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道」和「施洗」!

00年六月十四日《自由時報》刊登一則消息,標題是:「四巨頭聽佈道……王建推崇鄧小平」。

這則新聞內容提到馬英九總統、蕭萬長副總統、行政院長吳敦義,以及國安會秘書長胡為真等「四巨頭」,在六月十三日上午去台北基督之家參加主日禮拜,聽現任監察院院長王建講道。而王建在講道時「大加推崇中國前領導人鄧小平,認為真正能點亮別人生命的人,不是醫生也不是慈善家,而是一國的『掌權者』。」

看到這裡,我差點就要昏倒,想想看,王建所推崇的鄧小平這個人,於國共內戰時期殺死的人不計其數不說;一九五一年,他還負責領導進軍「解放」西藏,並且為了要解放西藏,下令共產黨軍隊只要稍遇抵抗,就格殺勿論,結果造成數以萬計喇嘛死亡。而我們甚為耳熟的就是一九八九日天安門事件,那時他已經是中國國家領導人,就是他同意下令開槍殺死學生的。但這樣的冷血統治者,竟然會被王建在主日講道中評價為是「真正點亮別人生命的人」!這是甚麼樣的基督教信息啊?難道說王建也認同鄧小平口口聲聲要奉行毛澤東,以毛澤東的思想來引導中國?並且堅持和發展毛澤東思想嗎?鄧小平在一九八四二十二日,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第三次全體會議上講話,他很清楚地強調說,不能排除對台灣使用武力的承諾。這也是王建所樂於見到的?我想像鄧小平這樣的人應該是可以點亮王建的生命,才會使他在教會的講道上說出這樣的話吧。

我真不該也不能批評他人主日講道,但把這樣一個殺人多多的獨裁統治者,且是一再強調不排除要對台灣採用武力解放的中國共產黨領導人,說成是「真正點亮別人生命的人」,我就不知道他要怎樣論述德蕾莎修女,這位被二十世紀全世界公認的慈善家?還有芥菜種會創辦人孫理蓮女士、台灣人民所景仰的蘭大衛醫師父子、譚維義醫師,以及更多奉獻一生給許多孤苦貧困者的人等等,他們確實是點亮了許多在困境中的人的生命,讓他們重新獲得生命的希望,而且成長茁壯、有智慧。這些人的故事一直留在我們生命中,不是嗎!他們的身影、事跡,至少會一直留在領受過他們救助的人的心中,甚至延續到他們的後代。這是生命的愛,且是犧牲自己的無私之愛啊!這種愛,就是耶穌在十字架上那無比的愛!但這絕對不是任何一個手中曾握有絕對的軍事權柄,還下令大屠殺不從其令之民的國家領導者可以取代的,更不是槍桿子下的政客無論有多少豐功偉業可以比擬的。

我寧願相信是新聞記者在寫報導的時候,沒有真正理解王建所講之道的整篇內容精髓,但若果真他是像上述所講的那樣,那真的是對基督教信仰認識的極大偏差,也是邀請他去講道的教會的悲哀。

00八年三月總統大選前,有一天馬英九被安排和靈糧堂主任牧師周神助等人一起用餐,餐桌上包括有一位自稱是國民黨中央黨部基督徒團契的牧師,以及多位競選團隊的重要幹部等。席間,周神助拿了橄欖油當著眾人的面替馬英九施洗。這件事過了幾天,所有基督教會都收到一封傳真信,替馬英九受洗的事作見證;不但這樣,馬英九受洗的隔天,所有媒體也大幅報導說他接受周神助的施洗。可是才沒幾天,媒體又都報導說馬英九否認了這件事,他自己說小時候五歲在香港天主教會已受洗過。接著,報紙又隨即刊登他去廟裡燒香、拜神明的報導。往後,他當上總統的日子,去廟裡燒香祭拜神明的活動更多,甚至胸前擁抱著神像參與廟會祭典等活動是更加頻繁。我不知道兩年後的二0一二年總統大選,馬英九的幕僚是否又會再搞一次他「重新」接受洗禮的新聞,但我知道到時候,為他施洗的人必定會

 

受到基督教界共同的譴責,因為這次不再會有人相信他信耶穌了。不但這樣,大家會認為他是在操弄宗教信仰,不僅在基督教,更在一般民間宗教。

其實,單單譴責馬英九也不是完全正確,更該譴責的是宗教團體,特別是咱基督教會。為甚麼要隨便替人施洗,特別是為這些操弄政治的政客們,以及一些把上帝的恩典當作商品在叫賣的人?為甚麼基督教會的傳道者要這樣作賤自己,把信仰上看為神聖的禮儀當作商品在叫賣?為甚麼?

我想到《創世記》第三十四章,雅各和他的孩子在示劍城外暫居,他的女兒底拿去訪友,結果被示劍給姦污了。示劍人想要和雅各和好,希望能娶底拿表示誠意和解。而雅各的兒子們則是圖謀另一種想法,他們對示劍人撒謊,說可以答應妹妹底拿嫁給他們,但他們必須用「割禮」當作聘金。示劍人同意,並且接受割禮。雅各的兒子們卻利用示劍男人因為割禮尚且在疼痛的時候,就帶著全部家丁佩帶著刀械進入城內進行大屠殺。從這件事可看到雅各的兒子們,是利用「割禮」這種神聖的立約記號,當作欺騙的手段,或是當作一種圖謀利益在交易,這是非常不應該,也不可犯的禁忌。因為割禮乃是和上帝立約的記號。雅各後來非常生氣,在臨終之前詛咒了西緬和利未這兩個策劃此屠殺案的兒子。

洗禮,這是基督教信仰看為非常重要的聖禮典之一,就像割禮一樣,是在表明和上帝立約,絕對不可以隨便。因為洗禮是受洗者發誓,在一生的日子裡,都要遵從聖經的教導,用堅定的心志跟隨耶穌走天路,無論遇到多麼惡劣的際遇,也絕對不放棄。若不是如此,那就是在踐踏洗禮的神聖。因此,基督教會必須把洗禮當作一件神聖的大事,絕不輕漫施行。傳道者應該把要接受洗禮的人,看成是在立下生命的誓約,是在替上帝執行這項發誓的生命之約,因此,絕對不可以隨便濫用,以免重蹈中世紀時代宗教師在販賣贖罪券一樣的惡行。而信徒應該把受洗看成是在發生命的誓約,是以真誠的心來看待,絕對不開玩笑,因為洗禮是一種神聖的記號。為此,教會要在洗禮的事上慎重,不隨便舉行;傳道者絕對不可以把洗禮當作有求必應的禮儀,甚至將之當作是一種「業績」,否則就是在作賤基督拯救的愛;而信徒更不可把洗禮當作是圖謀、或是期盼某種需要和利益的途徑,因那和褻瀆上帝的神聖沒有兩樣。

我為甚麼對洗禮的事有要求,其因也是在此。雖然這樣,每當聽到或是看到有信徒受洗之後,就不再來參加主日禮拜或其他聚會,都會讓我感到相當痛心;痛心自己沒有好好照顧這些被我施洗的羊群,恨自己為甚麼要為這樣的信徒施洗。就像我看到周神助牧師為馬英九施洗,而馬英九卻是這樣子在回應受洗的恩典,心中就非常痛恨一樣。

王建在講台上講這樣的道,真讓我不敢想像這教會的信徒怎麼可以接受得下?而馬英九用這樣的態度看待受洗,真教我不知該說些甚麼才好,唯有的一句話便是:悲哀!

——台北東門教會週報二○一○年六月二十日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