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講:罪的代價是死亡

經文:羅馬書六:15—23


我們讀羅馬書必須認識的一個基本前提,就是使徒保羅對上帝的恩典的看法,他認為那是非常珍貴的,絕對不可以隨意糟蹋,或有輕視的態度。對使徒保羅來說,我曾說過,也是我們大家所熟悉的,那就是他在大馬士革途中的特殊經驗,讓他深深地感受到上帝在基督耶穌裡奇妙的愛,和無價可比的恩典;這種恩典乃是對於犯罪的人的憐憫、赦免、寬恕。因此,他說出很有名的一句話:「上帝對我們顯示了無比的愛:當我們還是罪人的時候,基督已經為我們死了!」(羅馬書五:8)。不是人有甚麼值得上帝愛,也不是人有甚麼功勞值得上帝注意,人都是罪人,都是罪的奴隸者,根本就不值得上帝愛。但是,就在這樣的前提下,上帝先愛了我們,並且這種愛是無價的,是「白白賜給」人類的最大禮物。也因為這樣,使徒保羅認為上帝在基督耶穌裡的愛,已經超越了世人所能想像的代價,是世上最為珍貴的恩典,這樣的恩典最值得大家來珍惜。只有在珍惜的情況下,人才會體會出上帝的愛是甚麼。只有在這樣的態度下,人才清楚甚麼叫做與上帝有合宜的關係的意義。也只有在這樣的了解下,人才知道奮力作為一個「新造的人」,要過「新的生活」(羅馬書六:4)。因為這樣的人,他的生活已經有了目標,他經歷了生命重新再造的內涵,會盡一切力量將過去所呈現出來的「惡」、「壞」、「黑暗」給予排除掉!
這是我們從羅馬書開始讀到現在所整理出來的一個總結。

現在我們要繼續看使徒保羅怎樣說明上帝的恩典在基督耶穌裡對我們生命的意義。

第十五至十六節:
15 這樣說來,因為我們不在法律之下而是在上帝的恩典之下,我們就可以犯罪嗎?絕對不可!16 你們當然知道,當你們作人的奴僕去服從主人時,你們就是他的奴僕。這就是說,你們作罪的奴僕,結果就是死;你們順服上帝,就得以成為義人。

我們看到在這裡使徒保羅再次提起第六章一節所提過的問題—我們該繼續生活在罪裡,好讓上帝的恩典顯得更豐富嗎?顯然,有人故意將使徒保羅的論說曲解了,認為如果依照使徒保羅的看法,既然上帝的恩典是白白賞賜給人,且不用任何代價,這樣很容易使人誤以為這樣可以盡量犯罪,好使上帝的恩典顯明得更多,因為上帝的愛是那樣的無限量,是那樣地浩瀚、寬量。因此,他提出了答辯,希望大家了解一點:就是因為上帝的恩典是如此的奇妙、偉大,除了珍惜以外,絕對不能濫用,或是給予廉價化!因此,他用很強烈的字眼說:絕對不可!

會造成將上帝恩典廉價化這樣的想法的人,其實在我們生活經驗中也常常碰到;例如有父母對孩子真是愛得無微不至,但是孩子卻感受不到父母的愛,反而認為只要自己想要,隨手一伸,父母就會給予,這樣的孩子不但不會珍惜父母的愛,乃是將父母的愛看成廉價的,是父母應該給予的。現今的社會,真的會珍惜父母給予的愛的孩子,實在不多。

我記得中學的時代,我的導師家境背景很不錯,父親是監察委員,在當時戒嚴的時代,當監察委員享有很大的特權;但是我們在環島畢業旅行中,他帶我去遊花蓮街道時告訴我說,他很珍惜父親給予的一切支持(當然那是特權所帶來的特殊享受),可惜他的弟弟(跟我同校同學)卻不是這樣,簡直就是在濫用,甚至是糟蹋了他父親給予的機會,因為他父親要常常到警察局去保他弟弟出來,原因是他弟弟參加幫派,時常鬧事被警察抓去。

如果我們是生活在罪中的人,就好像是生活在罪的「戒嚴」裡;但是上帝透過基督耶穌給予我們享有祂拯救的「特權」;如果我們不會珍惜這樣的「特權」,如果我們不知道這樣的機會要特別珍惜,繼續濫用,有一天我們將會失去這樣特殊的恩典。

在第十六節裡,使徒保羅用「奴僕」與「順服」作比喻;他說到一個人,無論他順服的是誰,他所順服的對象就成為他的主人。使徒保羅這種說法其實就是引申了耶穌基督的話;耶穌基督在約翰福音第八章三十四節說:「我鄭重地告訴你們,每個犯罪的人都是罪的奴隸。」奴隸,這是生命的另一種死亡的狀態,因為奴隸的生命不是自由的,是掌握在主人的手中的,主人可以隨時隨地處理奴隸的生命。一個犯罪的人,他就是這樣被罪所處理掉了!這就是使徒保羅所說的「因著罪,死接踵而來」(羅馬書五:12)的意思。


第十七節:
17 感謝上帝!雖然你們曾經是罪的奴僕,現在你們卻一心順從所傳授給你們的教訓。

這一節可以說與前面兩節是一個對照;前面說到人曾經是罪的奴僕,這裡卻說人已經不再順服於罪,而是一個相反的方向在進行,那就是順服於上帝在基督耶穌裡的救贖恩典,因此,使徒保羅將這種轉換點用「感謝上帝」的句子說出來,因為這是非常珍貴的禮物啊!確實是這樣值得感謝,因為人的生命有了大的轉機,這種轉變乃是從一個死亡的情況中,轉變進入到一個重生、再造的境況裡,這是生命的改造,是從死亡到復活,當然值得感謝。就好像一個人原本是奴隸,現在不再是奴隸了,是自由的人一樣,要大大地高興,要非常感謝救贖他脫離這種奴隸生活的恩人。

「所傳授給你們的教訓」,這句話指的是早期教會使徒們所傳授給信徒們的信仰生活規範,這些教訓當然也包括了早期教會在流傳的有關耶穌基督的教訓,以及早期教會所在強調的團契生活態度等等,例如使徒行傳第二章四十二節說的:「他們專心向使徒們領教,參加團契生活,分享愛筵,一起禱告。」我們不難想像羅馬教會已經有了很好的教會組織形態出現了。


第十八節:
18 你們已經從罪中被釋放出來,而成為義的奴僕。

在使徒保羅看來,作為一個信基督耶穌的人,應該就是一個自由人。這裡所謂的自由人,指的乃是從罪裡得到釋放的人。因為罪是控制人的生命,使人成為一個死亡者,不再對生命有生的念頭。而在基督耶穌裡,人則成為一個對生命有盼望、有復活的希望者。

使徒保羅用「義」這個字在表明一個明顯的區別;也就是一個人從罪的奴僕中,因信耶穌基督後變成為「義」的僕人。
義,這個字在猶太人看來,就是一種規範;這規範是以上帝的品格為準。馬太福音第五章四十八節,耶穌基督說:「你們要完全,正像你們的天父是完全的。」或是路加福音第六章三十六節所說的:「你們要仁慈,正像你們的天父是仁慈的。」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基督徒信仰指標││以上帝為我們學習的目標。其實這就是耶穌基督傳揚福音的中心題旨││上帝國的意義。

我們要注意的乃是使徒保羅在說「義」這個字時,至少包含了三個層面的意義;一是指傳統上猶太人所重視的摩西法律而言。這種法律是在於強調人的社會生活倫理規範。其二是指上帝在基督耶穌裡的救恩。其三乃是指作為一個基督徒應該的社會生活倫理行為。

這樣我們可以看出,作為一個猶太人,使徒保羅並沒有要信基督耶穌的猶太人,將猶太人原本看為最重要的摩西法律廢除掉,他不但要猶太人注意到摩西法律的重要性,也同時要他們注意到作為一個基督徒,應該有比以前更高超的社會倫理規範。這就是他在這裡所說的成為「義的僕人」的意思。我們從這裡可以了解,使徒保羅不是說一個人信了基督耶穌後,使人的社會生活變鬆懈,乃是更加嚴謹地過社會生活,這就是為甚麼基督教會對信徒在社會生活規範上要求更多的原因所在。


第十九節:
19 我怕你們難以了解我的意思,所以用很普通的例子對你們說。從前你們放縱自己的肢體,為非作歹,作罪的奴僕。現在你們要奉獻自己的整體,作義的奴僕,成為聖潔的器皿。

我們從這裡不難看出使徒保羅的用心;他仍然要表明一點,就是作為一個基督徒,就必須在社會倫理、道德生活上有比一般人更高的要求,否則就很難顯明作為信基督耶穌的人是個「新造的人」這句話的意義。如果還是跟過去一樣,這樣的信,與沒有信之間,實在沒有甚麼差別。因此,使徒保羅在這裡用「義的僕人」,就是要表明作為一個基督徒應該有上帝的形象,過聖潔的生活。他在羅馬書第十二章一至二節這樣說:

「所以,弟兄姊妹們,既然上帝這樣憐恤我們,我勸你們把自己當作活活的祭物獻給上帝,專心事奉他,蒙他喜悅。這就是你們應該獻上的真實敬拜。不要被這世界同化,要讓上帝改造你們,更新你們的心思意念,好明察甚麼是他的旨意,知道甚麼是良善、完全,可蒙悅納的。」

看,我們應該把自己當成像是要獻給上帝的祭物一般,這就是使徒保羅在進一步解釋甚麼是「義的奴僕」之意。
這樣有了一個明顯的區別;在以前,因為沒有信基督耶穌時,人會放縱情慾的生活,且不會覺得有錯,或是罪惡感。現在,因為基督耶穌的緣故,開始知道自己應該秉持怎樣的態度過社會生活,為的是要使自己成為好的獻祭品呈現在上帝的面前。我們知道作為一個猶太人,他們都很清楚所有要獻在祭壇上的祭品,都是很講究的,至少是必須沒有殘缺的牲畜(利未記三:6、五:15、18)。因此當使徒保羅在講一個信了基督耶穌的人,必須有這種獻祭給上帝的觀念,對猶太人來說是再清楚不過了。希伯來書的作者說:「要努力跟人和睦,過聖潔的生活;沒有聖潔的生活就沒有人能見到主。」(希伯來書十二:14)


第二十至廿三節:
20 你們作罪的奴僕的時候,不受義的管束。21 你們現在認為可恥的事,當時做了,到底得到些甚麼好處呢?不過是死罷了!22 現在,你們已經從罪中被釋放出來,作上帝的奴僕;你們把生命完全奉獻給他,所收穫的就是永恆的生命。23 因為罪的代價是死亡;但是上帝所賜白白的恩典是讓我們在主基督耶穌的生命裏得到永恆的生命。

使徒保羅持續用對比的方式在論說有關一個基本的觀念,就是在罪的裡面,人的生命是死的。罪,就是死的記號。而死,對人並沒有甚麼益處啊!作為一個人,為甚麼要為罪服務呢?為甚麼要作為罪的奴隸呢?不需要!因為當人在基督耶穌裡,就像是從罪裡得到釋放出來的人一樣,他的生命將會是永恆的。換句話說,作為一個信基督耶穌的人,就必須有更新的生活態度。這一點在使徒保羅看來是比甚麼都重要。

第廿三節說「罪的代價是死亡」,這裡所用的「代價」一字,通常是用在羅馬軍隊中所謂的軍人薪餉。使徒保羅用「代價」這個字,在這裡可以說是在表明一個人如果都是在為罪出力、戰爭,其所得到的代價就是只有死亡一途,別無選擇。相反的,在基督耶穌裡,所得到的卻是永恆的生命。就像馬太福音第十九章廿九節,耶穌基督所說的:「無論誰,為了我的緣故撇下了他的房屋、兄弟、姊妹、父母、兒女,或田地的,都要得到百倍的酬報,並且要得到永恆的生命。」看,這是多麼清楚且截然不同的代價啊!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這段經文所帶來的信息:

一、感謝上帝,祂用盡各種方法使我們得以聽到耶穌基督拯救的信息,使我們因此對生命有一個新的盼望和期待。

當使徒保羅寫羅馬書給羅馬教會的信徒時,就是在告訴他們,要恭喜他們,因為他們得到了基督耶穌拯救的福音。使徒保羅告訴羅馬教會的信徒,人就是因為認識了基督耶穌,而知道生命可以從罪惡的裡面釋放出來,使人可以有新的生命力,追尋那在基督耶穌裡的永恆生命。

同樣的,我們要感謝上帝,因祂的慈愛而使我們得以有機會聽到基督耶穌拯救的信息,也因為這樣,我們成為基督耶穌的信徒,對生命有新的盼望,我們不再對生命失志,也不消沈,因為基督耶穌就是我們生命得到永恆的倚靠。也因此,我們要有力量展開奮鬥的心志,就是對罪惡發出戰鬥,我們都知道這是一件很艱辛的信仰旅途,但是我們並不會退縮,因為基督耶穌就是我們最好的力量泉源。

我們生活的世界裡充滿了罪惡,其實就在我們生活環境的每一個角落都有罪惡在對我們引誘,希望我們成為他們的奴僕,我們必須非常小心,時刻在我們心中有一個信念:我們已經信了基督耶穌,就必須要很謹慎,以免我們陷入在罪惡的窠臼中而無法自拔。

二、脫離罪惡所帶來生命的死亡,最好的方法就是努力朝向聖潔的祭壇上走去。

使徒保羅說「罪的代價是死亡」,確實就是這樣。他告訴我們既然信了基督耶穌,就該有成為聖潔的祭品的準備,隨時可以呈現在上帝的面前,成為好的獻祭品。當使徒保羅在強調作為一個基督徒就像是一個聖潔的祭品時,所用的字眼表達出來的意思,是一個尚未完成的時態,也就是說,基督徒並不是一信基督耶穌就馬上成為一個完美無缺、聖潔的人,而是在繼續努力中,持續在奔向那聖潔的祭壇。要注意使徒保羅並沒有告訴我們說,一個人一信基督耶穌馬上就成聖,沒有,而是一直努力朝向成聖的目標前進。這就是他所用的「聖潔」這個字眼的意思。他自己在腓立比書這樣說:

「這不是說我已經成功,或已經完全了。我繼續奔跑,只求贏得那獎賞;其實,為要使我達到這目標,基督耶穌已經先贏得了我。弟兄姊妹們,我並不認為我已經贏得了這獎賞;我只專心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全力追求前面的事。我向著目標直奔,為要得到獎賞;這獎賞就是屬天的新生命,是上帝藉著基督耶穌呼召我去領受的。」(腓立比書三:12—14)

還沒有完成,而是還在繼續努力中。使徒保羅都是這樣了,那我們豈不是距離更遠了?確實是更遠!

很使人敬佩的德蕾莎修女(Mother Teresa),她所創辦的修女院一直在為那些貧困到幾乎餓死路旁,或是相當病弱的貧窮人服務時,受到舉世的讚賞,也因此有許多人都是慕名而去她的修女院。也因為這樣,修女院知道很多人並不了解該院這樣做的目的,因此,通常都會讓自願要去加入該院的決志者有個緩衝的機會,讓她們在修院先學習適應一段時間後,才再做決定要不要成為修女。她們發給每一位進入修院的決志者簡單的生活用品;就是:只有兩套衣服(以備換洗)、一雙鞋子(破了才買)、一個水桶(為工作)、一個鐵盤(為吃飯)、一床鋪蓋(也鋪也蓋),其他例如冰箱、電風扇、洗衣機等所謂的現代化產品,可以說都沒有。每一天,這些決志者必須跟隨那些已經進入修女階級者出門去服務,所服務的對象乃是:棄嬰、孤兒、病患、痲瘋病者,和垂死的病人或老人。她們也成立所謂「垂死之家」、「肺結核病療養院」等等來收留這些人。

有一次,有一位美容師決志要去入修院,修院請她去替一位只剩下骨頭的女病人洗澡時,這位美容師一看見這樣的病人時,第一句話是說:「絕對不可能!」因為這是她以前在美容院從來沒有見過的如此值得憐恤的人。這位美容師連續好幾天,每天的生活中都會出現那幕人即將死亡,且是貧病交加的可憐形象。經過了好一段時間的調適後,她終於決定要終身為這樣的人服務。
就像這樣,我們並不是一信了基督耶穌就馬上會成為一個聖潔的器皿,我們都需要一段很長,且很痛苦的學習,才能期盼達到那樣的目標。讓我們一起來學習使徒保羅,朝著這樣的目標前進、奮鬥吧。
                                 
(講於一九九七年六月十五日)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6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