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思考青少年事工

當這次快樂兒童營結束後,我已經開始著手在策劃青少年事工,我希望這件事工能夠在明年的寒假推動出來。

我並不是一位天才型的傳道者,想到甚麼,馬上就可以做甚麼。我是個很「鈍」的傳道者,每件事工推出之前都會經過一段時間的長考,然後才依循所規劃的方向推動。即使像快樂兒童營這種事工,對我來說已經是「老手」,我還是用了一些時間才在咱教會推出。

其實,在規劃每件事工之前,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這件事工在聖經中的基礎是甚麼?這也是我從牧會以來,推動快樂兒童營事工時,一直堅持並且絕不妥協的,就是快樂兒童營一定不收任何一毛錢,因為我看這是撒福音種子的工作。既然是撒種,我不會在意收穫,我只問「耕耘」。我的堅持是因為教會存在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傳揚聖經上帝的話語,因此,快樂兒童營只講聖經,其它的都不教,這是我第二件不妥協的固執。

策劃一件事工之前,我會用許多時間去思考:為甚麼要這樣做?這件事工對整個教會來說,意義何在?信仰的基礎在哪裡?我所說的事工,並不是指旅遊加上靈修這種活動,而是使之成為教會固定推出的事工,就像我們剛完成的快樂兒童營,它已經成為我們每年暑假一開始,就推出的事工之一。因此,從每年的四月開始,就積極在策劃,一步步地做。先從訂定主題開始,然後寫教材,再來是印製傳單,接下來是找師資,並且一再呼籲大家出來投入這項事工,更是要求大家去分發傳單。就像查經班,要先鼓吹再鼓吹,不停地呼籲,也鼓勵大家介紹親朋好友來參加。而我必須用許多時間準備查經班的講義;從手稿的講義,到印發講義給大家,並且錄音拷貝,使需要者方便贈送親友。就這樣,查經班帶來的效果越來越大,錄音帶目前每次需要拷貝超過五十份,就可知道查經班帶來的效果遠遠超過四年前的七月開始之時。再看,每日「讀聖經寫作業」的工作,從推出到現在已經三年半,因這樣事工而有的「附加產品」,就包括了「聖經導讀」和「聖經信箱」這兩套書。目前正在規劃的是電腦「遠距查經」,讓喜歡參加查經的兄姊,即使是居住在外國或是中南部地區的,也能藉著這現代科技產品而達到最好的效果。這項電腦「遠距查經」早在兩年前就有青年與我談過,我一直都覺得還不成熟,但當最近從巴西、美國等地陸續有人打電話來詢問訂購查經班錄音帶時,我開始有了這樣的意念。

現在,我開始要想:怎樣推動青少年事工?就像快樂兒童營一樣,我希望咱教會能推出青少年的營會活動,預定每次有五十至七十名國中生來參加。我在思考的是:我們要給他們甚麼?要帶他們認識甚麼?用甚麼樣的方式?怎樣的內容?這些都需要花去我好多、好多時間。只要讓我把這些都想清楚了,這樣推出之後,就會成為咱教會固定事工的一環,使之有固定的時間繼續推出。

教會與一般社團不同;教會是個信仰團契,需要考慮的,乃是信仰的基礎。而一般社團可不是這樣,它是「利益」取向遠超過信仰的理念。因為真正的信仰是不談「利益」,沒有所謂的「投資報酬率」可言。就像快樂兒童營一樣,我向來就不問有多少小朋友在兒童營結束之後,繼續來咱教會參加兒童主日學,我只問:我們有沒有撒下種子?如果撒下去的種子,有開花又有結果,最後是「別人」(指它教會)收割了去,我也不在意,因為我們是為了傳福音而做,並不是為了自己的教會有「利益」而圖謀。我們看的是「上帝國」,而不是計較地上的版圖。

今天台灣青少年問題越來越嚴重,這不單是學校教育的問題,而是咱整個社會問題,特別是家長對子女教育的態度,在在影響到這一代青少年對生命價值觀念的認識。如果我們看到許多青少年遊蕩街頭不回家,有越來越多青少年染上毒癮、中輟不上學、欺騙、偷竊、加入幫派等等,我不認為這些需要由這些青少年子弟來負擔全部的責任,而是家長需要承擔較多才對。因為父母多花一些時間在孩子還小的時候,青少年問題就會相對減少到最低。另一方面,我一再堅持,多讓孩子用一些時間到教會接受宗教教育,是非常重要的。我這樣說,並不是說到教會來的小孩子絕對都不會變壞,但至少,變壞的機率會相對減少,這是我相當確信的一件事。

我的年齡、思考模式、想的內容、關心的事物,特別是我所用的語言等等,都已經不再是今天青少年朋友們聽得懂、接納得下的,因此,以我的模式來思考他們,是不會正確的。也因此,我需要大家的幫忙,不僅是提供意見,而是當我需要你來參與策劃這件事工時,你不會推辭,而會踴躍來參與。讓我們將這件事工能夠順利完成,這樣咱教會每年推出的快樂兒童營就會有一個「扣子」可以接續得上,就是從兒童到國中青少年級。這是我的期盼,也是我的邀請。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7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