我有說過,使徒保羅寫這封書信時,人是監禁在羅馬監獄中。雖然是這樣,他並沒有任何怨言,因為他清楚知道自己被囚禁,並不是自己有犯甚麼過錯,而是因為要見證耶穌基督復活的信息的緣故。在他每次被往上層法庭提送的時候,移送的羅馬官員都會特別提起說:

「我想查明他們(指控告他的猶太人領袖)控告他的理由,因此把他帶到他們的議會去。我發現他並沒有甚麼該死或該囚禁的罪行;他們對他的控告無非牽涉到他們法律上的問題。」(使徒行傳廿三:28—29)

這是總督克勞第‧呂西亞上書總督腓力斯大人的移送文中所寫的主要內容(使徒行傳廿三:26)。不但是他這樣說,連一起開庭審議使徒保羅的官員,包括加利利地區的希律亞基帕二世、總督波求‧非斯都,以及各地的指揮官等都有這樣的共識說:

「這個人並沒有犯甚麼該死或該囚禁的罪。」
「要是這個人沒有向皇上上訴,他早就被釋放了。」(使徒行傳廿六:30—32)

從這裡可以看出使徒保羅原本就是可以沒罪被釋放的,何況他還具有羅馬公民的身份(使徒行傳廿二:27),猶太人想要以「危險人物」、「製造亂事」、「拿撒勒教派的頭目」、「褻瀆聖殿」等罪名控告他(使徒行傳廿四:5—6)是很困難的,因為羅馬公民本身就享有許多在殖民地的特權,並不是被統治區的人民隨便就可以控告成立。但就像他在對以弗所教會長老們所說的臨別贈言時所說的:

「我只知道,在各城市聖靈都指示我,有監獄和災難等著我。但是,我並不珍惜自己的性命,為的是要完成我的使命,成就主耶穌交給我的工作,就是見證上帝恩典的福音。」(使徒行傳二十:23—24)

這就很清楚了,他是為了要完成見證上帝在耶穌基督裡的救恩,即使有監獄的災難等著他,他也甘之如飴地接受。也因為這樣,他被關在監獄中也懷著喜樂的心,持續不停地與上帝對話,特別是在為了一直不停地支持他的腓立比教會信徒,他以感恩的心獻上了感謝在上帝面前。這樣的信心才是我們要學習的榜樣。
我們大多數人是在事事如意、諸事大順的時候,很會大聲感恩。相對的,在遇到困境,或是挫折、失敗的時候,很少因此獻上感恩。其實,有挫折、失敗,對一個人的生命經歷來說並非是壞事。特別是像使徒保羅為了傳福音的緣故而受監獄之災,這樣的經歷正好可以說明耶穌基督被釘十字架的意義—苦難。當我們體會到十字架苦難的意義時,我們就如同使徒保羅所說的:「如果我們跟基督合而為一,經歷他的死,我們同樣也要經歷他的復活。」(羅馬書六:5)看,與耶穌基督同死與復活,豈不就是我們信耶穌基督最大的盼望嗎?當然是!

不要以為只有成功的事才有見證,不,應該是在失敗中也沒有失去信仰,且堅持與上帝保持和好的關係,這樣的信仰也是非常重要且可以分享和見證的題材。請不要忘記,生命中有苦難,正好讓我們知道我們需要上帝,這是非常好的一件事。

二、讓愛心與信仰一起成長,才不會使我們陷入迷信而不知。

如果要說在使徒保羅所開拓起來的教會中,在信仰上最有見證的教會,腓立比教會應該可以說排行第一名。只要看該教會的信徒那麼全心、全力地支持使徒保羅在傳福音事工上帝的行動,即使要在今天的教會中找到像腓立比教會這樣的信徒也是少之又少。這也就是為甚麼使徒保羅寫這封書信時,一再稱讚該教會的信徒,且在這裡告訴他們他是以懷著喜樂的心在為他們祈禱。

現在我們看到使徒保羅並沒有因為腓立比教會信徒有這樣豐富的愛心,就感到心滿意足,他是要他們做到:愛心會不斷地跟真知識和判斷力一齊增進。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信仰功課,因為只知道有愛,並不一定是很適當,如果沒有足夠的真知識作基礎,很容易使原本很好的愛心成為氾濫,甚至很容易使愛變成廉價的物品,那就很可惜。

要讓我們的愛心有信仰的基礎,且陪著信仰的內涵而提升,就必須在信仰的基礎上扎根更踏實。我很喜歡希伯來書的作者在該書信的第六章一至三節所說的:

「那麼,我們應該把關於基督的初步信仰拋在背後,朝著更成熟的信仰前進。我們不要老是在信仰的初步階段下功夫,如懊悔腐朽的習俗、信上帝、2不同的洗禮、按手禮、死人復活、永遠的審判等道理。3讓我們朝著成熟的信仰前進!上帝若准許,這就是我們所要做的。」

沒錯,朝著更成熟的信仰前進,這是我們每個基督徒應該有的信仰功課。但怎樣才能使我們的信仰更成熟而不停頓在原有的信仰初階呢?我想最好的方式就是從研讀聖經的功課著手,這是一件不可避免的途徑。如果我們沒有用心好好研讀聖經,想要在信仰上有進步,且達到成熟的階段,那是很困難的。

從上個禮拜三(九月初四)上午開始,我們的查經班研讀約伯記,我多麼盼望有更多的兄姊來參加。如果你上午無法來參加,我也有開一個禮拜五的晚上班,主要用意就是要讓上午不能來參加的兄姊,能夠在晚上來參加;讓晚上不能來參加的,白天可以來。我當然知道大家很忙,白天工作很累,有的人是晚上根本無法出門,但是,如果你想要在信仰上有進步,坦白說,沒有其它的方式或捷徑,參加查經班是最好的方式。作為傳道者的我,也可以不用進步,很輕鬆地方式帶大家查經,但我沒有這樣做,即使是帶大家研讀熟悉的路加福音,我還是很用心的準備查經講義。當我講完路加福音時,我也可以帶大家研讀另一本比較容易或自己比較熟悉的經卷,我也知道選擇約伯記對我自己來說就是一個極大的壓力,我會這樣選擇的原因,只有一點:逼自己向前進!我希望自己更進步,也同時希望大家跟我一樣,在信仰的層面上更進步。我深信:當我們在信仰上有進步時,我相信從我們教會所發出來的愛的行動,或是從我們個人無論是在家庭或是在工作場所所散發出來的愛,必定會相當不一樣,是會讓人感受到帶有基督耶穌的愛的芬芳,別人也會從我們身上看到那種無私且無條件的愛。

我相信大家一定還記得發生在一九九九年的「九二一大地震」,當時就有許多信徒因為媒體沒有報導基督徒在那地區所做的救災工作,而心中感到相當的挫折和不平。會這樣的原因,其實就是我們在愛的行為和認知上,並沒有很好的信仰基礎。如果有,就不會有這樣「酸葡萄」的心理反應。因為真正的信仰並不在尋求別人對我們的稱讚,就像使徒保羅寫給帖撒羅尼迦教會的書信中,在第二章四節所說的:「上帝信任我們,把傳福音的任務付託我們。因此我們只說他要我們說的話。我們不討好人,只求取悅那位察驗我們內心的上帝。」真實的信心應該就是這樣,是看上帝,不是仰望來自人的獎賞。因為人間的獎賞會變質,唯有來自上帝的獎賞是屬天上的,這才是永恆的。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8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