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以斯帖記的信息」出版之前

使我想到要講以斯帖記這本經書,是因為與女兒悅文有機會討論所謂「兩性平權」的問題;她在大學讀的是英語系,可是卻對社會甚為關懷,尤其對兩性之間平權問題頗有自己的意見。在她的心目中,我這個當父親的,是個很「保守」的大男人主義者,對女性懷有「藐視」的態度。會使她有這樣的感覺,是因為我對淑英「似乎」很少關心,只在意自己牧會的工作,家務事總是留給她去操勞。去年她考社會研究所,我問她教授口試問些甚麼題目時,她說教授問:「為甚麼讀文學的,想要轉到社會學的領域去?」她把自己在兩性平權問題上的心得回答教授,且表示想要學習作更多這方面的研究。因此,我想到聖經中有兩本以女性為主要角色寫成的經書,就是路得記和以斯帖記。而路得記因為以前在嘉義西門教會牧養時,曾帶一群非基督徒姊妹研讀過,且上來台北東門教會後,也有一群朋友跟我一起查考過,我想或許可先講以斯帖記,幫助我重新思考有關女性問題。就這樣從去年(一九九九)十月十日開始,到十二月十二日將這本經書講完。原本是講七篇,但在講完後,我發覺可以將第六講增添內容,使之分成兩個講章,就這樣總共有八篇講章。

剛開始的構想是,希望有更多的時間與女兒悅文討論有關女性角色的問題,或許可以幫助我在講這本經書時信息的思考,但是事與願違,因為我都是在禮拜四完成講道稿,而她回到家都是禮拜五晚上了。禮拜六、日,我是連和家人吃飯的時間也很難,除非我也跟著她在禮拜六晚上熬到深夜兩點才睡。因此原先期盼討論有關女性角色在當今台灣社會的問題根本就沒有機會。也許這也是她眼中我這個當父親的壓根兒就是個大男人主義者,才會只顧自己忙教會的事,連帶的把她的母親也拖得團團轉吧。

我常說每次讀聖經,同一經書一讀再讀,都會有新的發現,也會有新的心得。雖然過去已經讀過數次以斯帖記,且也曾經選過第四章經文講道,但是並沒有甚麼特別感受深刻之處。可是這次當我準備將之整本地講時,內心卻受到相當大的衝擊,特別是這幾年來因為歐洲南斯拉夫內戰、中東以阿問題、非洲盧安達種族衝突大屠殺、亞洲印尼與東蒂汶之間血腥殘殺等等,在在地引領我陷入沈思在以斯帖記這本經書中。我才突然發現早在幾千年前已發生過的問題,人類並沒有因為科技發展、教育普及、人權觀念高漲、交通發達縮短空間距離而在今天對生命尊嚴的態度有所改善,沒有!仇恨、報復的心依舊纏繞在人內心的底處無法解脫,莫非這就是使徒保羅所說的:「我所願意的善,我偏不去做;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反而去做。如果我做了我不願意做的,就表示這不是我做的,而是那在我裡面的罪做的。」(羅馬書七:19—20)看,人是多麼地軟弱啊!

正當我將以斯帖記講到第三篇的時候,鄭廷憲教授建議我將聖經中的五卷「聖書」中的另外四卷—路得記、雅歌、傳道書、耶利米哀歌等也一併接續將之講完。我覺得這是個很好的建議,但卻很擔憂自己的能力。不過我還是認真考慮了,決定在講完以斯帖記後,進而在今年(二○○○)元月開始講路得記,分成四篇講章。然後二月至三月講雅歌。

一卷卷、一章章地講,這十年來我持續這樣堅持。雖然有些旅居外地看台北東門週報的兄姊建議我將講道稿刊載週報上,這樣他們也可以分享我講道的信息,不過因為字數太多,佔用週報的篇幅過大,並不適合。再者,在牧會的經驗中,我發現會友最喜歡看週報的內容,除了自己的奉獻是否有正確刊登外,再來就是看教會有甚麼活動消息。他們並不常看或是注意細讀「上週講道」,原因是大多數的會友已經聽過了。也有傳道者很用心,是先將該禮拜的講道稿簡要刊登在週報上,這樣會友參加禮拜時,也有類似一份「講義」的週報可看,增加明白講道的內容和信息。我是每個禮拜在週報上寫一篇「牧師專欄」,表達我對教會、社會的觀點,也說說自己在生活經歷上的感受,結果發現會友大部分會看專欄的文章,然後我將專欄的文章彙集成「牧會筆記」。另外我將每篇講道稿也彙集成書,而這本「以斯帖記的信息」是已經出版的講道集第十一本,緊接下來要出版的是「以弗所書的信息」。距離我要講完、寫完新舊約六十六卷,尚且還有一段很長的距離,因此,我需要你持續地為我這份「憨願」代禱。

除了講道是一卷卷、一章章地講外,帶查經我也是用這種方式,原因是我發現這樣對信徒明白聖經整體的意義最有幫助。

這本「以斯帖記的信息」能夠順利出版,要感謝陳秀如姊妹的幫忙。她除了要哺乳尚在強褓中的嬰兒外,也忙著到學校教書以及家務事的工作,還要替我的講稿做「美化」工作。而甘明哲君和施家榮君這幾年來一直是我出這些信息書最好的幫手,從最後校稿到編輯成書,他們兩位從不缺席,實在感謝他們的辛勞。也要謝謝台北東門教會的兄姊和一些好友,一直為我出書的經費不斷地奉獻,使得這些信息書的出版更加輕快。

但願這些信息書的出版,對你明白聖經的信息有所幫助。

主後二○○○年元月十四日
於台北東門基督長老教會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4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