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我獻身的使命

每當有人問我為甚麼要一再鼓勵信徒努力讀聖經?為甚麼只要有人說哪個地方有一群想要我去帶查經,我就會想盡一切辦法去幫助?為甚麼我會在講道中一再呼籲會友踴躍來參加查經班,甚至是好多次想著:如果人數越來越多,是否應該再分開另一個班,好讓參加的人能夠有個舒適的空間可用?這些都不是始自今天,而是早在以前就已經開始有的念頭。
在一九九三年十月,我在溫哥華台灣人長老教會帶領他們三個月,我也是從一個查經班開始,擴展到三個查經班。剛開始帶領每禮拜三晚上在教會舉行的查經班後不久,有一位姊妹告訴我說:「牧師,我們晚上無法出門,因為有幼兒在家裡。我們只能在白天出門。」我就告訴那位姊妹說:「可以,只要你找到五個人,我就開班。」幾天後,她告訴我已經找到了。我就這樣開始第二個查經班。然後過了兩個禮拜,有一位姊妹告訴我說:「牧師,我們的年輕人說他們也想要聽牧師講解聖經。你看要怎麼辦?」我問說:「他們甚麼時間方便?」這位關心孩子的母親說:「最好的時間就是禮拜天中午,我們來禮拜時提早一個小時。但這樣對牧師來說會很累,因為下午兩點就開始要禮拜了。」我告訴這位姊妹說:「沒有關係,只要去找五個孩子來參加,我們一點就可以開始,然後一點五十分結束,我們兩點開始主日禮拜。」兩天後,這位姊妹打電話告訴我說:「牧師,已經找到六個人,包括兩個媽媽,也就是兩個家庭四個孩子。我說可以。就這樣,在溫哥華三個月,我開三個查經班。

一九九四年元月初三,我回到嘉義西門教會牧會。我也是要大家每天讀聖經,也開查經班。有一天,有一位姊妹跟我說:「牧師,晚上的查經班對我來說,時間實在是不方便,但我又很想參加。而且我們有幾位朋友,她們不是基督徒,但也想要讀聖經。」我告訴這位姊妹說:「只要你找到五個人,我就開班。」結果這位姊妹很快回答說:「牧師,你當真的?」我說:「是啊,牧師就是要帶人讀聖經的,不然要幹甚麼?」於是,兩天後,這位姊妹告訴我說已經找到六個姊妹。我說「可以開始了」,就這樣我在嘉義西門帶了一個多數是非基督徒的婦女查經班,直到我上來台北之前。
帶大家讀聖經,這不僅是我的最愛,應該說也是我獻身的使命感。因此,只要聽到有人說要讀聖經,我就很高興。特別當有人說要參加查經班時,我就會「醉」下去。這十多年來,帶查經的經驗一直在改進,我透過帶查經也學習改進許多過去的方法。如果今天要我再回去大專聖經神學研究班帶那群大專學生查經,必定會和二十多年前帶他們查經的方式大大不相同,因為以前確實是笨手笨腳的,現在應該不會了;以前很害怕那群大學生問我經文的問題,現在,我不會再有這種擔憂;過去我會擔心他們問我問題時,不會回答,現在不會再有這種不安的心境,因為我已經知道「不會回答」才是幫助我學習更進步最好的方式。

到台北東門來之後,我也開查經班,一開始就開了兩個班。這不是因為我能力強或愛表現,只因為想要鼓勵大家來參加查經班,我想要讓大家找不到一個不參加的理由,那就是白天不能來的,晚上來;晚上不能來的,白天來。就這樣開兩個講完全相同內容、進度相同的查經班,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之下推出來的。兩年多前咱教會的查經班白天都維持在四十五名左右,晚上也差不多是在三十五至四十名之間。但經過教室大整修之後,人數遽增甚快,直到路加福音結束時,禮拜三上午班已經有平均九十名以上,而禮拜五晚上也有平均六十名的出席率。

其實如果你有參加禮拜三上午的查經班就會明白,九十名是相當擁擠的,早在七十多名的時候,就有好幾位兄姊希望我能將之再分開另一班,有的希望我能開另一個「高級班」,意思是講解的進度快些,而且還有討論的機會。我也曾為此發出過一份調查表詢問相關的問題,但結論還是沒有增班,主要原因是聽了幾個兄姊的建議:人多的話,將之移到禮拜堂來,如果因為這樣能夠使禮拜堂坐滿席,那將會是另一種非常特別的意義一間以開查經班為發展的教會。我想這樣的意見也很不錯,因此,我請替我們教會教室大整修的林應隆執事替我想想看:怎樣能在禮拜堂座椅上,加添一塊大木板,使大家能夠坐著的時候,也有一塊桌板可以寫筆記用。我從來沒有忘記這些兄姊給我的意見:以查經發展起來的教會。

我想應該有許多人還會記得我有一個夢:開聖經補習班。我希望能夠有這樣的一天真的會「夢想成真」。會有這樣的夢(比較正確的說法應該是「異象」),是因為我很清楚這是我獻身傳道的使命,是我受呼召當傳道者最重要的工作。為了要達成這個使命,我必須全力以赴,甚至拼命地、毫無保留地投入我所有的力量在這份工作上。直到現在,我從沒有改變過這份使命感,而是隨著年齡的增加,這份使命感越來越重,坦白說,是越來越「焦急」,原因是看到咱教會還有大部分的兄姊都沒有來參加過查經班,而是越來越多其他教會的兄姊來參加。我曾一再反省過:是不是我講得不好?也曾一再在反問這個問題:為甚麼自己教會的兄姊不會來,反而是其他教會的兄姊一直不斷地增加?甚至有人遠從桃園、內壢、基隆、宜蘭來參加?有越來越多上班族的兄姊是在禮拜五晚上下班後帶著麵包、飲料,從辦公室下班後直接到咱教會來,吃過飯後稍微休息一下,然後在七點二十分就開始吟詩準備開始長達兩個小時的查經班的課。每當看到這麼多外地教會的兄姊這樣熱心追求認識聖經,我當個傳道者還能無動於衷嗎?喔,不!我不能這樣的!我除了深受感動之外,我也獻上衷心的感謝上帝,並祈求慈悲的父神多加眷顧咱教會的查經班,也賜給我足夠的智慧,讓查經班的工作幫助更多心靈需要的兄姊得到滿足。

我要特別感謝上帝對我的厚愛,讓我在這麼多查經班中(目前有四個班,三班在咱教會,一班在石牌),還有足夠的體力,也賜給我有清晰的思維。我也聽從許多兄姊的意見要我多珍惜身體。因此,從今年年初開始,我改變作息時間,將原本晚睡的時間提前一個小時,每晚大多在十二點前就入睡(去年以前是一點以後),然後每天早上還會與淑英去「快步走」做運動,我很聽大家的勸告,多運動。只有一件事沒有聽從的,就是叫我不要自己打電腦,用口述的方式。我沒有聽從這個建議的原因,是因為我知道自己打,等於自己寫一樣重要,因為這樣我就會記下自己所寫的。甚至寫主日禮拜的講道稿,我是連聖經經文也一個字一個字,包括經節的數字都一一打下來。我知道這是幫助我明白自己所寫的講道稿內容最好也是最正確的方式,我不能把這樣的工作假別人之手。另外一個原因,是有人告訴我要預防年老的時候有癡呆症最好的方法,是學打麻將。我想,與其學打麻將,不如持續打電腦,一則可預防癡呆症,又可記清楚自己寫過甚麼東西,這豈不是一舉兩得?

如果查經班講的內容、進度都是一樣的話,其實,多開一個班並沒有增加甚麼負擔,只不過是多花半天的時間罷了。對我來說並不是甚麼多麼大的負擔,反而對我有幫助,就是可以更清楚所寫的講稿內容是否有需要補足和加強之處。

非常感謝好多位兄姊一直為我代禱,特別是為我的家庭代禱。我迫切需要這樣的代禱,因為沒有這樣的代禱,我真的會很快就軟弱下去,可能早就改變心志了也說不定。我只想跟大家分享的是:傳聖經的信息,讓更多人明白聖經的話語,是我獻身的使命感,我只能盡我一生的力量完成這份受召的使命。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878