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被捕

路加福音廿二:31—53

這段經文提到許多事件,包括路加福音特有的資料,就是耶穌要他的門徒去買刀、耶穌坦白告訴彼得將會有三次不認他、和耶穌在橄欖山上被逮捕等記事。這幾件記事都是長久以來,認真讀聖經的人都會一再提出問題的章節。比如:為甚麼耶穌會事先知道彼得將有三次不認他?為甚麼耶穌要他的門徒去買刀?先前不是說甚麼東西都不要帶嗎?買刀作甚麼用呢?即使一人一把刀,十二個門徒也不過是十二把,真正要與羅馬兵丁對抗也等於是拿雞蛋打石頭一樣。在這段經文中,歷代教會最常用來勉勵信徒的一句話,就是耶穌向上帝祈求,讓受難的苦杯離開他,但他願意順服上帝的旨意。苦杯,這是每個時代的教會或是基督徒必須自己去詮釋的。每個時代、不同的地方,對苦杯的認定內涵也不相同。但不論怎樣解釋,苦杯所代表的就是在信仰裡的苦難。
彼得,他一直是教會長久以來被看為是耶穌最得意的門徒。福音書中有好幾次記載耶穌只有帶彼得、約翰、雅各他們三位跟著他。比如說:耶穌到管會堂的葉魯家去醫治他的女兒;上山去祈禱後,開始邁向耶路撒冷城;在客西馬尼園祈禱時,依照馬可福音的記載,耶穌帶他們三個人離開其他門徒到約有扔一塊石頭的距離地方祈禱。為甚麼耶穌會對這三個人比較特別?我們實在無法知道真確的原因,但可以知道的是他們三個人在早期教會是相當活躍的使徒。

路加這位作者喜歡用「撒但」試探人心來表示一個人已經忘記了他和上帝之間特有的「形像」關係。就像猶大要出賣耶穌時,也是用「撒但進入加略人猶大的心」這樣的話來形容他決定背叛耶穌。先前我們看到猶大已經被撒但迷惑,現在則是彼得。值得注意的地方是:耶穌在彼得否認他和耶穌之間的關係前先提醒他,用意可能就是要彼得注意這件事,如果儆醒祈禱,必定會有足夠力量抵擋撒但的誘惑。就像在猶大決定要出賣耶穌之後,耶穌還是在他做出這動作之前先提醒他,為的也是要他清醒過來。但很可惜的是人很軟弱,給了撒但侵入人心的機會,就往往無法自拔。馬可福音第十四章2931節都記載彼得聽到耶穌說他將會否認與他的關係時,還信誓旦旦的表示:即使別人都離棄了耶穌,他也不會。甚至說就是必須要和耶穌同死,他也不會否認耶穌。聽起來是很令人感動的話,但這樣堅定的信仰告白,有時也是會變調走樣。果然,就在耶穌被逮捕送到大祭司的官府去審問時,彼得被人發現他和耶穌是同夥。就在那時,他堅定地表示根本就不認識耶穌,甚至還以誓咒的嚴厲的話說「如果我說的不是實話,上帝會懲罰我」來表示他與耶穌之間根本就沒有甚麼關係。

有些人喜歡拿彼得這樣的軟弱來提醒信仰的伙伴。我們不要輕看彼得的軟弱,其實彼得的案例正好也是我們在我們的信仰經歷中,一再發生的。當我們孤獨無助的時候,我們的內心也會發出像彼得這樣的聲音不認耶穌就是我們生命的救主,因為我正在受苦難,我們覺得所有的人都離開了我們,連耶穌也不聽我們祈禱了。這種現象經常在我們信仰經歷中出現,其實我們並不比彼得好。就像彼得在聽到「雞叫」而醒過來一樣,那是上帝非常大的恩典,雖然彼得有這種軟弱,但上帝還特別安排了一隻連人想都想不到的「雞」來叫醒彼得。很多基督徒都有這樣的經驗,每當自己覺得被耶穌拋棄,不想再相信耶穌是生命的救主時,就在那最危險的時刻,上帝會安排一個清醒的聲音呼叫著我們回來他身邊。只要我們注意聽,一定會聽的到。就像那聲清晨的雞叫聲一樣,叫醒了彼得的良知。

為甚麼要門徒拿錢去買刀?這實在是一個很難了解的問題。第35節很清楚地說明了在第九章差派十二個門徒出去傳福音,在第十章再次差派七十二個門徒出去傳福音,都曾交代他們不用帶任何生活所需要的物品,因為傳福音給甚麼人,那人必定會供給。因此,耶穌問他們有沒有缺乏的問題。門徒很清楚地表示「沒有」。可是現在卻要他們將這些生活必需品都帶著,包括了旅行袋、錢包等。甚至要賣掉衣服買一把刀,這表示是非常重要的隨身物品。這樣,買刀到底要做什麼呢?說要對抗羅馬兵丁是絕對不可能的事。這有甚麼用呢?也許可以從耶穌時代的社會來看,經常有強盜出現在偏遠郊外地方,就像路加福音第十章耶穌比喻中的撒馬利亞人故事所說的,在耶路撒冷和耶利哥城之間也會有強盜出沒傷人搶錢。因此,有一把刀,或許在傳福音的時候,需要自我保護一下,雖然用不著用刀與人對抗,但至少有總是比較安全些吧。

有一件事必須要注意的是,耶穌並不是要門徒準備刀來抵抗他即將受難的事,這點是可以確定的。因為根據約翰福音十八章11節的記載,當彼得拿刀砍掉大祭司的奴僕馬勒古的時候,耶穌對彼得說:「把刀收起來!你以為我不願意喝我父親給我的苦杯嗎?」他甚至警告他的門徒說:「因為凡動刀的,一定在刀下喪命。」(馬太福音廿六:52

我們看到耶穌在被捕前,還帶門徒到橄欖山上去祈禱,並且一再勉勵他的門徒要儆醒禱告。也許是因為門徒在逾越節晚餐時喝了不少酒吧,不勝酒力,終於昏昏欲睡。而這時候,卻是最危險的時刻,可是門徒還是無法清醒過來。於是就在橄欖山上的祈禱中,耶穌被逮捕了。

另一方面,我們看到耶穌在祈禱中,祈求上帝讓這象徵著受難的苦杯離開他。沒有一個人喜歡受苦難,這是任何人都一樣的,大家都期盼很順利、平安。如果聽說有苦難在前頭,且那苦難與死亡可能很接近的話,我想沒有一個人會喜歡接近,甚至會想盡一切辦法避開。作為一個「人」的耶穌,他也是和我們一樣,希望能躲開受難的來臨,何況那苦難是十字架的刑罰。這在當時的人看來,乃是最醜陋、惡劣的人才需要這樣的刑罰。但耶穌在祈求上帝不要讓他喝這苦難的杯之時,也同時說不要照他的意思,他願意上帝的旨意成全。

這是生死的關鍵時刻,因此耶穌會有這樣的祈禱。苦杯,就是死亡的意思,是十字架的苦難。請注意,這苦杯(或是說苦難)是和上帝國的信息有關的,不是個人生死的問題,而是牽連到上帝拯救的計畫。因此耶穌說要以成全上帝的旨意為重。但今天有許多人將個人的苦難,都當作是上帝給他喝的苦杯,這就差距太多、太多了。我也聽到有些人想要當教會組織裡的高級幹部,竟然說他願意承擔這「苦杯」。其實,教會組織中的高級幹部,自有教會組織以來,都不是苦杯,而是「甜杯」,至少在這些組織位階中,已經享有社會給予的榮耀「冠冕」了。我們豈不是常在某些傳道者的告別禮拜中,看到故人略歷中就寫著他當過甚麼「長」之類的頭銜嗎?這些都在表示著一種榮耀,至少在他的家人後裔中是用這種認識在看的,否則不會在意這些頭銜。

耶穌在這裡所說的苦杯,是生命面臨十字架的苦難,且是為了上帝國福音的緣故,否則不會有這樣的苦杯出現。

猶大帶人來抓耶穌。為甚麼需要猶大帶人來抓?這是因為他們聚會的地方是隱密的。理由是猶太人宗教領袖一再想盡辦法要抓耶穌,但卻因為害怕民眾而不敢下手。因為在逾越節期間,耶路撒冷城朝聖客激增相當多,羅馬政府不希望出亂子。耶穌在民眾中有一定的地位,我們從他和門徒進入耶路撒冷城受到歡呼就可看出來。如今,如果冒然在光天化日下抓耶穌,必定會引起那些「奮銳黨」派的人乘機鼓譟而造成暴亂,這樣猶太人宗教領袖就無法對羅馬統治者交代。因此,怕群眾,使得他們不想在這節期中出狀況。但耶穌現在來到耶路撒冷了,如果不抓,等節期一過,他又回到加利利去,要抓就更困難了。耶穌當然知道這些猶太人的領袖階級要抓他,因此,他也盡量避開正面的衝突。總是利用夜間躲在客西馬尼園。約翰福音第十八章2節說:「出賣耶穌的猶大也知道那地方,因為耶穌常和他的門徒在那裡聚集。」這句話說出耶穌和他的門徒來到耶路撒冷城後,就經常利用夜間去橄欖山。因此,猶大知道這地方;也因此,有他帶路,這些想抓他的人才會知道門路。

猶大的「吻」實在很令人感到心寒。吻,是猶太人表示親熱、最大的歡迎的一種方式。在路加福音第十五章耶穌比喻中,提到那位浪蕩的兒子回來找父親的時候,這位慈悲的父親一看到這位浪蕩的兒子回來,隨即就是上前給孩子一個「親熱」、「極大歡迎」的吻。但猶大卻是用「吻」來出賣他的老師耶穌。
人類社會經常出現犯罪的動作,就是用最親熱的方式。例如蛇要引誘人犯罪的時候,就故意對人類的委屈表示同情,然後告訴人可以「像上帝」一樣偉大。人的反應是感覺蛇很同情他,卻沒想到結果是死亡的來臨。我們也看到西緬和利未,要屠殺示劍城的男人時,就是先以同意他們的妹妹底拿嫁過去作為條件。結果當示劍城的男人因為受了割禮正在疼痛時,他們就進城去進行大屠殺的慘絕人寰行動。這些都說明了最親密的動作,很可能隱藏著最危險的動機。

在我們的生活環境中,錢財是非常好、又很誘惑人的「餌」,但卻是最危險的東西,很容易使我們離棄了上帝的旨意。這點是我們在信仰生活中必須相當小心的。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50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