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廿八講:再次離家

    經文:創世記卅一:155
    創世記從第廿九至卅一章,這三章是特別記載有關雅各這位族長的事蹟;第廿九章是記載有關雅各如何抵達哈蘭找到拉班的家,以及他跟拉班的女兒麗亞、蕾潔結婚的經過。第三十章是記載有關他在拉班的家工作之情形。拉班如何欺騙他,以及他如何運用巧計為自己累積財富的情形。而第卅一章則是記載雅各如何設法攜家帶眷,以及所有的財產逃離他岳父拉班家的經過。在這次逃離的過程中,不僅有上帝的保護,也有雅各聰明的地方。比較值得我們注意的是,作者讓我們看到雅各經過了二十年時間在拉班家的磨練,使他變得比以前更加誠實、依靠上帝。這使我們想起摩西在埃及宮廷生活、成長,上帝要用他,使他在他岳父葉特羅的家經過四十年曠野生活磨練,得以成為上帝重用的僕人。

    讓我們來看看現在所讀的經文內容:

    第一至三節:雅各聽見拉班的兒子們埋怨說:「雅各搶走了我們父親的一切財產;他所有的財富都屬於我們父親的。」雅各也發覺拉班不像從前那樣對他友善。這時,上主對雅各說:「你要返回故鄉,到你祖先你親人那裡去;我要跟你同在。」

    台灣話有句俗語說:「財產多,不一定是福氣。」確實是這樣。很多家庭的不安,兄弟姊妹間的爭執,常常是跟財產的分配、取得不均有密切關係。

    雅各在拉班家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二十年(卅八、四十一節)確實不是一段短的時間,再加上雅各自己覺得深受拉班的一再地欺騙(七、四十一節),使他產生離開岳父拉班家的念頭。更主要的因素,恐怕就是拉班的兒子們對雅各日漸累積下來的財富,心裡有很大的不滿,他們「埋怨」雅各,認為雅各「搶走了我們父親(指拉班)的一切財產」。這種埋怨的心態,其實就是嫉妒的一種反應。這也是構成人與人之間紛爭最主要的因素之一。

    另一方面,雅各也感覺到拉班已不再像從前那樣友善地對待他,這很可能是因為雅各用特別的方法,使拉班的羊群生出來的小羊,都帶有條紋或是斑點,使這些新生下來的小羊都歸屬雅各的財產,相對的,拉班的羊群不是瘦弱,就是除了原本已經有的,他的財產並沒有增加。他心裡知道一定是雅各在作怪,但卻又找不出原因。

    第三節讓我們看到雅各決定返鄉的行動,是附帶有上帝呼召的旨意在裡面。使得雅各在這次偷偷地逃離拉班家之行動取得了信仰上的支持。

    第四至十三節:於是,雅各派人傳話給蕾潔和麗亞,吩咐她們到他放羊的地方相會。他告訴她們:「我發現你們的父親待我不像從前那樣友善;但是我父親的上帝一直跟我同在。你們兩人知道,我用了全部的精力替你們父親工作,可是他欺騙我,十次改了我的工錢;但是我父親的上帝不准他佔我便宜。如果拉班說:『有斑點的山羊作你的工錢』,整群的羊都生下有斑點的小羊;如果他說:『有條紋的山羊作你的工錢』,羊群就生下有條紋的小羊。上帝拿走你們父親的羊群,把牠們賜給我。

    「有一次,在羊群交配的季節,我作了一個夢:夢中我看見在交配的公山羊都是有斑、有紋、有點的。上帝的使者在夢中說:『雅各啊!』我回答:『我在這裡。』他說:『你看,所有在交配的公山羊都是有斑、有紋、有點的。我使這事發生,因為拉班向你所作的,我都看見了。我是在伯特利向你顯現的上帝。你在那裡立了一塊石頭作紀念碑,在那上面澆了橄欖油,並且在那裡向我許願。現在,你要準備回去你出生的地方去。』」

    這一段經文讓我看到的雅各確實是和前面二章所描述的雅各很不一樣;前面兩章的雅各是一位狡猾、欺騙的雅各,現在這章所描寫的雅各則是一位敬虔、誠實的雅各。

    雅各要他的妻子蕾潔和麗亞到他放羊的地方去,為的是不讓他現在所想要逃離拉班家之事的消息外洩。他讓他的兩個妻子清楚事件的內容:一是拉班的態度有改變,使雅各覺得不宜再留更長的時間。二是他認為拉班一再欺騙他,若是再繼續留下去,恐怕現今所得到的財富也將全部空空。三是他認為這種返鄉行動有上帝的旨意在裡面,不能違抗。

    第七節雅各對他的兩個妻子說拉班欺騙他,有「十次」改變了應該給他的工錢。我在前面有說過,以色列人的觀念中,五、十這個數目都是表示美好、周全之意,那是從一隻手有五根手指頭而來的觀念。因此,雅各在這裡說有「十次」,這表示被他的岳父拉班欺騙到很徹底之意。他幾乎是一直在受欺騙中過了這二十年的生活一樣。

    第九、十三節,雅各都說使拉班的羊群生出有斑、有紋、有點的羊,是上帝的緣故。作者似乎有為雅各脫去「作手」嫌疑的用意,因為在第三十章裡,我們看到雅各是用了一些技巧來影響羊兒的生育。不過,有一點是聖經的作者要再次強調的,乃是雖然使羊群生出有斑、有紋、有點的結果,是有雅各的計謀,但是包括人在內,生命的出生卻都有上帝的奇妙作為在裡面。若不是有上帝的旨意在協助,也不會成功。因此,這也就是天使告訴雅各,說這事是因為有上帝「使這事發生」,才會造成。

    在這段經文中,我們看到作者開始在描寫上帝導引雅各回到立約的範圍來;上帝就是一位立約的上帝。祂用約來揀選百姓,也用約來揀選祂的僕人。現在上帝提醒雅各,在二十年前他逃出父親的家往舅舅拉班的家途中,在伯特利的利方,因為有用一塊石頭作為和上帝立約的記號,上帝因為那塊石頭所立的約,這二十年來一直與雅各同在。如今則是要帶領雅各回到故鄉迦南去。

    第十四至十六節:蕾潔和麗亞回答雅各:「我們反正不能從父親繼承甚麼。他把我們當作外人。賣了我們,又吞沒了賣我們的身價。上帝從我們父親那裡拿走的財富是屬於我們和我們兒女的。你要照上帝對你說的話去作。」

    在第廿九章卅四節的地方,我們看到麗亞為雅各生出第三個孩子時,取名叫利未,意思是「結合」時,就已經表明了雅各和麗亞之間的關係已經有了很好的改善。因為利未的出生,使得雅各原本和麗亞原來冷淡的關係,逐漸密合起來。從第四個孩子猶大的出生更明顯了這種結合的關係,因為猶大的出生,他們也同聲頌讚上帝。

    現在,雅各準備要逃離出拉班家的時候,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將自己的妻兒和所有財產全都帶離,因為雅各認為那是他的工資。而麗亞和蕾潔同意這次的逃離計畫;她們甚至認為她們的父親拉班奪走了原屬於她們的財富她們兩人和雅各所生的孩子。如果我們看第廿六、廿九、四十三等節,就會發現到包括麗亞、蕾潔、她們的兒女,以及所有的羊群也都是屬於拉班的。這是因為雅各當年是逃難到拉班的地方去尋求安身的,在當時的習俗看來,雅各就好像是一個沒有代價的長工一般。但是,因為當年雅各有和拉班說好,要用兩個七年分別換取麗亞和蕾潔的「賣身契」,所以麗亞和蕾潔在這裡才會說她們的父親是「賣了我們,又吞沒了賣我們的身價」。

    第十七至廿一節:於是,雅各準備好,要回迦南地他父親以撒那裡去。他叫兒女和妻子都騎上駱駝,趕著他所有的牲畜,帶了他在美索不達米亞累積的財產,走了。拉班去剪羊毛;蕾潔趁他父親不在家的時候偷走了他父親的一些家族神像。雅各瞞著拉班偷偷地走了。他帶著他所有的一切,匆匆忙忙地走,渡過了幼發拉底河,往基列山區前進。

    雅各是一個聰明的人,他選擇剪羊毛的季節逃離拉班的家,因為那時也是拉班忙著剪羊毛的時候。也只有在拉班不在家的時候偷偷地離開,雅各才能帶走他的妻兒和所有的一切。因為在前面已經說過,依照當時的習俗情形來看,這些在雅各看來是屬於他所擁有的財產,也是屬於拉班的財產。若是拉班在家,雅各不可能帶得走,只要拉班阻止,雅各即使要強奪也有困難(卅一節)。雖然我們在創世記第三十章卅一至卅四節中看到,拉班和雅各之間有「約」在先,但是我們卻常看到拉班是一再毀「約」。對拉班來說「約」是沒有特別意義的。不過,後來他和雅各用石頭立「約」,似乎對「約」有了肯定的態度(創世記卅一:45)。

    第十九節說蕾潔偷了拉班家中的家族神像,她為甚麼要這樣做呢?拉班為甚麼要因為這些神像被偷而緊張呢?有一個可能,是當時在哈蘭有一個習俗,就是家長分配財產給子女時,要附帶有神像,以作為分配財產的見證。蕾潔顯然知道神像是當地人看來最為重要的證物,因此,她偷走了神像,以表明她的夫婿雅各所帶走的一切是經過「合法」取得的。再者,她之所以要這麼做,是因為她也知道她父親拉班的為人,包括她自己和雅各的夫妻關係都因為父親的緣故,而被她姊姊搶先佔去。因此,她想用神像來保障所帶走的財產。而對拉班來說,財產顯然是比親情更為重要。他關心若是神像被帶走,就無法取得索回的支撐力量。

    另一方面,我們也發現雅各的信仰和拉班的不同;約書亞記第廿四章二節這樣記載說:「上主以色列的上帝這樣說:『很久以前,你們的祖先他拉以及他的兒子亞伯拉罕和拿鶴住在幼發拉底河那一邊;他們拜別的神明。』」我們可以看到亞伯拉罕走出哈蘭,其實也是走出一條新的宗教信仰的路線敬拜創造萬物的獨一真神。

    第廿二至卅二節:過了三天,有人告訴拉班,說雅各逃走了。拉班帶著他的族人一起去追雅各。他們追了七天才在基列山區追上雅各。當天晚上,上帝在拉班夢中向他顯現,對他說:「你要小心!不可隨便威脅雅各。」那時雅各在山上紮營;拉班和他的親人在基列山區紮營。

    拉班對雅各說:「你為甚麼瞞著我,把我的女兒當作俘虜一樣帶走呢?為甚麼瞞著我,一聲不響溜走呢?要是你通知我一聲,我一聽會歡歡喜喜地送你走,用鈴鼓、豎琴伴著歌唱歡送你。你這樣做太傻了,連讓我親親我外孫和女兒,向她們道別的機會都沒有。本來我有辦法傷害你,但昨天晚上,你父親的上帝警告我,不許我隨便威脅你。我瞭解你思鄉心切,要回家,但是為甚麼偷了我的家族神像呢?」

    雅各回答:「我一想到你可能用武力從我手裡搶走你的女兒,就非常害怕。但是,你在誰身上搜出神像,誰就該死;在親人面前,如果你認出有甚麼東西是你的,就拿回去。」原來雅各不曉得蕾潔偷了她父親拉班的一些神像。

    拉班確實是個很狡猾的人,他能說出這麼感動人的話,但是卻不能感動逃跑的雅各,因為雅各已經有足足二十年時間受到欺騙的經驗。

    「我有辦法傷害你」,拉班的這句話,除了顯示他的族群力量大之外,也同時表示他有法律上的權利,那就是我們在前面已經講過的,雅各在身份上可以被看成是奴工而已,不能擁有財產,包括他的妻子和兒女在內。但是拉班所關心的是家族神像的失蹤;在他的看法中,如果能先取回家族神像,他可以馬上改變主意,帶回雅各和他所帶走的一切。如今他失去神像,也就失去索回財產的依據。

    第廿二節的「過了三天」,正好可以回應拉班將他所有的羊群讓孩子帶開,距離雅各有「有三天的路程的地方」(創世記三十:36)。這是表示距離很遠,想要回去已經是不可能的事。再者在第廿三節說拉班 「追了七天」才在山區上找到雅各。這裡的「七天」也意味著拉班是走了很長的路才找到雅各,且已經精疲力倦的意思,即使是要再迫使雅各走回去也有實際的困難,原因是他雖然帶有家族的人一起去,但是現在那個地方的形勢是比人強,若雅各拒絕,拉班也將失去支援的力量。

    這段經文再次讓我們看到「耶和華文獻」的特色,上帝在夢中和人對話(廿四節)。作者在這裡要強調的是雅各一直有上帝的保護,因為上帝是守約的上帝。

    第卅三至四十二節:拉班進入雅各的帳棚搜查,接著又到麗亞和兩個女奴的帳棚,卻找不到甚麼;於是他進蕾潔的帳棚。蕾潔把那些家族神像藏在駱駝鞍的袋子裡,自己坐在那上面。拉班找遍了帳棚,找不出甚麼。蕾潔對父親說:「請你不要生氣。我剛在經期,不便在你面前站起來。」拉班到處搜查,卻找不到他的家族神像。

    於是,雅各怒氣沖沖地責問拉班:「我到底犯了甚麼罪,犯了甚麼法,你竟來追趕我?你已經搜遍了我所有的行李,到底找到你家裡的東西沒有?拿出來,擺在你親人面前,讓大家判斷你我之間誰是誰非。我在你家裡這二十年,你的綿羊或山羊沒有掉過胎;你的山羊,我一隻也沒吃過。被野獸撕裂的羊,我並沒有帶去給你看,來證明錯不在我,卻都由我自己賠償。無論白天黑夜,羊被偷了,你都要我賠償。我常常白天受盡炎日的煎熬,夜間受盡寒霜侵襲,整夜不得好睡。我在你家裡做了整整二十年的工:為了娶你的兩個女兒,我服侍你十四年;為了獲得你的羊群,我服侍你六年。即使這樣,你還十次改了我的工錢。要不是我祖先亞伯拉罕的上帝和以撒所敬畏的上帝與我同在,你一定打發我空手離去。但是上帝看見了我的苦情,我的辛勞;他昨天晚上責備了你。」

    依照利未記第十五章十九至廿四節的記載,女人在月經期間是屬於不潔淨的,這種不潔淨要連續七天的時間。在這期間內,凡是接觸到經期來臨的女人,即使是她坐過、躺過、摸過的一切,都是屬於不潔淨的。蕾潔利用這種方式欺騙過她的父親,她父親跟其他的親人一定沒有想到有人會將神像放在不潔淨的地方,那是不可能的事。何況蕾潔是將自己坐在神像的上面,那是對神像一種極大的侮辱啊。

    這段經文可以說是雅各對他岳父拉班的控訴,他的控訴是有作用的,因為 「拉班帶著他的族人一起去追雅各」(廿三節),現在這些族人都可以清楚知道拉班是如何在對待他這位女婿雅各。我們從雅各的控訴中發現,拉班確實是很苛待雅各。作者在這段經文中有很濃厚的用意,要凸顯出現在的雅各確實跟過去的雅各是不同的;現在的雅各是一位忠於職責,用心任事的一位「僕人」,而這就是上帝所揀選作為祂「僕人」的條件。忠心的雅各剛好跟狡猾的拉班成了相當的對比;拉班他這二十年來所擁有的一切,可以說都是雅各為他打拼累積起來的。相對的,拉班對雅各的待遇卻是嚴苛到極點。

    另一方面,雅各也讓拉班所帶來追趕他的所有族人知道,他身邊所帶出來的一切,包括妻兒和所有的牛群,都是他用二十年的時間努力換取的,並不是偷竊取得的。雖然雅各知道自己沒有絕對擁有的權力,但是他要強調當時他和拉班是有約在先。

    在這段經文中,我們看到作者在強化雅各漸入族長的功能和角色:欺騙人、偷東西的人是蕾潔,和雅各沒有關係,因為「雅各不曉得」這件事。再者,雅各強調上帝「看見了我的苦情,我的辛勞」,表明雅各是一位敬畏上帝的人。這些都是作為一個族長應該具備的條件。

    第四十三至四十四節:拉班回答雅各:「女兒是我的,外孫也是我的,連羊群也都是我的;其實在你眼前的一切都是我的。既然我不能留住女兒和外孫,我不如跟你立個約。我們來堆一個石堆,紀念我們所立的約。」

    前面已經講過拉班確實是對雅各所有的一切仍擁有權利,但是眼前的情勢使他不得不必須要放棄,因為雅各已經帶領他的一切所有的來到距離拉班家的地方有「七天」的時間,這表示即使是現在拉班想要全部帶回去,恐怕也不是那麼容易,除非雅各願意配合協助,但那是不太可能的。雅各有辦法將之帶出來,也是在表示雅各有這種上帝賜給他的特殊能力。

    另一方面,也因為雅各嚴厲的控訴,使得拉班覺得自己確實是心虛,或是已經失去「他的族人」對他索回雅各一切東西的支持。再者,他原先想可以藉著「家族神像」的出現,取得佔有雅各所有一切東西的權利,但是他失敗了。因此,他很感慨地說:「既然我不能留住女兒和外孫,我不如跟你立個約。」這是他無奈的話。也可以藉此表現出他的大量。

    立約,這是最好的和解方式。自古以來,人類就有這種以立約來排解人與人之間的糾紛。例如第廿六章廿六至卅一節記載以撒跟亞比米勒立約。這次的立約是由拉班所提出,也是表明他是決定將自己和雅各之間長達二十年的主僕關係作一次的了斷。

    第四十五至五十五節:於是,雅各拿一塊石頭,立作紀念碑。他叫親人撿石頭,堆成一堆。接著,大家在石頭旁邊一起吃喝。拉班叫這石堆「伊迦爾.撒哈杜他」;雅各稱它「迦累得」。拉班對雅各說:「今天,這石堆在你我之間作我們立約的憑據。」因此這地方稱為迦累得。拉班也說:「我們彼此分離以後,願上主鑒察我們。」因此這地方又叫米斯巴。拉班接著說:你若虐待我女兒,或在她們以外另娶,即使沒有人知道,要記得,上帝在鑒察我們。我在你我之間堆了這石堆;這是紀念碑。這堆石頭和這個紀念碑提醒我們:我絕不越過石堆去攻擊你,你也不越過石堆或紀念碑來侵犯我。亞伯拉罕的上帝和拿鶴的上帝要在你我之間判斷是非。」然後雅各指著他父親以撒所敬畏的上帝發誓,要謹守這諾言。他在山上殺了牲畜作牲祭,邀請親人一起吃飯;吃完後,他們在山上過夜。第二天一早,拉班吻別了他的外孫和女兒,離開那裡,回家去了。

    創世記第廿八章十八至廿二節記載雅各是用石頭作為紀念碑,並且確認該塊石頭將作為敬拜上帝的聖所。因為他在立石頭的地方伯特利,看見通往上帝的家的門路。現在我們看到雅各也是用石頭作紀念碑,他並且用堆起來的石頭堆作記號和拉班立約。他在此用石頭,是表明有上帝的同在的意思。

    在第五十四節說到雅各在山上殺牲畜作牲祭,這是表明獻祭的一種行為,換句話說,這次的立約是和上帝有關係的。而邀請親人一起吃喝,這是當時流行的一種立約必有的方式。創世記第十五章八至十八節記載上帝跟亞伯拉罕立約,其方式殺牲畜剝成兩半,以象徵著雙方都有分守約的內容,如果有一方失約,就如同被剝成兩半的牲畜一般,生命也會如此的結局。後來立約的方式演變成兩個部份:其一是呼求上帝作證(五十節)。其二是一起吃喝,也就是吃所宰殺的牲畜,(五十四節,另參考創世記廿六:30)。

    第五十三節顯現出拉班和雅各在信仰上的差異;拉班在這裡特別提起「亞伯拉罕的上帝和拿鶴的上帝」,因為拿鶴家族仍然是還敬拜其他的神明,例如拉班有家族神像存在。但是雅各則「指著他父親以撒所敬畏的上帝發誓」,作者有意表明雅各的系統是獨一上帝的信仰,是正確的。

    讓我們一起來想想這段長達五十五節的經文,對我們說出甚麼信仰上的意義:

    一、上帝所揀選的的僕人,必會經過嚴格的磨練。

    雅各在很多人的眼中是一位很受爭議的人物;我常在教會中或是大專青年查經中,被問到一個問題:上帝為甚麼要揀選這樣欺騙性很強的人當族長?上帝為甚麼要用雅各,他是那麼地不誠實?類似這樣的問題常會出現。這是因為我們看到前面的故事記載有關雅各的生活事蹟。但是現在我們看到上帝揀選雅各後,讓他到他的舅舅,也是他岳父拉班的家去受磨練,這些磨練使他變成另外一個人;他不只是有智慧,也有夠勇氣和毅力,更重要的是他變成一個以上帝為中心的族長。這也是後來他之所以會成為族長的主要原因。我們看到雅各一再地述說,是上帝跟他同在,看見他的苦情和辛勞,才使他能夠逃過拉班的追趕和迫害。

    二十年,這確實是個很漫長的時間。上帝用一個如此狡猾的拉班來磨練雅各,這恐怕是我們想也想不到的事。在上帝奇妙的安排下,這兩個原本都很狡猾的人岳父和女婿,一起相處生活了二十年的時間。這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上帝就是用這種方式在磨練雅各,使他從一個狡猾的人,逐漸變成一個聽從上帝的話的人。

    我們也看到摩西原本是生活相當富裕的埃及王宮裡;那是人人夢想要擁有的生活環境。但是因為被檢舉自己的家世背景,以及是殺人的罪犯,使他變成一個逃犯。結果就是在曠野他岳父葉特羅家生活了四十年的時間。
    四十年實在不是一個短時間。在這四十年的時間裡,上帝將摩西在埃及王宮中那些原本累積起來的王親貴族的生活心態給予一個完全不同的洗禮,使摩西成為一個謙卑、順服的領導者,也唯有如此才能帶領那麼多人出埃及那奴隸之地。

    上帝要用一個人,必定會好好訓練這個祂所揀選出來的人。我們不能老是用這個人過去的一切看這個被揀選出來人,我們要看的是這個人如何接受上帝對他的訓練(或磨練)。我們應該有一個確信,一個真正接受上帝所磨練過的僕人,就是好的僕人,他的過去已經不是重要的了。

    二、上帝訓練祂的僕人的方式,有時不是我們所能瞭解,或能接納的。

    我們一般人都會有一個想法,上帝的僕人所接受的訓練都是最好的;例如讀最有名的學校,接受最有名望的老師薰陶,有很好的學業成績。這是在正常的情況下我們要接受的對象。但是,我們看到雅各所接受到的訓練,卻是在他那相當狡猾的岳父拉班家生活工作二十年。如果是一般情況下來說,雅各很可能會變的更加狡猾,比拉班更厲害。但是他沒有,相反地,藉著拉班,雅各認了,他認為若不是上帝替他作主,他早就完蛋了。

    在黃武東牧師的回憶錄中,有提起他的父親黃碖接受基督教福音的經過;原來是一位土匪李拐這個人帶領黃牧師的父親來信耶穌基督的。我們想不到吧?而黃牧師的父親是個讀書人啊。奇妙吧,一位中國清朝末期時代的讀書人信耶穌基督,竟然是因為一位土匪背景出身的人的幫忙,這是誰也想不到的事。這位土匪李拐是在聽了宣教師傳福音後信耶穌基督的。但是黃牧師的父親卻聽不進去宣教師的話,可是土匪悔改信耶穌基督的話,他一聽就聽了進去。而當他聽土匪李拐的見證時,還不知道李拐已經信主了呢,還以為李拐是去要搶他的錢或是要欠債白吃東西的呢。奇妙吧。這就是上帝奇妙的作為。上帝就是這麼奇妙地使李拐成為黃武東牧師一家人信耶穌基督的福音僕人。

    確實是這樣,上帝會用各種方式來揀選人,也會用各種我們想不到的方式來訓練祂的僕人。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45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