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彌迦書這本經書

認識先知彌迦


 主前第八世紀有四位主要先知,彌迦就是其中的一位,另外三位就是先知何西阿、先知阿摩司,以及先知以賽亞等。

我們對先知彌迦的身世背景所知的還是相當有限,在耶利米書第廿六章十八節曾提起他的名字外,再來就是彌迦書第一章一節所提供的資料,說他是摩利沙人,他的時代正好是「約坦、亞哈斯、希西家諸王相繼統治猶大國期間」,也就是主前七五○至六八六年之間,他被上帝呼召出來傳達關於撒馬利亞和耶路撒冷的信息。換句話說,他要傳遞信息的對象,不是只有在北國以色列,而是包括了南國猶大在內,這是指整個以色列民族。這就和他同時代的先知阿摩司針對北國以色列,以及先知何西阿主要也是針對北國以色列不同,先知彌迦所針對的對象範圍比較廣闊。

 彌迦,這個名字的意思是:「誰能像上帝呢?」我們可以從兩個方面看這名字的意思:
其一是指上帝的子民以色列已經背離了上帝的旨意,因此從他們的身上再也看不到上帝的形像了。舊約聖經中還有一位在希伯來文的名字是與先知彌迦同名,也同樣是先知,他就是米該雅;他的時代是以色列王亞哈。從列王紀上第廿二章就可看出,在先知米該雅的時代,以色列人民已經不喜歡聽上帝的話,倒喜歡聽虛偽、撒謊、諂媚的話。這可從先知彌迦所傳出的信息中看出,他說:「在這塊土地上,所有誠實正直的人都死了,對上帝忠心的人連一個都沒有。人人在陷害自己的同胞。」(彌迦書七:2)

其二是指有誰能像上帝的愛那樣深?聖經的作者告訴我們,即使上帝的子民一再背叛,上帝還是深深地愛著他們,想盡一切辦法要引導他們歸向祂。我們看先知彌迦這樣說:

「上主啊,沒有其他的神能跟你相比;你赦免了劫後餘生的子民。你不長久懷怒,卻以不變的愛待我們,你要再一次以仁慈待我們。你要把我們的罪放在腳下踩碎,拋入海底。」(彌迦書七:18-19)

詩人也是這樣描述上帝的愛:

「上主慈悲仁愛,
不輕易發怒,滿有不變的愛。
他不長久責備;
他不永懷忿怒。
他不按照我們的罪過懲罰我們;
他不因我們的過犯報應我們。
天離地多高,
對敬畏他的人,
他的慈愛也同樣宏大。
東離西多遠,
他使我們的罪離開我們也那麼遠。」(詩篇一○三:8-12,另外參考詩篇八十六:15)


當先知約拿知道上帝不降災禍給尼尼微城的人民,因而大生上帝的氣時,就是像詩篇的詩人在唱這首讚美詩歌的內容一樣,表達對上帝的不滿。他抗議上帝對外族人的愛,說上帝「常改變心意不懲罰人」,因此,想用死來抗議上帝這種令人無法想像得到,甚至是無法瞭解的愛(參考約拿書四:2-3)。

使徒保羅也這樣詮釋上帝的愛,他說:「上帝對我們顯示了無比的愛:當我們還是罪人的時候,基督已經為我們死了!」(羅馬書五:8)我們可以這樣瞭解:先知文獻雖然是在譴責人所犯背離上帝教訓的罪,但卻在譴責中也同時強烈地指出,上帝是愛的上帝,是滿有慈悲的上帝,只要人悔改歸向祂,祂必定赦免人所犯的罪。


彌迦書的時代背景和先知的信息

 從第一章一節所提供的諸王歷史朝代背景,就可看出先知彌迦的時代,就是北國以色列在主前七二一年滅亡的時代,那時亞述帝國消滅了北國以色列,並且將人民俘虜到外國去販賣為奴,更殘酷的,是亞述帝國從鄰近國家巴比倫、古他、亞瓦、哈馬,和西法瓦音等地遷移人民到撒馬利亞等過去以色列人民居住的各城市,因為這樣的政策,導致後來這些從外地遷移入撒馬利亞等地的人,與留在當地的以色列人民通婚,並且逼使以色列人民跟隨這些外族人拜偶像神明(參考列王紀下第十七章)。亞述帝國這樣的做法,其實是有計畫性的要將以色列民族給消滅掉。我們知道這些與外族人通婚而生下來的後代,就成為後來以色列人民鄙視的對象,認為這樣的人就是不潔淨的族類,不與他們相來往,這些人就是所謂「撒馬利亞人」。他們與主前第六世紀末期與第五世紀時代返鄉回國的以色列人民之間有極大的鴻溝(參考約翰福音四:9),甚至有彼此仇視的現象(參考路加福音九:53-54)。北國以色列十個支派的人民也因為這通婚的事件,後來在整體以色列返鄉運動後,失去了原本多數的主導力量,改由猶大領導整個以色列民族。

 一個國家的滅亡,絕對不是單純在國勢單薄、軍力衰退等這種表面的問題而已,而是有其實際的社會現象所呈現出來的墮落、腐敗,這才是造成一個社會動盪不安、民心不穩、國家趨向滅亡的主要因素。我們從先知彌迦的言論中可以看到,他一再嚴詞譴責當代社會敗壞的現象,有錢有勢的人日夜都在圖謀詐欺、吞佔窮人的財產(參考二:1-2、8-9);也看到政府官員不但沒有依照上帝的教訓,用公義的法則對待人民,相反的,他們是「憎恨善良、喜愛罪惡」,剝削人民(參考三:1-3),「用兩種天平和升斗」(參考六:10)等等,而在所有這些違背社會公義的事當中,最嚴重的莫過於在法庭上沒有公正的審判(參考三:11),就像先知彌迦指出的,當時的「官吏和法官都接受賄賂。有權勢的人跟他們成群結黨,狼狽為奸」(參考七:3)。

我們可以這樣瞭解:如果政府官員沒有維持公正的法律,只知道接受賄賂而辦案,這樣的社會就不能期待會有誠實的商人。在先知彌迦的時代也和先知阿摩司的時代一樣,商人的秤是偷斤減兩(參考六:10-12),受傷害、被欺騙的總是那些貧困的人民。這樣的社會,怎能期待人民誠實、忠心呢?很難(參考七:2)。沒有誠實的社會,彼此的信任心就失去了。這樣的社會,不必等敵人來攻擊,自己就會先沉淪下去,進而導致整個社會動亂瓦解(參考七:6)。過去的時代如此,今天的時代也一樣。沒有公義準則的社會,是不會長久存在的。

 再者,我們應該有這樣的認知:無論一個社會怎樣惡化,敬虔的宗教心應該是一個社會最後的防衛力量。而這份敬虔的宗教心,應該由宗教領袖帶頭顯出信仰的力量。可惜,先知彌迦時代的宗教領袖,卻是帶頭墮落的主要人物,為了貪婪錢財,甚至違背上帝的旨意欺騙人民(參考三:6、11)。更可惡的,是宗教領袖往往用那虛偽的宗教儀式來迷惑人民,他們以為上帝喜愛的是這些繁文縟節的宗教禮儀,其實,上帝並不喜愛這些,祂只喜愛人遵行祂的教訓,討厭人用豐富的祭品來掩飾所犯的罪行(參考六:6-8),這樣的信息在同時代的先知以賽亞、先知何西阿、先知阿摩司也都發出一樣的呼聲(參考以賽亞書一:10-14、何西阿書六:6、阿摩司書五:21-24)。我們可以將這幾位先知的信息歸納出一個基本原則:上帝所喜愛人的,就是將祂的教訓落實在每日的生活中,遠比進行各項周全的宗教禮儀更重要。


可分成下列幾個段落
1、第一章至第三章,對北國以色列和南國猶大的譴責。
2、第四章至第五章,預言上帝的子民將重新聚集。
3、第六章至第七章7節,說明上帝與以色列人民之間的關係。
4、第七章8至20節,祈求上帝的憐憫和愛。


(本書經文取自「現代中文譯本修訂版」,香港聖經公會版權所有,承蒙允許使用。特此致謝。)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0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