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頭苦幹的日子也有安慰的時候

 這本「彌迦書的信息」是我出版講道集的第二十本。從一九九四年出版第一本講道集「約翰福音的信息」迄今,一下子就過了八個年頭。這期間除了出版聖經信息的書籍外,也出版過一套新舊約「聖經導讀」三十六冊、「牧會筆記」十三本,以及有關聖經信箱方面套書的第一本「牧師,我有問題-福音書篇」等書,目前正在計畫出版「羅馬書查經講義」和「路加福音查經講義」。

我經常被問到的一個問題是:哪來的時間寫這麼「多」的書?每當有人這樣問我,我反而覺得很奇怪,因為我自己從不覺得自己寫「多」少,只知道每天埋頭苦幹就是了。內人淑英常抱怨我天一亮就抱著「小老婆」不放,直到晚上要睡覺了,才想到她。這也難怪,因為每天早餐過後的第一件事,就是翻開聖經開始研讀,並且是一面讀、一面整理並將之key-in進電腦。我把研讀聖經的功課當作每天生活和工作中最重要的事。可能就是這樣子吧,今年三月下旬突然發覺右手臂疼痛不已。看過神經內科醫生,也做過肌電圖和核磁共振檢查,看一九九六年五月下旬開刀治療的頸椎是否又「凸槌」了?感謝上帝的憐憫,結果是安好無恙。於是醫生建議我去看復健科,診斷的結果乃是和窩在電腦前太久且姿勢不正確有關係,醫師嚴厲警告我,必須每半個小時,最長不得超過一個小時,就必須站起來走走、疏疏筋骨。可是,又有誰會瞭解當看到或想到必須趕緊將所得到的資料或靈感key-in進電腦的時候,那時最容易忘我,而最容易忘記的,恐怕就是醫生的囑咐了。

我曾將出書形容是「懷孕生產」一樣,那種期待要生下孩子的緊張,和終於順利生下孩子的喜悅,是無法用筆墨形容得出來的。每次寫完一本經書的講道稿,我心中的那種滿足感,就唯恐大家不知道的樣子,趕緊要分享這份喜悅給所認識的朋友,但卻又怕人家笑我是個「傻憨憨」的牧師。因為我知道自己寫的講道稿,也不是甚麼神學大作,或是甚麼經典作品,只不過是一般主日禮拜時的講道內容而已。這就好像一個普通家庭的女人家生下孩子一樣,送個「紅龜粿」向左右鄰居報個佳音也就罷了,又不是出自甚麼名門貴族家庭的閨秀女子,生下富貴少爺或千金一樣,可大辦酒席佳餚宴請親友,實在也沒有甚麼值得一提的。

但是,每當從網路上看到有人傳信來詢問有關我所寫的信息內容,以及有人來信想要知道何處可以買得到這些書時,我心中那種喜悅和興奮,確實會鼓舞著我持續這股傻勁寫下去、拼下去的毅力。

在「希伯來書的信息」乙書的「序」中,我曾提到計畫先將新約尚未講完的書信部分完成、出書,這樣就可以先出整套新約的信息書。但我請教過幾位先進、好友,尤其是鄭廷憲教授和甘明哲君,他們都認為我按照原先新舊約經書交替講就可以,不必先將新約講完後才講舊約,他們給我的意見是:只要是聖經的信息,就沒有所謂「先後」或是「輕重」之別。於是我就這樣決定,講完彌迦書之後,我講腓立比書,然後我講但以理書,接下去會講提摩太前書和提摩太後書。

我要感謝上帝的是:自從牧會以來,我在所牧養的三間教會都曾遇到很認真的兄姊,他們有的讓我知道講道引用資料有不正確的地方,有的兄姊則讓我知道他們已經先閱讀過講道要讀的經文,且有的甚至告訴我他們已經先查考過一些釋義的書籍。我要感謝這些用心的兄姊,因為他們這樣認真,我才能改正過來錯誤的資料,也因為他們禮拜前的準備,讓我知道準備講道必須更認真,馬虎不得。這也是我都將要講的內容一字一字寫下來後才上講台講道的主要原因,因為這樣我才知道所準備的有哪些地方引用資料錯誤,也才知道自己哪幾個段落在釋義上有了遺落。如果你覺得我最近出版的信息書比起以前出版的內容更有進步的話,這就要特別感謝台北東門教會的兄姊,因為他們經常給我這樣的幫助,才有今天這樣的結果。

每次出版信息書,我就要感謝施家榮君和甘明哲君,這五年來有他們兩位的協助,這些信息書籍的出版才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順利出版。也要謝謝陳惠卿姊妹,她是我辦公室得力的助手,有她的幫忙,這本書的出版中不應該有錯誤的地方才可以減到最少。許多為我出版這些書籍奉獻的兄姊,我衷心地感謝你們給我這麼大的支持,有大家的鼓勵,讓我在手臂疼痛中也得到新的力量,並且持續朝著那不可能完成的願景前進。


主後二○○二年八月廿五日
於台北東門基督長老教會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4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