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講:向著目標前進

經文:腓立比書三:12—21

作為一個傳道者,最重要的就是要有真實獻身的使命感,因為只有這樣,才能讓聽他見證福音的人感受到生命的力量,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若是傳福音的人自己缺少獻身的使命感,這樣從他口中所傳遞出來的信息,無論是多麼美麗的詞句、動聽的詩歌,都不會有生命力的內涵。因為福音和生命是有密切的關係,這生命並不是過豐富的物質生活,也不是看這人間世上的高官爵祿,而是和得到永恆的生命有關係。

使徒保羅在寫給腓立比教會的這本書信之此章的前半段,已經將他的心路歷程告白得非常清楚;他告訴我們:當他遇到復活的耶穌基督之後,就已經清楚知道生命中最重要的是甚麼。他說他已經把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放在耶穌基督的身上,只要有耶穌基督,就勝過其它所擁有的一切(參考三:7—9a)。換句話說,使徒保羅已經把自己獻身傳福音的事,看成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使命,生命的一切都是為了基督耶穌而存在。我們也可以從許多宣教師的身上看到這樣的影子,他們不僅把所有的一切奉獻出來,甚至連自己親人的財產也帶到他們宣教的地區去,為的就是要見證耶穌基督救贖的愛。也因為他們有像使徒保羅這樣的獻身使命,才能在宣教的地區建立福音的基礎,撒下去的福音種子才能開花結果。

每當讀這段經文,我都會經常這樣反省:我是否有像使徒保羅和一些早期宣教師一樣,以耶穌基督為我生命的「至寶」?我是否有像使徒保羅一樣,將一切人看為榮耀、財富的寶貝當作垃圾?這些問題一直在我的心中縈繞著。我也一直在反問自己的獻身使命是甚麼?我還記得在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在陽明山召開長執、幹部事工聯席會的時候,我曾提出給參加的所有長執一個問題:怎樣幫助牧師有更堅定的獻身使命感?當時有許多位長執紛紛提出意見,其中有一項我至今記憶猶新,就是:「要替牧師多分擔教會事工,讓牧師能夠勇往直前地為事工盡心,減少不必要的雜務。」當時我聽了之後確實很感動。

我很高興今天咱教會不僅是長執,甚至已經有更多的兄姊主動出來協助教會的事工,雖然有些確實是很煩雜的事務,例如:市政府來教會進行衛生下水道的工程,就有幾位兄姊主動出來幫忙看顧、整理善後的清潔工作;咱教會與隔鄰大樓建築工程的問題;財團法人登記更替董事名單等等,這些都是很繁瑣的事,如果都需要牧師去做,我想牧師就很難再做其他的事工。我很感謝每天都有姊妹來教會當義工挑起雜務事,看起來這些事都很瑣碎,像整理錄音帶、週報名單的剪貼、寄發、接聽電話、接待來訪客人,也有青年主動替教會打週報的文章,現在又有人出來打電話通知來主日禮拜等等,因為有大家這樣主動出來幫忙,我就減少許多不必要的瑣碎事務,而能有充分的時間準備查經資料,帶領大家帶更多人來查經、認識聖經的信息。

這些使我想起使徒保羅在哥林多教會傳福音的時候,因為有亞居拉和百基拉這對夫妻協助,再加上後來從馬其頓過來的西拉和提摩太,使徒保羅就用「全部的時間傳講信息,向猶太人見證耶穌是基督」(參考哥林多前書十八:5),否則使徒保羅還要為每天生活的需要,一面做織帳棚的工作、一面傳福音。
我們的成人主日學是從前年開始,然後,有好多位兄姊加入這項工作,今天我就可以用同樣的時間來帶青少年國高中生的查經班。我很高興有許多家長鼓勵孩子來參加,也因為看到這些家長這樣的用心,我就更認真地準備講義。我很高興有一位姊妹在上個禮拜結束後跑來告訴我說:「牧師,我可以負責兒童禮拜的講道工作。」她說:「這樣你就不會太勞累。」

很多人奇怪我出書怎麼這麼快?其實,是因為有幾位青年他們曾告訴我說:「牧師,你只管寫,校稿、編輯都由我們來做。」因為這樣,每當講完一本經書,就可以開始進行校稿的工作,然後就開始有青年拿去編輯,完成後就送進印刷廠。就是這樣子,才會出書很快。因為大家都來協助,我就可以專心寫講道稿。
大家都一起來分擔一些工作,無形中強化了我獻身的使命感,我相信這對每一位傳道者都是一樣的感受。相對的,若是只有傳道者一個人在忙,我相信長久下去,最後只會使傳道者越來越消沉,導致到最後,傳道者不再是傳「道」,而是傳「教」,那就很可惜了。

當我們看到使徒保羅這樣用心在傳福音,且將生命所擁有的一切都投入在福音的事工上時,確實是我們要學習的信仰功課。可是,我們不要忘記,第三章的前段經文使徒保羅這樣告白他的內心生命理念,並不是說他就是一個非常完全的人,或是在信仰生命上已經達到完全的境界。沒有,他說他還在繼續奔跑追求屬天的新生命。在他寫給羅馬教會的書信中,他甚至提起在他內心的深處有兩個一直在鬥爭的法則,使他有時候會感到相當乏力。他這樣說:

「我發覺有一個法則在作祟:當我願意行善的時候,邪惡老是糾纏著我。我的內心原喜愛上帝的法則,我的身體卻受另一個法則的驅使—這法則跟我內心所喜愛的法則交戰,使我不能脫離那束縛我的罪的法則;這法則在我身體裡作祟。我真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使我死亡的身體呢?感謝上帝,藉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他能夠救我。」(羅馬書七:21—25a)

從這段經文裡,我們看到使徒保羅感到最大的喜悅和安慰,就是因為有耶穌基督在他的生命中,才使他有能力戰勝來自撒但的誘惑和試探。有了耶穌基督之後,他清楚知道生命的準則和目標是甚麼,因此,他把生命的力量都投向這個目標,這就是我們今天所讀的經文所要告訴我們的信息。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所讀這段經文的內容:

第十二至十四節:
12這不是說我已經成功,或已經完全了。我繼續奔跑,只求贏得那獎賞;其實,為要使我達到這目標,基督耶穌已經先贏得了我。13弟兄姊妹們,我並不認為我已經贏得了這獎賞;我只專心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全力追求前面的事。14我向著目標直奔,為要得到獎賞;這獎賞就是屬天的新生命,是上帝藉著基督耶穌呼召我去領受的。

使徒保羅在這裡的所謂「成功」(台語版用「得著」),意思是指全部的福音事工而言。在他傳福音的過程中,仍舊遇到許多挫折,只是這些挫折並沒有影響到他對福音事工的期待和盼望。他並沒有因為在外邦地區開拓許多教會,就說這樣所做的福音事工已經「成功」,而是他相信有這麼一天,大家會明白復活的耶穌基督就是上帝的兒子,是人得救的唯一信靠。
再者,這裡所用的「完全」,原來的意思是指「心智上成熟」。如果我們從使徒保羅所寫的書信來看,他是一再鼓勵信徒們要在信仰上有進步,因為信仰最大的「仇敵」,就是那些邪說謬論。我們看他寫給以弗所教會的書信中就有這樣的話說:

「因為我們不是對抗有血有肉的人,而是對天界的邪靈,就是這黑暗世代的執政者、掌權者,和宇宙間邪惡的勢力作戰。因此,你們要以上帝所賜的武器裝備自己,好在險惡的日子裡能夠抵抗敵人的攻擊,戰鬥到底,始終守住陣地。」(以弗所書六:12—13)

又看他寫給歌羅西教會的書信中這樣說:

「既然你們跟基督同死,擺脫了那些星宿之靈,你們為甚麼仍然跟世俗的人一樣生活,繼續守『不可動這個,不可嘗那個,不可摸這個』這一類的禁忌呢?這類東西一經使用就完了,因為它們無非是人的規例和教訓的產物。從表面看,崇拜天使、故作謙虛、苦待自己的身體等等,似乎是明智之舉,究其實,對於抑制肉體的情慾是毫無價值的。」(歌羅西書二:20—23)

以上經文我們看到的都在述說一件重要的主題內容:成熟的信仰。這是非常重要的信仰態度,我們的信仰需要成長,如果沒有成長,很容易使我們陷入迷信,更容易使我們靈命更新的力量上日漸枯萎下去。我們看使徒保羅寫給腓立比教會的書信中,在第一章就曾提過要他們「愛心會不斷地跟真知識和判斷力一齊增進」(一:9)。

如果使徒保羅說自己還沒有「完全」,那就是在表示他自己還是在繼續追求,繼續努力在信仰上有更好的認識,那我豈不是更需要加倍用心在信仰的事上?當然是這樣!

在第十二和十四節中,他都用到一個重要的詞字—獎賞。這個詞原來的意思是指裁判之後所做出來的決定,要賞賜給得到最好成績的人的禮物。就像使徒保羅在寫給哥林多教會的書信中所說的:「你們一定知道,在運動場上賽跑的人很多,但是只有一個得獎。所以,你們要抱著奪標的心來跑。」(哥林多前書九:24)換句話說,使徒保羅所謂的「獎賞」是指生命的終極目標,如果在運動場上是這樣,那在生命的道路上豈不更應該用心努力,且將目標弄清楚,然後勇往直前地奔跑過去。

在這段經文中,我們看到使徒保羅一貫的思想,就是很清楚知道,不是人自己有甚麼能力認識上帝在耶穌基督裡的救恩,而是上帝揀選了人來成為祂的僕人、祂的子民,這個認識是非常重要的,因為有這樣的瞭解,在信仰的路途上,人才不會生出驕傲的心。他告訴羅馬教會的信徒說:「但是上帝對我們顯示了無比的愛:當我們還是罪人的時候,基督已經為我們死了!」(羅馬書五:8)不是人為基督的福音而死,也不是人先揀選了耶穌基督,而是上帝在我們還生活在罪惡中的時候,耶穌基督先為了要救我們而死在十字架上了。是上帝拯救、揀選的恩典開始於先,並不是人先揀選上帝而尋找耶穌基督。這也是耶穌基督對他的門徒所說的話:「不是你們揀選了我,而是我揀選了你們,並且指派你們去結那常存的果實。」(約翰福音十五:16a)

第十三至十四節是這本書信中很重要的兩節經文;在這兩節中,使徒保羅說他只專心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全力追求前面的事。」為的就是要得到那「屬天的新生命」。把這「屬天的新生命」和第二十節的「我們是天上的公民」一起看,就會明白使徒保羅整個思想架構,就是要告訴我們:基督徒應該把心思意念放在屬天的層面來看。把生命的價值觀念放高,不要老是在這世俗的事物上耗費生命力量。我們可以說使徒保羅寫這封書信中心的思想就在這裡,把生命的價值觀念放在上帝的標準來看,不要老是停留在人間的磅秤上衡量。其實,早在耶穌基督的教訓中就有這樣的話,他說:

「你們要完全,正像你們的天父是完全的。」(馬太福音五:48)

「你們要仁慈,正像你們的天父是仁慈的。」(路加福音六:36)

看,我們要學習的對象,就是上帝。用上帝的標準來看就會明白生命的最高價值是甚麼。這也是使徒保羅為什麼會說他還沒有得到的原因。在我們看來,使徒保羅已經是有夠不簡單了,但他卻還說「沒有得到」,因為他將自己學習的層次放高在屬天的層面。人的價值觀念經常在改變,也會隨著社會型態的轉變而改變;以前認為有價值的,現在不再有這樣的觀念;以前認為對的,今天不再看為正確。這是人類社會的現象,自古以來就是這樣。例如:過去的人認為孩子多,就是一種祝福也是好命的象徵,尤其是生男的更是如此。現在的人已經不再有這樣的價值觀念了,不但生得少,而且是生男生女都一樣好,甚至有的人會說生女的比男的好。但上帝是永恆的,在上帝的裡面,生命才有永恆的價值,這就是使徒保羅要我們將生命的目標放在天上這個標的來看的一個主要原因。

第十五至十六節:
15所以,我們當中所有靈性成熟的人都要有這樣的想法;如果你們有不同的想法,上帝會清楚地指示你們。16無論如何,我們要依照我們一向所遵循的規矩向前走。

這裡提到「靈性成熟的人」,就是指那些已經有因著信仰而改變心思意念的人,也就是那些跟使徒保羅一樣,一直在追求靈命成長的人,使徒保羅要他們跟他一樣將生命的終極關懷放在屬天的位置上看待。
在這裡使徒保羅特別提到有繼續在追求靈命成長的人,即使在追求的過程中發生了差誤,上帝也會清楚指示。因為持續追求靈命成長的人,他會知道使一個人靈命成長最重要的基礎就是明白上帝的話語,而要明白上帝的話語,就必須回到聖經上來才能明白上帝的旨意是甚麼。從使徒行傳的記載中,我們經常會看到使徒保羅每次到會堂去對那些猶太人傳講耶穌基督復活的信息時,都是從聖經著手與他們對談(參考使徒行傳十七:2),如果沒有聖經的基礎,使徒保羅無法在猶太人中得到成果(參考使徒行傳十三:43、十四:1),也無法引領許許多多的外邦人皈依耶穌基督、受洗在基督耶穌的名下。
有持續研讀聖經的人,才會知道自己的過錯是甚麼,該改進的是甚麼,這一點認識是非常重要的。因為聖經是上帝的話,上帝的話才是引領我們走正確路途的燈光(參考詩篇一一九:105 )。
第十六節,使徒保羅非常堅定的讓腓立比教會的信徒知道,他這樣的勸勉是正確的,絕不是憑空亂說的,並且要他們繼續過去從他身上所學習到的,努力向著目標前進。

第十七至十九節:
17弟兄姊妹們,你們要繼續效法我。我們已經為你們立了榜樣;你們要學習那些效法我們的人。18我已經多次勸告你們,現在再一次流淚勸告你們:有些人的行為使他們成為基督十字架的仇敵。19他們的結局是滅亡,因為他們的神就是自己的肚子。他們以可恥的事為榮,念念不忘世上的東西。

第十七節,使徒保羅勸腓立比教會的信徒要一起「效法」他,到底要「效法」甚麼呢?其實就是他在前面所說的「忘記背後,全力追求前面的事」,也就是屬天的獎賞。使徒保羅不只是寫給腓立比教會的書信中這樣子鼓勵信徒,他在寫給哥林多教會的書信中也這樣說(參考哥林多前書四:16)。這也讓我們看到使徒保羅有一股極強烈的使命感,他很有信心地表達出對耶穌基督的認識,也知道明確的上帝國之道。因此,他要信徒們學習他的榜樣。

我作為一個傳道者,說來很慚愧,因為我就不敢像使徒保羅有這樣堅定的語句告訴信徒說:「你們要效法我。」這是我感到最慚愧的地方。不過,有一點我倒是很敢在這裡明確地說:「跟我讀聖經絕對沒有錯!」我只敢說這點,其它的,我實在羞愧,說不出來。不過,我也想跟大家這樣說:「讓我們一起來學習使徒保羅。」他將生命的終極目標放在屬天的層面看,我們也要這樣,因為我們就是「天上的公民」,要有這樣的自信和榮譽感。

第十八節,使徒保羅說他現在是以「流淚」的心情在勸告腓立比教會的信徒,要他們跟著他學習走天路。他之所以會說「流淚」是可以理解的,因為他在寫這封書信的時候,人是關在羅馬監獄中,他也知道所剩下的日子不多,因為如果可得到釋放,早就在他抵達羅馬的時候不久就會有消息,但他一直被關在羅馬監獄裡,而且外面的局勢顯然對基督徒相當不利。如果依照第二章廿五節的經文來看,使徒保羅寫這封信很可能就是託以巴弗提帶回去給腓立比教會的,而那時的以巴弗提的身體狀況已經不太好,換句話說,這是使徒保羅在羅馬監獄的末期寫的,那大概是在主後第六十三年左右。而羅馬皇帝尼祿焚燒羅馬城嫁禍給基督徒的事件大概就在主後第六十五年。使徒保羅心中可能有一種預感:就是基督徒生命的安危已經處在風聲鶴唳的狀態,非常不利。他原本希望利用上訴羅馬皇帝法庭,可以將基督徒對社會安定有絕對的幫助之這種實情轉告給羅馬皇帝,但他這個努力顯然並沒有成功。因此,他寫這封信不僅是在表達他用心,也是代表著他當時的心境,那是一種生死之別的心境。

另外一點,使他會「流淚」寫這封書信之因,就是在腓立比教會當中,有些信徒的行為已經使耶穌基督在十字架死的拯救恩典蒙羞,成為耶穌基督「十字架的仇敵」。他不是只有一次勸告這些人要改正,而是多次,但顯然並沒有得到所期待的效果。

為甚麼會這樣?腓立比教會不是幫助使徒保羅在傳福音的事工上最多嗎?沒錯,但並不是每個人都這樣,而是在他們當中有些信徒還是繼續過著浪蕩的生活,這也就是使徒保羅所說的,那些在靈性生命尚沒有成長的人,他們過著腐敗的生活。這是使徒保羅為甚麼會強調基督徒就是「天上公民」之背景的原因,是一個屬於「天上的公民」的信徒,應該在社會生活上有所節制,且是過著「聖潔」的生活才對。

再者,就像在第三章二節所提到,在他們當中有人還持續在教會裡鼓動信徒守割禮,以自傲的態度藐視別人,導致在腓立比教會中也有糾紛傳出來。但我們知道也有說過了:如果遵守摩西法律上規定的割禮真的可以使人成為「天上的公民」,那麼,耶穌基督死在十字架上的恩典就落空了,這就是他在這裡所說的「成為基督十字架的仇敵」之意。

第十九節確實是很值得我們注意的一節;使徒保羅在這裡說一直在「敵對基督十字架」的人,根本就不是在傳福音,而是在傳講「另一種福音」(參考加拉太書一:6),這種福音就是物質生活的需要。他們關心的就是屬世之物,使徒保羅在這裡用「肚子」。就是把生命的價值定位在吃、喝、玩樂的範疇上。他不只是在這裡譴責這樣的信徒,也在寫給羅馬教會的信徒中提到這件事,他說:

「弟兄姊妹們,我勸告你們,要防備那些製造分裂、動搖別人的信心、背棄你們所受的教導的人;要遠離他們。因為這樣的人不在事奉我們的主基督,是在滿足自己的肚子。他們用花言巧語迷惑老實人的心。」(羅馬書十六:17—18)

看吧,有的人就是只在意滿足自己的慾望,而不將生命的期盼放在耶穌基督身上。使徒保羅也曾指出還有些人是把福音當作「商品」在變賣的,想想看,甚麼樣的人會做這樣的事?在使徒保羅看來,只要是「沒有誠誠懇懇地宣揚信息」的人就是屬於這類的範圍(參考哥林多後書二:17)。因為他認為福音是和一個人的生命存亡有密切關係,如果不是用「誠誠懇懇」這樣的態度來看福音的工作,就是把福音給踐踏了。

第二十至廿一節:
20然而,我們是天上的公民;我們一心等候著我們的救主,就是主耶穌基督從天上降臨。21他要運用那使萬有歸服於他的大能,來改變我們這脆弱必死的身體,使我們跟他一樣,有榮耀的身體。

為甚麼使徒保羅會提到基督徒就像一個「天上的公民」?這是有原因的。我在介紹腓立比這個城市的時候,曾說過這個城市是羅馬政府為安置退伍軍人或高級官員而設立的特區,因此,在腓立比城裡經常會在馬路上看到有從軍隊退役下來的軍人,他們還穿著羅馬軍隊的服飾,原因是他們以曾經身為羅馬軍人為榮。他們的言行舉止就像一個雄武的羅馬軍人一樣,看起來就是英姿煥發、雄赳赳、氣昂昂地很有精神,更重要的,他們很守羅馬軍人的紀律,不隨便惹事生非。使徒保羅來到腓立比這個城市,一看到這幅景象必定有很深的感受:如果一個羅馬軍人直到退役之後,都還以曾經身為羅馬軍人為榮耀,那身為基督徒豈不是比當一個羅馬軍人更有榮耀的生命?他用「天上的公民」就是要用來與「羅馬公民」對比的。這也就是為甚麼過去他也曾以自己擁有「羅馬公民」身份而自傲(參考使徒行傳廿二:27—28),現在因為遇到復活的耶穌基督,把這些原本看為是有「盈利」的事,都當作是垃圾看待,甚至還看成是一種生命的負擔(腓立比書二:7—8)。

使徒保羅強調既然基督徒是「天上的公民」,想的,就是天上的事,而天上的事最重要的,就是能因著耶穌基督的復活,也跟著他復活,這才是生命中最大的事。
第廿一節可以參考哥林多前書第十五章三十五至五十七節的經文,都是談到死而復活後身體形狀的改變。他在這裡提到我們的身體原本是脆弱、卑賤的,因為我們的身體是會死亡、腐朽的,現在卻要因為耶穌基督的緣故,成為承受永恆生命的身體,要因為身上顯現出耶穌基督的救恩,在每個基督徒身上,看到上帝拯救的榮耀。

現在讓我們來想想所讀這段經文的信息:

一、身為基督徒,應該有明確的生命目標,這目標乃是永恆的生命,而為要得到這永恆生命,就需要我們以所有的生命力量朝著這個目標前進。

如果我們看到使徒保羅自己也說他並不是已經成功地贏得獎賞,而是還繼續努力朝著目標在奔跑,但我們知道,他寫本書信的時候,人已經在羅馬監獄中,且也有所預感的知道所剩下的日子並不多。這樣我們從他身上看到兩件非常重要的事:其一是他持續不停地在信仰的事上盡心、盡力的追求;其二,他很清楚生命的目標是甚麼,那就是「屬天的新生命」。

在前一講我曾提過使徒保羅身上擁有許多屬世的榮耀,包括他是羅馬公民、是猶太人經學大師迦瑪列的高徒、出身富貴家庭、受過良好教育、是猶太人嚴謹法律賽派教育出身等等,但是,這些在他看來並不是生命的終極目標,他清楚知道一個人生命的真正價值在獲得上帝的拯救,而這拯救是上帝在耶穌基督身上白白賞賜的恩典(參考羅馬書三:24)。雖說是上帝「白白賞賜的恩典」,不像他原本擁有的那些屬世的光榮,都需付出極大的代價才能取得,反而這些「白白賞賜的恩典」,卻需要把原本擁有的拋棄,然後再用所有的生命之力去追尋才能得到。

在我們的社會裡,有很多人存有這樣的想法:只要有錢,想要得到甚麼東西都可以。這話聽起來好像一點也不假,就像台灣俗語所說的「有錢可使鬼推磨」、「有錢講話會大聲」、「有錢潑水也會結凍」一樣。也因為有這樣的價值觀念,很多人就窮盡一生的生命,努力追求金錢財富,然後用財富來購買想要得到的一切。這也就是為甚麼有許多大財主會想盡辦法投資在政治地位上,然後又用所擁有的政治勢力,再想辦法賺取更多的財富。中國人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升官發財」就是對這樣的循環最好的寫照。

我想我們當中有很多人聽過一則關於亞歷山大大帝(Alexander the Great, 356~323 B.C)的故事。他是主前第四世紀希臘帝國的皇帝,也是一位很有功績的皇帝。他出生在馬其頓,是馬其頓王腓力普的兒子。從小就很勇敢,讀很多書,相當聰穎。他在主前三三六年繼承被人謀殺而死的父親的王位,然後在主前三三四年率領軍隊打敗當時被看成是無敵雄師的波斯軍隊,並在隔年又再次打敗波斯軍隊之後,直攻敘利亞,進入巴勒斯坦地區,並且攻下了埃及北部海邊時,他哭了,他說:「唉,上帝創造的世界怎麼這麼小,不過如此!」他在那兒建造一個重要出海港口亞歷山卓。在主前三三一年,他把波斯帝國瓦解,並且帶兵打到北印度,進入恆河流域。想想看,那時他才年紀輕輕的三十歲不到,就建立一個龐大帝國,國家版圖西起希臘半島、東到北印度。然而,他卻在西元前三二三年因病去世。只活了短短的三十三歲。你想:一個像他這樣的人活三十三歲,會甘願嗎?論財富,那更不用說;論才幹,他比歷代君王都要齊全,打下的版圖最廣闊,統治最多的人民;論思想,他是比當時的思想家都不差,因為他就是當時希臘大思想家亞里斯多德(Aristotle)的學生。但卻在三十三歲那年得到死亡之病,怎麼會不痛心?當然會。但就在他躺在病塌上快要去世之前,他交代他的親信一件事:把他的棺材挖四個洞,當他死後,讓他的手腳都伸出來,讓人民看的到。他的親信問他為甚麼要這樣做?他說:「讓我的子民知道,我即使擁有這麼大的帝國版圖、財富,我也是空空回去,帶不走任何東西。」

我曾在台北一處墓園看到一座墳墓,那是一位過去在司法界相當有份量的人的墳墓,我不知道那是誰出的主意,因為在那墳墓前面的兩邊,鑲著他生前蔣介石所頒給他的獎狀。我不知道看到的人有甚麼感想,但我當時看到之後,曾站在那墳墓之前駐足很久,我想到這樣的心得:過去的風光,如今都在死人埋葬的地方陪襯著。只有去送葬的人才會看的到,但卻沒有活人會想念這些。

作為一個基督徒,你想生命的價值是甚麼?生命的終極目標是在甚麼地方?這是個很值得我們時刻思考的問題。使徒保羅告訴我們,他想的是天上的獎賞,我們想得到的獎賞是甚麼?如果一般人把世上這些榮耀看成是生命中的大事,那麼一個有基督信仰的人,想的應該是屬於天上的獎賞,屬世的獎賞若要得到也需要盡力才有可能得到。這樣,如果我們想要得到天上的獎賞,豈不是更需要拼命全力以赴?當然是!

二、以身為長老教會的一份子為榮耀,因為長老教會最大的特點,就是以上帝的話作為教會的根基。

我很喜歡使徒保羅所說的這句話,就是我們信耶穌基督的人是「天上的公民」,這是一種極高的榮譽,應該感到相當興奮有這樣的身份。

我經常在許多基督徒身上看到有人在衣服上掛著十字架項鍊,或是在衣服上配戴著十字架的胸針。每當在公車或是捷運車上,若是旁座有人在看書,我就會偷瞄一下那人看的是甚麼書。有一次看到一位年老的人在讀聖經,我很好奇也很高興就跟他打招呼說:「平安。」我深信所有的基督徒都聽懂這句話的意思。真的沒錯,那人一聽我說「平安」,隨即轉過頭來跟我微笑著,也回說「平安」,然後問我到哪裡去?我說到石牌去帶查經班。他很高興,馬上問我是不是牧師?我說是,他隨即就跟我討論聖經的問題。後來,我才知道他也是長老教會的信徒,住在雙連教會所設的三芝養老院。他說每天最高興的事就是閱讀聖經,但最頭痛的事也是讀聖經,因為有許多地方看不懂。結果我們談啊談,沒有想到竟然聽到廣播說淡水終點站。我才知道坐過了站,還要再坐回頭。

但我很高興那次的經驗,因為我發現這就是典型的長老教會信徒,因為長老教會的創會者約翰‧加爾文告訴我們:「教會是奠基在聖經上帝話語上。」只要是長老教會的會友,就是喜愛讀聖經的信徒。因為聖經是上帝的話,上帝的話會改變人的生命,使人的生命充滿著活力。雖然我們長老教會曾被許多人批評說沒有靈性、不會祈禱、不會傳福音等等。但我知道這些批評不論多麼歪曲事實,都不會影響到我以身為一個長老教會的會友、傳道者為榮,因為我深深知道長老教會就是以上帝的話為中心的教會。

再過幾天就是宗教改革紀念日,宗教改革之所以會成功的一個主要原因,就是馬丁路德在一五二一年將聖經以當時最普遍流行的德語翻譯出來並且出版,因此信徒才都能讀聖經,因為讀聖經,才促使宗教改革運動如燎原般的擴散到整個歐洲地區,也才有今天的基督教會。當我們今天在紀念宗教改革運動時,請不要忘記,讀聖經就是在改革教會,因為上帝的話是改造我們生命的力量。

我們長老教會的傳統就是以上帝的話作基礎建造起來的信仰團契,我們都應該有這樣的認識:在我們的教會裡,因為有上帝的話而能發出生命的光芒,因為這生命的光芒,使我們的生命有榮耀。因此,作為一個基督徒就要有這份榮譽感。

(講於二○○二年十月廿七日)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9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