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廿四講:欺騙所得不是祝福

    經文:創世記廿七:145
    這是一篇我們非常熟悉的聖經故事,述說以掃和雅各兩位兄弟之間的家事。由於父母各對自己所偏愛的兒子加以袒護,母親教孩子行欺騙的行為,結果引發一場家庭的悲劇。

    這篇故事即使在今天拿來當作家庭教育的材料,也是一篇很值得借鏡的好教材。我曾在前面講過,父母對兒女的偏愛,常常是造成兒女之間不和睦的主要因素之一,而以撒和麗百加對以掃與雅各的不同態度,常造成他們兄弟之間緊張的關係。我們講過有關以掃必須以長子名份的代價,才能從他的弟弟雅各手中得到一碗紅湯來充飢,單是這一點已經夠清楚說出他們兄弟之間心靈上的距離。詩篇的詩人曾這樣描寫著:

    「弟兄姊妹和睦相處是多麼幸福,多麼快樂!
    這好比珍貴的香液,從亞倫頭上流到鬍鬚,又流到他的衣襟。
    這好比黑門山的甘露,降落在錫安的群山嶺。
    在那裡上主應許賜福!賜下永恆的生命!」(詩篇一三三:1—3)

    箴言書裡也有這樣的話說:
    「吃一塊硬餅乾而心安理得,勝過滿桌酒肉而相爭相吵。」(箴言十七:1)

    這些讓我們看到的都是以掃和雅各兄弟之間所缺少的;他們兄弟之間不僅不能互相幫助,還互相爭吵,結果是連一起生活都會彼此猜忌。聖經裡面我們看到不少這樣的例子,如創世記第四章該隱和亞伯兄弟的故事;又如雅各的兒子約瑟和其他兄弟之間的不和睦;新約聖經路加福音第十五章所描寫的那位浪蕩耗盡一切財產回家的弟弟和他的哥哥。我們可以想像得到聖經的作者一再地告訴我們有關兄弟之間發生的故事,為的也是要讓我們知道,人類社會若要真正的和睦相處,就必須從兄弟之間的和睦相處來開始,如果兄弟之間的和睦關係建立不起來,人和人之間的和諧關係就會很難有良好的互動來往。

    另一方面,我們也從雅各和以掃之間的關係,想到聖經的作者在描述人類的事蹟上,並不隱瞞人的缺失。作者用很直率的筆法,將這些被上帝所揀選出來的族長之缺陷,一五一十地記錄出來,為的是讓我們知道人是有缺陷的,不完美的,自私的。但是,上帝卻有祂奇妙的作為和旨意,引導人歸向歷史的正軌上去。

    我們現在所讀的這一章經文,可以提供我們許多思考的空間,現在讓我們來看經文的內容:

    第一至四節:現在以撒已經老了,眼睛也瞎了。他召長子以掃來,對他說:「我兒啊!」

    以掃回答:「我在這裡!」

    以撒說:「你看,我已經老邁,離死不遠了。你帶弓箭到野外打獵,照我喜愛的口味燒好,拿來給我吃,好讓我在死以前祝福你。」

    我在前面幾講曾說過,創世記作者對以撒的傳記寫得很少,用以撒為主軸的故事僅在第廿六章而已。在第廿六章說以撒不但身體健壯,還一再地帶他的僕人在居住的地方挖掘了好幾口水井。現在第二十七章馬上就說他年紀老邁了。真快。而我們也發現這一章所記載的重點並不是在寫以撒,乃是透過雅各的欺騙行為來開始,為以掃和雅各之間後裔相互爭執不斷先做一個伏筆。

    這一章的開始就以「眼睛也瞎了」來描寫已撒年紀老邁的身體狀況。聖經的作者也用「眼睛昏花,看不清楚」描述雅各年老時的身體情形(創世記四十八:10)。而描寫大衛王年老時的情形,是說他的身體一直覺得「不夠暖和」(列王紀上一:1)。「眼睛瞎了」若再加上孩子的不誠實,就很容易發生問題,雅各的欺騙是這樣發生的。以撒雖然眼睛瞎了,但是他確實是一個心裡很健康的人,因為他知道自己的歲月已經面臨終點的時刻,想到要為自己的孩子祝福,這種對自己的生命有了解的人,其實就是一種很大的祝福。詩人曾寫過這樣的句子說:「求你教我們數算我們的年日,好使我們心有智慧。」(詩篇九十:12)看吧,知道自己的歲月,就是一種很大的智慧啊。

    古老的東方社會相信,人在臨終之前對別人的祝福或是詛咒都會依言實現,尤其是長輩對晚輩的臨終祝福更是如此,他們相信那種祝福與詛咒的效力都如同是來自神明的力量一樣的大。因此,長輩年老即將去世之前的祝福,總是被看成是家族中一件重要的大事。

    以撒要為他的孩子祝福,他認為這是很重要的生命大事,他特別提醒以掃這是屬於臨終的祝福。可是他的問題是「偏愛以掃,因為他喜歡吃以掃打來的野味。」(創世記廿五:28)在他心目中,雅各是麗百加的寵兒,是屬於麗百加的。因此,他要把最好的祝福賜給以掃。當然這也牽涉到當時社會流行的,長子是屬於傳承的正統觀念(參考創世記四十八:18)。

    第五至十二節:麗百加聽見以撒跟以掃說的話,就趁以掃出去打獵的時候,對雅各說:「我剛聽見你爸爸對你哥哥以掃說:『你去打獵,照我喜歡的口味燒給我吃,好讓我在死以前,在上主面前祝福你。』我兒啊!你聽著,照我的話去做。你到羊群中找兩隻肥嫩的小山羊來,我要照你父親所喜歡的口味燒好。你可以拿去給他吃;他會在死以前祝福你。」

    但是雅各對母親說:「你知道以掃全身長毛,我的皮膚卻很光滑。萬一爸爸摸我,發現我欺騙他;我不但得不到他的祝福,反而為自己招來詛咒。」

    我們看到整篇故事的主要問題就在這裡發生了;麗百加確實是一位才色佳人,不但人是長得美麗,更重要的是很聰明。只是她的聰明卻是用來欺騙自己的丈夫,最要不得的是用來教自己的孩子欺騙父親。麗百加之所以會這樣做,是因為她「偏愛雅各」的緣故(創世記廿五:28)。這篇故事令人三思其味的地方,就是在以撒和麗百加夫妻二人各有自己「偏愛」的孩子,他們都各自在為自己所愛的孩子著想。自私在這裡成為紛爭的主要的因素。麗百加的聰明也在這裡表現出來;她深知丈夫以撒口味的偏好,因此,她很有把握地對雅各說:「照我的話去做。」然後又說:「我要照你父親所喜歡的口味燒好。」他相當清楚以撒的需要,這也是她對這件欺騙事件有把握成功的原因。

    雅各認為母親麗百加的想法有危險,而且認為不應該如此。這樣的寫法很有可能是牽涉到聖經作者的背景;我們知道不論是在東方或是以色列民族的文化裡,女人的社會地位是很低的。因此,聖經的編者似乎有意以女人麗百加主導此事,以減輕祖先雅各在此事上的嚴重污點。第十二節是雅各對母親犯罪行為的警醒反應;雅各告訴母親麗百加,欺騙可能會帶來詛咒,不是祝福。他很清楚地再次提醒母親,自己身體上的特質,就是全身是無毛光滑,和他哥哥以掃全身是毛的是完全相反的。

    另一方面,雅各有可能早已經將以掃曾以紅湯和他換取長子的名份之事告訴了母親麗百加。但是,這種私下的交換若沒有得到父親以撒的認證是沒有效果的。因此,麗百加可能就是認為必須抓住這個機會,使雅各用紅湯自以掃取得的長子名份趁這個時候予以確定。

    第十三節:他母親回答:「我兒啊!讓我承擔詛咒,照我的話做吧!你去把山羊牽來!」

    整篇故事的重點就在這一節。我們看到麗百加就是這件欺騙事件的主謀者,她可以說是用生命在做賭注,只為了要取得長子的名份,這很明顯的是一種不擇手段的方式。「讓我承擔詛咒」,這句話也在說明麗百加本身是明白做這樣的事是有違背對上帝的忠實的。我們在第四十五節可以看到,麗百加最後終於是嚐到她自己所說的要「承擔詛咒」,那就是「在一天內失掉兩個兒子」的後果。

    第十四至廿四節:於是雅各把羊牽來交給母親,母親就照父親喜歡的口味燒了。然後把以掃留在家裡最好的衣服拿出來給雅各穿,用山羊毛裹他的雙手和脖子光滑的地方,又把燒好的肉和烤好的麵包交給他。

    雅各到父親那裡,叫一聲:「爸爸!」

    父親問:「孩子,你是哪一個呢?」

    雅各回答:「是你的長子以掃。你吩咐我做的,我都做好了。請坐起來,吃我替你打來的野味,你好祝福我。」

    以撒說:「孩子,你怎麼那麼快就打到了?」

    雅各回答:「是上主你的上帝給我好機會呀!」

    以撒對雅各說:「孩子,走過來,讓我摸一摸;你真是以掃嗎?」雅各走過去,以撒摸一摸他,就說:「聲音是雅各的聲音;雙手卻是以掃的手。」他認不出這是雅各,因為雅各的手像以掃一樣長著毛。他要祝福雅各的時候再問一次:「你真是以掃嗎?」

    雅各回答:「是啊!」

    如果要說在信仰上最嚴重的問題是甚麼?我要說是:人將自己所計謀的壞事,當作是上帝祝福的憑據。雅各可以說是做這樣的事的一個典型例子。他依照母親麗百加的話去做欺騙的事,卻對他的父親說「是上主你的上帝給我好機會」,這實在是很不應該有的信仰行為。雖然聖經的作者有意為雅各減輕欺騙行為的責任,而將重要的欺騙角色都放在麗百加身上,但是我們別忘了作者告訴我們的,雅各在行為上一個很大的缺失,就是他明明知道母親要他去做的事,是欺騙的,不誠實的,但是他卻是照他母親的交代去行。他沒有極力反抗,也沒有堅持對罪惡的抗拒,這一點他是應付責任的。

    我想使以撒感到奇怪的,應該是從聲音上的感覺來發現的;他說:「聲音是雅各的聲音。」年老的以撒雖然眼睛不靈活,但是通常眼瞎的人在聽覺上是很靈敏的。很可能平時他就發現以掃和雅各時常有糾紛,也時有雅各欺騙以掃的事發生,因此,為了防範雅各的欺騙,他連續三次提出確認身份的問話;他首先懷疑為甚麼會「那麼快就打到了」他所需要的野味?再來,他用手摸了摸之後,就問雅各是否真的是以掃?第三次,是在他要祝福之前,再做一次確認地問是否如雅各所回答的?我們可以看出以撒之所以在時間上懷疑,是因為他的經驗法則給他的了解;以掃雖然是個「熟練的獵人」(創世記廿五:27),但是他平時打野味給以撒吃,必也花去一些時間。再來,以掃在身上的特徵就是「渾身長毛,像穿了毛皮衣」的人(創世記廿五:25)。

    第廿五至廿九節:以撒說:「把肉拿過來!我吃了就祝福你。」雅各把肉拿過去,又遞酒給他喝。於是以撒說:「孩子,你走過來親我!」雅各走過去親他,他一聞到雅各身上衣服的氣味,就祝福他,說:「我兒身上發出的香氣正像蒙上主賜福的土地所發出的香氣。願上帝從天上賜給你甘霖,使你的土地肥沃!願他賜給你豐豐富富的五穀、美酒! 願萬國服事你;願萬民向你下拜。願你統治所有的兄弟;願你母親的兒子都向你跪拜。詛咒你的人要被詛咒;祝福你的人要蒙福。」

    這段經文讓我們看到此時的以撒已經不只是在視覺上失去功能,連在味覺上也已經失去靈敏。他在吃了麗百加所煮出來的野味,卻分辨不出那不是長子以掃的烹飪手藝。或許是因為麗百加的真的很有能力吧,她能煮出像以掃所煮的野味,讓以撒辨別不出來。我們也看到麗百加的聰明,就是利用以掃的衣服穿在雅各的身上,讓以撒在做最後的祝福之前所必須有的動作親吻,能聞到衣服的香味,那是以掃的衣服所特有的。這樣使以撒完全被蒙蔽而不知。

    我們看到這裡以撒對雅各的祝福,就跟亞伯拉罕從上帝所得到的祝福是一樣的;換句話說,雅各所得到祝福就是傳承了亞伯拉罕的系統。這也就是對「長子」身份的確認了。

    第卅至卅六節:以撒給雅各祝福完了;雅各剛剛出來,他哥哥以掃就打獵回來。以掃也燒了好吃的肉,拿到父親面前,說:「爸爸,請坐起來,吃我替你打來的野味,你好祝福我。」

    以撒問:「你是誰?」

    以掃答:「你的長子以掃!」

    以撒全身顫抖,問他:「那麼剛才拿野味給我吃的是誰?你進來以前我已經吃了。我已經祝福他;這祝福將永遠屬於他。」

    以撒一聽到這話,非常痛心,放聲大哭說:「爸爸,請你也祝福我!」

    以撒回答:「你弟弟進來,欺騙我,奪去了你的福份。」

    以掃說:「這是他第二次欺騙我,難怪他名叫雅各。他搶走了我做長子的名份,現在又奪去我的福份。爸爸,你沒有留些福份給我嗎?」

    這兩位兄弟,一位是剛從欺騙得到所想要的,滿足地離開了。另一位則是剛完成父親交代的工作回來。在第十九節的地方,雅各是請以撒「坐起來」,現在以掃也是如此請以撒「坐起來」,可以想像得到現在的以撒是很虛弱的情況。由於他的眼睛已經看不見,所以他在問是誰?這也說出了他的情況很不好,因為他既然可以聽出「雅各的聲音」,應該也是可以聽出以掃的聲音才對。有一種可能,這次在問「你是誰」時,是一種受到驚訝的反應而提出的。所以才會有「顫抖」的反應。

    我在前面已經有說過,古時在東方的社會,人們是相信長輩臨終之前的祝福或詛咒是真的會實現的。並且已經祝福過的就成了定局,不能再重複。因此,當以掃要求受祝福時,以撒認為有困難,因為他所祝在雅各身上的福「將永遠屬於他」,不能再從以雅各身上更改掉。

    第卅五節是我們要注意的一節,因為這一節告訴我們說,以撒認為雅各所做的也是對他的一種欺騙。因此我們可以看到雅各不只是欺騙他的哥哥,也欺騙了他的父親以撒。

    以撒在向父親哭訴的話中,讓他父親以撒知道雅各先前曾騙去了他的「長子的名份」。但是他這種控訴並不表示他很重視「長子的名份」,因為在先前的時候,他為了要得到雅各給他紅湯喝,說:「好啦!好啦!我快死了,長子的名份有甚麼用呢?」(創世記廿五:32)」他甚至是「發誓,把長子的名份讓給雅各」啊。應該說那次的長子名份是一種「利益」交換,不能說是「欺騙」。這裡以掃說雅各是「第二次欺騙」他應該是不能成立的。最多也只能說是雅各奸詐,用很低的代價換取到以掃的長子名份。這也就是為甚麼聖經的作者會說是以掃自己「輕看了長子的名份」的原因(創世記廿五:34)。

    第卅七至四十節:以撒回答:「我已經立他作你的主人,使所有的兄弟都服事他。我也祝福了他,給他五穀、美酒。我兒啊!現在我還能給你甚麼呢?」

    以掃繼續向父親哀求:「你只有一樣祝福嗎?求你也祝福我吧!」說完就放聲大哭。

    於是,以撒說:
    天上的甘霖不降給你;肥沃的土地你沒有份。
    你要依靠刀劍生活,要服事你的弟弟;你將擺脫他的枷鎖。

    我們要特別注意在第卅九節的這段,在台語漢字的聖經之譯文是:
    你所徛起的欲有世上的肥地;亦有天頂的甘露。
    在中文譯本也是同樣的問題;和合本的翻譯是:
    地上的肥土必為你所住,天上的甘露必為你所得。
    但是在現代中文譯本則是:
    天上的甘露不降給你;肥沃的土地你沒有份。
    天主教思高聖經學會的譯本是:
    你住的地方必缺乏肥沃的土地,天上的甘露。
    聖經學者呂振中教授的版本是:
    你住的地方,必遠離地上的肥土,遠離天上的甘露。

    會造成這種完全相反的譯文出現,原因可能是跟採用的抄本不同有關;因為在以色列人來看,其他族類的人民是不可能得到上帝的祝福的。以掃的後裔就是現今的巴勒斯坦阿拉伯人,在以色列人來說,他們是不可能得到上帝賜福給他們肥土和甘露的。不過我們可以這樣了解,比較接近的看法是:以撒對以掃的祝福在這一方面應該是和雅各相對的;在第廿八節說:
    願上帝從天上賜給你甘霖,使你的土地肥沃。
    相對的,在第卅九節給以掃的是:
    天上的甘霖不降給你;肥沃的土地你沒有份。

    我們看到來自臨終之前的祝福不但是不能更改,甚至是不能重複,而且很希罕的。這也就是為甚麼以撒對以掃說「現在我還能給你甚麼」的原因,因為他已經將「所有」的都給了雅各了。

    第四十節的話在歷史上有應驗,那是在大衛王時代,以東人(以掃的後裔)
    都歸順了大衛王的統治(撒母耳記下八:14)。但在主前第九世紀(849-842.BC)猶大王約蘭時代,以東人民又脫離猶大的統治,成為獨立的國家(列王記下八:20、22)

    第四十一至四十五節:以掃懷恨雅各,因為他父親祝福雅各。他心裡想:「爸爸快死了,喪事過後,我要殺雅各。」

    有人把以掃的計劃告訴麗百加,他就叫雅各到跟前來,說:「你聽我說!你哥哥以掃要找你算帳,殺害你。我兒啊!你要照我的話做。立刻往哈蘭去,投奔我哥哥拉班,跟他住些時候,等你哥哥以掃的氣消了,忘記你對他所做的事,我就派人接你回來。我何必在一天內失掉兩個兒子呢?」

    這段經文再次告訴我們麗百加對整個事件的主導狀況;她當然會知道以掃對此事件的憤怒,因此早已經派人在留意以掃的動靜。果然在得知以掃有計畫要殺雅各之後,她就趕快叫雅各到舅舅拉班家去避難。但是,也因為她是此次欺騙事件的主謀者,結果得到的是「在一天內失掉兩個兒子」的代價。因為如果以掃殺掉雅各,以掃也勢必會引發以撒的生氣,很可能也帶來亡命的結果。這樣一個家庭就變成粉碎了。

    這一篇故事應該會給我們帶來很好的信仰生活教材:

    一、從欺騙所得到的結果不會是祝福,反而是帶來更大的咒詛。

    我們看到麗百加用不正當的方式來欺騙以撒為她所偏愛的兒子雅各祝福。但是,她所得到的卻是整個家庭接近瓦解的狀況。她自己對此事也有很深的感受說:「我何必在一天內失掉兩個兒子呢?」我們再看雅各,他也是參與欺騙者;在他的生命中卻是必須亡命於舅舅的家,寄居在那兒過很長的一段時間。往後我們會讀到他在舅舅拉班的家受盡被欺騙的苦難。且在年老的時候,是他的孩子又再欺騙他。我們可以說他就是在欺騙中過了他的一生,不是騙人,就是被騙。雖然我們看到以撒對雅各有豐富的祝福,但是,我們知道上帝也會透過人的惡意計謀來進行祂拯救的計畫。上帝不會因人的欺騙、惡意計謀而變得束手無策。不會,上帝會使人的壞計畫,改變成祂施恩的器具,讓惡人也成為祂拯救的順服者。
    今天,我們生活在台灣這個欺騙成性的社會裡,我們一定會感受到我們根本就是生活在一個很不安全的環境中;我們無法輕易的信任人,甚至是在我們自己的父母、子女、兄弟、姊妹之間。我們看到很多人忙來忙去,就是為了要謀取私利,常常使盡各種欺騙的手段,結果是使更多的人,也包括了自己的家人,變成彼此互不信任的關係。這就是欺騙所要付出的慘痛的代價啊。

    二、不要把上帝的名字拿來做為欺騙人的工具,這樣做只會使上帝更加生氣而已,對人類一點幫助也沒有。

    看吧,雅各為了要欺騙他父親以撒的祝福,當他的父親問他為甚麼能夠那麼快就得到獵物時,他竟然是說「上帝給他好機會」,這實在是很不應該有的行為。欺騙人已是不應該,又再用上帝的名字當招牌,那就更加不能原諒了。

    我在想今天的教會最大的問題可能也是在這裡吧;想想看,我們是不是也為了各種選舉,先前就開始運作選票,然後,在選舉結束後就說:「啊,感謝上帝,按照祂的旨意順利的完成選舉!」看我們的總會,長久以來總是在所謂的「南北紳士條約」下,在選舉總會幹部,甚至也因為這樣的選舉發生糾紛,但是,我們卻也祈禱說:「感謝上帝的帶領我們按照祂的旨意選舉出祂忠實的僕人。」這可是荒唐至極啊!把我們自己意思看成是上帝的旨意,尤其最不能原諒的,是為了當上總會幹部,還在事前擺飯局,或是在事成如願後擺設宴席舉行慶功宴,這樣子的選舉,怎能「感謝上帝讓我們選出適當的人」呢?在地方教會也是如此,常常發生的長執選舉、或是聘牧選舉,結果是「感謝」沒多久,就發生的告狀的事來。說真的,這些醜陋的行為是對信仰的一種污衊,並不是見證。就跟雅各一樣。我們應該要特別小心,別隨便使用上帝的名字當我們犯罪的招牌,因為那樣不但使我們的信仰失去見證,更是在污衊上帝的聖名。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8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