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嶄新的開始

今天對咱教會來說是個很特別又有意義的日子,原因是咱教會正式聘請一位專任的原住民傳道師來推動都市原住民聚會的事工。對咱教會來說,這是一個嶄新的里程和異象,主要原因是咱教會自一九九三年八月開始,聘請宣教師二宮一朗牧師來開拓都市原住民事工。由於二宮一朗牧師是屬於日本耶穌基督教團派駐台灣的宣教師,因此,這八年來,他和他的家庭在台灣所有的費用都是由日本教會支付,咱教會所負擔的只有些微的房屋租賃和交通費用而已。再加上過去一直有個觀念:原住民聚會只是暫借咱教會聚會,有一天,若逐漸壯大起來,就可以成立自己的教會。由於這樣的認知,開始的三、四年間,二宮牧師很努力地朝向開拓獨立的都市原住民教會之方向推動。因此,他幾乎每年都會帶原住民聚會的兄姊到日本耶穌基督教團所屬的教會去請安、募款,主要目的就是要籌募一筆經費作為購置禮拜堂的費用,也因為這樣的關係,開始的前幾年,我們與原住民聚會之間的關係並不是「一家人」那樣的親切、緊密。雖然我們有派長執參與關懷小組,但總是有點拉不近的感覺。
一九九九年,咱教會小會做了一個重要的決定,就是將原住民聚會納入咱教會的肢體之一,屬於咱教會的一部份,也就是在咱教會裡,分成兩大肢體:一是平地,另一是原住民。我們都一同連結在這間屬於基督耶穌的教會裡,共享著所擁有的一切。

這幾年來,我們努力朝向這個方向走,也一步步地調整幾個可以落實的方向,包括開始先從每兩個月一次聯合聚會,一起恭守聖餐,並且在去年長執選舉中,推選出一位原住民的執事(請注意,我們並沒有採用所謂保障名額方式,而是由大家共同票選出來的,且還是高票當選呢),並且在今年的四月,我們購買一間房舍,供作原住民聚會傳道者的居所,然後,現在又聘請原住民傳道荏荏曼來接續二宮一朗牧師離開回日本後,所留下來的牧養工作。這些動作都在表明一件重要的意義:原住民聚會與咱教會之間的關係,已經是分不開、緊密地結合在一起的肢體。今後,我們必須全力負擔都市原住民聚會事工的一切人事和必要的經費,更重要的,我們必須看待原住民荏荏曼傳道是我們的傳道者,就像大家在看待我是咱教會傳道者一樣。

過去八年來,咱教會在都市原住民事工上,雖然談不上所謂的「增長」,也談不上所謂的「進步」,但至少我們已經邁向「成功」的一步,那就是開拓起來且持續不停和穩定地在聚會,單就這一點在這急變的大台北都會中就是很難得的見證。可是,我們並不滿意,因為我們知道在大台北地區,原住民人數還很多,應該可以做得更好、更有見證。因此,聘請荏荏曼傳道來接續二宮一朗牧師,主要的目的就是希望有突破,以期原住民聚會能夠更多的「成長」與茁壯起來。

所謂「成長」,不僅是在量的數目上,更重要的是在質的上面也要同時並進;我們期待原住民聚會有更多的青年加入,因為能在台北這樣的大都會區生活的原住民,屬於年輕的族群比較多。我們也期待原住民聚會有查經班,推動原住民兄姊研讀聖經,好奠定信仰的基礎,特別是在這多變且誘惑甚多的都會生活環境中,更需要聖經上帝的話來引導,以免陷入誘惑而不知。我們也有一個願景,希望有這麼一天,咱教會的原住民聚會,會成為其它都市教會發展的一個模式,就像咱教會所推動的讀聖經寫作業、查經班、快樂兒童營等事工一樣,有讓人可取與分享的地方。


我們歡迎荏荏曼傳道今天就任為咱台北東門教會的傳道,希望在她的帶領下,咱教會的都市原住民事工會有更美好的成長。讓我們一起來與她同工,齊來關心都市原住民的傳道事工,因為有大家同心的努力和參與,使這項事工更有活力與希望。荏荏曼傳道也將同時參與輔導咱教會青、少年的事工,希望藉著她的努力,咱教會的青、少年團契會有更多的活力。咱教會過去都沒有聘請過原住民傳道者擔任牧養的工作,在全台灣也沒有一間平地教會同時聘有平地牧者與原住民牧者一起同工的例子,咱教會可說是第一間,這是一份榮耀,是我們所要珍惜的福份。希望藉著這次荏荏曼傳道的就任,咱教會落實平地與原住民傳道事工「合一」的異象,使咱教會在往後的福音事工上,有更遠大、廣闊的傳道空間開拓出來。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