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來越令人討厭的以色列人

五月三十一日凌晨,在距離迦薩一百三十海里外的國際公海上,有六艘由四十多個國家資助,要去援助迦薩走廊之巴勒斯坦人的國際人道主義救援物資船隻。這支船隊共計載有約七百名人員,以及大約有一萬公噸的救援物資。這次的救援行動是從二00七年巴勒斯坦人迦薩區域被封鎖以來最大的一次,但卻遭到以色列海軍突擊隊攻擊其中一艘土耳其船隻,目前已知道至少有九人喪生,近四十人受傷。根據報導指出,該船隊上的成員包括有一九七六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北愛爾蘭麥立德女士(Mairead Corrigan),以及數位歐洲國會議員等人。

他們是為了要突破自二00七年就遭到以色列全面封鎖的加薩走廊,好運送醫療用品、建築材料、帳篷和食品等救援物資,去幫助那些生存已陷入困境的巴勒斯坦居民。以色列海軍突擊隊就從直昇機上直接降落在該船隻上的,並以極為粗暴的手段攻擊該船的人員,這也難怪連與以色列政府合作的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斯巴,都用強烈語氣譴責以色列政府的這種行動,簡直跟「屠殺」行為無異。

當以色列海軍在公海上突襲救援船隻的消息傳出後,六月一日全世界各國就紛紛發出嚴厲譴責,聯合國也緊急召開安理會,公開譴責以色列這次的攻擊行動,並表示要對此事件進行「公正與透明的調查」。

目前這六艘船隻被以色列海軍扣押在杜德港,被押的七百名人員,有五十名已被遣返回國;而目前約有六百三十名拒絕被遣返的人員還受到囚禁。由於這次死亡的九名人員當中,至少有四名是土耳其人,因此,土耳其政府就宣稱以色列政府必須為這場「屠殺」受到嚴厲的懲處。而值得注意的是,土耳其乃是當今全世界跟以色列維持最良好外交關係的穆斯林國家。而原本和以色列聯手封鎖迦薩出入通口的埃及,也因為此事件,在六月一日宣佈開放在「拉法」的邊界,允許巴勒斯坦人自由進出,讓救助巴勒斯坦人的醫藥、食物、衣服等人道物資可以隨時藉此通口運送進去。

這次的衝突背景是跟巴勒斯坦的「哈瑪斯」組織有關。這個組織在巴勒斯坦人當中屬於激進者,強烈要求以色列必須遵照聯合國一九九一年通過的決議案,讓巴勒斯坦組成獨立的國家。這組織的人對於居住約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人寧願在以色列政府強大壓力之下,成為「自治區」一事大表不滿。因此,任何以色列政府與西岸巴勒斯坦執政當局所做的決議,迦薩區的哈瑪斯組織都一概不予承認,同時也不理會美國多次希望「以巴」雙方回到會議桌的建議。他們強調必須以先讓巴勒斯坦獨立建國作為前提,他們才願意接受建議;但以色列卻一直想要控制巴勒斯坦西岸自治區政府,也想盡辦法要消滅迦薩地區的哈瑪斯組織。為此,以色列政府一再違背聯合國的決議案,並且找出許多莫須有的理由,時而突擊巴勒斯坦迦薩區的哈瑪斯組織。

為要消滅盤踞在迦薩的巴勒斯坦哈瑪斯組織,以色列政府不顧世界各國的呼籲,竟然在二00七年派出大軍進入加薩走廊進行大屠殺,並且建造比柏林圍牆還要高的圍牆,全面封鎖迦薩地區巴勒斯坦人的進出自由,而使居住當地的巴勒斯坦人每天過著類似「集中營」的日子。當地不但食物嚴重不足,連醫藥、日常用品都極度匱乏,悲慘狀況非常類似二次大戰期間的猶太人集中營。當時以色列政府的這項舉動曾遭到世界各國強烈的譴責,但他們根本就不予理會。從這裡可見今天以色列這國家,是越來越討人厭,且也因為它這麼傲慢的態度,使世界各地厭惡以色列這國家以及猶太人的情緒日趨高漲。

為此,從二00七年開始,就有一群國際社會人士在同年年底成立了「自由迦薩」的組織,為救助因食物匱乏而陷於飢餓與流行病威脅的一百五十萬名巴勒斯坦人免於死亡威脅。他們募集了約有十萬公噸的救助物資,而這次六艘船隻載運一萬公噸物資前往,就是此項救助行動的第一次。載運的物品包括有醫藥器材、建築材料、帳篷、食品等基本生活物資,而在其背後支持甚力的,就是與以色列外交關係甚為緊密的土耳其人民。

不論這次以色列政府說甚麼理由,都無法合理解釋他們在公海強行登上他人船隻進行搜索、開槍打死人、傷人的行徑。因為如果這項惡劣作為可以被接受,那將使惡名昭彰的索馬利亞海盜在國際海域上公然搶奪商船的行為,找到振振有詞的合理藉口。

每次談到以色列,或是說到第二次世界大戰,大家都會很自然地想到猶太人被德國納粹迫害的情景。因此,在第二次大戰後,一九四七年的聯合國大會,隨即通過在巴勒斯坦地區畫出一塊區域,讓以色列人建立獨立國家,好讓其他四散於全世界的猶太人能夠有個安居之處。但是這項決議卻疏忽了原本就居住在當地的巴勒斯坦人民之需要,讓他們也可以同時建國,因而引發一九四八年以色列宣佈獨立建國,巴勒斯坦人強力抵抗的「獨立戰爭」。由於有歐美各大國挾著大戰後的高昂氣勢,以及優越的軍備全力支持以色列,結果該戰導致巴勒斯坦人潰敗,避難到約旦的難民就高達七十多萬人;若再加上後來陸續發生的幾次「以阿」戰爭,巴勒斯坦難民人數早已超過百萬之多了。

一九六七年六月六日至十日再次發生「以巴」衝突,以色列在歐美列強全力支持下,打贏了舉世驚嘆的「六日戰爭」。從此之後,以色列人民那種傲慢無羈的凌人氣勢,迄今是越來越囂張、狂傲,甚至把當年納粹對待他們的手段,轉用來對待今天的巴勒斯坦人。就連出生在巴勒斯坦而行事相當溫和,但在國際社會赫赫有名的學者薩依德(Edward W. Said),都不得不撰文控訴以色列這種無法無天的惡行。

這使我想起被美國《時代雜誌》譽為當代最具國際影響力的日本文學家村上春樹先生;他在二00九年二月初獲得以色列政府頒發的「耶路撒冷文學獎」,該獎是在表彰對人類自由、社會公平、政治民主具有貢獻者,而得過該獎的有出名的西蒙波娃(法國, Simone de Beauvoir,1908.1.91986.4.14)、羅素(英國, Bertrand Arthur William Russell, 1972.5.181970.2.2)、米蘭昆德拉(捷克, Milan Kundera, 1929--)等人。說來也真夠諷刺,以色列政府設立此獎,而自己卻是最不公平、不給巴勒斯坦人有行動和言論自由的國家,且是正在殘害巴勒斯坦人性命的政府。因此,當以色列政府公佈村上春樹獲獎時,日本人可受不了。日本民眾透過媒體公開呼籲,要他拒絕去領受該獎,甚至放話威脅說,若他真的去領獎,就要讓他的作品從日本書局的書架上全部下架。

村上春樹受到這般大的壓力,幾經考慮過後,還是決定要去領獎。二00九年二月十五日頒獎那天,他用調侃的話說,文學家通常都是在「撒謊」,但是這一天他決定不要「撒謊」,而要說真話。他當著以色列總統裴瑞斯和政府高官顯要面前,毫不客氣地對以色列政府採取軍事行動,殺害成千上萬的巴勒斯坦民眾一事作出嚴厲的批評。他說:當他到達以色列之後,聽到從圍牆裡面傳出來許多巴勒斯坦年老婦女在哭泣,因為她們的孩子無緣無故地被以色列軍隊殺死;他也聽到許多年輕婦女在哀哭,因為她們的丈夫被以色列軍隊無情地殺害;他更聽到許許多多年幼、稚齡的小孩在嚎啕大哭,因為他們的父親被以色列軍隊從家裡拖出門外槍殺,甚至連母親也不能倖免於難。他說:無論那面高牆是多麼正確,雞蛋是多麼地脆弱,即使明明知道以卵擊石是沒有用的;但是,雞蛋破了,蛋汁會潑濺在石頭上,太陽一曬,久了就會發臭。他說他要永遠站在雞蛋這一邊。

村上春樹他就是這個樣子,當著要頒獎給他的以色列總統裴瑞斯,和那些強悍的鷹派內閣官員面前,不卑不亢地說出上述的這些話。

我是這樣在想:雖然我們沒有能力去抗議以色列,但我們可以學習像村上春樹那樣,選擇站在巴勒斯坦人這一邊。我們應該全力譴責以色列人這種惡劣行徑,更要在祈禱中紀念巴勒斯坦人的苦難,特別是在迦薩地區的一百五十萬名巴勒斯坦人。從二00七年以來,他們就被高牆拘限住(我曾在查經班放映過《檸檬樹》這部片子,片子中就有這樣的背景),活得像當年猶太人活在納粹集中營一樣地艱苦。我們也要想辦法把今天以色列人惡形惡狀的行為,讓更多人知道。當有人還在稱讚猶太人是上帝特別賜福的子民而替他們辯護時,我們就不要保持緘默,而是要大聲喊出:「我們很討厭今天的以色列人這樣在欺負巴勒斯坦人!」千萬不要沉默不語,因為對這種事沉默,就等於在表示我們也默許這種殘害他人生命的事繼續發生。

——台北東門教會週報二○一○年六月六日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