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 董俊蘭

「神學」是一種信仰的反省,而「聖經神學」就是把聖經的教訓,應用在信徒日常生活的一種信仰活動。所以,「聖經神學」就是上帝的話語和現代生活對遇的場合。

因此,「神學家」並不是什麼奇怪的動物,他是一個信徒,他的工作就是要努力地去發掘聖經經文的原始信息,然後把這信息應用到今天的實況裡,再用這個現代信息來反省自己的信仰和生活,最後再拿這個已經反省、更新過的信仰和生命來與別人分享。如果這個定義是正確的,那麼,牧師就應該是一個「神學家」,他要好好地運用在神學院所受到的造就,根據今天台灣社會、教會和信徒的需要,努力在聖經裡尋找適當的教導,經過研究了解其經文原意後,再來思考這個信息對今天的人有什麼意義,然後先以這個教訓檢討反省自己的信仰生活,等到自己信了,自己受到聖經信息的感動和造就了,然後再站在講壇上,或者利用其他的聚會,或者在探訪中,甚至是在「茶經班」中,將自己所受到的造就,拿來與信徒分享。

盧俊義牧師所做的,就是這樣的工作,他對今日台灣社會和教會動向的掌握,很少有人出其右;他在聖經釋義上所下的功夫,也很少有人能跟他比;他站在聖經教導的基礎上,對台灣教會現況的批判,已經使他成為過街的老鼠;而最重要的,他不是在講道給別人聽,而是在對自己講道,然後和別人分享他的生命。

很感謝盧牧師讓我有機會,先閱讀他的「路加福音書的信息」原稿,讀他的稿子是一個很大的負擔。一方面是他的「信息」寫得很深,有時候我要查一些書,才能繼續讀下去;另一方面,他的書讓我自覺慚愧,因為忝為一個神學教育的工作者,我還沒有寫出什麼像樣的書來。


董俊蘭

一九九五年四月六日于南神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3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