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講:人算不如天算

現在卻變成哈曼要服事的人。亞哈隨魯王怎麼想也想不到原來哈曼想要處死末底改。他是國王,他說出的話就是命令,哈曼不敢不遵守,且所有的建議都是他提出的,就像他建議將所有的猶太人都處死一樣,亞哈隨魯王也是照著哈曼的建議發出詔書。

第十二節剛好說出哈曼和末底改這兩個人之間截然不同的結果,一個是垂頭喪氣,另一個是則是回到王宮。我們可以想像在這時候的哈曼,心情是多麼地壞,多麼地悲傷。就像他原先向妻子和朋友們炫耀自己的成就時一樣,他現在只能對妻子和朋友述說自己悲慘的遭遇。而他們不是建議他怎樣掃除這些烏煙瘴氣的經歷,反而雪上加霜的恐嚇他,一定會失敗得很慘。

第十三節b句,似乎先前這些朋友和哈曼的妻子細利斯都不知道末底改是猶太人的樣子。如今他們一聽到是猶太人時,就斷定未來的發展是對哈曼不利的。他們為甚麼會這樣說呢?有可能是因為猶太人在波斯帝國境內已經發展出一套生存體系,且表現得相當不錯。特別是從波斯帝國的塞魯士皇帝善待猶太人以來,猶太人在波斯帝國的境內想必有相當好的發展,只要看末底改可以進入王宮裡當官,就可以明白猶太人在波斯帝國人民之間已佔有一席之地了。「次經—以斯帖補篇」在這一節有這樣的句子:「你就要把權力丟給末底改了。他是一個猶太人,你鬥不過他。他肯定會把你打敗,因為永生的上帝與他同在!」看,「永生的上帝與他同在」,這句話表示猶太人雖然被俘虜到巴比倫帝國當奴隸,但因為真心誠意地反省,得到上帝的接納,並且寬恕他們,使他們雖然在俘虜之地當奴隸,也有好的表現而受到當地人民的肯定。因此,連統治他們的人,都會說出「永生的上帝與他同在」這樣的話。

第十四節說出此刻的哈曼,恐怕已經無心想要去參加王后以斯帖所預備的宴席。這和上一次參加的感受是完全不同;上次是聽到王后以斯帖要請客,馬上就去了,絲毫沒有遲延(五:5),再者,上次參加後,「哈曼心情愉快地離開了宴會」,這次則是慢吞吞地,或許是不想參加吧,否則怎麼還得要王宮的太監來催促呢。

現在讓我們來想想看所讀的這段經文帶給我們的信息:

一、不要共謀設計害人的事,而是要想如何維護他人生命生存的尊嚴。

當哈曼官場得意的時候,他不但沒有滿足和感恩的心,還想要設法將仇敵末底改除掉,這樣的態度是不正確的。而更嚴重的是,當哈曼在發怨言的時候,他的妻子細利斯和哈曼的朋友們,不但沒有勸勉他,使他以更寬闊的胸襟來對待他所不喜歡的末底改,相反的,他們卻極盡所能的獻陰謀,為的是要將末底改除掉,他們這種態度實在大錯特錯。我在前面已經說過,上帝創造女人,為的是要幫助男人,這「幫助」是要使男人更聽從上帝的話,而不是要使男人因為聽從女人的話,卻將上帝的話給忘了,這樣是不對的。上帝的話會給人帶來生命的活力,因為上帝的話是豐富人生命的主要泉源。如今卻是當妻子的在幫助丈夫設計謀害他不喜歡的對象,這樣的態度,這種做法,絕對不是聖經的教訓,甚至是上帝所厭惡和要懲罰的對象!

列王記上第廿一章記載一則「拿伯葡萄園」的故事,就是提到以色列的王亞哈,因為喜歡拿伯的葡萄園,想用比市價還高的價錢購買該葡萄園,因為拿伯不賣,使國王亞哈很失望。這時候,亞哈的妻子王后耶洗碧不但沒有勸解國王打消主意,反而策劃了殺害拿伯的計謀,用錢買通兩個流氓作假見證,害死葡萄園的主人拿伯,然後奪取拿伯的葡萄園,上帝因此相當氣憤,派遣先知以利亞去警告以色列王亞哈,說:「你殺了人,還想霸佔他的產業嗎?」「狗在甚麼地方舔拿伯的血,也要在那裡舔你的血!」(列王紀上廿一:19)

人的生命是上帝的賞賜。謀害人的生命,等於是在污衊上帝的創造,這是非常嚴重的錯誤。因此,當妻子(或丈夫)的,或當朋友的人,都必須非常謹慎,當你的丈夫(或妻子),或是朋友在發牢騷、抱怨的時候,不要加油添醋,也不要慫恿他去報復,而是要想辦法使他冷靜下來,特別當他萌起殘害生命的念頭時,一定要設法將那樣的念頭排除掉,這才是盡了當妻子(丈夫)或是好朋友的責任。千萬不要當殘害生命的「共犯結構」者之一,上帝絕對是不會原諒這樣的人。

二、上帝是奇妙的上帝,在人類的歷史中,祂一直給我們許多奇妙的生命經歷。

這段經文帶給我們最大的震撼,就是當哈曼獻策給亞哈隨魯王,要用最尊貴的禮儀對待國王想要獎賞的人時,他怎麼想也想不到,原來國王想要獎賞的人,不但不是哈曼自己,而是他最痛恨的對象末底改。而末底改原本是哈曼最想要處死在絞刑架上的人,且在那時候,末底改正和其他猶太人一樣拼命祈禱著屠殺猶太人的計劃能夠解除。怎麼會想到國王要獎賞他呢?這是怎麼想也想不到的事。有誰會想到亞哈隨魯王在睡不著覺時,突然想到要看看過去所記載的史錄這本書?又有誰會想到當他正想找人來商量怎樣獎賞末底改時,剛好哈曼在那時候出現了。事情就是這麼地巧妙,也這樣的難解,因為只要是來自上帝的旨意,事情總是很奇妙。

確實,在我們的生命中都會有許多類似這樣的奇妙際遇,這些奇妙的際遇,構成我們生命的奧秘內涵。這就是上帝的創造,因為祂是一位奇妙的上帝。

來台北東門牧會之前,我一直告訴人家說,大型教會是不好的,特別是都市的大型教會最不好,因為最容易磨損傳道者獻身使命感的就是都市的大型教會。我也曾經告訴許多同工,我絕對不會到都市的大型教會去牧會,因為只有「阿西」(意即腦袋有問題的人)才會到這種教會去牧會。甚至有同工問我一些關於都市大型教會的狀況時,我都會勸他們打消這樣的念頭。但是,我怎麼想都沒想到,我竟然自己來到這間既是「都市」又是「大型」的台北東門教會牧會。現在,我常常遇到有同工問我說:「你以前不是一直在『罵』(批評)都市大型教會嗎?現在感覺怎麼樣?」每次聽到這樣的問題,我都會為之語塞,不知如何回答才好,甚至會覺得很羞愧。

生命中有很多我們意想不到的事,請注意,每一件事都有上帝奇妙的旨意在裡面,只要我們細心地觀察、省思,我們就會發現上帝的慈愛隱藏在每一件事情的背後,祂正在默默地對著我們講話,要傳達祂的信息讓我們知道。

三、改變和創造人類歷史的是上帝,因為祂是歷史的主宰。

哈曼原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官位正在飛黃騰達,甚至當亞哈隨魯王徵詢他如何獎賞有功於國家的人的意見時,他所提議的方式,竟然如同一位君王出巡般的耀眼。但是,連他自己都沒有想到,整個事件的演變,竟然由自己最痛恨的仇敵享受到自己所提出來的最榮耀獎賞,真是太諷刺了!
俗語有話這樣說:「人在計謀,天在算;千算萬算,抵不上天一畫。」用這句話來形容哈曼的經歷是再恰當不過了。這句話也說明了一件事實:上帝才是歷史的主宰,人不過是歷史過程中的一個腳印。導引歷史的是上帝,不是自己。

在所讀的這段經文中,我們看到許多驚奇的事件接連發生,包括哈曼的朋友和他的妻子細利斯的獻策,以及哈曼對國王亞哈隨魯所提的獎賞辦法,還有亞哈隨魯王要找人的時候,剛好哈曼來到王宮門口等等,這些巧妙的情況發生,其實都在說明一件事實:上帝才是歷史的主宰,祂掌控著歷史軌跡的發展。不是人在歷史中有甚麼特別的能力,也不是人在世上有甚麼特殊的能力可以改造人類的命運,不,都不是。真正在改變人類歷史的是上帝,不是人自己。乃是上帝在信靠祂的人的身上,顯現出祂奇妙的作為,認識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因為惟有如此,人才會懂得謙卑下來。也只有謙卑的人才會見識得到上帝的偉大。

(講於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廿八日)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35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