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寫在「羅馬書的信息」出版之前

坦白說,決定要講羅馬書時,心中一直很擔心,因為這本書被稱為是「福音書中的福音書」,想來必是很深奧,且份量很重的一本經書。若不是相當有準備,最好不要講。這樣的觀念一直深植在我的內心中。但是,我也知道要了解使徒保羅的書信,最好事先讀熟了羅馬書,因為羅馬書是了解他思想非常重要的一本文獻。我就一直處在這種矛盾中。當我講完四本福音書時,馬上就想到應該接下來講使徒保羅的書信了。為了要讓大家先對使徒保羅的信仰思路有個概括的了解,講羅馬書是第一部要進行的工作,逃避不了。就這樣我在講完馬太福音後,接下來是講羅馬書。
 
   我還很清楚記得一九九五年七月,第四屆大專聖經神學研究班在玉山神學院舉行,也是我第一次加入輔導的工作。那一次就是研讀羅馬書。有很多次我們輔導在討論經文內容的問題時,大家就曾徵得面紅耳赤。可是越爭論,我們彼此之間的情誼越相近。也因為那次讀羅馬書的聖經研究班,我幾乎沒有缺席過往後幾年寒暑假聖經研究班輔導的工作,對聖經的興趣也隨著年齡的增加而升高。但對羅馬書我還是心裡怕怕的。


    當我告訴謝淑民兄要講羅馬書時,他的反應很高興,並且告訴我這是一本值得用心準備的獎章。嘉義西門教會的幾位會友,原本參加主日七點禮拜,也因為要聽我講羅馬書而特地改為參加十點禮拜。在他們看來雖然是小小的舉動,對我則是很大的鼓勵。沒想到這本書還沒有講完,淑民兄卻因為我提辭呈的事,在小會開會時突發心肌梗塞而離開,這件事一直在我的心中成為無法忘懷的心事。失去像他這樣難得的摯友,使我一直覺得對嘉義西門教會有一份虧欠,而對淑民兄的家人,則有萬分的愧疚。


    我在嘉義西門教會牧會最後的一個禮拜日,剛好是羅馬書講到第十五章(第十八講),這樣也算是告一個段落。從一九九三年五月開始在嘉義西門教會講約翰福音,到九九七七年十月講完羅馬書,總共講過十八卷經書,包括:創世記、出埃及記、路得記、撒母耳記上、下卷、但以理書、俄巴底亞書、約拿書、彌迦書、哈巴谷書、馬太福音、馬可福音、路加福音、約翰福音、使徒行傳、腓利門書、希伯來書,以及耶利米書講到第卅一章。其中整理成書出版的只有創世記、出埃及記、馬太福音、馬可福音、路加福音、約翰福音,和羅馬書等七本。其他的都因為是手寫的稿子,整理上恐怕需要相當的時間。因此,我決定將尚未出版的重新再講,並用電腦重新寫過,以便早日出書。


    當我把羅馬書的講道稿拿給好友林金虎長老讀的時候,我對他說:「請注意,看看我的稿子內容是否有情緒性的語句,因為這段時間我的情緒不太穩定,可能會不小心而藉機罵人。若是這樣,請不用客氣將這些都刪除掉,我要重寫。我是要講聖經的信息,不是用聖經來罵人的。」當他看完拿給我的時候,告訴我說找不到我擔心的句子,我才放心開始整理出版。


    這本書能順利出版,要感謝林碧琴老師的協助。她結婚和夫婿剛要去度蜜月,我就拿這本書的稿子給她修改。她一直很客氣,不太敢下重手把我那彆扭的中文修改過來。她說這是為了要保留我的「原味」的緣故。實在謝謝她,也謝謝她的夫婿林英智君,允許林老師在新婚期間就忙著替我改稿子。也要感謝施家榮君,有他替我處理電腦編排的事宜,我就可以安心寫稿子和出書。處理完這本書時,我即將上台北東門教會開始新的牧會工作,施家榮君還特別交代我,若有新書完成,可以把磁片寄給他處理。他的鼓勵,我一直銘記在心。甘明哲君也是嘉義西門出身的青年,有他費心神替我校稿,我就可減少錯別字的數目。真謝謝他。


    鄭廷獻教授是我仰慕很久的一位信仰前輩。當他接到我的拙作「創世記的信息」時,打電話告訴我說:「盧牧師,我等著看你寫的羅馬書信息。」我聽了後很興奮,就決定在此書付梓之前先請鄭教授評鑑,看是否可以出版。由於從未與鄭教授見過面,只好拜託郭榮彬長老帶我和淑英在三月九日晚上去拜訪他。我知道鄭教授對羅馬書的研究很有心得,讀過不少相關的著作。因此,我告訴鄭教授說:「如果您老人家覺得此書有問題,請不用客氣,告訴我,我願意重新寫過。」真感謝他老人家的費神,花了不少時間。當他告訴我替我找出此書的錯字以及引用經文的誤失時,我真的感到非常的窩心。因為他實在看得非常仔細。勞煩他老人家這樣多,內心非常過意不去。


    上台北之前,我特地去嘉義基督教墓園十字亭看看淑民兄。我相信他會很高興我沒有停止「講完新舊約六十六卷,並將之出書」的心願。他對使徒保羅的書信非常喜愛,研究也甚深。這一本也是我出版使徒保羅書信的第一本講道集。就用此本作為紀念淑民兄,以感謝他長久以來對我的厚愛。


                                                       一九九八年三月十九日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6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