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哥林多前書的信息」出書之前

這是我出版的第十四本聖經信息書籍,也是來台北東門教會後的第七本。就像我一再提醒自己的,要朝著這不變的理念:講完新舊約六十六卷,寫完它們,並且出版。不論自己是否能活得這麼長久,只要活著的一天,這樣的堅持就必須繼續下去。這是自從一九九○年以來,就開始進行的計畫,將之逐步實現出來,是在一九九四年四月出版第一本「約翰福音書的信息」。這幾年來最感安慰的是:有好幾位同工已經在學習長老教會創會者約翰‧加爾文(John Calvin)這種講道方式。我相信,他們都會與我有一樣的心得:受益最大的,就是傳道者自己。

哥林多書信是使徒保羅最重要的書信之一,我在出版「羅馬書的信息」的序言中有說過:「要瞭解使徒保羅的書信,最好是先讀熟了羅馬書,因為羅馬書是瞭解他思想非常重要的一本文獻。」因此,當出版「羅馬書的信息」之後,我就開始著手講「加拉太書」,現在則是完成了「哥林多前書的信息」出版,目前正在講「哥林多後書」,預定在明年(二○○一)二月十八日可以講完這本書信,正如我所說的,讀完羅馬書之後,讀使徒保羅其它的書信,就有「倒吃甘蔗」的口味。無論是「哥林多前書」或是「哥林多後書」,都是針對當時教會發生的問題而寫的書信,越用心讀它,越會發覺傳道書的作者所說的:「發生過的事還要發生;做過的事還要再做。太陽底下一件新事都沒有。」(傳道書一:9)這話是非常正確。從「前書」到「後書」,可以看到使徒保羅時代發生在哥林多教會的事件,也一再在今天的教會發生。這是否意味著:只要是人,不論是甚麼族群,都有屬於人的共同罪性!就以哥林多前書第十二至十四章討論有關「聖靈的恩賜」問題為例,這一直是「困擾」著今天基督教會的問題,信徒還是一再提出這樣的疑問:「牧師,會講方言是否就有上帝特別的恩賜?如果不會,會不會怎麼樣?」或是:「牧師,為甚麼咱長老教會看不到聖靈的恩賜?」(意思是指祈禱的時候,為甚麼沒有講方言的現象。)類似這樣的問題我相信不僅發生在台灣教會,也必定發生在其它地區的教會。

再舉一例,使徒保羅時代發生過有關吃祭拜過偶像食物的問題,而這個問題今天依舊存在,特別在咱台灣這個民間宗教相當盛行的地方,且基督徒人數僅佔總人口數的百分之三,再加上傳統左鄰右舍、親朋好友都有「分享」食物的習俗,說要排除掉吃祭拜過偶像的食物,實在也需要相當的信仰勇氣。除非我們不想與鄰舍、親友之間有任何親密的來往,要不然就是我們不會將聖誕節、復活節的禮物也與鄰舍一起分享。如果我們也想到要分享這些佳節禮物給鄰舍,我們也要接受他們分享給我們的食物。

再舉第三個例子:教會內部發生紛爭,有分黨結派。發生在使徒保羅時代的哥林多教會有嚴重的分裂現象,是因為大家認為自己的傳承最有權威,誰也不服誰。同樣的,今天教會裡也經常發生類似的情景,比較嚴重、也是明顯的情況可以從長執選舉時看得出來;若是「甲派」的人選上了,「乙派」的人就變成「在野」了。也因為這樣,常造成有些傳道者產生「不安全感」的危機意識,為了「保障」自己的「權益」,也加入了「運作」選舉。結果往往不但沒有幫助傳道者在牧會上更順利,相反的,是添加了許多牧會工作上的障礙。

哥林多書信或其它使徒保羅所寫的書信,對今天的教會來說都是很好的信仰反省教材,尤其是傳道者更需要好好品味細讀這些書信。但我還是要再說一次,傳道者如果要講使徒保羅的書信,最好先講羅馬書。

本來預定在今年要寫完「耶利米書」這本經書的信息,可惜這個心願(計畫)沒有實現。該書還是停留在第卅五章,還剩下十七章未寫。如果我能得到三個月的假期,我相信可以將這些未完的章節處理完成。

當明年(二○○一)二月十八日講完「哥林多後書」之後,我將講舊約的「何西阿書」、「但以理書」、「彌迦書」等。這些都是屬於先知的文獻,也是舊約聖經中非常重要的作品。先知書也是我所喜歡的作品,雖然知道並不好講,但我還是要努力用心講它。這也就是為甚麼我講道要一卷卷、一章章地講的原因,是這種講道方式可以逼我面對這些原本不容易講解的經文,而不是專挑自己喜歡、容易處理的經文來講。我也發現這樣的方式,才能真正地幫助自己對聖經的認識更清楚,進而幫助信徒有系統地明白聖經的信息。

使我感到安慰的是:有許多兄姊在禮拜聽講道時,會拿筆在聖經、週報或筆記簿上作記號或是寫上筆記,這表示他們是很認真地記下聽道的心得。每當禮拜後有兄姊來問我他們聽講道後的某些問題時,我都會相當興奮,因為這說明了他們聽了之後內心有一股力量在敲擊著。我不敢說那是聖靈感動他們的心,但當我聽到他們問說「牧師,那我該怎麼做」這句話時,我知道聖靈在我們彼此之間做工。不是人的話會感動人的心想要見證基督耶穌的愛,而是聖靈的力量催逼著人的心靈回應上帝的呼召。

要特別謝謝台北東門教會和來參加查經班的兄姊,他們為我出書(包括「聖經信息」、「聖經導讀」等)奉獻了所有的印刷費用。也要感謝台北東門教會的兄姊,接納我這樣的講道方式。

郭玉玲姊妹是我在帶一群非台北東門教會會友查經而認識的朋友,要特別謝謝她在百忙中為我校稿,但她實在太客氣了,只修改錯別字,和填上遺落的字句。莊婷鈺姊妹曾與我同工在台北東門教會將近三年之久,是我最得力的助手。今年十一月她結婚成家,也辭去教會幹事的工作,但卻還特地撥出時間為我修潤這本書的文稿。過去有她在身邊,我出版「聖經導讀」和「聖經信息」的書都是由她作最後的定稿。她也是我在教會工作中遇到最好的助手之一。施家榮君、甘明哲君一直是我這多年來最好的出書搭檔。真謝謝他們。

主後二○○○年十一月廿六日於台北東門教會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4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