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他人敬虔的心敬神

四年前,也是由佛光山的星雲法師主導,引進泰國的「佛牙」來台灣,那時有不少高層官員前往迎接,儀式之隆重、莊嚴,和這次他主導的從中國帶「佛指」來台灣相比,雖然官員的層級低了許多,但佛教善男信女的敬虔態度,以及動員之龐大,並不比上次迎「佛牙」遜色。佛教在台灣的人口相當多,尤其是五年前,佛教西藏領袖達賴喇嘛第一次來台灣訪問後,使得台灣佛教的教勢確實是上升了許多,特別是佛教密宗在台灣的發展情勢更是直線上升,使整體佛教在台灣宗教界的力量,超出道教與民間宗教的合計還要多出很多。非常特別的是:無論是達賴喇嘛,或是「佛牙」、「佛指」,都是世界佛教界的一個特殊「記號」,他們前後來訪,依我看來是相當有計畫的一種安排:先是五年前達賴喇嘛來訪,然後四年前泰國「佛牙」來;去年達賴喇嘛來訪,今年換「佛指」到來。不要小看這些活動,這樣的一前一後配搭來台,將過去原本鬆散的台灣佛教界給動了起來,並且有逐漸整合的跡象,只要看這次「佛指」在二月廿五日抵達並要安放在台灣大學體育館時,整個台北市新生南路雙邊慢車道都塞滿了人潮的情形,就可想像得知佛教信徒對此
事的回應。
有不少信徒一再問我有關佛教過去迎「佛牙」,現在迎「佛指」,又有達賴喇嘛來訪兩次等,這到底在表明甚麼?坦白說,我也不清楚。但有一點是我的看法:這幾年來,台灣佛教界的「山頭」(指南部的「佛光山」、中部的「中臺山」、北部的「法鼓山」、東北部的「靈鷲山」,但另有一種說法是東部的「慈濟功德會」,而不是「靈鷲山」)各自有一把號,各吹自己的調,誰也不服誰。表面上他們彼此相互尊重,但骨子裡是一直在爭山頭。佛光山以龐大的財力、政界影響力,想盡一切辦法要扮演台灣佛教的主導地位,才會引進這些世界頂級的佛教人、物來台。
話雖如此,我們也應該有這樣的認識:信仰的事有時是需要用這種的方式來激勵信徒,為的是要鼓舞信徒並增添信眾的信心。就像去年咱台灣基督長老教會舉辦馬偕牧師去世一百週年一樣,辦了許多活動,特別是展出許多有關馬偕牧師留下來的文物,今年接著是舉辦馬偕牧師來台宣教一三○年紀念活動。雖然馬偕牧師留下來的文物沒有被我們當作像「佛牙」、「佛指」般的「聖物」看待,但也多少要讓大家知道心中記得有馬偕牧師曾為台灣教會留下美好的傳福音腳跡,值得我們這一代的信徒借鏡。

同樣的,「佛牙」、「佛指」的來到,主要目的乃是希望它的信徒會「睹物思人」,學習佛陀的慈悲,有份於人類社會的苦難。
但我真不喜歡信耶穌的基督徒,看到佛教界在迎接「佛牙」、「佛指」的時候,就以污衊、藐視的語氣說那是「拜偶像」,甚至用更難聽的話來嘲笑、咒罵佛教徒,這樣的態度是相當不對且是錯誤的。理由很簡單:這是宗教信仰表達方式,全世界任何宗教都一樣,沒有一種宗教信仰不需要「聖物」這樣的東西來引導信徒朝「神聖」的方向走,這是洗滌污穢心靈的一種途徑,缺少這樣的目標,宗教信仰將會落空,甚至不是信仰,而僅只是理性思考。
遠古的時代不說,單就目前的基督教來說,「十字架」不論是放置在教堂的屋頂,還是安置在教堂內,或者是掛在胸前,還是製成胸針樣式別在衣領或胸前,它已經不是一般的裝飾品而已,許多信徒是將之當作具有「神力」的「聖物」看待。不信的話,大家注意看看有些神職人員就是在胸前掛著一條項鍊式的大型十字架,每當有甚麼特別事故,或是為某些特定對象祈禱時,這些傳道、神職者,就會用那支十字架放在對方的頭上、胸前,那樣的方式已經在表明那支十字架是有某種「神力」在裡面。我們也可以去醫院瞧瞧看看,或是到那些即將臨終的親朋好友床邊看看,就知道「十字架」在病患或家屬心靈裡的重要性,早已經遠超過醫師開出的藥單處方了,這種情形特別是在那些經常被鬼「附身」的人的身上看得到,他們的家屬認為有十字架在身邊,可以抵擋或驅逐惡魔

的干擾。
因此,基督徒不要動不動就說人家「拜偶像」,好像自己都沒有這樣的行為,或是自己拜的都是真神。真的是這樣嗎?如果真的是這樣,在禮拜的態度上卻又沒有自己所嘲笑的「拜偶像」信徒們那樣敬虔,這要怎麼解釋呢?莫非是自己所拜的真神力量太微弱,或是根本不存在,所以參加各項聚會就可很隨便?或是參加聚會可以打瞌睡?甚至可以頻頻與鄰座的人交頭接耳?你可曾看到有哪些非基督徒到廟裡去上香時,是一手拿著香、一手拿著手機在講話的?我可從來沒有看過這樣的鏡頭。我也不曾看過有人到廟裡去進香,是一面拿香一面打瞌睡的,但這樣的場面經常發生在禮拜堂的聚會中。更有甚者是在禮拜的時候,還拿著手機在禮拜堂裡就講起話來呢!在這樣的信徒心目中,真的相信有上帝嗎?即使他回答說「有」,我也不信!我倒比較相信這是「吃教」的信徒,不

是拜真神的「信教」者。
當我看到那些善男信女排好長好長的隊伍迎接「佛牙」、「佛指」時,我都深受感動,他們的敬虔態度,正是我們需要好好學習的信仰樣式。為了要迎接「佛牙」、「佛指」,他們可以提早幾個小時等待,連一聲抱怨也沒有,即使因為各種因素「聖物」抵達時間耽誤了,他們也是抱著感恩的心在等待。但我經常看到信徒,參加禮拜時,遲到的有之,早退的也有,甚至有些人態度之輕藐,讓我的感覺是:驕傲有餘,敬虔謙卑的心不足!
信耶穌的人應該學習的信仰態度是:每當看到它宗教舉辦盛會時,用「欣賞」的態度看看人家是怎樣在回應他們所信的「神」,然後用來反省自己是否有像他人那樣敬虔的態度,這一點才重要。更重要的一點是:不要亂下評論,說別人都是「迷信」、「拜偶像」,因為真實的信仰不是用來批評他人的,而是用來反省自己的。再者,宗教信仰表達最好的方式是從分享開始,而不是從批評入手;有分享,才會得到接納,批評只會拉長彼此之間的心理差距。


台北東門教會週報二○○二年三月十日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