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馬書」與我

 假如有人質問羅馬書是怎樣的一本書?我想,學者們會說:羅馬書是針對救恩事實,做了有條理的剖析,並落實於普世的救贖論。誠然。但我可能立刻回答:是在新約聖經中我最怕讀的一卷書。為甚麼會有這種事情發生呢?原來就是有一段關於我個人的小故事。


    自小到大,生長於非基督教家庭的我,理應對聖經一無所知;更何況談不上「羅馬書」與我的牽連。然而,五十多年前,當我初學德文課程時,課本上竟出現一題習題,深刻刻印在我心靈裡;後來不死不休地在糾纏我,環繞我的腦海,逗留不去。它就是如下一題,德文譯成日文的題目:

    Zwei Seelen Wohmen auch in meiner Brust,.........
    (誠然,我的心中有兩個靈,.........)。


    時隔十年,我蒙主憐憫,終於信主了。就開始接觸聖經,始知新約聖經裡面,確實有這麼一本特殊又特別的書信,是保羅寫給世人的最後一本遺書;並且獲知上述德文習題實係羅馬書第七章十五節的經節。因此,羅馬書對我來講,一來在我信主之前,第一次唯一讓我接觸經文之書。二來在我信主之後,又成為令人感到讀前就畏懼三分,讀後又困擾百出不窮之一卷棘手的書。的確我讀羅馬書有點害怕。


    坦白說,今天面對羅馬書,依然心中有著恐懼感,仍無法完全消滅。因此,我就想:為甚麼有很多別人異口同聲地說:羅馬書是他一生最喜愛的書,甚至愛不釋手。唯獨我個人偏要一味在恐懼呢?我的理由(先入感)可能來自三個方面:一則讀羅馬書,就像暴露我的秘密,揭穿我的隱私,把我所有的「罪孽」呈現無遺,令我面對自己的罪惡再也不敢正視。二則我自己對羅馬書的背景「認知」很有限;諸如對保羅的生涯,尤其是他遇見復活主的心靈體驗、保羅的精神、保羅的信仰、他的思想之深遠、當時的情況等等,我怕自己懂得多少?最後就是它的「難讀」性。的確,羅馬書並不是一本好讀的書,有時甚至令人不能不質疑:不讀羅馬書,行嗎?為甚麼一定要讀?這個議題又牽涉到「為甚麼保羅硬要寫下羅馬書-他最後一卷遺作呢?-以及寫作當時他內心的處境如何?心靈感受又怎樣?」等等值得用心尋味的問題。其實羅馬書的難讀,並不是沒有道理的。因為上帝拯救的對象是世人(罪人),由於世人都有罪孽,由於有罪孽,所以就變成了極為複雜的存在者。試看人心敗壞,宗教虛偽詭詐,每天的新聞報導內容等等,豈不是在表明人本性的罪惡。上帝為了拯救這些本性複雜的世人,就有必要去配合他們本性的複雜,才透過保羅的文章口述有條有理的講論拯救之道。是故羅馬書怪不得寫得那麼複雜艱難了。換句話說,羅馬書不這樣敘述,恐怕拯救之道就說不出道理來。讀羅馬書的一個好處,確實是在這一點。即:怎樣讓我們學習,對耶穌基督的信仰能說得出道理來。


    因此長久以來,我就力求克服對羅馬書不該有的一些偏見,開始逐步收集有關各類參考書和資料,不分中文、日文、英文、德文,包括鼎鼎大名的大作新書,都不放過。然而,這些資料固然幫助我甚大,縮短羅馬書與我之間的距離甚多。可是我又發覺這些寶貴資料不是太學術,就是太不學術。用來不是太長,就是太短。二者都容易引人入迷。要誕生一本偏重信仰靈命,又積極吸取學術成果的講解書,實在難找難產。


    當我正在渴望一本不長不短,恰到好處的「羅馬書講解」問題時,真意想不到上帝奇妙的安排,給我一個美好的際遇。日前承蒙盧牧師前來探訪,要我幫他校稿「羅馬書的信息」,並寫一篇介紹文。我雖然婉拒(因為我知道不是塊料),但又自不量力,義不容辭的擔當了起來(因為被盧牧師福音事工的熱忱打動)。幾天後工作就開始;每天一字一句一行一頁,邊讀邊想地進行。不料,我被它的魅力迷住了,我原先有的恐懼感也一乾二淨地被掃飛。一連四天一口氣就將全書讀完,並發覺:這豈不就是我們所需求的一本好書,最為適合此地信徒閱讀。


    本書共收錄十九篇講道詞,等於是十九個主日講道記錄。每一講設計由五個階段組成:首先,就有溫習上一講的重點提要,或講一些有關重要信息作為預備知識,然後進入本段經文(Perikope),對每一段每一節經文的背景、釋義、解釋、應用等等,運用盧牧師乙套豐盛經驗和學識,展開獨特的處理方式;至於內容也非常精彩:如有奧古斯丁故事、引述次經、愛色涅派教團之生態;有個人的具體見證,對信徒的盲點、教會的缺失、自己的家庭有所指點,毫無保留。然後將心得做出幾項做為結論結束講道。


    至於盧牧師的文章,頗有性格。頻頻出現:看、不、不是這樣、不是某某、沒有、但是......等字眼。直截了當,強而有力,簡單明瞭。我蠻喜歡。用台語音讀,也讀得通順,以國語音讀,也很舒暢。日本武士的所謂「二刀流」。


    我常講「羅馬書」可以拿來比擬「糙米飯」。讀羅馬書有如吃糙米飯。表面看來有點黑黑,胃口不開。吃起來又硬硬難咬,不易咬碎。但有耐心繼續咬下去,愈咬愈香愈有味道,而且營養十足,幫助生命成長是一定的。只怕糙米飯的煮法不當,就不但得不到營養,反而引起消化不良,有礙胃腸的正常機能。就這一點而言,我們大可放一百個心。因為盧牧師的煮法別具他的一格,絕對幫助你靈命成長是沒有問題的。


    如今「羅馬書的信息」即將出爐。說來巧合,時值復活節連同盧牧師在台北東門教會舉行就任禮拜在即,我們怎麼可以沉默不興奮?


    請聽!福音鐘聲一再地響起。


                                                      一九九八年三月二十日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7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