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幾句出版這本書的感想

今天送給大家一本新書「牧師,我有問題福音書篇」。這是期待很久的一本,但卻也是我最擔心又雀躍的一本書。

說期待很久,是因為這本書是一套四本中的第一本,另外三本是「舊約篇」、「新約篇」、「信仰篇」等。預定在明年二月出版「舊約篇」,然後在明年底出版「新約篇」,希望在後年中旬可以出版「信仰篇」。這樣,如果四本要全部出齊,可能要到後年(二○○四)才有辦法。因此,從現在開始我都是期待這樣的目標會逐一實現。如果無法完成,我會很難過又傷心。這是我所謂的期待。

說期待,也有另外一種意思,就是很期待這本書真的能幫助喜歡讀聖經的兄姊,使他們在讀聖經遇到問題時,有個可參考的書解答問題。因為這本書所蒐集到的問題,都是過去三年來大家讀聖經時所提出來的問題,我寫在週報上作答,如今將之彙整起來出書,因此,這本書也有一個特色,就是這些問題都是大家提出來的,所以這本書也可說是大家共同的作品,不是我個人的。因此,我期盼這本書的出版已經很久了,打從開始作問題解答時,我就已經在期待這本書出版了。如今心願已償還四分之一。

本來出書是一件很興奮的事,可是要出版這套書,卻讓我一直有寢食難安的感覺,原因是:我不是聖經學者,也不是神學家,又不是在教界輩份很重的傳道者,怎能出版這種解答聖經和信仰的書?我夠這樣的份量嗎?我有資格出版這樣的書嗎?難道不怕人家讀了會噴飯嗎?這是當我決定出版這套書後,從開始迄今,心中不停地在反思的問題。當我最先將這本「福音書篇」的一短片稿樣給「以琳」出版社,詢問該社是否有興趣出這本書時,該社編輯經過幾天之後,回消息來說希望我把書給他們出版,並表示他們之所以延遲幾天,是因為他們開會討論後,確定這是一本值得出版的書。另外,我也同時寄給台南教會公報社出版部,他們也回消息說一定要出版這本書,希望我不要讓他社出版。由於我對教會公報社有一份感情,最後決定給它出版。

也因為這樣,我更擔心這本書,原因是教會公報社接觸的對象以咱長老教會的兄姊比較多,而咱長老教會的神學家與聖經學者陣容比起其它教會來得強了許多。我必須有這樣的覺悟:接受強烈的批評。當然我並不擔憂別人對我寫的東西有所批評,甚至希望有強烈批評,因為有批評,才會逼我進步,這是我非常清楚的一件事。我最擔憂的是連批評的聲音都沒有,這才是真正令我不安的事,因為沒有批評,很可能就是這套書沒有受到重視,而在台灣這類的書由本地傳道者或是聖經學者、神學家自己寫出來的,卻是少之又少。

出版這套書還有一件事是往後的工作將會持續不斷,原因是我必須不停地蒐集問題,換句話說:只要有人問我聖經的問題,或是有關信仰上的問題,我就必須試著解答。因此,這套書有另外一個特色,就是每次再版時,很可能都會與先前的那刷不同。因為只要有繼續蒐集,就會持續不斷地增添內容,除非我停止蒐集,或是有更好的類似之書出版取而代之,我才能停止下來。如果再版時與先前的那刷都相同,那就表示我沒有努力做好蒐集的工作,這對我來說,又是一份新的挑戰,當然也是一種無形的壓力和負擔。就像我早已為「新約篇」蒐集的問題甚少而不知該如何解決,已經煩惱有好一陣子了一樣。

八月十日禮拜六下午,教會公報社人光出版社為我舉辦一場專題演講,並在演講會後,為我出版這本新書有個「發表會」,讓我解釋出版這套書的緣由,然後請我當場為購買此書的讀者簽名,這也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受邀在這麼正式的場合做簽名這樣的事。過去兩年,人光出版社都曾邀過我在台北國際書展時,去為購買人光出版我寫的「牧會筆記」之書簽名,但都被我婉謝了,因為我還是覺得那是很「不好意思」的事。這次在台南教會公報社,我接受了。可是,當天每簽一次名,自己的心就會有一陣陣地「不好意思」的感覺,一面簽名,口中就喃喃地唸著「歹勢、歹勢」。有個讀者終於靠近我的耳邊問我說:「盧牧師,你在『歹勢』甚麼?」我還是繼續說:「啊,歹勢啦!」

我此生沒有立過甚麼大志,唯一有的,就是要在有生之年講完新舊約六十六卷,然後出書。沒有想到,為了這個心志,在推動讀聖經的事工時,卻意外地寫完一套「聖經導讀」和出版這套「牧師,我有問題」的聖經問題和信仰問題解答書,這實在是上帝奇妙的恩典,真感謝上帝對我的厚愛。

從寫稿到匯集成書出版,我甚少提過自己的妻子淑英的事,其實,她對我的幫助實在很大。如果不是她的支持,恐怕我這種憨人立大志的事,早就收攤不做了。

真心盼望你會喜歡這本書,如果在二○○四年中旬能夠順利如期地完成這套「牧師,我有問題」之書四本全出版,那時,詠文和士正也應該從英國完成學業返國了,若是那時我還繼續在咱台北東門教會牧會,我很想拜託詠文像今年四月為我舉辦那次出版「聖經導讀」感恩茶會一樣,再來辦一次這套新書出版的感恩茶會,雖然我不敢再像上次那樣有裸奔到總統府的念頭,也不會再想要跳「黏巴達舞」,但喝一杯老米酒,我倒是願意全力以赴試試看「呼乾啦」!這樣就可以好好「醉一醉」了。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