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的景象

路加福音廿一:7—38

這段經文可說是耶穌在預言末日來臨的景象,路加在編輯這段經文時有一個特點,就是將耶穌在預言耶路撒冷聖殿即將毀滅的事牽連在一起。也就是說,當耶穌在預言耶路撒冷聖殿外表上看起來是很好看、美麗,但卻是毀滅的一個徵兆時,這對門徒來說那是相當無法想像的。如果他們可以想像的到毀滅的景象,那就是從歷代祖先相傳下來有關耶路撒冷城第一次被巴比倫軍隊攻破,且聖殿被燒毀,以色列人民的祖先被俘虜到巴比倫去當奴隸的描述。單單這些口傳歷史就夠他們膽戰心驚好久一段時間,如果耶穌再次預言耶路撒冷城即將會被徹底毀滅時,他們也會感受到那種殘酷的歷史可能重演。因此,他們順著耶穌的話就問到「幾時會發生這事」,以及「這一切發生的時候,會有甚麼預兆」這個問題來。這段經文就是針對門徒這些問題所作的回答。
耶穌的回答中,第一個反應到的就是有人自稱是「基督」。所謂「基督」就是「拯救者」之意。沒錯,在一個動亂不安的世代,大家都在尋找「拯救者」,因為心靈不安的緣故。有人會扮演著「拯救者」,看起來好像很好心的樣子,是要讓人覺得安心,認為有「拯救者」出現了。其實,剛好相反,因為真正的「拯救者」是會使人心安,而假的「拯救者」只會使人更加混亂、不安。我們看到這幾年來台灣社會確實很不安,且是這種不安的情況是越來越嚴重。有甚麼「飛碟會」啦、宋七力啦、「阿梵達」啦等等,這些都是讓人心受迷惑得更快。在這動亂不安的世代,我們經常看到有人會說「世界末日」甚麼時間會來臨等等。而最典型的就是在提到「世界末日」來臨時,緊接著就會說到「拯救」的問題,於是就會有人自己扮演著「救贖者」的角色。於是耶穌提醒他的門徒,不要相信這些。

耶穌提到末日的第一個現象,就是戰爭民族與民族、國與國的戰爭。自古以來,人類的戰爭似乎並沒有停止過,因此,當耶穌在說戰爭時,主要目的在說明戰爭所引起最大問題的,乃是對生命的踐踏,讓人感受到生存的意義盡失。就像先知耶利米所提起的,當巴比倫軍隊進攻耶路撒冷城時,不僅是戰爭引起生命死亡的苦難,也同時有瘟疫、饑荒,這些都是對人生命最大的摧毀力量。

第二個現象就是為了見證福音,會受到迫害。這樣的經驗在人類歷史中並不陌生。耶穌在這裡提醒他的門徒,不是仇敵才會迫害傳福音的人,連傳福音者自己的親人也會。換句話說:使人感受到末日來臨的,並不是來自仇敵,反而是自己家人,而這些家人乃是福音工作者自己最親近的人。

第三個現象乃是那被稱為「上帝之城」的地方,將會成為敵人攻擊的地方,且是被敵人佔領,而敬拜上帝的人成為奴隸。這完全是主前第六世紀猶大亡國於巴比倫帝國的翻版。怎麼會這樣?如果想想一九五○年代到一九六○年代的中國文化大革命時代,豈不正是這樣情況的寫照?禮拜堂被佔領,改成為共產黨使用的倉庫或辦公廳所。基督徒被下放到勞改營去接受思想改造,只因共產黨是不承認有上帝的政黨。

第四個現象是宇宙與自然界之間發生失序,這種事似乎已經被科學家料在預防中。我們已經看到許多影片都在提醒我們,這種日子絕對不會只是猜測,而是可能的。例如「慧星撞地球」等類似這樣的影片一再出現。當那種日子來臨時,人所擁有的都將成為泡影。其實,比這種情形還要嚴重,且不必等到外星球來撞地球,地球自己就會爆炸的。就是人類在科技使用上,一再發展高度爆炸性的武器,例如原子彈、核子武器等類的攻擊性戰爭武器,這些若萬一沒有控制的住,恐怕就是地球自行毀滅的一個主要因素。另外,我們也看到生物科技的發展到今天,已經使人類陷入不知道怎樣解釋「生命」的意義的階段。所謂「複製人」、「人類基因工程」、「AI人工智慧」等這些先進科技的發展,都足以使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產生巨大的變化。例如:當一個人身體內部所有器官,包括血液在內都是他人的,只有外表的形樣是自己出生時所有的,這樣,這個人將會是甚麼人?他與生他的父母、兄弟姊妹是怎樣的關係?如果有一個複製人,有一天原有的人某一器官損壞,需要移植器官才能活下去時,就可用複製人的器官來代替。可是,如果因為取下這複製人的器官後,就會變成複製人死亡。要問的是:這個複製人是否算是一個人?他有生命的意義嗎?如果有,他的器官怎能被他人隨心所欲摘取呢?他生命的意義在哪裡?有思想嗎?有生命的價值嗎?類似這樣的問題可以想出一大堆,但都沒有解決「生命」的問題。

當耶穌說完這些末日警語時,他也提醒門徒必須小心,不要被酒肉和生活上的憂慮麻痺了人的心靈。人最大的軟弱就是一直在忙碌著,甚至是憂慮著生活上的各項所需。其實,今天的台灣社會,真正欠缺每天三餐所需的人已經不多。比起一九五○年代的台灣,或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後的台灣,今天真正有物質生活欠缺的人已經很少。所謂開門就忙著要「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這種基本生活所需欠缺的人家雖然還有,可是已經不多。真正的問題在於想「要更多」,這一點才是真正問題所在。因為「要更多」,於是就要在原本已經夠忙碌的生活中,加倍忙碌起來。但所得到的往往只是增添更多生命的煩惱和愁苦而已,對人存在的意義並沒有說出甚麼。

怎樣處理這些煩惱呢?耶穌提醒門徒們,要「儆醒,不斷地禱告」。儆醒,意思是指沒有打盹,保持高度的清醒,因為不知道敵人何時會進攻。在一個亂世的世代裡,保持清醒的頭腦是相當需要的。
但是,要怎樣才能保持清醒的頭腦思想呢?耶穌告訴他的門徒,必須「不斷地禱告」。禱告是與上帝對話。知道禱告的人,或是說明白禱告的人,就是心中有上帝的人。箴言的作者就有兩次說過:「敬畏上主是智慧的開端;認識至聖者就是明智。」(九:10、一:7)看,有智慧的人,就不被亂世的現象所迷惑,真正有智慧的人,也知道怎樣應付末日突然來臨時的景況,不會因為大家心裡的不安而慌亂,反而會成為他人的幫助。但,需要這樣的智慧,就是從認識上帝開始,而要認識上帝,就必須從聖經的話語著手。

我還記得兩件發生在咱台灣與末日預言有關的事件:
一是所謂的「一九九五年閏八月」。這個事件影響台灣教會之巨,迄今尚未平息。主要原因是那個事件之前,也就是一九九四年下旬開始,台灣教會有一股風潮,就是有不少傳道者四處傳達這個信息:說上帝對台灣人很生氣,預定要在一九九五年的閏八月懲罰台灣,將有三分之一的台灣人民將會遭到消滅。於是鼓勵大家趕緊逃難,甚至說可以逃到加勒比海的貝里斯去。於是,有許多教會舉辦講習會,把末日景象說得是繪聲繪影,好像上帝真的就是要這樣如同那些傳道者口中所描述的懲罰台灣。但後來大家都知道那完全是一樁欺騙的事。有許多的人跟隨著移民到貝里斯去了,但錢也被拐走了,最後只好又回到台灣來。想想看,聖經是怎麼說的?聖經豈不是一再告訴我們,我們的上帝是無所不在的上帝嗎?那我們要到哪裡去閃避上帝的懲罰呢?如果上帝真的要懲罰台灣人,你想,我們逃到貝里斯,上帝就不懲罰了嗎?應該說:如果上帝真的要懲罰台灣人,就算是有人跑到深海去建造一座連深水炸彈都無法炸的到的地方,也無法躲避上帝的懲罰的手。詩篇的詩人就這樣說:

「我往哪裡去才能躲開你呢?
我到哪裡去才能逃避你呢?
我上了天,你一定在那裡;
我潛伏陰間,你也在那裡。
我縱使飛往日出的東方,
或住在西方的海極,
你一定在那裡帶領我;
你會在那裡幫助我。
我可以要求黑暗遮蔽我,
或要求周圍的亮光變成黑暗;
但對你來說,黑暗不算黑暗,
黑夜跟白晝一樣光亮。
黑暗和光明都是一樣。」(詩篇一三九:7—9)

讀過這首詩的人一定會清楚,我們唯一能逃得過上帝懲罰的方法,就是認罪悔改。沒有比這個還要重要且有效的方法,這也是唯一的方法。約拿書就是這樣告訴我們,上帝要毀滅尼尼微城的人民,但是因為該城的人民悔改,所以憐憫的上帝寬恕、赦免他們。基督教會要傳揚的就是悔改的信息,要帶領人來悔改,而不逃難,這才是正確的。

第二件事就是有關「飛碟會」的事件,也是和末日預言有關。有一個名叫陳恆明的人,他說因為上帝要毀滅世界,但在這之前,他會先差派一艘「巨大飛碟」來世界拯救所有進入該飛碟的人。於是他說一九九八年十月三十日是飛碟降臨的日子,他帶了許多善男信女到美國德州一個小村落名叫「godland」這地方,說那是「上帝之地」,然後等待飛碟降臨。結果飛碟並沒有來臨。於是他說,上帝改變時間和做法,一九九九年三月三十一日就是世界末日了,那時飛碟會出現。但事實也沒有如他所說。結果他在去年(2001)又回來,且自命是「神佛靈界宗教反攻大陸志業上帝人類祖先空軍總指揮」。

也許我們會覺得荒謬又好笑,怎麼會有這種事發生?先不要笑,因為跟隨陳恆明去美國準備要搭飛碟到天上去的人,多的是,且大多是高階知識份子,且經濟能力很好的人。他們都是典賣家產後跟隨陳恆明去美國的。

會有這些事件發生,主要原因就是這是一個亂世不安的世代。有的人自己扮演起「基督」的角色,有的人自己認為得到上帝的聲音,於是熱心的傳達出來。怎樣才能分辨是真、是假,最好的方法就是研讀聖經。聖經是上帝的話語,明白上帝的話語,就會明白上帝對我們所說的話的信息,這樣我們就會明白真正的生命方向在哪裡,才不會受到別人動聽的話語所迷惑。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6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