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聖經中的女性角色扮演 陳秀如

有機會拜讀盧牧師的以斯帖記,使我得以重新審視、反思,作為公元二千年的「新」時代女性,在角色扮演上是否具備相對的進步,又是否能活出信仰的生命。顯然地,現代女性在經濟上、人格上都獨立了,甚或其為著連家庭束縛都擺脫了,她們憑著「自己」的能力,在各方面和男性一較長短,各擅勝場。然而,讀過此書後,我不得不承認,包括我自己在內以及許多女性們,我們仍舊輸了。因為上帝的創造中,並不曾要我們在體力上、在能力上,和男性爭勝,卻老早就賜給我們更有智慧的天賦去贏得勝利。以斯帖就是最好的例子。

沒有聲音的以斯帖
整卷經書,雖然名為以斯帖記,但我們卻甚少直接讀到有關以斯帖的記載。她的個性不鮮明,感情是隱晦的,她謹慎言辭,意見也不多。在第二章裡,描述以斯帖做王后的過程中,可以得到印證。當她有機會成為被選的女孩子時,「以斯帖聽從末底改的忠告,沒有把自己的種族和親屬關係告訴人。」(二:10)而當她進入王宮等待王的宣召時,「以斯帖除了照著總管後宮的太監希該所建議的穿戴以外,沒有特別打扮。」(二:15)瞧,她不但對自己身為猶太人順從的隱瞞起來,連一般女孩子最堅持的穿著打扮都可以任人擺佈,沒有意見。這代表的意義是甚麼呢?我相信聖經是文學的記載,透過文學家的「藏筆」,揭去面紗之後,所表現出來的以斯帖,是一位有分寸、知進退的聰明女子。她知道甚麼時候該聽從他人(末底改或希該)的建議,畢竟沒有人比末底改更瞭解當時猶太人的處境,也沒有人比希該更瞭解亞哈隨魯王的喜好了。「順服」不正是一種智慧的表現嗎?沒有聲音的以斯帖,不也同樣贏得大家的喜愛,得到王后的尊榮,將上帝的恩賜發揮到極致了嗎?

不說勝過說的以斯帖

前面提到以斯帖的沒有聲音,故事發展到最高潮,在於以斯帖解救猶太人滅族之禍的過程。以斯帖冒著生命的危險晉見亞哈隨魯王,按照一般人的想法,好不容易見到王,而王又願意伸出金杖,且說連江山的一半都願意給她,這般的溫言軟語,當然要把握機會,一口氣揭穿仇人的計謀才是。然而,我看到以斯帖甚麼都沒有說,她只是向亞哈隨魯王提出赴宴的邀請。聖經上記載:「當天晚上,王睡不著覺。」(六:1)是的,王當然會睡不著,如果王心中尚存著一絲對以斯帖的愛憐,他當然會心裡納悶,王后冒死晉見,不會真的只為了邀請我赴宴。那麼她真正的動機是甚麼?何以說不出口呢?並且,如果王夠聰明的話,他更自然能聯想,王后以斯帖在皇宮中養尊處優,無一匱乏,若不是為了自己請求,想必是至親末底改有所請求,機敏的亞哈隨魯王必定會想到了這一層,「就命令人把官方的史錄帶來念給他聽。」(六:1)緊接著,史錄提醒了王尚未獎賞末底改的失誤。然而,王后又為何要一併邀請宰相哈曼呢?這一層是關鍵,想必哈曼若不是對末底改有恩,那就是大仇人了吧!讓我們跳出故事來深思一下,以斯帖是多麼睿智啊!一顆看似漫不經心的邀請,看似毫無目的的請求,卻能因此解救了猶大民族的厄運。一切的不可能,都變成可能。這中間的轉變,若不是敬虔的以斯帖憑著堅定的信念與慎重的態度(禁食祈禱),來發揮上帝賞賜的恩賜—以「不說」勝過「說」的婉轉,以充分瞭解丈夫的體貼,來完成這份使命,那麼,歷史說不定要改寫。試想,只因為婉拒赴宴,就休掉前任王后華實蒂的亞哈隨魯王,能夠忍受以斯帖用直接、不客氣的態度指出他縱容哈曼誅殺異己,自己也難辭其咎的缺失嗎?結果恐怕只會惹來亞哈隨魯王的惱羞成怒罷了。

就以上二段,我們可以省思到二層意義;第一,女性不必要在工作上、體力上和男性爭勝,卻可以憑著上帝所賜的恩賜來發揮。第二,在家庭中、職場上,甚至遇到生命的大災難時,女性何不如以斯帖般,沈著、冷靜的憑著溫柔、婉轉的方式來渡過難關,來幫助男性,使兩性更和諧,使我們生存的世界能更合於上帝創造的美意。

最後,再次感謝盧牧師,讓我有機會能深讀這本經書和信息,能參與這份服事,又能更有智慧地面對紛亂多變的世事。


主後二○○○年元月十日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4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